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云頂天宮 第47章 悶油瓶第二2  
   
云頂天宮 第47章 悶油瓶第二2



太亂了,我的頭又開始疼起來。這時候,阿甯和胖子向我招呼了一聲,我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他們正在讓我過去,于是索性不想了,把紙條一折,塞回口袋里,就走了過去。

阿甯給我遞了壺水,我喝了一口,她道:“我和王先生談了一下,我們正式准備合作,你怎麼看?”

合作?我看到她緊身衣服里面的胸形,想起了在船上的事情,有點不敢正視,想起悶油瓶的警告和三叔的話,一下子真不知道怎麼說好。

找到了三叔,我心里一安,這一安中也有自私的成分在,就是可以出去了,其實我心里所想的還是自己能夠擺脫這個地方。但是正如三叔說的,我們似乎離真相非常近了,看樣子三叔自己也有謎題,如此救他出去,說不定他自己也是一問三不知。如果我們能夠忘記還好,如果不行,以三叔的性格,必然還要再來一次,我能坐視不理嗎?

想了想,我還是咬了咬牙,道:“怎麼合作法?你說說看,說實在話,和你合作我真的要考慮考慮。”

她看到我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那個,在島上來不及向你們道別了,現在謝謝你救了我,我在海里……那是有苦衷的,我沒想過要害你們。”

我想起海底墓里的事情,歎了口氣,心說鬼才信你。我點上一支煙道:“真想合作的話,就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你們在海底到底要找什麼東西?你們來這里又是干什麼?”

胖子在一邊道:“對,大家坦蕩蕩的才好做事情。”

阿甯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你不知道,你三叔沒有把事情告訴你嗎?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拼了命地亂跑?”本人辛苦手打轉貼請注明出處謝謝-云深無跡

我苦笑了一聲,心說要是三叔把事情告訴了我,我才不理他的死活呢,搖了搖頭:“他沒說,我一直是個無頭蒼蠅。”

阿甯皺起秀眉看著我,看了很久,似乎發現我沒在說謊,道:“難怪,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特別厲害的角色,一點也看不出你在撒謊的樣子,原來你的確什麼都不知道。”

我這個時候突然感覺有點異樣,為什麼這女人突然來找我們合作?他們這麼多人,兵多糧足,我們只有三個人,何必與我們云深跡合作呢?就算是因為我能夠震退蚰蜒,大不了綁我就行了。難道--我看了看四周--他們的處境不妙,或者有什麼不得已的理由嗎?

阿甯看我的表情,大概猜出了我的想法,也不點破,歎了氣:“其實,我們這些小角色知道的也不多,只不過給老板賣命而已。”說著讓我們坐下,招呼了另外一個老外過來,阿甯給我介紹,說是這老外叫柯克,是漢學專家,專攻的就是東夏,整件事情他知道得最多,可以問他。那老外和我握了握手,道:“本來我們是嚴格保密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我心里“咯登”了一下。

他繼續說道:“很遺憾,關于我們老板的目的,我無法告訴你,說實在話,我也是個領隊而已,我和阿甯只知道我們需要進入一個地方,拿一件東西出來,然後就完成了,具體高層要這些做什麼,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們在海底墓的目標可以說-共有兩個,一個是一只玉璽,你們中國人把它叫做鬼璽,聽說可以召喚陰間的軍隊;另外就是這里地宮的機構圖,可惜的是,我們都沒有弄到手,最後還是我們阿甯出馬,才拿回來應該得到一些東西。”

“鬼璽?”我聽了幾乎跳了起來,“你是說魯殤王的鬼璽?在海底墓穴中?”聽到我們說起了鬼璽,胖子也挺感興趣,湊了過來,阿甯似乎很厭惡胖子,但也沒有辦法。

那個柯克點頭道:“是的,相信你們也知道了一些吧,魯殤王陵被汪藏海盜掘了之後,後者用蛇眉銅魚替換了鬼璽,我們一直以為鬼璽被他拿到自己的墳墓里去了,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而那天宮的機構圖,恐怕就是落在了你們的三叔手里。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被這只老狐狸擺了多少道了,但還是得和他合作,他的情報比我們准確得多。”

我點頭苦笑,這個我也云深有感觸。那胖子在一邊道;“那你說阿甯和我們去海底的那一次,她帶出來了什麼東西?”

