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二 南派三叔  
   
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二 南派三叔



一意識到這個,我心里的暗火頓時就燒了起來,如果說上次他還有對阿甯隱藏自己的身份的顧慮,那這一次,他的做法就十分的不厚道了,這明顯是在耍我。而那一路過來,這死拉車的和我侃了一路,我竟然一點也沒有發現一點異樣,這也突然讓我很恐懼。

悶油瓶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他是一個猶如白開水一樣的淡到讓人無法形容的人,這樣一個人竟然可以將自己偽裝成一個市井里面的車夫,從一言不發到間不容發,這是普通人做不到的,這說明,這小子喬裝的功力已經到達了一種境界,那按照這樣說,這人就太可怕了,因為他可以是任何人,甚至可能是早就出現在我身邊了而我一直不知道。

不過悶油瓶並沒有注意到我的情緒,或者他根本就不想在意我怨毒的眼神,他在我面前繼續無視我。我幾乎沒見他回頭看我,關上門之後,他直接站了起來,舉起火折子照著天花板,緊張的似乎開始尋找什麼東西。我心里火大,幾次想沖出幾句話來,都給他用手勢阻止了。

他的那種動作的力度,十分的迅速,讓我感覺時間十分的緊迫,而他的行為又把我搞的莫名其妙,視線也跟著他的火光一路看了過去。

火折子的光線不大,但是在這樣的黑暗中,加上自己的聯想很快就能明白這屋子的狀況。

老實說,這里確實是十分老式的建築了,天花板其實就是上一層的樓板,塗著一層發白的漆灰,可以看的出這里翻新過好幾次了,漆里還有著老漆。牆壁是白漿的牆壁,磚外的漿面已經剝落的差不多了,露出了一段一段的磚面,在天花板和牆壁的夾角里,有盤曲著老式的電線,蒙著厚厚的灰。

後牆上同樣有一扇窗戶,但是玻璃全部用報紙蒙了起來,所以根本不透光,悶油瓶小心翼翼的推了推,窗紋絲不動,應該是給汙垢結死了。

窗的邊上,也有著貼著報紙的痕跡,現在報紙應該給人撕掉了,悶油瓶一路看過去,還能看到很多的曾經靠牆放置過家具的痕跡,高高低低。

他看的很仔細,但是動作很快,中途火折子就熄滅了,他又迅速點燃了一個,這種看東西的感覺,讓人感覺很怪,總覺得他不是他找東西,而是在檢查什麼。

整個過程大概只持續了五分鍾,我是一頭霧水,因為房間里一片空蕩,什麼都沒有,如果要看,我估計只要轉個圈兒就能看到所有我想看的了,他到底在搞什麼要看著空房間五分鍾,還做出那種認真的表情來。

他回到我面前看著我的時候,我所有的問題幾乎要從我的嘴巴里爆炸出來了,然而沒想到的是,他一轉頭看向我,根本沒回答我,而是也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你來這里干什麼?”我一下子腦子就沖血了,頓時想跳起來掐死他,心說你爺爺的龜毛棒槌,你問我,老子還沒問你呢!是我自己想來嗎?要不是那些錄像帶,老子打死都不會來這里!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著他的面孔,我又沒法和胖子在一起一樣那麼放的開,這粗話爆不出來,幾乎搞的我內傷,我咬牙忍了很久,才回答道:“說來話長了,你......怎麼在這里?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你你你......那個時候,不是進那個門了嗎?”這些問題實在是很難提出來,我腦子里一下就亂成一團。也不知道怎麼說才能把這些問題理順。

悶油瓶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回答,還是逃避,我問問題的時候,他的注意力又給房頂吸引去了,我問完之後,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最怕他這個樣子,記得以前所有的關鍵問題,我只要問出來,他幾乎都是這個樣子,我馬上就想再問一遍。可是我嘴巴還沒張,悶油瓶就對我擺了一下手,又讓我不要說話,頭又往天花板上看去。

這個動作我太熟悉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一下子就條件反射的閉上了嘴巴,也往天花板上看去。

天花板上什麼也沒有,但是這一安靜下來,我聽到了從樓頂上,傳下來的一些輕微的聲音,仔細一聽,也聽不出是什麼。只等了一會兒,突然天花板上一塊木板就給人掀了起來,一個人猶如泥鰍一樣從兩塊極窄的天花木板縫隙中迅速倒掛了下來,輕盈的落在了地板上。

我給嚇了一跳,只見下來那人落地之後,就擦了一下頭上的冷汗,看了一眼悶油瓶,接著揚了揚手里的東西,輕聲道:“到手。”

後者似乎就是在等這個時候,一把拍了一下我,輕聲道:“走!”說著,一馬當先就快步就沖了出去。

上篇: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一 南派三叔     下篇: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