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 第十六章 西沙  
   
蛇沼鬼城 第十六章 西沙


我們現在知道,裘德考給解連環帶來的生意,就是要他混入到文錦的西沙考古隊中去,潛入海底的汪藏海墓,為他取出一樣東西。

至于那個老外想讓他從里面拿出什麼來?聽來卻十分不可思議——老外讓解連環進入古墓,只是讓他拍下墓室里的壁畫。

解連環對裘德考的要求感覺到無法理解,壁畫或許有價值,但是壁畫的照片是沒有價值的,為何他會對這個東西感興趣?

但是裘德考開出的價格卻是驚人的,他會將他財產的十分之一,留給解連環。

裘德考雖然已經退出了文物走私業,但是其家產在美國60年代的股市中已經翻了好幾翻,數目相當的驚人,而這個價格,對于當時已經開竅的解連環來說,是絕對有吸引力的。

為此裘德考提供了解連環一只美國的照相機和閃光燈。據說是當年世界上最先進的型號,十分小巧並且有防水的功能。

這里有一個問題三叔提到了,就是他認為如果只是進入古墓,裘德考當年完全有能力找到比解連環更加合適的人,而解連環一看就是一個二世祖,為何他這一次會選擇解連環?

表面上看似乎是裘德考的又一次失誤,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裘德考選擇解連環的原因就是那只照相機,普通的盜墓賊,文化素質極低,而在封閉的古墓墓室里拍攝照片,如果要拍攝清楚,是需要相當的拍攝經驗的,當年的照相機不像現在,體積大了四倍,而且非常容易出故障,光圈調節和焦距都相當的複雜,如果隨便找一個盜墓賊下去,不知道他會拍成什麼樣子。而解連環從十幾歲起就開始擺弄這些洋玩意,這方面的能力比其他人強太多了。

由此可知,裘德考做事情,是經過深思熟慮,這一點從他竟然清楚的知道文錦考古隊的所有行程,包括考古的地點,以及人員配比的細節也可以看出來。在當時的環境下,要調查出這些信息來,需要大量的時間和金錢,這些准備工作肯定是在裘德考離開中國的那幾年間完成的。

三叔說,如果當年的裘德考只是一個普通的美國大亨,在經曆了鏢子嶺的災難之後,應該不可能重新振作起來,他在經曆了這麼大的挫折之後,竟然還能在短短幾年內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就說明這個人在中國的活動不止為了出名這麼簡單。

當然,如果要說起這個,那他竟然知道在那片海域的海底,埋著汪藏海巨大的沉船葬墓,就更加的不可思議。他是從哪里得來的這些信息呢?三叔至今都百思不得其解。

裘德考唯一不知道的,是那只考古隊的領隊陳文錦,有著一個叫吳三省的對象,他更不知道,就是這個人,在一年前的鏢子嶺截了他胡,使他的中國夢想完全破滅,並且,即將在他精心安排的第二次行動中,再次扮演截胡者的角色。

當時解連環從裘德考手里獲得的資料相當的詳盡,可以看的出裘德考手里的原始資料應該極富權威性。

資料告訴解連環,在考古隊考察的礁盤向左大約半里,有一處地方,當地人稱呼為“沙頭礁”,是一處暗礁林,由數十塊主礁和無數星羅棋布的水下暗礁組成,這一片礁石,在水下連成一體,是一塊巨型珊瑚礁盤的一部分,在其中一片礁石上,有一處水溶洞,位于海平面下,就算落潮時候,也只會露出一絲,這便是當時沉船時工匠破船進水封墓時候的一個操作口。由此進入,便可進入到珊瑚礁盤之內,那海底的巨大沉船,就嵌在這礁盤之內,海沙之中。

只要進入珊瑚礁洞,就能一路下去,進入到沉船的內部,之後如何走,需要小心哪些東西,資料里都有詳盡的說明。簡直猶如這一座古墓,便是那裘德考設計的一般。

如此詳盡的資料,就是普通的古法文獻,也不見得能到達這種程度,解連環聽的時候,便已經明白,這海底古墓,怕是早有人進去過了,可能是此人雖然進去,但是並未得手,所以裘德考不得不再次找人幫忙。

原本,解連環是有自知之名,他知道自己的斤兩,不會再答應裘德考任何事情了,但是這一年來,解連環也參與了家族中很多的活動,總算也下了幾次地,膽識以及身手都不同以前,加上裘德考開的條件,自己又是盲目信心的年紀,所以解連環最後還是鬼使神差的答應了他的要求。

之後,便發生了解連環來找三叔,想加入考古隊的事情。這之間其實又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最後因為三叔的顧慮,解連環如願進入了考古隊,命運的車輪也開始了無法逆轉的轉動。

