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 第十七章 深海浮尸  
   
蛇沼鬼城 第十七章 深海浮尸


這話是真亦是假,三叔說來,一是確實當日日子不佳,其次,他也想嚇解連環一嚇,這也是游戲的心態。如果有家中做兄長,恐怕能明白三叔當時的想法,大的總想嚇唬小的,來突出自己的地位。

然而解連環也不是傻瓜,並不為所動,只是冷笑一聲便不再搭話,三叔自討了個沒趣。

礁盤不大,幾塊露出水面的礁石十分顯眼,雖不知道洞口開在何處,但是想必也不會過于難找,解連環劃船,三叔打起風燈,進入礁群便一座一座開始探照。不久就在礁盤西面,一塊臼齒形的礁石下面,尋得了洞口。

洞口大約二人見寬,深不見底,好比是長在礁石上的,岩石邊緣隱約可見前人打磨的痕跡,顯然此洞經過人工的修鑿,洞口隱于水下,內凹于礁石的根部,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水面上根本無法看到。

三叔穿戴上裝備,就想進入,卻給解連環攔住,說下面水路複雜,他知道路線走法,還是他在前面比較好。

此話有理,三叔也不好勉強,于是解連環先入得洞內,三叔尾隨其後。

入洞三十米,便可知道這是礁盤中天然生成的空洞,里面礁骨橫生,錯起的珊瑚礁岩,猶如一塊塊巨人的板骨,嵌在在洞穴的兩壁。不過“板骨”的末端,都和四周的岩石溶合成了一體,所以看來,更像是無數的怪異海盤車,吸附在岩壁上。

海底洞穴潛水,相當之危險,然而兩人毫無經驗,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未做一點措施,就就一直往內游去。

大約在礁洞中,匍匐游行了十幾分鍾,三叔便看到了叉口,礁洞在礁盤里面猶如章魚的觸角一樣四處發育,到處都是可以通行的洞口,有些很淺,用手電照就可以看到了頭,有些則大的嚇人,猶如解放卡車一樣大的洞口里深不見底。因為照不到陽光,這里的海葵和珊瑚很少,但是很多五彩斑斕的小魚,以及海盤車和海參,讓這個洞穴並不寂寞。

在解連環的帶領下,三叔穿行于這個極端複雜的巨大礁洞體系中,好比穿行于鼠洞中的老鼠,為了留一手,他用潛水刀在各個路口都刻下了痕跡,以免在里面生變數。

半個小時後,他們游出礁洞,三叔打起水下探燈四處照時,卻發現自己並沒有進入到什麼古墓之內,出現在他面前是,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那好像是一個產生于礁盤內巨大深坑,四周一片漆黑,他抬頭便看見了頭頂垂落的珊瑚礁,然而他打開探燈去照腳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什麼也照不到,腳下是一片深淵。

時隔多年,就算當年的情形再驚悚,三叔也記不太清楚所有的細節,所以他羅嗦了半天,我也聽不懂他們最後到底到了怎麼樣一個地方。最後只好找了一張紙頭,讓他勉為其難,大概的畫下來。

三叔的畫相當的糟糕,比塗鴉還塗鴉,不過,意思倒是言簡意賅,憑借我的想象力和三叔的解說,我連猜帶蒙,逐漸還真有了點感覺。

按照我的理解,那應該是礁盤內一個隱蔽的大型洞穴,具體處于哪里,根本無法考證,三叔行進的礁洞的出口,位于這個洞穴的最頂端,他的腳下一片漆黑,好似進入了一片黑色的虛無來看,此洞穴的大小應該相當的厲害。

