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云頂天宮 第43章 倒斗和量子力學  
   
云頂天宮 第43章 倒斗和量子力學



再次回到藏寶墓室中坐下,氣氛和剛才就完全不同了。所有人都不說話,臉色也不知道是白還是綠,無煙爐的反射出的黃金光竟然開始讓我感覺到十分的厭惡。

沒有人再提出任何問題出來,大家都是一副沉思的樣子,但是我知道他們都和我一樣,腦子里絕對是一片空白。

事情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控制,甚至我認為這是機關的假設,現在也不存在了,我們進入到了一種無法言喻的狀態中去。任何科學的推理經過了這麼一個簡單的實驗,宣告完全失效。

因為沒有任何人類的力量,能夠使得一顆子彈,能在幾秒的瞬間,轉如此巨大的一個彎。

要用科學來解釋這種現象,恐怕搬出量子力學都不一定擺的平。

“這是真的鬼打牆!”順子的臉色極度難看,又看向放在一邊的父親,露出了十分悲切又恐懼的表情。

我知道他此時想到了什麼,他也明白了,那幾具珠寶中的干尸,臉上為什麼會有如此絕望的神情,在這樣的境地下,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一次又一次的回到起點,直到彈盡糧絕,如何能不絕望,恐怕他們死的時候已經萬念俱灰,仍舊沒有琢磨出一點眉目。

而我們,可能就是下一批,很快這里就會多出四具干癟的尸體,同樣是一臉深切的絕望,讓後面的犧牲者來猜測我們死前所想。

我之前之所以沒有絕望,沒有想到這一步,是因為我認為以自己的智慧,只要是機關陷阱之類智力的東西,我就一定不會困住,但是現在事情已經不同了,顯然我們面臨的情況,要詭異的多的多。

“要不要繼續?”靜了大概十幾分鍾,一邊的潘子用干澀的聲音問。

但卻沒有人回答,不過幾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胖子的方向。

胖子面前的地面上還剩下兩個我們的假設,第三個是我隨口胡說的想法:空間折疊。

我剛才之所以突然提出這一點,是我剛才突然想起在火山縫隙地時候,悶油瓶曾經在我面前消失過幾秒鍾,我當時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想來,也許真的和空間折疊有關系。因為剛才的試驗,實在太可怕,簡直是一種偽科學試驗。一下子,我的玄之又玄的空間折疊,變成了最有可能的解釋。

如果不是胖子把這些東西列了出來,我恐怕看到這一次試驗之後,肯定慌的什麼都忘了。

沉默了很久,胖子才道:“好吧,咱們都親眼看到了,就不說什麼廢話了,咱們怎麼來證明第三條。”

“不!不用證明。”突然一邊的潘子又說話了。

潘子看問題非常的透徹,總是能夠直接看到事情的本質,就象剛才胖子還奢望那墓道會出現,潘子立即完全否定一樣。這和潘子是從戰場上下來的也有關系,他思考問題是不帶一絲僥幸心理的,所以我一聽他說話,就很害怕,怕他說出很多事實但是不應該說出的話來。

只聽他道:“這里只有6具尸體,我們假設一共進來的是8個人,那有2個人必然是出去了,雖然不知道他門是怎麼出去的,但是如果是象小三爺說的第三條,絕對是一個人也出不去,所以我們不用考慮,考慮第三條就等于承認自己死定了。”

這話說的幾人都全身發涼,胖子就抗議道:“你怎麼能確定進來是8個人,說不定進來的時候就只有6個了呢。”

潘子歎了口氣道:“死胖子,你還不明白,他們進來幾個人其實不重要。”

這就無法證明了,吵也沒有用處,我心道:“現在他們到底進來幾個人對我們的處境是一點也不重要,但是對于我們的志氣非常重要,如果有兩個人成功的出去了,那我們的心境就完全不同了,我們就可以思考他們出去的方法,至少還有一點希望。”

想著這,我就不管他們,走到尸體旁邊去看他們的筆記,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線索,也許有人會寫日記什麼的,如果有人記錄了他們當時的想法,或者記錄了有人曾經出去過,那至少我們還有一點希望。

不過剛才看筆記本的時候是粗略翻了翻,沒有大篇幅的文字,小篇幅的文字又多是記賬,或者是短小的信息,看不出什麼名堂來。

我琢磨著這些人死到臨頭的時候,還會不會寫東西呢,也許他們臨死的時候,恐怕連燈都沒有了,電池早就耗盡,也沒有取暖的東西,所以他們才會在黑暗中蜷縮成一團擠在一起。那如果是八個人進來,那最後兩個人會是在什麼時候出去的呢?肯定不會是在他們清醒的時候,如果是那樣的話,其他人也應該能出去。那難道是他們已經餓的神智不清,且沒有燈光,一片漆黑的時候?所以走了兩個人其他人也不知道?

那走出去的關鍵,難道是黑暗,不用燈走?

想著我就感覺一片寒意,想起這里是古墓,如果是在黑暗中走古墓中如此狹長的墓道,這真是要了人命了。

其他人看我來找資料,也圍了過來,開始幫忙找起來,老是坐在那里空想總不是辦法,有時候也需要看點東西刺激一下。

我想著最後沒有光的事情,就讓他們不要浪費電了,把手電都關了,剩下取暖的爐子也可以照明,我們圍在爐子面前,三本筆記和一本小說,每個人翻了開來,逐字逐句的找起了線索。

我翻的這一本筆記本里面字體娟秀,應該是一個女人寫的,翻了好幾頁,寫的都是人名和電話號碼,後面還有請客吃飯的名單,還有長白山旅館的電話,有的地方還畫了一些簡易的地圖,還有一些地址以及備忘錄,我看到在1994年的時候,好像這個女人還生過病、住過院,這里寫著要複診。

再往後翻就是白紙了,但我還是一頁一頁的翻,希望她能寫點什麼。正翻著,一邊的胖子道:“這里有一條線索。”說著就念道:“今天,賣掉了從海里帶出來的最後一件東西,拿了3000塊錢,1500還給老李,欠款還清,和著這家伙是打漁的。”

我苦笑搖頭,再去看一邊的潘子,他的筆記最薄,幾乎什麼都沒有,已經看完了,又去看順子,只見他正津津有味的看著小說,顯然是跳到主人公走前最激情的那一頁去看了。

胖子看了不爽,一下就搶了過來,罵到:“讓你找線索,你看黃書,你的良心大大的壞了!充公!”

一搶之下,突然小說就散了架了,紙頭飛了一地。

我罵了一聲,一邊數落胖子,一邊打開手電去撿,突然潘子就道:“唉,這里有張照片。”說著,從紙里拾起一張發黃的黑白照片出來。

我接過來一看,突然覺得眼熟,再一看,頓時腦子就嗡了一聲,幾乎背過氣去——這照片不是其他,正是三叔他們去西沙之前,在碼頭的合照!!

上篇:云頂天宮 第42章 困境升級     下篇:云頂天宮 第44章 天宮中來自海底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