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六章  
   
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六章



說完黑眼鏡也走出了帳篷,一下子帳篷中只剩下我一個人。場面一下子冷清了下來。

這讓我很尷尬,有一種被小看,甚至被拋棄的感覺,十分的不舒服,剛才阿甯他們,悶油瓶和黑眼鏡的態度,簡直就是認為我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這比辱罵或者恨意更加傷人。

但是黑眼鏡的問題卻是實實在在的。

想想也是,阿甯的隊伍要出發了,我是他們從鬼樓中救出來的,這是一個突發事件,所以他們根本沒准備什麼措施安排我,而我和他們有過合作,此事我也有份參與,那麼他們自然是這麼想:跟著他們的隊伍也沒有關系,留下也沒有關系。

這就要命了,我心里就真的嘀咕起來,我是留下還是跟著他們去鬼城看看呢?

說實話,要我跟著去,我真的是相當的不願意,理由我就不說了,我已經好幾次發過誓,絕對不再牽涉到這種事情中來。前幾次這麼多的危險,我都挺了過來,不可不畏經驗豐富,而經驗越豐富,對于這種事情就會越抗拒。這種情緒是在是難以避免。

但是如果不跟著去,那麼我應該怎麼做呢?按照我原來的計劃,我的第一步就是要找到那個寄東西給我的人,問清楚這些錄像帶的來龍去脈,然而寄東西的文錦早我一步走了,此人可以在二十年間躲藏的三叔用盡手段都找不到,我又如何去找,難道我要像三叔那樣,為了一個謎題再找她三十年嗎?不可能。

而圍繞著她身上的謎題,答案似乎就在他們進入的幽都之中,如果跟著阿甯他們進去,也許就有可能破解整件事情。也能知道讓文錦決定這輩子永不透露的“秘密”以及他逃避的那個“它”到底是什麼?

權衡來權衡去,我發現其實選擇就是兩個很簡單的命題:

不去-安全活命,但是得不到答案。

去-可能會死,但是也許能得到答案。

可惜,這簡單的命題,卻有著人類永琲漸椄煄A真理和死亡的選擇。

我是在不擅長做這種選擇題,加上帳篷外人來人往,准備工作熱火朝天,就越發的煩躁,想了很久,我在沮喪之下拿出了一枚硬幣,朝天上拋去。

*************************************************************************************

吉普車隊飛馳在一望無際的蒼茫戈壁上,氣候干燥,車子與車子離的很遠,用以逃避上一輛車揚起的漫天黃塵。

阿甯的計劃,是完全按照當年文錦的路線,由敦煌出發,過大柴旦進入到察爾汗湖的區域,由那個地方離開公路,進入柴達木盆地的無人區。然後由定一卓瑪帶路,將隊伍帶到她和當年那只探險隊分手的地方。

車隊一路補充物資,很快便按照計劃到達了敦煌。有人告訴我,到達察爾汗區域之前的路線,還是相當于自駕游的路線,相對安全,一路上兩邊的雅丹地貌讓我領略了戈壁的荒涼,這種一望無際天地盡頭的感覺讓人有強烈的被遺棄感,這種感覺剛開始還可以由路邊很多已經是廢墟的居民點緩解一下,但是到了離開敦煌,我們開上察爾汗公路,直接駛入戈壁灘之中之後,就根本無法驅除,因為連續行駛十幾個小時,而四周的景色幾乎沒有分別,這種感覺是令人窒息的。也虧的阿甯隊伍龐大,紮營時的喧囂多少讓我們心里舒服一點。

阿甯對于我的留下顯的相當的意外,不過接下來她就表現的很開心,繼而又對我熱情起來,說她本以為我這種性格是不會跟著來的,我心里歎氣心說讓我來的不是自己的決定,而是硬幣。

出發前我給王盟發了條短信,讓他自己回杭州,把他卷進這個事情我感覺挺不好意思,不過好在沒讓他卷的更深。

而讓我感覺到欣慰的是,當初一起在吉林的幾個人和我都相處的很好,我至少不用整天面對著面無表情的悶油瓶。而他也似乎根本不想理會我。

這其實有點反常,因為在之前的接觸中,悶油瓶雖然同樣不好相處,但是並沒有這一次這麼疏遠的感覺,我總感覺他是在避諱什麼。反倒是那個黑眼鏡,似乎對我很有興趣,老是來找我說話。

