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三卷 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二章 秦嶺神樹  
   
第三卷 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二章 秦嶺神樹


因為是左手開的拍子撩,加上拍子撩後座力大的嚇人,這幾槍之後,我只覺得虎口發麻,手竟然舉不起來了,不過好在聲勢驚人,就連老癢也嚇的幾乎一個踉蹌,那些老鼠一下子退了下去,不敢再冒然攻擊過來。

我一看這是個機會,忙催促老癢快點,“拍子撩”近距離威力巨大,但是子彈有限,就算一槍打死十只,也遠遠不夠。下一次再開槍,就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好的效果了。

思索間已經退到土坑的中央,我往下一看,地上果然有一個黑幽的洞口,依稀可見土表下面的磚層,老癢吃力將涼師爺塞進那個洞里,正貼著他的脊梁骨一溜到底,他手一松,涼師爺就掉了下去,接著他也一貓腰,雙手撐著地跳了下去。

我仔細一看這個洞,覺得太小,橫三豎四的取法,正好能容納一人通過,並且胸前能有一拳,這洞幾乎就是貼著皮,不過老癢聽我說那事情的時候也不知道多大,估計是拿磚頭的時候哪個他方給他搞錯了,現在管不了這麼多,沒塌就行了,當下學著老癢,單手撐地跳了下去。

地宮頂部離地面有三米多高,老癢當初爬出來,下面應該有什麼東西墊高,不然沒辦法操作,可是剛才看下去的時候,里面一片漆黑,用的是什麼我也沒底,只好繃緊肌肉,以防不測。

下去還不到一個身子,雙腳著了他,還挺穩當,我踩了踩腳。發現是木頭的。心說老癢該不會把棺材墊起來了。打起打火機一看,發現自己跳在一木架子蓮花座上,蓮花座下面還有幾堆散磚,將這個東西墊高到合適的距離,老癢正焦急的等我下來,涼師爺摔在一邊,不知道死活。

我將打火機交給老癢。他跑到一邊點起角落里幾盞白罐子長明燈,墓室就亮了起來,我看他輕車熟路,好象回到自己家里招呼客人一樣,當下又有點懷疑。這家伙是不是還有什麼沒說的。

清朝有地宮的墓室我只見過乾隆的陵墓,現在環視四周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四方的墓室四周全部用條石作壁,頂上是條石鑲嵌青磚,只是因為潮濕的關系,幾乎目力能及的地方全部都有黴斑的痕跡。另一方面因為地方狹窄,空氣不流通,所以黴味也比上面要濃,簡直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

我走下蓮花座,先去看涼師爺怎麼樣了,一摸他的額頭,發現他全身滾燙,氣息微弱,是體溫過高的症狀,忙將剩下的半壺水給他灌下去,老癢掐了幾下他的人中,總算把他掐地緩過來。

我抽出墊在蓮花座下的幾塊磚頭,又爬到上面,嘗試著將上面的洞口堵,不過並不成功,只能很松散的將磚頭搭在斷口上,看著進不來,其實只要一推就會掉下來,不過我仍舊還是把磚頭放了上去,等一下要真有耗子進來,當成警報也是好的。

弄完之後,我才有空整理自己的傷口,背上那幾下傷的不輕,我讓老癢給我看看,確定沒傷到筋骨後,我才仔細觀察起這里來。

墓室的後半部分並排放著幾只棺材,一只大,四只小,應該是一合葬穴,這里應該是後殿,最大的一只棺材已經敞開,里面的尸體穿著一身盔甲,頭戴甲子盔,儼然是一個清朝的騎將,可惜露出的臉部全是黑黴,看上去十分的不吉利。

本來做完事情後重新將棺材釘好,就不會發生這麼嚴重的黴化,可惜老癢下了手後不知道善後,我心生感歎,這鬼兒子簡直就是當今沒素質民盜的典型啊,以後出去要好好教育一下。

棺材的對面有一道甬道,甬道兩邊也都是條石,沒有壁畫沒有浮雕,可見這墓的規格的不高,只是個小富之家,甬道那邊就不如道是什麼地方,因為這里也沒有配室,我估計那邊也可能只是一個前廳或者干脆就什麼都沒有。

我越看心越涼,怎麼也看不出老癢說的“天大的好處”在哪里,心說這鬼兒子,難不成又擺了我一道,正想問他“好處”在哪里,忽然見他走到那主棺材邊上,解下自己的皮帶做了套,一下子套在那具黴干菜尸體的脖子上,將它拉了起來。

湘西捆尸繩取珠的辦法,也是我和他說的,但是這麼惡心的辦法老早沒人用了,這人真是聽我什麼就當是真理,我走過去,問他干什麼。他擺了擺手,神秘的一笑,伸手到棺材底下一拉,就聽咯吱一聲,棺材的後面的一塊條石沉了下去,出現一道秘道.

