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 第二十六章 抉擇  
   
蛇沼鬼城 第二十六章 抉擇


說到這里,三叔就長長的歎了一口氣,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似乎下面的事情並不想說起。

而我聽到了這里,也是一身的虛汗,因為下面的事情,其實不用說,我也能猜到了。

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這個襲擊三叔的人,顯然目的就是要三叔死在這里,那麼他就算回到船上,也不會把三叔的事情說出來,三叔自然不可能指望船上的人過來接他們。而他也沒有心情再在這個古墓里耗下去,必然要想盡辦法出去。

而他不像我和胖子他們下去的時候,是完全的絕境,當時他還有一點氧氣,那麼他想的辦法肯定就是完全環繞著這些氧氣的。

(如果當時我們三個被困的時候,還有氧氣剩下,那麼我們也肯定不會用那麼冒險的做法來逃脫,當時出去完全就是僥幸。)

那麼,這里沒有其他的辦法好想了,三叔還剩下三分之一的氧氣,解連環的氧氣瓶里也剩下一些,那麼如果三叔估計這些氧氣能夠撐到外面,唯一的方法就是冒險試一下。除此以為,我想不出還有任何辦法,使得三叔可以離開。

之後三叔的敘述也證實了我的猜測,當時他衡量了一下來的時候消耗的氧氣量,發現只要他能夠在十五分鍾之內從這里出去,自己還有一線生機。因為進來的時候,他們一路上是小心翼翼的,如今出去逃命,自然無法顧及這麼多了,理論上應該能夠走的更快,他感覺時間上應該是可行的,而且氧氣表到零的時候,其實里面還是有一些氧氣存留,能夠呼吸五到六分鍾,那麼如此算來,他可能還會有富裕的時間,只要在行進過程中盡量減少消耗就可以了。

決定了之後,三叔就想了解連環,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總是不妥當的,但是現在也毫無辦法,如果要等解連環醒來,三叔就自私的認為事情肯定會變的更麻煩。因為要解連環潛水出去,以他的氧氣消耗量肯定不行,然而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解連環恐怕是絕對不肯的。

于是他回去,將解連環擺到棺台上,然後拿剛才用來砸人裝著人頭的隔水袋給他當了枕頭,讓他的姿勢竟然舒適一點。就回到入水口,想也沒想的下了水。

事實如三叔所料,雖然出來的時候,在巨大的珊瑚礁空腔中尋找那個入口花了點事情,一路過來也是緊張萬分,但是總歸他是在氧氣消耗完之前回到了水面上,然後他回到了船上,當時天已經白了起來,太陽快升起來了,他一回到船上,將器具放好,就看到了第三具濕的裝備放在角落里,這下子他馬上就確認了,要至他于死地的人,肯定就是在考古隊里的。

然而他回到臥倉,就發現所有人都睡的死死的,一個一個看了一遍,他根本就無法看出哪個人有異樣。

如果是在平時,他肯定一個一個綁起來問了,現在礙文錦的面子,他不可能這麼干,只得忍了下來,也佯裝睡覺,一直到兩個小時後天亮。

我對三叔說:“你這個時候竟然還睡的著,要知道解連環還在下面生死未卜啊,你不是應該馬上下去救人嗎?”

三叔搖頭,道:“這樣太危險,我不知道是船上哪個人想要我的命,在進去恐怕還是會著了別人道兒,反正他們醒來之後,馬上就會發現解連環不在,肯定會去找,我已經將來時候的充氣艇留在當時的礁石處,只要到時候將他們引到那里去,然後趁亂進洞,來去最多也只要半個小時,否則我一個人帶著兩套器具連夜出海,不僅會給人懷疑,而且救出解連環之後,事情也不好交代。”說到這里,三叔就歎了口氣:“我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會強行從墓里出來了,說起來,也算是我害了他的性命。”

說起這個,我想起了那血書了,這下就清楚了為什麼解連環會認為是三叔害了他,媽的後腦一下偷襲,解連環肯定不知道是誰干的,他不可能想到古墓里還有第三個人跟了進來,那醒來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三叔了,然後一看自己的潛水設備沒了,那還不以為是三叔要殺他。

千古奇冤啊,我一下就想到了金庸小說那些解也解不開的誤會,還以為是文學誇張,沒想到竟然真的會發生。

最後解連環從哪里拿到的蛇眉銅魚,尸體又怎麼出現在礁石下,已經無從考證,想必他在絕望之中,找到了什麼出路,但是水下古墓,就算能出來,也逃不過那一段海水,解連環終究沒有逃過他的宿命。

