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六 流水賬  
   
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六 流水賬



人皮這種東西,曆來就有,酷刑中剝人皮,封石門也剝人皮,很多少數民族部落也有剝祭品皮的傳統。

人皮的剝法,有很多種,看得是你要達到的效果,你是要趙成剝皮人的痛苦,往往是從眼皮割起,挑起你的眼皮,一點一點劃撥下去,從眼角劃開最大的口子。如果你是要人皮做材料,比如說繃鼓什麼的,那往往是從天靈蓋割起,環割一圈,這樣剝出來的人皮,十分完整。

然而這一張人皮都不是,人皮的口子,竟然是開在後背,大約一個巴掌寬,邊緣卷起,似乎是用鈍器割破的,人皮完整且有彈性,雖然過了近千年,但是還可以適當的拉動。

人皮之上,還穿著的著紅色鑲藍邊的金絲繡袍,頂上和靴位上擺著云冠和踏靴,三叔一挑之下,那鏽袍紛紛龜裂成了碎片。

三叔用匕首把人皮挑起來之後,人皮的臉部縮掛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是一個人做了一個難度極高的鬼臉,人皮的眉毛和頭發掉落了很多,但是仍舊可以確定,這是一張老人的皮。

三叔百思不得其解,何以這雕花鐵棺之內,竟然只有一張人皮,難道苦主身前,慘遭酷刑,連肉身都沒有留下,只得這麼一張人皮入殮?

又似乎不像,則,難道這人皮是陪葬品兒?是苦主生前喜好之物?

看著云冠踏靴和人皮地擺放。卻又是不可能,這人皮的位置和擺放樣式,絕對是當作尸體來入殮的。

再看人皮底下,是一層棉絲被褥,保存的相當完好,但是卻有一絲凌亂,被褥裹起,下面似乎還有一層東西。

棉絲被褥之下放置明器,也是元明時候的典型藏法,明神宗的大部分黃金寶貝。就是在被褥里發現的。

三叔放下了人皮,用匕首翻開底下的褥子,棉絲質地極其好,但是也極其酥軟,幾下之後,雖然褥子翻了開來,也已經支離破碎,而褥子之下。果然是凌亂的一些金銀器,有幾只雙蛟鑲金盤。和一些小的金片,表面都有點發黑了。而在這些東西之中,卻有一坨丑陋猶如卷曲樹根地東西,大約是人腿長短,猶如蜈蚣一樣盤縮成一團。

三叔更加疑惑,他用匕首挫了挫那團東西。發現那東西干憋猶如石頭,似乎是一只巨大的脫水而死的蛞蝓。

三叔看了看那一邊的人皮,又看了看這蛞蝓一樣的干縮殘骸,琢磨片刻,就心說是了,難道這蛞蝓一般的東西。原本是在苦主體內的蟲子?吃的苦主只剩下層皮了,便又鑽出苦主體內,然苦主竟然使用鐵棺材,四處不得而去,終究困死在這鐵棺之內了?

難怪人說青銅鐵棺內必封有妖物。此人定當知道死後軀體不保,也不想這妖孽再出來害人。于是自鹼于鐵棺之內,也倒是令人敬佩。

只是這東西到底是何妖物?人說人體內有三條尸蟲,上尸伐人眼,中尸伐人五髒,下尸伐人胃命,人死則離,難道這東西,是其中地一條,沒來得及跑路?

三叔心說這一次是開了眼了,要是有只照相機,能夠拍照留念,回去可有的吹噓了,又看了看眾人,皆昏迷不醒,頓時就起了邪心,心說這人皮我帶不得,金器我是無論如何也要帶幾件走。說完帶起手套,就要來一招賊不走空。

豈料還未動手,就聽背後突然有人笑了一聲。三叔大驚失色,忙轉頭想去看,然而已經晚了,突然一記悶棍就打在了三叔地後脖子上,三叔眼前一黑,就栽倒進了棺材之內,撲倒在了那“尸蟲”之上。

那悶棍三叔想來,必然是一只手電砸的,三叔給砸的不輕,後來頭痛欲裂的醒過來之後,其他人都不見了,而三叔找了幾圈,也沒有找到那幾個人。

後面的事情,就如他當時說的一樣,他獨自一個人出了古墓,在海面上得救,清醒過來已經是幾周之後了。

他說他當時在濟南發現那小哥竟然沒有老時,才突然想到,會否他們幾個人,也吃了那古墓之內地丹藥,後來他再次進去一看,才發現果然是這樣,那幾個人,應該都吃了丹藥。而他也是發現阿甯的公司就是當時委托解連環的那個公司,所以才和他們斗時間,至于那幾個人為何後來有出現了云頂天宮之中,三叔自己也不知道,可惜的是,如果當時他沒有昏迷,應該就能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可惜可惜。

