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篇 第三十四章 第三個郵包  
   
蛇沼鬼城篇 第三十四章 第三個郵包



而後他就恢複了求生的意志,第六天雨停,他們碰上了一批羌人,羌人帶他們走出了沼澤,當時他們問起雨中古城的時候,那批羌人就告訴他們,這古城他們叫做:塔木坨,意思就是雨城,也就是說,只有在大雨中才能看到的城市。羌的雨量極其少,遇到這樣的大雨百年罕見,所以這雨城也格外的神秘。

鐵面生認為這“塔木坨”其實就是昆侖所在,他也更加確定了長生不死的真實性,自己那一次沒有找到昆侖山,是因為自己的資料不夠,于是開始有目的的輔助殤王,隨著以後大量古墓的發掘,果然得到了更多有關昆侖虛確實存在的證據和線索。

筆記體的戰國帛書,無法容納太多的信息的,三叔所講的內容,已經加入了他翻譯時自己的想法,比如遇到羌人的那一段,在原帛書上可能是:“六日霽雨,羌戎引而出,詢之,云塔木坨也,磅雨而出,霽雨而隱,傳鬼棲之幽都,古來有之,方歎,以為昆侖。”

我看著那簡陋的筆畫所勾勒出古城一角,心里感歎書圖的威力,竟然能夠將幾千前的一副圖畫,如此清晰的保存了下來,如果換作是絲帛或者竹簡的直接描繪,恐怕早就腐朽,就算留存下來,其上的信息也會變成考古界的不解之謎,因為如此簡單的圖畫,很容易會被誤認為簡單的符號。

但是,我疑惑的是,為什麼悶油瓶會把當年鐵面生在磅礴的大雨中看到的景象“寄”給我?這是什麼用意呢?難道,他想我去尋找這座古城?

這種事情,不要說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就算是有完備的裝備和線索,也要問我肯不肯再次冒險才行。

我感覺,雖然悶油瓶做事情總是出人意表,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做的有點毫無理由,就好像我昨天想到的,他既然是一個不做多余事情的人,那麼他寄來錄像帶的理由,必然是簡單而直接,衍生出的問題:他錄像帶中夾帶戰國帛書的理由,同樣也應該是簡單而直接的。

讓我去尋找這座古城,這個理由雖然簡單,但是實在是沒有根據,我也無法做到,如此看來,應該有更加合理的理由才對。

三叔解釋完書圖的內容,就看向我,還想問我這東西的來曆,我知道簡單的謊言根本騙不了他,就直言將昨天發現帛書的過程告訴了他,他聽完後,臉色又變了變,似乎又點驚訝,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我知道這種反應,說明他對我所說的半信半疑,這多少讓我有點得意,因為我感覺事情的主動權,似乎到了我的手里。

在三叔那里又呆了一段時間,無話可說,我知道我和三叔也許很難恢複到以前的那種親情加上友情,毫無芥蒂的關系上來了,其中也不知道是因為我對于三叔的介懷多一點,還是三叔對我的忌諱多一點,說實話這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我很難受,但是我知道這是沒有解決辦法的,也許這輩子,我和他的關系就只能這樣了。

氣氛尷尬,我也不想問他為什麼對于這張圖畫這麼緊張,因為我已經無力去分辨他說的是真是假的,最後我找了一個借口出來,回了自己的鋪子。

胖子早早的就來了,問我結果如何,我把三叔和我說的話重複了一遍,胖子也沒法從其中得出什麼結論出來,不過他惦記著阿甯那邊帶子里的東西,問我怎麼處理?

我此時的想法很亂,確實,阿甯那邊的帶子里,也許有著關鍵的部分,如果能弄到,說不定一看就能知道悶油瓶的意圖,但是,也有可能她的帶子里什麼都沒有,那如果給她發覺,就會把她的注意力引到帶子內的東西上,她肯定會想到什麼,那就不值得了。

總之不動之前,想太多沒有意義,要從阿甯那麼機靈的狐狸手里弄到帶子,也不會容易,同時我不想貿然和他們的公司正面沖突。

胖子看我猶豫不決,說要不下午她來我們給她敲昏了,我忙讓他別亂來,我不能在城里犯罪,我現在很在乎自己的安定,我可不想連個小古董販子都做不了,再說了你也不一定能打的過她。胖子說那他就沒辦法了,不過他說他看阿甯對我有點特別的意思,說要不讓我就試試感情牌。

兩個人正談著這種不著邊際的廢話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拿出來一看,是三叔發來的短信:

“馬上來一趟,我也收到了錄像帶!”

