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 第十九章 哨子棺  
   
蛇沼鬼城 第十九章 哨子棺


三叔的手電照向棺材,看到那“人”的一瞬間,他幾乎起了一身的褶子,頭皮都麻了起來,自己也下意思的就往後退了回來,把手里的刀翻了出來了,手指一貼刀尖,手背一翻,那就是要甩出去的意思。

不是三叔膽子小,而是這情形實在古怪。在這麼隱秘古墓之中,竟然有‘人’躺在棺材的上面,突然看到,任誰也得抖幾下。

這一下的功夫,解連環就退到了三叔的身邊了,他想必從來沒在斗里出過事,嚇的連臉色都變了,退的也急,一腳就踩到了三叔的腳上。

三叔給他踩的差點摔倒,不過這個時候,他就著手電光,看清楚了那棺材上的情形,原來是一場虛驚,棺材上面的人,是一具銅鑄的浮雕,緊緊貼在黑棺之上。

這銅人浮雕的造型很怪,行云留鬢,面貌誇張,更點像秦時的百戲俑,四肢猶如蟲足一般粗肥極短,最詭異的是那張嘴,不笑不怒,竟然是竭力張開的,好似在慘叫一般。

三叔推開解連環就走了過去,走進一看,就發現這是巨大黑棺居然是一只雕花的鐵棺,這個銅人似乎後來加上去的裝飾品,而最奇特的是,銅人嘴巴的位置從棺蓋上凹陷下去,使得棺蓋上出現了一個深孔,不知道有無穿透棺蓋,通到棺材的里面。

這是相當離譜的一件事情,因為從工藝上講,這樣的鐵棺體積已經太大。冶煉鐵礦的工藝相當複雜,古人不具備精細煉制巨型鐵器的技術,也沒有必要,明代最大的鐵器一般是佛陀塔刹和佛琅機,這些東西一般是用鐵片敲出來的,然後十幾片接合而成的。所以近看就相當的粗糙,根本沒辦法精加工,想整體冶煉出一只巨型的精美鐵棺,幾乎是一項特種工程,不是普通人家有錢就可以做到的。這銅人的造型也相當的詭異,一般人都講究祥和安甯,而這鐵棺和銅人陪在一起,說不出的陰邪古怪,很不對勁。

三叔繞著棺材走了好幾圈,越看就越感覺不舒服,而且看到這鐵棺造型,就覺得非常熟悉,似乎哪里聽過。

他仔細一想,就記起了端倪,心里哎呀了一聲,心道糟糕,生鐵封棺,棺身帶孔,這一具棺材莫不是老底子老人們講的“哨子棺”?如此,這鐵棺材里......難道裝的不是人尸?

哨子棺還是解放前傳下來的說法,扯不到百代之前,三叔也是聽老頭子講的,據說那時候湘西一帶,有人一路軍閥,手下有一批發斗的能人,為首一名叫張鹽城,此人據說是曹操發丘將軍的後人,有神通,他的左手五個手指奇長無比,且幾乎等齊,能平地起丘,嘗土尋陵,盜墓功夫煞是了得。此軍閥跟孫中山北伐,張鹽城受命籌集軍餉,便以古法盜墓,一路北上,也不知道多少隱秘的古墓被他翻出來,名聲很大。當時湘西有鹽城到,小鬼跳,閻王來了也改道的說法,一方面人為神話,一方面也可知道張鹽城盜墓活動的猖獗。

此人盜墓,有一套特別的套路,就是的遇到血刹陰邪之地啟出的棺槨,都會用牛血淋棺,觀察棺槨的反應,如果棺中有異響,則棺主可能尸變,士兵會將棺材拖出古墓暴曬後啟棺,如果棺中無異動,就要看棺材的表面,大部分情況,人血不會凝結,順棺身流至棺底,這說明沒事情,開棺無恙。

但是還有一種相當特別的情況,就是牛血淋上之後,猶如淋于沙石上一般,血液滲入棺身之內,這是比尸變還要不吉利的大凶之兆,這說明棺中的東西,可能不是人尸。

棺中不是人尸,那是什麼東西?答案是,無法言明的尸體,在中國,這種東西,被統稱為妖。

此時張鹽城便會命人就地掘坑,將妖棺沉于坑中,塗上泥漿後燒融兵器,鐵水封棺,只在棺材的頂部,留下只容一只手通過的孔洞,等鐵水凝結,他就以單手入棺,探取棺中之物,相傳這就是他祖傳的發丘中郎將雙指探洞的絕技。

而探洞之時,他會命人用三尺琵琶剪卡住自己的手臂,一邊將“叩把”栓于馬尾上,以便感覺不對,旁人可立即抽馬,馬受驚一跑,拉動機括,鋒利無比的琵琶剪就會立即旋切,斷手保命。

