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蛇沼鬼城 第四十七章 圖  
   
蛇沼鬼城 第四十七章 圖


在療養院的地下室的一張老舊的寫字桌里,放著一本發黃發酥的工作筆記,這本筆記本是工工整整的放在抽屜的正中,位置很不自然,我看到筆記本擺放的樣子,就知道這不會是疏忽遺留下來的東西,這樣的放置,幾乎就是有人故意要將這東西留下來,等待著別人來看的。因為我們平時生活,絕沒有可能會在一個空抽屜里這麼擺放一樣東西。

我當即就有點摸不著頭腦,感覺有點匪夷所思,難道留下筆記本的人,知道有人會來這里?

而拿起筆記翻開看的時候,就看到了在扉頁上寫著一行用鋼筆的贈言:1984年7月,吳三省贈陳文錦留念。

我頓時就吃了一大驚,心說不會吧,這是三叔送給文錦的筆記?這筆記本的主人,是文錦?

我看上面的文字,覺得相當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看到過類似的句子,但是頭昏腦熱,實在想不起來了,一下子我的腦子就亂起來,想到很多有關聯的東西,各種的線索和猜想都不間斷的冒了出來。

我努力把這些問題壓下去。就翻開這本工作筆記,想看看里面是什麼內容,于是坐到地上去,將打火機放到一邊的拉出的抽屜沿上。

翻過扉頁,我發現里面的第一頁上還寫著一段非常潦草的引言:

留下這本筆記,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確,如果是個錯誤,只希望它永遠不被人發現,如果不幸未能幸免,我也希望發現者是那三個人之一。

陳文錦

三個人?我就又楞了一下,是哪三個,難道是三叔他們?說的不清不楚的,不過看這引言,我就感覺這里有門了,似乎這筆記里應該有些什麼信息,比較嚴重,不知道是什麼,他娘的我突然感覺到好笑,要是我不是有目的而來,也許發現這筆記本,翻幾翻就不看了,不過不管是誰,要是看到這行字,我想他娘的就算沒興趣也會仔細的去翻了。

想著馬上翻過第一頁,想看後面的內容。

在我的印象里,我感覺這也許是一本日記什麼的,最起碼也應該是本筆記本,我翻過去應該看到的是很多的文字,也許是雜記,也許是瑣碎的記錄。

不過翻過去看了之後,我卻大跌眼鏡,只見引言後的第一頁,竟然不是文章,而是一副圖畫。還是圓珠筆畫的,而且畫的相當的潦草,一下子竟然沒法看出畫的是什麼。

我定了定神,仔細的去辨認,看了五六分鍾,才看出來,這竟然是一副古代人物畫,圓珠筆畫中有一個古代的山水畫人物一樣的人,只不過文錦顯然並不會畫畫,這人物畫的幾乎走形,看上去詭異異常,那古代人物,不像人,反倒像只長嘴的狐狸。

人物的四周還畫著很多匪夷所思的線條,我看出那鬼東西是個人後,這些線條的意義也顯現了出來,應該是人物畫的背景,大約是山水廟宇樹木之類的東西。

我不由失笑,心說文錦的愛好倒也挺廣泛,于是翻過去,開始迅速的看下去,然而一連翻了三四十頁,就吃驚的發現整本筆記似乎全部都是這樣的圖畫。

我更加的摸不著頭腦了,他娘的,這是怎麼回事情,這引言說的好像這筆記里的東西牽涉到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一樣,怎麼里面全是小人畫啊。我又快速的翻了一遍,越加確定沒有文字性的東西,里面全是圓珠筆畫的這種古代山水人物畫一樣的圖畫,數了一下,足有一百八十多頁,而後面就是白紙。

我就郁悶,難道文錦寫這引言的意思是晃點人?不可能啊,我抬頭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感覺東西留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是用來耍人的呢?

那就是,這些圖畫有問題了,難道有什麼秘密隱藏在這些畫里?