三叔他們到了這里,已經沒有繼續前進的通道,前方左右都是空的,下方又是深淵,手點照出去除了背後的礁石,沒有任何的參照物了,用三叔自己的形容,是好比飄在外太空里。

這種感覺其實相當的糟糕,因為你無論在什麼地方,你的手電光亮還能照到什麼東西,你至少有一種存在感,但是在這里,你的手電發射出去,沒有任何的反射,除了黑還是黑。

此時氧氣的消耗量也很巨大,洞穴潛水不同于一般的探險,它對于活動的時間必須嚴格控制,因為你必須留一部分氧氣,用來返回到洞外,這樣就要求潛水蛙人必須時不時的查看氧氣表,這對于三叔來說,是相當大的心里壓力。

然而解連環卻似乎胸有成竹,他在水中轉了幾個圈後,竟然示意三叔關上水下探燈。

沒有探燈,那就是絕對的黑暗,三叔心中奇怪,這小子想干什麼呢?現在已經找不到路了,他還要把照明的東西關掉。

不過看他堅持的樣子,顯然這樣的做法也是老外示意的。三叔知道自己也沒有其他選擇,于是順著解連環的意思,擰滅了探燈。

兩只探燈都熄滅之後,黑暗墨汁一樣的侵襲了過來,同時,他們腰里的防水手電柄部的一圈夜光塗料(那是為了防止夜間潛水的時候,手電掉落到水底無法找到而設計的,)緩緩亮了起來,指示出他們各自的位置。

邊上的解連環,似乎摘下了手電,用來當指示棒用,三叔看見那光圈揮動起來,指示一個方向。

他朝那方向看去,隱約的,果然看到腳下黑暗的深處,很遠的地方,有一大團非常非常微弱的綠色光點,似乎是一群什麼生物的眼睛,正在緩緩的移動。

三叔心里咯噔了一下,頓時緊張起來,因為他聽很多漁民說過,海里什麼東西都可能有,這綠色的眼睛,該不是什麼潛伏在黑暗深處的生物。

想著手就不由自主去摸刀,這時候,邊上的解連環卻揮了幾下手電,那手電的指示光圈開始移動,竟然是朝那群綠色的光斑去了。

三叔心里暗罵,別看他平時侯大大咧咧的,下地之後三叔的處事風格其實很小心,解連環這樣橫沖直撞,實在是不妥當。但是解連環這樣的動作,顯然是知道那些光斑是什麼,是在示意他跟過去。

同樣的,老生常談,三叔還是不得不跟過去,他心里懊惱也沒有辦法。

沒有燈光照明,只跟著一個冷光環潛水,人就好比少了眼睛,這種融化在冰冷黑暗中的感覺,三叔在以前下地時候嘗到過苦頭,如今又一次遇到,而且還是在水下,三叔就越發感覺到不安。

綠色的光斑群一點一點靠近,但是因為光線太弱,一直看不清楚是什麼,隨著靠近,三叔驚恐的發現那光電的確是在移動,而且速度還不慢,那是一條巨大海洋怪物的念頭就越發強烈起來。

但是解連環卻好像一點也沒有意識到,追的極快,很快,兩個人就游到了那光點的上方三十幾米開外,三叔的恐懼到達了極限,他一下沖過去,拽住了解連環不讓他繼續靠近。

解連環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也嚇了一跳,停了下來。

三叔用手電做著動作,解連環也揮動著回複,但是兩個人都無法理解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三叔懊惱極了,真想馬上打開探燈說個明白,但是又怕這麼近的距離,萬一照出來,下面真是鯊魚之類的東西,真的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正在焦慮的琢磨到底怎麼讓解連環明白自己的意思的時候,突然一道白光亮起,解連環竟然打亮了探燈,顯然他也郁悶的夠嗆,實在忍不住想問問三叔為什麼要拉住他。

三叔嚇了一跳,一邊去捂燈,一邊低頭向下看去。

白光的盡頭,下面的黑暗中,朦朦朧朧的,照出了無數個白色的,裹在破敗紗衣中的人狀物體,隨著三叔越來越適應探燈的光線,他看的越來越清晰,那竟然是一具具懸浮在水中的古尸,連綿了一大片,龐大的白色沙衣猶如巨大的水母裙擺,飄散在水中。毫無無數朵來自幽冥的牡丹。