車子進入到戈壁後,很快離開了公路,定主卓瑪就開始帶路,她是由她的媳婦和一個孫子陪同的,和阿甯在一輛車子里,在車隊的最前方,我並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只知道拿老太婆開始帶路之後,車子走的地方就開始難走起來,不是碎石灘就是河川峽谷的干旱河床,很快隊伍就怨聲載道。

定主卓瑪解釋說,要找到她當年看到的山口,必須先要找到一個村子,他們當年的旅行,是從那個村子開始的,文錦的馬匹和駱駝都是在村中買的,現在這個村子可能已經荒廢了,但是遺址應該還在,找到它才能進行下一部。

老太婆的記憶力還是相當的好,果然在傍晚的時候,我們來到了那個叫做“蘭錯”的小村,村里竟然還有人住,有四戶人家三十幾號人。

這個發現讓我們欣喜若狂,一是證明了老太婆的能力,二是事情發展順利,而且長期在戈壁中行進,看到人類集聚的地方,總是特別開心的。當時天色已晚,我們就決定在村里紮營地。

可惜的是,進村的時候出了一起事故,一輛車翻進了一道風蝕溝里,人沒事情,但是車報廢了,此時我們離最近的公路已經有相當遠的距離,不可能得到任何的援助。這就意味著必須有另一輛車也留下來照應。

這件事情出了之後,阿甯就開始顯的心事重重,當天晚上我們就在報廢的車子邊上休息,阿甯就對我們說出了她的擔心,她有點顧慮,雖然配備的是一流的越野車,但是四周的條件是在是太惡劣了,如果無法在短期內找到山口,這些車子肯定會一輛一輛的報廢在這里,有時候可能是在修車廠里非常小的問題,但是在這里都會讓車子癱瘓。

而他們進入盆地的深處越遠,被遺棄的車子和隨車的人可能無法及時的得到救援而在戈壁遇到危險。

車子和駱駝馬匹到底是不一樣的,駱駝受了傷會自己痊愈,小傷也不影響行進,但是高科技下的車子,只要出了事故,卻脆弱的讓人傷心,這些到底是民用車,沒有軍用的結識。

但是這也不是阿甯的失策,因為現在這種時代下,不可能讓這一只近50人的隊伍騎著駱駝進入柴達木,一是無法在一時間找到這麼多的駱駝,50人,加上駝運行李的和備用的駱駝,可能需要將近100峰,如此巨大的駝隊是在是太顯眼了,肯定會給政府注意到。

隨隊的機械師對她說其實也不用這麼杞人憂天,柴達木盆地在路虎的速度下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地方,在二十年前柴達木可能還是和塔克拉瑪干沙漠一樣的人見人畏的死亡之海,現在卻是隨便花十幾個小時就能穿越半開發區域,其中大量的勘探基地,工業基地,所以並不需要擔心這麼多。

不過這話立即就給定主卓瑪的孫子否決了,這個叫做紮西的小伙子說我們太信任機器的力量了,柴達木雖然已經被征服,但是安全的地方只限于公路網輻射的到的地方,大約只占整個盆地的2%,其他98%的區域全是沙漠,沼澤,鹽蓋,我們這十幾輛車五十號不到的人,對于這片在幾千萬前就在吞噬生命的土地來說是微不足道的。

他說,就算是沿著設計好的最危險的旅游線路,每年也都有人走失和遇到事故死亡,不要說我們現在准備深入無人區。

他還說,他以前見到的人,都是以穿越盆地為目的的旅行者,這些人在盆地中不會逗留超過兩天時間,而我們的目的是在盆地中搜索,那就是說,我們的旅途是沒有盡頭的,這樣在戈壁中繞***,是以前這里牧人最大的忌諱,所以,甯小姐的擔心不無道理,凡事還是小心一點好。

紮西的話讓我們陷入了沉默,阿甯想了很久,問紮西道:那你有什麼建議給我們?

紮西搖頭說:你們既然要進入柴達木,那麼,人頭肯定是要別在褲腰帶上的,自古以來就是這樣。

上篇: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五章     下篇:蛇沼鬼城篇 第四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