這事情還是不要對三叔講的好,免得他聽了之後不舒服,我心里暗自打算,就再給他倒茶,讓他說下去。

三叔就搖頭道:“接下來的事情,我在濟南已經和你說過了,當然,當時我並不想讓你知道解連環的死和我有關,所以我和文錦他們第二進海底墓穴,後面的事情,我沒有說,其實我當時進去,確實是裝睡,因為我怕他們會到達那間墓室,我不知道解連環會留些什麼在里面,所以想在他們到達之前,去看看,另外,我知道下來之後,那個攻擊我的人肯定會露出馬腳,我想靠這個把他找出來,給解連環報仇。”

此時,我就想起了悶油瓶和我說過的事情了,一想之下,似乎提出探索古墓的,是悶油瓶自己,心里霍然,問三叔道:“那你有沒有看出來到底是誰,是不是就是那個張起靈?”

他的身手,他的背景都十分的神秘,如果是他的話,事情也比較好解釋。

三叔卻搖了搖頭:“他們出去之後,我跟在他們後面,此人確實相當可疑,但是,卻也有更加可疑之人。總之,看到後來,我也弄不清楚了,我是看誰都可疑,不過我個人認為,以那小哥的身手,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恐怕當時就直接給打死了,不太可能是他。”

我也意識到了,于是點頭,悶油瓶平時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睡不醒的樣子,他要發起狠來,就是直接去擰別人的脖子,那說起來是最快的殺人方法,三叔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三叔道:“那小哥兒帶著那幫人出去之後,我就偷偷跟在後面,這古墓之內,他們進入到那個水池的墓室之後,我當時並不知道那水池底下還有通道,我以為他們抖了一圈兒之後會出來,就呆在甬道的黑暗中,等了一會兒,他們竟然沒出來,我心中一動,怕他們遇到的危險,就跟了進去,後面的事情,那小哥應該和你說過了,我只是跟在後面,他說的應該比我更清楚一點。”

我這時候心中就有了個疑問,問道:“那他說你裝娘們照鏡子來引導他們過奇門遁甲,也是真的?”

三叔“嗯”了一聲:“什麼娘們?”

我把悶油瓶當時說的情況,重新說了一遍,三叔頓時睜大了眼睛,“有這種事情?”

我咧嘴,心說別說你不知道,然而三叔卻真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站了起來來回踱了幾步,“他真的這麼說?”

“當時的環境決定我肯定不會聽錯。”

三叔眯起眼睛,讓我詳細的再說一遍,我就努力回憶悶油瓶和我說的事情,仔細的說了一遍。

三叔聽完,摸著下巴,連連搖頭:“不對不對!他騙人!”

“騙人?”

“當時的情況,我在石階上,霧氣大濃,並沒有看到,我可以用文錦保證我絕對沒有下到下面去,也壓根不知道這里面有什麼勞資的機關。那小哥一面之詞,不能就這麼信他。”

我點了點頭:“但是他當時的情況,我不認為他有必要騙我們啊。他甚至可以不和我們提這事情,我們也拿他沒辦法。”

三叔就拍著腦袋,皺起了沒有,想了想,就道:“說的也是,那如果假設他說的是真的,也有問題,你看這小子說的:‘我’蹲在那里,他看的只是‘我’的背影,他們所有的判斷完全是靠那個背影,整個過程中,除了那個霍玲有可能看到了‘我’的臉,其他人完全就只是憑借一件潛水服就判斷了那是我.......”

我“哎呀”了一聲,心里回憶當時的話,發現的確如此,“這麼說,這個引他們通過暗陣的人,不是你,是另一個和你背影甚至相貌都有點類似的人?”

三叔點了點頭,臉色變的非常嚴肅:“如果那小哥說的是真話,絕對是這樣。而且,你沒發現嗎?那小哥沒有看到我的臉,他本來是有機會看到的,為什麼沒有看到?”

我回憶了一下悶油瓶說的情節,一下就一個激靈“霍玲,他給霍玲攔了一下!”

三叔點頭:“媽個b,難怪我怎麼想也想不通,真沒想到,竟然在那極短的幾分鍾里,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我感覺到頭疼起來,當時的情況如此混亂,能見度也極其低,悶油瓶的卻有可能會看錯,而且,從這樣看的話,那個人是三叔的這個結論,自始至終都是霍玲提出來的,只有她一個人看到過那人的臉啊。

悶油瓶當時說過:“如果這個真的是你三叔”這句話,是否也是在懷疑,那個人不是三叔?

而且,這個“三叔”,之後還引導他們進入了那鏡子後的暗道內,最後,似乎還將他們迷倒了。如果那不是三叔,此人就成了整件事情的關鍵了。

上篇:蛇沼鬼城 第二十五章 氧氣     下篇:蛇沼鬼城 第二十七章 回憶的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