幽暗的水深處,那一具具白紗圍裹的古尸,不知道在水中泡了多少年,白紗早已經破敗,分不清是男是女,因為距離尚遠,尸體的樣貌也是一片模糊,看不出保存的情況,三叔逐漸放開了遮住探燈的手,在冰冷的白光下,那幾朵白色飄舞的紗衣,真的讓人有一股冰徹心肺的寒意。

因為探燈光的關系,現在已經無從知道那微弱的綠色螢光,到底是從這些古尸的什麼地方發射出來的,而最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的是,古尸群並不是靜止的,僵硬的尸體懸浮在水里,竟然還在緩緩的移動。

三叔的心都要從喉嚨里跳了出來,在不透氣的頭盔里,他的腦袋上全是冷汗,心說幸好他拉住了解連環,要是剛才直游過去,貼到這群古尸邊上才開燈,自己不嚇死才怪。這些尸體肯定在這里泡了近千年,普通的早就泡化了,怎麼可能還懸浮在水中,難不成已經成了粽子?

自己下來時候一點准備也沒有,根本沒想過會面對如此險惡的局面,連驢蹄子都不曾帶上一下,說來也是冤枉之極,跟著這***解連環,三叔也早已忘記這一切是自己自找的。



再看解連環,也是一臉的驚恐,可見剛才毫不在乎靠近的行為,應該是不知真實情況造成的,看樣子老外並沒有告訴他會看到什麼。

三叔思緒如電,閃電間已經預見了好幾個情況,此時遠處的古尸群卻漸漸飄近,不緊不慢,白紗緩慢的飄動,要不是四周的黑暗,如此情景真如天宮之中仙人踩云而行的場景。

三叔看著看著,突然就靈光一閃,意識到了什麼了。

他壓低身形,潛水幾米,使得自己靠的更近,仔細去看。

古尸似乎沒有完全腐爛,五官雖然模糊,但是還能看出人的樣貌來。一具具呈現各種姿態,有的如托盤,有的如吹簫,有的如彈琴鼓瑟,洋洋十幾具,雖然僵硬如鐵,但是姿勢之悠美,無以倫比,三叔頓時就明白了他看到了什麼,他張大了嘴巴,幾乎說不出話來。

在很多古墓的壁畫上,都會描繪著這麼一副畫面,那就是墓主人尸解生天,天上天門打開,群仙集會相迎,祥云繚繞,神鳥飛揚,天光普照,在這樣的壁畫中,必然會在墓主人踏的云梯之傍邊的上方,畫著“天師舞樂圖”,畫中必有無數的天樂老仙,鼓瑟齊鳴。

但是這里的苦主顯然是感覺一副畫的“天師舞樂”不過癮,這幾百具古尸,所形成的景象,正是真實化的天師舞樂,鼓瑟齊鳴,這簡直太不可思議。

他頓時就明白為什麼解連環會尋找這幾具古尸,因為天師舞樂的路線,就是墓主人尸解升天的仙路,跟著古尸,就肯定能找到墓主人的所在。

一邊的解連環緩過勁來,示意三叔跟上去,因為緊張,他的動作都變形了。

三叔努力安撫自己的心跳,他知道自己肯定進了了不得的地方了,此時他反到不慌了,因為既然知道了這個地方,古墓又不會跑,現在這樣的准備,顯然是不充分的,他有了十足的借口,可以讓他說服自己退出去。



現在來想,他們所處的地方,根本就是一片無盡的深淵,那幾具古尸往哪里飄去,要飄多久,根本無法猜測,如果貿然去跟,不知道還需要浪費多少時間,氧氣也不充裕了,的確是相當的不明智。