我看這里墓室簡陋,竟然還會有這麼詭秘一條地道,心生懷疑,往里一看,只見一條階梯斜斜向下,光線有限,再深就看不到了。

這個時候要是有只手電,什麼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可惜手頭偏偏沒有,我想著讓老癢往里面打顆信號彈進去看看,但一想到剛才他闖的禍,心說還是算了。最近時運不濟,等一下下面燒起來,我們夾在中間不給燜了才怪。

老癢將自己的皮帶抽了回來,對我說這地道直通到下面,距離挺長的,而且下面溫度太高,不適合休息,我們還是在這里先停一下,吃點干糧,養足了精神再下去。

這里味道難聞,我並沒有什麼胃口,吃了幾口,就問他,當初是怎麼發現這地道的?

他對我說道:“當時候我帶了正宗的扯尸繩,想把尸體的盔甲脫下來,沒想到扯了兩下,好象給什麼東西掛住了,我一只腳搭棺材緣上,也沒搭穩,結果一滑就摔進棺——”

我對他一招手,行了!下面的別說了,要惡心自己去惡心個夠。

三個人胡亂吃了點東西,老癢就說帶著我先下這條秘道,涼師爺本沒有受多嚴重的傷,這時候已經恢複了過來,聽老癢說起想把他留下,還萬般的不肯,我們只好將他帶上。三個人小心翼翼,進入了秘道之中。

早先我擔心秘道里一片漆黑,可能會有機關,不過老癢說他走過好幾次,並不難走,沒有手電摸著一邊就能下去,也就放下心來,走了幾步,我就感覺到有熱風從下面吹上來,將四周的黴味吹散。

階梯比我想的還要長,越往下走就越熱,不一會兒我已經開始滿頭大汗,這時候老癢招呼我們當心腳下,我收斂心神,幾步之後我們就到了平地之上。

老癢點起打火機,點起出口兩邊的火把,我轉頭一看,我們已經走出了秘道,前面豁然開朗,是一處巨大圓形直井的底部,直徑大概有六十多米,底上凹陷成一個深坑,里面有什麼仍舊是看不到,不過黑影綽綽,應該不是空的。

這里估計是這座金魚山的岩山底部,邊上的直井壁明顯有開鑿過的痕跡,顯然這個空腔是人工造成,只是他們挖到這麼深干什麼呢?難道這里也是上面礦井的一部分?但是這里也沒有礦脈啊?

我隱隱約約還看見坑的中心豎著一根什麼巨大的東西,可惜光線不夠看不清楚,這里的溫度很高,一股滾燙的勁風由上而下吹上來,吹的人頭昏腦漲,連站立都不穩,但是因為沒有難聞的氣味,所以感覺上比在上面要舒服一點。

我拔下一邊的一根火炬,隨著老癢走到坑里,很快,一幅非常壯觀的景象逐漸在我的面前清晰起來。

坑中間豎著的,是一根直徑十米左右的大銅柱子,乍一看還以為是一道有弧度的銅牆,直上而去,高不可攀,底部直直插入到坑底的石頭里,非常穩固,我幾乎給嚇的目瞪口呆,這樣巨形的金屬器,早就超出了當時的冶煉水平,人類絕對做不到,出現在這里,簡直就是神跡。

走近一看,銅柱之上還有很多細小但是粗細不一的銅棍,與老癢帶著的那一根非常相似,我估計了一下,密密麻麻不下千根,再往上不知道還有多少。

老癢對我說道:“初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我還以為看到了定海神針,仔細一看,才知道是一棵巨型的青銅樹,不過,我就弄不懂,這東西在這里,到底是個什麼意思?”

我看見這麼巨大一根銅柱子,也驚訝的渾身發涼,哆嗦道:“那得問把它插在這里的人才知道,他娘的,這樣說起來,上面的那個礦井,可能根本不是為了挖礦而挖的,而是為了挖這個東西。他們這一路下來,竟然挖到了山底還沒有找到盡頭,那這東西插到地底下,得有多深啊?”

老癢對我說道:“上次來的時候,他娘的我就想過了,這東西,估計是插進地獄里都說不定。”

上篇:第三卷 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一章 千棺火龍陣     下篇:第三卷 秦嶺神樹篇 第二十三章 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