想想就感覺到有可能,這筆記本里的畫太多了,普通人就算平時喜歡胡亂畫畫,也不太可能畫這麼多在一本筆記本里,除非是繪畫愛好者搞速寫,不過文錦這水平,實在不像學畫的料。

想著我就翻回到第一副畫這里,仔細的端詳起來,看看這有點滑稽的,猶如抽象化的圖畫里面,是否隱藏有什麼線索。

第一副畫,大概的意思我能夠看的明白,那好像是一個達官貴人,送別另一個人的景象,背景是一座很大的宮門,四周整齊的橫列著“駱駝馬匹”之類的動物,當然畫的完全像狗和老鼠,我熟悉古代山水畫和走獸畫,這方面的知識我受過嚴格的訓練,所以我從筆觸和形態上,可以猜測出這些奇形怪狀的動物,其實應該是馬匹或者駱駝,在宮門之後侍者成眾,排成儀仗的隊伍,可見畫中畫的是一個相當浩大的場面。

這時候,我就注意到一個非常不起眼的細節,就是那宮門後的的樂師和衛隊都帶著類似斗篷的東西雖然畫的像是哈利波特的魔法帽,但是我還是能夠知道,這應該是一種明代宮廷的大禮服飾。

我一看到這個細節我心里一下就咯噔了一聲,別人可能無法感覺出任何的問題,但是我研究這些東西,背過很多的區別贗品的細節,我一看到這些帶著斗篷的人,就感覺這畫就不對勁了。

雖然圖畫的畫工及其的拙劣,但是畫中很多的細節,不像是隨便畫畫的,這里有一個問題,就是畫工如此拙劣的人肯定不是一個畫家,但是筆觸用法,比如馬匹的四六筆,又是中國古山人物畫非常的經典的特征,而且畫中的曆史細節也十分的真實,一個不是畫家的人,卻又懂得三水畫經典筆觸,且畫中的曆史細節准確無誤,且畫了這麼多的畫在一本筆記本上,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想來想去,只能想到一個可能性,心說,難道這些圖畫不是文錦畫的,而是她從哪里臨摹下來的?

那是從哪里臨摹的呢?這畫的內容並不是山水寫意或者人物寫神的畫,更像是敘述畫,有點像宮廷里給皇帝的畫室畫的那種紀念大型活動的敘事畫,比如《康熙南巡圖》,《阿玉錫持矛蕩寇圖》那種畫。這種畫不說市面上,在當時就十分的稀少。不可能有這麼多副。

帶著疑問我再翻開後面一頁,有了上一頁的經驗,我可以很容易的分辨,駱駝馬匹,以及侍者衛隊,行軍在某個地方,而隊伍中,可以看到混雜著好幾隊特征不同的人。隊伍浩浩蕩蕩,延綿了很長的距離。再後面的一副,也是類似的情形,只不過背景不同。

再翻過去,第四幅壁畫的是一座遠方城市的黑色側影,而這座城市畫的十分遙遠,那批馬隊,正朝這座城市走去,從這幅畫開始,畫中所有的人物,有一個細節改變,他們全部都是閉著眼睛的。

看著這里,我果然就感覺到有這麼點意思,這還不僅僅是敘事的畫,而且畫和畫之間,似乎有著關聯,有點像在講一個故事,而且讓我奇怪的是,我隱隱約約,就感覺這些畫面,竟然有幾分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過一樣。

是在哪里呢?我卻想不起來,我放下筆記,看著打火機的火苗,自己的回憶,把自己看過這種畫的場合一個一個的想過來,想著想著,忽然我就渾身一涼,想了起來。

**,這個風格,這種山水敘述畫的特征,這不是我在海底墓那些青花瓷器上看到的那種敘事畫嗎?一想起這個,我一下就想起悶油瓶和我說過,他們下海底墓穴的時候,很多人都把海底的瓷器畫了下來,我當時以為他是說畫瓷器的形狀,還覺得奇怪,沒想到他們畫的竟然是瓷器上圖案,那這一本就是文錦臨摹瓷器的筆記?

這是哪個墓室里的瓷器呢?他們到過哪里?難道是中央的後殿之中?

有可能啊,我興奮起來,我當時在耳室里看過的瓷器,上面竟然是云頂天宮的修建過程,顯然汪藏海喜歡將自己的經曆通過這種方式記載下來,那這本筆記上臨摹的圖案,又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

我立即就決定凝神靜氣,仔細的將所有的圖畫連起來整個兒看一遍,這時候,眼前的打火機已經黯淡了下來。火苗已經的萎縮了下去,光線相當的昏暗。

我想起打火機已經用了相當的長的時間,于是就想將那些報紙連同抽屜來點燃,做一個篝火堆,這樣不至于等一下打火機打不起來,自己要摸黑。于是拿著打火機站了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

就在這時候,我就感覺哪里有點不太對勁,這里好像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我乾淨舉高打火機,想看看是不是錯覺,這不看還好,一看幾乎沒把我嚇死,只見桌子的對面,不知道什麼竟然出現了一個“人”,這個人坐著我剛才坐的椅子上,看著那面鏡子,正在梳頭。

上篇:蛇沼鬼城 第四十六章 盜墓筆記     下篇:作品相關 以下幾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