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七星魯王 第九章 古墓 
  
七星魯王 第九章 古墓



那手機應該是剛丟下不久,我撿起來一看,上面沾著血水,就覺得不妙:“看樣子這里不止我們一批人,好象還有人受傷了,這手機肯定不會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我打開手機的電話本,看到里面就幾個號碼,都是國外的電話,其他就什麼信息都沒有了,三叔說:“不管怎麼樣,我們不可能去找他們,還是趕路要緊。”我看了看四周,也沒有什麼線索,只好開路繼續走。但是在這荒郊野外看到一只這麼現代化的東西,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就問那老頭子,除了我們最近還有人進過這林子嗎?

那老頭子呵呵一笑:“2個星期前有一撥人,大概10幾個,到現在還沒出來呢。這地方凶險著呢,幾位爺爺,咱現在回頭還來的及。”

“不就是個妖怪嘛?”大奎說,“告訴你,我們這位小爺爺,連千年的僵尸都要給他磕頭,有他在,什麼妖魔鬼怪,都不在話下,對不?”他問悶油瓶,悶油瓶一點反應也沒有,好象根本當他是空氣一樣。大奎碰了個釘子,不由不爽,但也沒辦法.

我們悶頭走到天昏地暗,下午4點不到,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我們看到了10幾只幾乎還完好的軍用帳篷,這種帳篷質量非常好,雖然現在上面積滿了腐爛的落葉,但是里面還是非常的干燥和乾淨,帳篷里面有不少生活用品,我們隨便翻了翻,有很多零散的裝備,沒有人的尸體,那老頭子應該沒說謊。

我們甚至找到了一只發電機和幾筒汽油,發動機用油步包著,不過大部分的零件都爛的不成樣子了,胖奎試著發動一下,結果一點反應都沒有,不過汽油還ok。我翻了一下,發現所有的東西上都被撕掉了標簽,連帳篷和他們背包上的商標都沒有,心說奇怪,看樣子這些人不想讓別人知道是從哪里來的。

我們在這營地里生了火,簡單了吃了一頓晚飯。那老頭子一邊吃還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生怕妖怪突然沖出來,把他也吊死,那壓縮食品的味道實在是不好吃,我幾乎就喝了幾口水。

悶油瓶一邊吃一邊看著地圖,他指了指地圖上一個畫了那狐狸怪臉的地方:“我們現在肯定是在這里。”

我們全部都湊過去,他接著說:“這里是祭祀的地方,下面是應該是祭祀台,陪葬的祭祀可能就在這下面。”

三叔蹲到地上,摸起一把土,放到鼻子下面聞了聞,搖搖頭,又走了幾步,又摸了一把,說“埋的太深了,得下幾鏟看看”

我們把螺紋鋼管接起來,把鏟頭接上,三叔用腳在地上踩出幾個印子,示意這里就是下鏟的位置,大奎先把鏟頭固定,然後用短柄錘子開始下鏟,三叔就把一只手搭在鋼管上,感覺下面的情況,一共敲上13節的時候,三叔突然說:“有了!”

我們把鏟子一節一節往上拔,最後一把帶出來一撥土,大奎卸下鏟頭,走到火堆邊上給我們看,我和三叔一看,臉同時白了,就連悶油瓶也啊了一聲。原來那土,就像是在血里浸過一樣,正滴答滴著鮮血一樣的液體。

三叔拿到鼻子前一聞,皺了皺眉頭,我和三叔都看過關于血尸的記載,但是具體是怎麼樣一個情況,從我爺爺的筆記里也無法准確的推斷出來,不過既然泥里帶血,那下面的墓肯定是非同小可。

我看著三叔,想看他怎麼決定,他想了想,點上一只煙,說:“不管怎麼樣,先挖開來再說。”

一邊潘子和大奎沒有停下手,大奎又下了幾鏟,然後把鏟頭都拿給三叔,三叔每個鏟頭都聞了一下,用泥刀開始在地上把那些鏟洞連起來,我看他們忙活著定位,一會兒的功夫,底地上就畫出了古墓的大概的輪廓.

探穴定位是土夫子的基本工,一般來說,上面什麼樣子,下面的墓肯定就是這個樣子的,很少有土夫子會弄錯掉,但是我看著這個輪廓,就覺得不對勁,大部分的戰國墓是沒有地宮的,可這個下面明顯有,而且還是磚頂,真太不尋常了。

三叔叔用手指丈量,最後把棺材的位置基本確定了下來,說:“下面是磚頂,我鏟頭打不下去,只能憑經驗標個大概的位置,這地宮太古怪了,我不知道那里的磚薄,只能按照宋墓的經驗,先從後牆打進去看看。如果不行還要重來,所以手腳要快一點了。”

我三叔他們打了十幾年的盜洞,速度極快,三把旋風鏟子上下翻飛,一下子就下去了7 8 米,因為是在這荒郊野外,也沒必要做土,我們就直接把泥翻到外面,不一會兒,大奎在下面叫到:”搞定!”