三叔完全醒悟了過來,他阻止了了解連環,示意他回去,不要再進行下去了,現在的情況再繼續深入太危險,老命還是重要的。

然而解連環此時卻又突然又下定了決心(神經質是二世祖的通病,貌似我也有這樣的問題),不等三叔阻止,徑直就往女尸去的地方追去。



三叔在後面打了個幾個探燈信號,想讓他再等等,解連環卻一點也沒有在意,三叔一看,心說糟糕了,這小子大約是想甩開自己了。

剛才脅迫解連環,兩個人一起下來,解連環肯定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如今應該是快到尾聲了,解連環干脆就甩掉他了。

縱使和他再沒感情,解連環仍舊是自己的親戚,而且自己是所謂的哥哥,中國人在這個問題上,始終有著血緣情節和護幼的情節,三叔此時不可能丟下解連環不管,他只能壓住滿肚子的火,急追上去。

(說到這里,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聽到三叔提起自己的“不得以”以及“沒辦法”,重複的我都能聽出來異樣,似乎他在潛意識,非常強調的自己跟著解連環去的不情願,事實上,以我了解三叔的個性,三叔在那個時候,還不是那種能夠控制住自己好奇心的人,我在這里已經感覺到,必然,解連環之後的死,三叔可能會付上主要的責任。

我之所以這樣認為,是因為三叔在我小時候,帶過我一段時間,那個時候,他就因為別人叫他去下地,而又無法顧及我,就把我用繩子拴在路邊上整整曬了一天,曬的我差點中暑,事後他用很多鹽水棒冰賄賂我隱瞞了這件事情,我那時候不懂事,也就沒說出去。但是對于這件事情,可知道他年輕時候性格是相當頑劣,自控能力很差。

但是想起解連環在古墓上流下的血字,我卻始終無法相信,三叔會特意去害他。所以聽到這里,我不由自主的,開始緊張起來。)

接下來事情,節奏十分之快。

三叔一邊權衡著氧氣的消耗,一邊奮力追趕解連環,他是越想越不對,想這樣的海底古墓,他倒底不曾倒過,實在是沒有把握。



但是解連環這個時候已經根本是在逃了,在前面潛的飛快,加上三叔並不是太擅長潛水,氣明顯跟不上他。

跟著前面的燈光,在黑暗中一直往前游了十幾分鍾,不知不覺的,許多的懸浮物出現在了三叔的四周,三叔草草一看,都是殘破的木頭構建,雕窗,木梁,成千上萬,全部都高度腐敗,上面結滿了白色的海鏽。

緊接著,在這里漂浮物的中間,三叔就看到了一個傾斜的巨大的猶如怪獸一般的黑影。

在水中漂浮“舞樂古尸”們,徑直朝這個東西飄了過去,而前面的解連環已經超過了他們,已經貼近了那個巨大的黑影,三叔借著他的燈光,一點一點看清了那東西的真面目了。

那是一艘卡在礁石中的巨型木殼船殘骸的船頭,這里所謂的巨型只是用濫的一個詞彙,三叔已經感覺無法用來形容他看到的這艘船頭的大小。

船頭殘骸從礁石中延伸了出來,兩邊衍生幾乎愈二百多米,殘骸已經完全變形了,扭曲的船首上全是白色的海塵和結痂的珊瑚礁,如果不是那怪異的形狀,恐怕別人會認為那是一只巨大海洋生物的頭骨。

“舞樂古尸”朝著殘骸飄然而下,三叔和解連環緊跟其後,在兩只探燈的照射下,殘骸的情形越來越清晰。

在船首的甲板之上,三叔看到一座一半嵌在礁石中的木制雕花樓台,似乎是巨大木船的主體建築,現在已經傾斜了,幾乎要倒塌了,樓台之上,有一扇變形開裂的漢白玉石門。

上篇:蛇沼鬼城 第十六章 西沙     下篇:蛇沼鬼城 第十八章 西沙的真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