這樣處理的棺材,因為上面有一個孔,最後會變成個類似于巨大鐵哨子的東西,所以給人們稱為“哨子棺”。

張鹽城一生用到這雙指探洞的功夫,據說也只有三次,全部都全臂而退,最好的一次,他從棺中取出的,是一顆二十四香的金葡萄,只有臼齒大小,據說是藏于尸體口中的。張鹽城後來隨著軍閥混戰,下落不明,有人說他是投靠了革命,最後文革時候死在了收攏所里,也有人說,他死在了皇姑屯。總之是個神秘人物。

關于他的傳說,老頭子們一般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他真的有發丘絕技,雙指探洞是名不虛傳,另一種就認為張鹽城是一個騙子,利用了普通士兵對于棺材的迷信恐懼,將普通的棺材說成是妖棺,然後作秀,使得自己的地位得到抬高。

事實如何,無人知曉。

我爺爺倒是相信張鹽城是高人的,那是因為張鹽城鐵水封妖棺的做派,有一些側面的證據,據說解放前黃河改道的淤泥中就發現過一只和張鹽城所說類似的青銅棺,棺材的頂上確實有一個手臂粗細的孔,只是無人敢伸手進去,膽大的用火剪也只從里面夾出很多黃色的淤泥。後來這棺材大躍進的時候直接給扔進煉鋼爐煉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出事情,總之碰上我們的偉大領袖,再厲害的妖魔鬼怪也沒什麼脾氣。

這只鐵棺,[k1]雖然精致無比,和用鐵漿胡亂澆鑄的棺材完全不同,但是棺材之上那一個深孔,像極了傳說中的“哨子棺”。

此時解連環也緩了過來,走了過來,顯然沒有見過這麼大的棺材,看了片刻,便去推動棺蓋,三叔用手電照射他的面孔,讓他不要白費力氣了,如果這是哨子棺,顯然此棺材的加工者和張鹽城是屬于同宗的派系,這鐵棺修築起來根本就沒有打算讓別人打開,要從里面拿到東西,只有像張鹽城一樣,把手伸進那個棺材孔里。

三叔膽大,阻止了解連環之後,就跳到鐵棺之上,踩著怪面浮雕的胸口,就用手電往它嘴巴里照去,想看棺內的情形。

一照之下,棺材內黑幽幽的,不甚分明,手電探孔並不是很好的辦法,發散光到了一半就射不下去了,只感覺這“鑄人”的喉嚨之下,透出一股陰氣。

解連環雖然目的不在明器,但是眼見如此奇特的東西,一時也忘記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就湊過去看,問三叔道:“**,這是什麼東西?裝的什麼東西?”

三叔看了看那洞里的情形,一下子也看不清楚,就搖頭,道:“這他娘,這東西咱們可能不能碰。”

“為什麼?”解連環冷笑一聲:“你不敢?”

三叔看了看他:“你想那老外這麼熟悉這里的結構,肯定是在我們之前已經找人進來探查過了,但是進來的那人為何沒有將東西帶出來,我估計那人也和我們一樣是這一行里的老手,他是進來看到這一只鐵棺,知道鐵棺封尸非同小可,才臨時放棄的,咱們也不能當炮灰。”

解連環就哼了一聲,不過那棺材上黑漆漆的洞,普通人怎麼敢伸手進去,他也是不敢怎麼樣,就走了開去,拿出照相機,開始拍攝壁畫。

三叔卻看著那個洞,冒著虛汗,他其實並不死心,這麼大的棺材,里面改有多少東西,他娘的拿出來一件兩件也好啊。

想了半天,他還是沒忍住,這時候就做了件很nb的事情,他插回手電,點燃了一只火折子,將其丟入了棺孔之內,然後把自己的眼睛貼到了棺孔上,往下看去。

這叫做鑿壁偷光,是從北派模仿來的功夫,也是土夫子常用的伎倆,特別是新手開棺,前走三後走四,要謹慎再謹慎。北派的摸金賊甚至可以使用鑿壁偷光,不進古墓就從棺材里拿走東西,相當的了得。三叔雖不是新手,但是現想到了這一招,便使了出來,並未想過後果,同時他也想在解連環面前現一現自己的手段。

這一看,他不禁眼皮直跳,只見那棺孔之下,正對著里面的尸嘴,火光下,他只感覺那應該是一具發黑發腫的古尸,怪異的張著嘴,姿態似乎和棺材上的銅人一模一樣,不過看不清楚樣貌,讓他感覺到十分不安是,他的火折子正掉在古尸的嘴巴里,如今沒有熄滅反而燒了起來,一股惡臭鋪面而出。

上篇:蛇沼鬼城 第十八章 西沙的真像     下篇:蛇沼鬼城 第二十章 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