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 第十三章 長沙那些事兒  
   
蛇沼鬼城 第十三章 長沙那些事兒


(說到解連環其人,我並不了解,但是三叔在敘述的時候,講了很多關于他的事情。)

(這些事情比較繁瑣,我本可以跳過去,然而,這些事情卻能夠讓人了解解連環的為人,我相信三叔和我說這些是有目的的,而且事情也比較有趣,所以還是了解一下比較好)

說起來解連環這個人,就不得不說我們家和解連環家族的淵源。我雖然對解放前爺爺輩份的那一批人素有耳聞,但是這一次三叔如此詳細的描述,有很多事情我也是第一次聽到。

曆代土夫子都是以家族為單位,舅帶甥,爹帶兒,在辛亥革命之前,土夫子還流于一般的散盜,並不成氣候,因為沒有文化,對于文物的價值認識不足,所以當時的土夫子,挖掘古墓的主要目的,是取一種叫做“糯米泥”的回填土。

糯米泥是一種極品的黃泥,常見于唐宋的棺井內,也就是說挖掘這種黃泥,往往就需要挖掘到緊貼著棺槨的地方,這樣的挖掘方式,很容易從黃泥中帶出明器,後來這些東西流于市場,這些土夫子們慢慢發現了這些明器的價值遠高于黃泥,才逐漸從掘土者轉化為專業的以盜取明器為目的的盜墓賊。

作為外八行里一種比較特殊的行當,土夫子的長期的發展下來,也逐漸發生了分化,有很大一批土夫子從掏沙開始,一代一代的演變,古董商,跑盤子,走私,最後整個家族就形成了圍繞著盜墓的利益集團,盤口遍布全國,下有人起貨,上有人接髒,洗白,洗錢,全是一個家族包辦。

這說起來有點像隋末財閥的感覺,確實如此,但是規模沒有這麼大,而且相當的隱秘。普通人家是看不到這些人腳底下的繁榮昌盛的。

這其中最典型,就是湖南老底子赫赫有名的所謂“九門提督”,九個大家族。

在解放初期的那一段時間里,經曆過了軍閥混戰和剿匪的掃蕩,老早的“老九門”的家族全部都凋零了,解放之後的“新九門”,大體是年輕一輩靠口碑排出來的,所以有多個版本,但是到現在老人嘴巴里還說著的,大約也就只有排著我爺爺的那一個。

我所聽說過“九門提督”,大概也就是陳皮阿四,我爺爺的狗五爺,黑背老六,以及和我家有著親戚關系的解家解九公。而九門提督里排號前三把交椅的人,其實早就洗白,現在在長沙還能聽到他們的名字,其中一人的家長還是跟著秋收起義跟老毛打江山的功臣,死在了長征路上,是說不得的人物。

這些人的事跡,全是故事,光陳皮阿四一人就可以寫三四本書,這里就按下不表,單說解家解九公和吳家狗五爺的淵源。

我們吳家和解家的親戚關系,遠了去了,可以說是遠房表親,我奶奶是清白人家,和土夫子一點關系也沒有,解家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和我奶奶家攀上的親戚,但是在外八行里,混這一行的就講個關系,沒關系還要結拜,不說本來就是遠房,所以吳家和解家,就走的特別近。子孫也多有來往。

吳家在當時,其實已經是人丁凋零,我爺爺是入贅的,也就是我父親,二叔,三叔,本來是跟我奶奶姓,姓的應該是尹,但是我爺爺頗有手段,外太公太婆走了之後,名字又改了回來。吳家的基業都是在我***打理下發展起來的,所以說吳家吳家,其基礎其實是杭州的尹家,這一點行里人也都清楚。

爺爺輩的交情,三叔因為自小就和爺爺不和,他也不太了解,他和解連環,倒是從小玩過一段時間,當時兩個人都是頑童,性情也相近,到了後來,我爺爺住到杭州之後,兩家的來往就少了,加上三叔後來是走的是梟雄的路線,而解連環因為家里太過溺愛,一直不成氣候,成年之後,道不同不相為謀,幾乎是不相往來。

那麼在三叔上山下海,在行里給吳家掙臉,給自己奠定江湖地位的時候,解連環在干什麼呢?