這里話休繁說,只說解連環在西沙,他出事的前一晚,發生的事情。

當天是考古隊工作進入結束階段的第一天,打撈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工作輕松,所以睡前所有人都喝了點酒,都睡的很熟。

解連環一直在等候這個機會,此時離工作結束也沒剩幾天,他知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于是在確定所有人都睡熟的時候,便假裝起來放尿,實則探聽虛實,伺機下海。

他並不知道,那個小時候的玩伴,叫做吳三省的老婆奴,現在早已經是心思慎密的老江湖,自己從上船起的一舉一動,都被這個人牢牢的看在了眼里。

話說三叔當時,也是相當的郁悶,他早已經對解連環有萬般的不爽,他並不知道解連環的目的,于是解連環在船上,對于三叔來說就是一個顆定時炸彈,不知道威力,不知道什麼時候爆炸,本來挺好和文錦談情說愛的時間,卻變的要防備他。

第二就比較隱諱,三叔沒有正面提過,但是我從三叔的敘述中聽的出來,顯然,文錦很欣賞解連環,一方面的確公子哥懂得討女人歡心,秉性和三叔差的太多,二來,解連環的相貌和很多方面不比三叔差,三叔這種感情方面的新手,難免會吃醋。

所以解連環一有行動,三叔是欣喜若狂,在解連環剛放下皮筏艇,想劃離漁船的時候,三叔就突然出現,一把將他按在了甲板上。

三叔的突然出現,是解連環始料不及的,然而他一見是三叔,倒不害怕了,因為如果是其他人,當時就可能落個叛逃越南這樣的罪名,但是三叔,那大家互相清楚底細,他也不可能拿自己怎麼樣。于是便輕聲讓三叔放手。

然而三叔對他是早有懷疑,而且已有芥蒂,如何會輕易放他,咬牙就幾乎把他的手擰折,問他千方百計進考古隊,又這麼晚出海,到底想干什麼?

這有點借題發揮,發泄自己郁悶的意思,解連環一開始還嘴硬,心里也暗火起來,他在長沙,除了長輩,誰也不敢這麼對他,于是就壓低了聲音破口大罵。

三叔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一聽他罵人,直接就把他的腦袋按到了水里,直按到他翻白眼才提起來,如此反複,一來二去,解連環就蔫了,只好討饒。

三叔再問剛才的問題,他就把這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聽完之後,三叔就眼里發光,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來這海底之下,竟然有著一座沉船葬的海底墓?這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老頭子的筆記中,也曾經記載過前人講過的海底船葬,只是這種海斗極其稀少,老頭子本人也只是聽說,並未親生一探,而這洋洋海底,沙行萬里,要尋的一方線索,要比在陸地上難上萬倍,如今這老外竟然知道的如此詳細,到底是何方神聖?

想著三叔便心癢難耐,恨不得立即下到海里去查看一番,便放開解連環輕聲說:“只是這樣?那你他娘的早說便是,我與你是什麼關系,說出來有何關系?難道我還會搶了你的不成?”

解連環道:“這事情我瞞著我家老爺子,當然不想你們知道,而且我和你也不算熟絡,說了我也怕多生事端,你憑良心說,我要是直說,你會讓我進考古隊嗎?”

三叔心里一想倒也是,已經放寬松了很多,便對他說:“算你有理,不過我提醒你,這裘德考在長沙人稱白頭翁,此人並不是簡單貨色,你老表我看這斗並不好倒,你要麼暫且放下,咱們回去找些人從長計議,要麼,這一次就讓老表我陪你去,怎麼說,老表不是吹牛,經驗也比你豐富吧。”

解連環呸了一聲,就道:“都說你吳三省比猴子還精,真不是奉承你,你想搭點香火就直說,咱們是同一繩上的蚱蜢,到這個時候,你說什麼我還能說不行?”

三叔聽了心里冷笑,心說這二世祖也算看的明白,于是兩個人就臨時搭伙,說好進去之後,各取所需,誰也別拖累誰,出來之後拿的不好也別後悔。

三叔當時的舉動,不可說是利益趨勢,說來也並不光彩,甚至讓我感覺怎麼像胖子的所作所為,可見三叔的秉性,也不是一時半會兒成熟的。

發了毒誓,打點了裝備,兩個放下橡皮筏,乘夜就下了海,一路摸黑劃船,靠著指北針,不久,邊行到了那老外說的“沙頭礁”,三叔抬頭一看,正當烏云蓋月,整個礁盤灰蒙蒙一片,便心頭一驚,對解連環道:“你真個選了個好時辰,連個毛月亮都沒了,烏云蓋斗,瞎子進洞,逢二折一,你我恐怕要留一個在里面,招子放亮,你我好自為之吧。”

上篇:蛇沼鬼城 第十五章 來龍去脈     下篇:蛇沼鬼城 第十七章 深海浮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