大奎已經把盜洞的下面挖的很大,並清理出一大面磚牆,我們打上礦燈,下到里面, 悶油瓶看到大奎在拿手敲磚牆,忙把他按住了.”什麼都別碰.”那悶油瓶眼神極其銳利,嚇的大奎一跳.

他自己伸出兩根手指,放在那牆上面,沿著這磚縫摸起來,摸了很久才停下來,說“這里面有防盜的夾層,搬的時候,所有的磚頭都要往外拿,不能往里面推,更不能砸!”

潘子摸了摸牆,說,:“怎麼可能,連條縫都沒有,怎麼可能把這些磚頭夾出來?”

悶油自顧自,他摸到一塊磚,突然一發力,竟然把磚頭從牆壁里拉了出來.這土磚是何等的結實,光靠兩根手指要把一塊磚從牆里拔出來,不知道要多大的力量.這兩根手指真的非同小可。

他把磚頭小心的放到地上,指了指磚的後面,我們看到那後面有一面暗紅色的蠟牆,說:“這牆里全是煉丹時候用的礬酸,如果一打破,這些有機強酸會瞬間澆在我們身上,馬上燒的連皮都有。”

我咽了口吐沫,突然間想到了爺爺看到的那只沒皮的怪物,心里非常震驚,難道那不是血尸?而是被澆了礬酸的太爺爺?那爺爺那幾槍啟不是打在了太爺爺的身上?

悶油瓶子讓胖奎往下面有挖了一個5米的直井,然後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只注射針頭和一條塑料管子,他把管子連上針頭,然後把另一端放進那深坑里。潘打起火折子,把那針頭燒紅,悶油瓶小心翼翼的插進了蠟牆里,馬上,紅色的礬酸便從管子的那一頭流進直井里去。

很快,暗紅色的蠟牆就變成了白色,看樣子里面的東西已經全部都流光了,悶油瓶點點頭,說:“行了!”我們馬上開始搬磚。很快,就在牆上搬出了個能讓一個人通過的洞,三叔往洞里丟了個火折子,接著火光,觀察了一下里面的環境。

我們從幕的北面打穿進來,看見這地上是整塊的石板,上面刻滿了古文字,這些石板呈類似八卦的排列方式,越外面的越大,在中間的越小,這墓穴的四周是八座長明燈,當然已經滅了,墓穴中間放著一只四足方鼎,鼎上面的墓頂上刻著日月星辰,而墓室的南邊,正對著我們的地方,放著一口石棺,石棺後面是一條走道,似乎是向下的走向,不知道通到什麼地方去的。

三叔探頭進去聞了聞,然後招了招手,我們一個接一個的鑽了進去。

三叔看著地上的字,對悶油瓶說:“小哥,你看看這個些字,看看能不能看出這里葬的是什麼人?”

悶油瓶搖搖頭,也沒說什麼。

我們打起好幾個折子,扔到長明燈里,這整個墓室就亮了起來,我想起爺爺筆記上最後看到的怪物,好象還有爺爺反複提到聽到咯咯的怪聲,心里就直發毛,這時候潘子竟然爬到那鼎上去了,想看看里面有什麼東西。突然,他歡呼了一聲,:“三爺,這里有寶貝!”

我們都爬了上去,看到那鼎里有一具無頭干尸,衣服已經爛光了,那干尸體身上還有些玉制的首飾,潘子老實不客氣,直接就摘下來帶到自己手上去了。

“這個應該人牲完了之後剩下來的人的軀干,他們把頭砍掉祭天,然後把身體放到這里祭人,這些應該是戰俘,奴隸手上不可能有首飾的。”

潘子一下子跳進鼎里,想看看下面還有什麼東西,悶油瓶想要阻止也不來及了,他回頭看看那石棺材,幸好沒反應,三叔大罵:“你小子,這鼎是人家祭放祭品用的,你小子想被當祭品啊?”

潘子呵呵一笑:“三爺,我又不是大奎,您別嚇唬我,”他從里面摸出一塊大玉瓶來,“你瞧,好東西還真不少,我們把這鼎反過來看看還有啥吧?”

“別胡鬧,快出來!”三叔說,他看到悶油瓶的臉色已經白了,眼睛死死盯著那石棺,知道可能出事情了。

這個時候,我就聽到了“咯咯”的聲音。我轉頭一聽,不由一陣發寒,那聲音不是從棺材里傳出來的,竟然是那悶油瓶發出來的。



上篇:七星魯王 第八章 山谷    下篇:七星魯王 第十章 影子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