答案是:收藏家。

解連環從小就有一個愛好,他喜歡收藏新鮮的洋玩意兒,什麼洋東西,自己看著喜歡,都往家里買,且不問價錢,看中了就讓鋪子送家去,憑條子讓家里的老爹付錢。

他收藏的東西,以鍾表居多,還有二戰時候美國的打火機,手電筒,收音機,和國外流進中國的精致工藝品,到了70年代後期,還開始有各種各樣的小電器。

這表面上看上去應該是好事情,因為這些東西在現在看來價值都不高,也頗有文化韻味,但是實際上,在當時,這些卻都是價值不菲的限量品,有些甚至全中國只有一件,這價錢就更高呢,所以解連環的愛好,可以說相當的費錢。

這七幾年的時候倒還好,因為當時洋貨沒放開,所以走私進來的,或者出國考察帶回來的東西雖然貴,但是數量少,一年五六趟,解家家大業大,也並不察覺,等到70年後期,國外的電器和高檔品輸入中國,這開銷就翻開了,中國人開了洋葷,當時都以家中有洋貨為榮,解連環更是眼花繚亂,加上他買東西從不問價錢,還是像以前一樣撒開手去買,于是就闖了貨出來了。

當時買洋貨,可不同于現在,有錢就行,你還得有票,電冰箱有電冰箱票,電視機有電視機票,如果你不在供銷系統,那麼你還的拖人用錢去買這個票,這開銷是雙份的,相當的厲害,一來二去,解連環的采購額就上了萬了。

那年頭人多敏感,解家表面上是干啥的,這麼多人,每人年工資算起來加上補貼,一千塊都不到,你們家哪來的一萬多買這麼多好東西,這肯定就有問題,于是,也不知道哪個王八蛋眼紅,把他們家給告了。

這在當時是大事件,滿城風雨,解老爺子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搞了多少的關系才把這事情擺平。事後,解老爺子好說歹說的把解連環教訓了一頓,讓他消停點兒,家里雖不至于因為這麼點錢兒垮掉,但是當時是什麼樣的社會?70年代的中國大環境,犯了事兒有錢也未必好使。

然而解連環還不知錯,說道這不是他錯,這是買東西的人沒把事情辦好,他讓他老爺子放心,日後買東西,會想辦法,去外地買,或者用其他人的名義買,不張揚,偷偷運回來,這樣不就行了?

解老爺子鼻子差點給氣歪了,那年頭改革沒開放呢,這樣的操作,和走私有什麼區別?

解老爺子不是笨蛋,一看自己兒子這秉性,知道是成不了氣候了,且家里還有生意,那年頭中蘇中美都是蕭條時期,資金周轉困難,他兒子那些洋東西,用處沒多少,價格都不菲,解家再大的門面,也經不住他這樣敗的,最主要還是這政治風險冒不得,就收緊的錢帶子,外面放出消息,凡是解連環的買的東西,從此一律不付錢。

長沙城里幾家洋貨鋪開始還以為解老爺子只是說說,還是照常送貨,結果白送了幾次,都給退了回來,這才知道解老爺子的決心,一來二去那就沒了下次,沒了老爺子撐腰,那解連環從此在長沙城再也賒不到東西。

就此他鬧了幾次上吊,也沒讓他爹改變主意,他又舍不得真死,只好就作罷,這收藏家算是做到頭了,後來一幫狐朋狗友介紹,他就郁悶著去茶館看樣板戲打發時間。

不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戲剛開始看,還有點那個意思,看的多了,那幾出戲目那是都倒背的出來,很快解連環又犯了癮了,中國那個時候娛樂多匱乏啊,看著那些洋貨鋪里的新東西,他是心癢難耐,無奈他老爹的威名,就是進鋪子,別人也不讓他多看幾眼。

怎麼才能搞到錢呢?解連環十九歲的時候,逐漸懂事,開始正視這個我們現在每時每刻都在琢磨的21世紀十大未解之謎。不過人家比我們聰明,很快就給他琢磨出了一條妙計,賺是賺不來了,學老爺子老本行吧,道上都是行家,出去肯定就露相,那年頭最大不過萬元戶,搶劫也只能薄利搶,這風險太大,最有可行性的,那就是偷了!

不過年代比年代氣死人,七幾年時候偷東西,超過3萬,那是要槍斃的,他琢磨自己也不專業,要真去偷別人的,估計離死也不遠了,自己虧不起這個,為此,他苦思冥想,又給他想到一猛招——偷自己家。

解家有著大量的古董,文革的時候,解老爺子有先見之明,全刨坑埋了,沒給砸掉,如今早已挖了出來,在家里當作擺設,數量之多,又埋了這麼多年,恐怕解老爺自己都弄不清楚,所以解連環偷出去一樣兩樣,家里很長時間都沒有發覺。

解連環通過自家年輕人的關系,找了幾批古董販子,于是將偷出的古董低價出售出去,換取錢來,幾番下來,所得不菲,終于可以的場所願,再次重溫少年時候的快樂時光。

開了洋葷就刹不住車,很多中國人的秉性就是如此,此後解連環就上了癮了,陳年家底全給翻了出來,很快,道上的人逐漸就發現了這個不拜山頭,慣添香油貨不問買路柴的太子爺,紛紛巴結,解連環的路子越來越寬。就在這個過程中,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

三叔說道這里,就停了下來喝了一口茶水,然後問我道:“聽到這里,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

上篇:蛇沼鬼城 第十二章 相遇     下篇:蛇沼鬼城 第十四章 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