我的腦子嗡的一聲,一下跳了起來就往外跑,把胖子嚇了一跳,愣了一下才跟著我跑出來。我沖上我的小金杯,胖子坐到我的邊上,我一邊啟動一邊迅速的回了一個短信,問他:誰寄來的?

車子開出去十幾米,三叔的短信回過來,我看了一眼那個名字,幾乎就眼一黑,咣一聲車頭就撞到了隔離帶上,差點就一頭撞進去,好不容易才重新穩住。

天哪,是她!我心里想到。

其實在我問這個問題之前,我自己的心里有一份名單,其中有幾個人,我自己都感覺有點離譜,但是整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自己認為自己應該多做一些出乎自己意料的准備,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三叔發來的那個名字,卻仍舊不在我的名單之上,而且我壓根就沒有想到過她。

陳文錦。可是,這怎麼可能。

在胖子換下我,一邊大罵一邊駕駛著頭部凹陷的車子向三叔店里開去的時候,我一次又一次的看著這個名字,這實在太過出乎意料了,我都可以想象三叔收到郵包時候的表情。

我沒有想到是她的原因,是她根本只是所有事情中的一個模糊的概念,在我的心里,她肯定是早已經死去了,怎麼會在事情進行到這種地步的時候,以這種方式出現呢?

我想著想著,就突然就意識到了什麼,一個十分清晰的念頭,開始在我腦海里猶如清泉一樣,讓我迅速的冷靜了下來。我發現我摸到了整個事情的關鍵了。

我們到達的時候,三叔正靜靜的坐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我原本以為會看到他極度的激動或者失控,然而卻沒有,他的表情出奇的鎮定,看到我們來了,他看了我們一眼,就讓我們坐下,這實在讓我有些意外。

不過隨即一想,我也明了,三叔這樣的老狐狸,我剛才在車上想到的事情,他肯定也想到了。

坐下來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那個郵包,和我在醫院中收到的那個一模一樣,還沒有拆開,在郵包的發件人處,清晰的打印著陳文錦的名字。

我長出了口氣,這是第三包帶子了,前面兩包的內容已經讓我們無所適從,這一包里的兩卷,里面又拍攝了什麼東西呢?難道,我們能看到文錦自己監視自己的畫面?

胖子套近乎,和三叔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幾句,但是三叔的注意力也不在這個上面,我問他是什麼時候收到的,他說我早上剛走的時候,他整理他不在時候的郵包時發現的,應該是在他在吉林住院的時候寄到的。

我心說那和我收到悶油瓶郵包的時候差不多,又問他怎麼想這件事情,三叔搖頭不說,表情很是複雜。接著就示意我可以去播放了。

我感覺他還是有點恐懼錄象帶中的內容,文錦對于他的意義如此大,就算他意識到了事情的真相,但是對于錄象帶中的內容,他還是無可避免的害怕的。

接下來就我們觀看錄象的過程,如果還是和以前的情節一樣,我可以簡略的寫一下,但是不是,我看了十幾分鍾,就意識到這卷帶子的內容,太關鍵了。

在我拆開了郵包的包裝,拿出帶子的刹那,我就發現了這一卷帶子的重量,遠遠重于寄給我們的那兩盤,不知道是里面藏了什麼東西,還是帶子的長度很長。

開始播放之後,先是一片黑暗,接著揚聲器里傳出了非常嘈雜的聲音,十分熟悉又感覺不出是什麼,聽了一會兒,胖子才聽出來,原來那是暴雨的聲音。

上篇:蛇沼鬼城篇 第三十三 雨中的鬼城     下篇:蛇沼鬼城篇 第三十五章 雨中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