柯克張嘴就想說,阿甯卻攔住了他,對他道:“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你別多話。”

胖子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柯克卻似乎不太領阿甯的情,大笑一下,道:“你就算現在不告訴他們,總歸還是要拿出來的,況且你現在就算有這些東西也沒有用。”

阿甯看了我們一眼,跺了一下腳,似乎很不甘心:“我千卑萬苦弄出來的東西,真是便宜你們了。”

我這個時候感覺非常奇怪,阿甯他們怎麼這麼合作,後來和三叔聊起這個事情,三叔就說那個時候其實阿甯他們已經走投無路了。她除了和你合作別無其他辦法,因為他們到底是業余的,就算技術設備再好,也比不上我這個半桶水的土夫子。但是她又非常聰明,她其實已經巴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但還是一點一點和你摳,想從你嘴巴里也摳出一點東西來交換,這就叫老江湖。幸虧我有意什麼都沒告訴你,不然你肯定給她全套去,那三叔我的計劃就全完蛋了。

柯克道:“就是你們一起下海的那一次,從主墓室拍下來的,這是敘事壁畫,非常關鍵,你可以看看,里面畫的是什麼內容。”

我數了一下,一共是十五張壁畫,上面都有變化,顯然都是有聯系的,但是壁畫之間卻沒有什麼必然的情節聯系。我看到有畫著攀登雪山的情形,有畫著俯視山陵的情形,有畫著攀岩的情形,有畫著士兵戰斗的情形。每幅壁畫的畫面,都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系之處。

柯克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看不懂,就拿出一張給我看,道:“你看看這是第一張,你看到的是什麼?”

畫面是幾個女真打扮的人,正在捆綁一個漢人。我道:“是不是在戰場上抓俘虜?”

“可以這麼說,但是你猜這俘虜是誰?”柯克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我仔細地看了看壁畫照片,發現這俘虜的樣子竟然和瓷畫上的汪藏海形象逼近,驚訝道:“這是汪藏海?女真人在抓他?”云深無跡。

柯克道:“對,這是第一張,就是這樣的畫面,說明什麼?說明汪藏海修建這里,可能是被迫的,他是被擄來的。”

我頓時看出了點苗頭采,又去看其他幾張,道:“那這些照片?””都是汪藏海被擄去之後,他在東夏人手里經曆的事情。我們雖然無法完全跡看懂,但是從前面的照片上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我仔細去看了其中一張,突然又發現了不對的地方:“這一張……”

柯克一看,也點了點頭:“你眼睛很厲害,這一張也很關鍵,你發現沒有,這就是那火山口里的皇陵,當時汪藏海被擄去的時候,那皇陵就已經存在了,而且已經非常破敗了。”

我“啊”了一聲,那難道我們頭頂的皇陵不是他修建的?

柯克道:“我們研究過,上面皇陵的整體樣式,是殷商時期的,但是被他硬改成了明式.東夏人擄他來,不是讓他修皇陵,而是讓他來改造皇陵,因為皇陵經過了實在太多的年份.已經無法再用下去了。”

“那這里的地宮什麼的,也是早就存在了?”胖子問。

柯克點丁點頭:“我們就是靠這些照片,找出了通往這里的舊路,但是,還是有些照片無法理解,比如說這一張。”

那是一張無跡數惡鬼從石頭中竄出的壁畫,是倒數第三張,還有一張,竟然是描繪了一團黑色的軟體生物一樣的東西,是從什麼巨大的懸崖爬上來,而上面有人往下傾倒什麼東西。

我看得神經緊張,松了口氣,正想坐下來仔細看看,這時候,阿甯卻突然向我伸出了手,道:“好了,我們的事情說完了,照片你隨時可以看,現在你是不是也得告訴我們什麼?”

“告訴什麼?”我莫名其妙。

“我的事情我都和盤說了,你們和吳三省的事情,”阿甯看著我,“你不會比我這個女人還小氣吧?”

我心說你說的那些是什麼狗屁啊,說了等于沒說,重點根本就沒提,你他娘的還以為我是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吳邪,便腦筋一轉,就問她道:“你們這里是不是有一個叫烏老四的人?”

阿甯點了點頭,奇怪道:“怎麼?你認識?”

我從口袋里掏出了兩條銅魚,在他們面前一晃:“你們要知道的事情全在里面,烏老四如果沒死,就讓他出來!”

一刹那,我看到柯克幾乎摔倒在地,阿甯的眼神也都直了,結巴道:“天!你竟然有兩……條……”我一移動手臂,他們的眼睛就跟著我轉。

上篇:云頂天宮 第47章 悶油瓶第二1     下篇:云頂天宮 第四十八章 蛇眉銅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