三叔唏噓唏噓,也不知道那幾個人中,是否有文錦,有生之年,能夠再見到文錦一面,就算是尸體,他也能放下了,可惜,老天始終沒有讓他如願。

從醫院中出來,我心情既感覺到沉重,又有一些輕松。有一點開心,又有一點惆悵。

沉重的是,三叔說地這些,很混亂,我始終感覺,可能還有一些不對的地方?因為他說完之後,我沒有看到如釋重負的表情,這顯然他心中還是有著包袱。輕松的是,總算是有一個解釋。不管如何,我終于可以放下了。

整件事情,我有了一個模糊的大概,因為線頭太多,理起來十分困難,整個三叔敘述中,最關鍵地就是那個第三人。

引眾人過奇門遁甲的是他,似乎最後打昏三叔地也是他,而三叔昏迷過去之後的事情,他自己說不知道。

而悶油瓶和三叔最後的敘述,並不一致,至于哪個是真的,倒也顯的不那麼重要了。

總之,如果三叔騙我,那第三個人必然就是他自己,如果不是,那應該就是悶油瓶,因為在“池底”,現在只有他的敘述,他如果騙人,連個反駁的版本都誒有。而如果是其他人,總有一些事情說不清楚。

心情放下了,不免有些失望,這個謎題煎熬了我這麼久,如今得到了這個答案,又感覺不是那麼精彩,于我的預期,有很大的差距,不過也許事實就是這樣的,那也強求不得。

三叔已經可以出院,我吃病號飯也吃的膩了,就出來幫他定賓館,之後的幾天,又和他聊了一些細節,他告訴我,那鐵棺材,是給人用混合酸融開的,他們洗瓷器用的酸液的配料,也不知道是誰帶著這種東西下來,以及他最近一次和阿甯的公司下水,他如何干掉了跟著他的幾個人,在放置天宮模型的房間內,從模型內發現進入天宮的提示,又從當時解連環帶著他的進來的出口出去的經過,又是長篇大論,這些事情記述下來,未免乏味就此一筆帶過。

之後幾天,潘子聽得三叔醒了過來,就到了吉林,將他接走,這一次三叔的生意損失巨大,伙計抓的抓,逃的逃,三叔在長沙的地位也一落千丈,而他自己也心灰意冷,渾渾噩噩,似乎只剩下了一個軀殼一樣。

這本,盜墓筆記3會在這里、

說話休繁,我也預備著回杭州,只是也沒在吉林好好呆呆,于是時間托後了幾日,聯系了幾個附近的朋友。

我有幾個大學同學在長春,于是他們趕了過來,幾個人到處走走,聊聊以前的事情,我的心情才逐漸的積極起來。後來又去四處的城市走了走,逛了逛古玩市場,一來二去,又是兩個星期。

經曆了這麼多事情,我變得有點不居小節,以前花錢還還個價兒,現在只覺得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簡單,不過這樣著,身邊的錢兒就日漸少了下去。

幾個朋友都奇怪我的變化,鐵公雞也會拔毛,實在想不到,都問我受了什麼刺激了。

在生死線上走過一回,恐怕也只有這個好處,人比較豁達,我挑著精彩的,和那幾個人說了我經曆的事情,也算是吹個牛,說完之後,竟然沒一個人信的,其中一人就笑道:“你說下到海底的那幾人,是否就是你給我查的那張照片?想不到那東西之後,竟然還有這麼多的故事?”

我聽的他說,這才想起來,以前我在網絡上找到過一張照片,下面有“魚在我這里”幾個字,當時我就是托這個人去幫我查過,後來只查出是在吉林發在網上的,後面就不了了之。

現在想來,倒也奇怪,網絡這個東西真正發達起來,也就是這幾年,到底是誰發的呢。

既然想起來了,我就問了下去,那人後來還有沒有查到更多的東西?那人搖頭,顯然並未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說道:“這樣的照片太普通了,而且年代太過久遠,那個年代的資料也一般不會上網,我只能通過技術手段,那個ip地址是唯一的能查的東西。我感覺,你如果真的要查,不如去國家檔案局,查查哪一只十一人的考古隊伍在20錢失蹤了,可能會知道更多的東西。”

我沉吟了一聲,這倒也有道理,一傍就有個人更正道:“你記錯了,我也看過那照片,是十個人。”

那人搖頭道:“不對,我感覺是十一個人。”

我心里一跳,問他道:“為什麼?”

那人笑道:“照片里排好的是十個人沒錯,但是,不是還有一個拍照片的人嗎?你們難道沒想到?”

上篇: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五 汪藏海     下篇: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七 陌生而熟悉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