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七 陌生而熟悉的客人  
   
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七 陌生而熟悉的客人





那個年代,沒有傻瓜相機的,在海南的漁村也絕對不會有照像館,能夠使用相機的人,的確應該是考古隊里的一員。我想了想,發現這人說的非常有道理,我看過很多西沙考古的資料,里面都有照片,一般這樣的情況,都有宣傳方面的人跟著記錄。

可是為什麼三叔的敘述中,卻始終只提到十個人,是否這個宣傳的人沒有跟他們出海,還是,三叔另有隱瞞?

看我的樣子,那幾個人哄堂大笑,那人道:“算了,別想了,到底幾個人,去他們老單位查查不就知道了,考古研究所一般隸屬于文化系統,當時他們是哪個研究所派出去的,檔案應該還在,我們中國很多的檔案都是永久保存的。”

我也不言語,反正這也只是個推測,倘若有時間,倒是可以去查查,不過查來如果是十一人,我如何面對三叔的解釋?想到這里,還是不去查算了。

而後回到杭州,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過三叔,胖子來找過我幾次,托我處理東西,這小子也是閑不住的人,家財萬貫,揮霍的也快兒,很快竟然又說沒錢,一問才知道,在北京置了鋪子,就花的七七八八了,這年頭確實不像以前,有個萬把塊一輩子就不愁了,不過他好幾次帶著幾個一嘴兒京腔兒的主顧來,倒也是勻了不少貨,想必也是賺了不少。

這一天胖子帶著兩只瓷瓶過來杭州。半路在火車上碎了一只,就在我鋪子里生悶氣,我和他熟絡了不少,也多少知道了點他地底細,就笑著奚落他,放著飛機不坐,擠什麼火車,這不是腦子進水嘛。

胖子罵道:“你懂個什麼,現在上飛機嚴著呢,咱在潘家園子也算是個人物。不過這幾年北京國際盛會太多,國家愛面子,現在幾天一掃蕩,老子有個鋪子還嘿嘿照樣天天來磨嘰,生意沒法做,這不不得以,才南下發展,江南重商輕政。錢放的住,不過你們杭州的女人太凶了。你胖爺我在火車上難得挑個話頭解解悶兒,就給摔了嘴巴子,他娘的老子的貨都給砸碎了,他娘的誰說江南女子是水做的,這不吭我嘛,我看是■水。”

這事兒胖子念叨很多次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情,火車上一女孩子人長的瘦,胖子看那女的瘦不拉吉的,還化著濃妝,一邊還嘴巴不是很乾淨地埋怨車里味道難聞,當時當然胖子的腳丫是太臭了。聽著就窩火,也是太無聊了,嘴里就磕磣她,說大妹子,您看您張的太漂亮。怎麼就這麼瘦呢,您看您那兩褲管兒。風吹褲襠吊燈籠,里面裝兩螺旋槳,他娘的放個屁都能風力發電了。

這不說完就給人扇了一個嘴巴。我聽著就樂,對他說人家不拉你去派出所算不錯了,你知道不這世界上有一種叫做流氓罪,你已經涉嫌了。

胖子還咧嘴,說就那長相,哎呀,說我流氓她,雷子絕對不能信,我絕對是受害者。

我給他出了個主意,說以後你也不用親自來,你不知道這世界上有種東西叫快遞嘛?你呢,自己投點兒小錢,開個快遞公司,多多打點,這物流一跑起來,一站一站,一車上送幾件冥器還不是小菜一碟兒。

胖子經營方面腦子死,聽不得複雜的東西,就不和我扯這個了,他就唏噓道:“說起賺錢,不是你胖爺我賤,這幾個月我也真呆的膩煩起來了,你說他娘的錢賺過來,就這麼花花多沒意思,咱們這幫人,還得干那事兒,對吧,這才是人生的真諦。對了,你那三爺最近還夾不夾喇嘛,怎麼沒什麼消息?”

我說我也沒怎麼聯系,總覺得那件事情之後,和三叔之間有了隔閡,他不敢見我,我也不敢見他,偶然見一次也沒什麼話說。

胖子也不在意,只道:“要還有好玩地事兒,勻我一個,這幾個月骨頭都癢了。”

我心道你說來說去,不還是為了錢嘛,心中好笑。說你這胖子秉性還真是怪,要說大錢你也見過,怎麼就這麼不知足呢。他道一山還有一山高,潘家院子豪客海了去了,一個個隱形富豪,好東西都在家里壓著磚頭呢,這人比人氣死人啊,都說人活一口氣,有錢了這不想著更有錢嘛?

我哈哈大笑,說這是大實話,正說著,打鋪子外,突然探頭進來一個人,抬臉就笑,問道:“吳超人,還記得我嗎——”。

話沒說完,突然就看見胖子了,接著那人臉色就一變,,胖子正挖腳丫子呢,一眼也看到了那人,也哎呀了一聲,冷笑道:“是你?臭娘們,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來人正是阿甯,如今身著一件露臍的T恤,穿著牛仔褲,感覺和海上大不相同,我倒有點認不出來了。

阿甯我幾乎沒有聯系過,我也算是打聽過這人地事情,不過沒有消息,如今她突然來找我,讓我就感覺到一股不安。這個女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妖異的氣息,或者是她的所作所為讓我有這種錯覺。總之我不是很喜歡看到她。

阿甯沒理會胖子,瞪了他一眼,然後風情萬種的在我的鋪子里轉了一圈兒,對我道:“不錯嘛,布置的挺古色古香地。”

我心道我是古董店,難道用超現實的裝修嗎?戒備道:“找我什麼事情?”

她略有失望的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感覺到了我的態度,頓了頓道:“遠來是客,我有這麼可怕嘛,連個飯都不請我吃就想打發我走?”她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我可是帶了一個驚喜給你。”

我和胖子對看了一眼,都感覺到莫名其妙,那種不安就更加明顯了。

上篇: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六 流水賬     下篇:蛇沼鬼城篇 第二十八 陌生而熟悉的客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