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六章 無法接受的真相2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六章 無法接受的真相2


“這是什麼?”我奇怪道。

“這石頭,就是我從那間密室中拿出來的東西。”三叔道。

我“啊”了一聲:“就是這東西?”又仔細地看了看石頭,看不出什麼蹊蹺來,剛想用手去拿,三叔就把盒子蓋了回去。“別動,這東西有點危險。”他道。

我把盒子還給他,奇怪道:“這好像只是普通的石頭啊,那麼詭異的密室里,放的就是這個東西?”

三叔又歎了口氣,好像他們上了年紀的人,老是喜歡歎氣。他道:“你別看它不起眼,我當時為了拿這個東西,差點就沒命了。”

在推斷出血尸的真相之後,三叔震驚得失了神,坐在地上愣了很長時間才緩過勁來,他心中亂成了一團,看著離他兩尺開外的密室人口,心說那黑暗之內,到底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可以使得一個人變成那種樣子。云深無跡。

三叔和我一樣,也是命犯太極的人,絕對受不了好奇心的折磨,只不過我膽子太小,經常遭受好奇心和恐懼的雙重折磨。而三叔就不同,他只是猶豫了一下,就決定要下到密室之中去看看,知道個究竟。

現在想想,這其實是非常不明智的事情,大概也只有三叔這樣的人,在那種情況下還會作這種決定。

爺爺之所以不肯教三叔太多的本事,也是因為他做事沖動,事實證明爺爺看人是相當准的,只可惜,老人的經驗,小輩們經常是不聽的。

休息了片刻,三叔便開始准備。他先是收拾了先人的尸骨,脫掉外衣,撕開之後,將棺材外的兩具骸骨收拾一下,包人衣服之中,然後戴著手套,用捆尸帶套住血尸的兩腋,拉出了棺材,恭敬地擺到一邊,又把砍下的頭顱放了回去,對著三具尸骨,叩了三個結結實實的響頭,說道:“不肖子孫吳三省,心智愚鈍,冒犯先人遺體,請先人見諒。”

磕完頭,他就把砍刀別回腰里,又取出雷管插進腰帶,縱觀全身,確定一切沒有什麼破綻了。

他收斂心神,來到棺材邊上,再一次抬高了暗門,小心地往里面觀瞧。

暗門之下,果然是一條暗道傾斜向下,不過,出乎意料的是,暗道很矮,矮得似乎只能匍匐爬進去。

暗道口的長寬和棺材等同,剛才這一具“血粽子”就是躺在暗道之內,也虧得這下面地方狹窄,那“血粽子”就是天生的巨力,也使不出力氣,不然就憑三叔的力量,如何能將他壓住?

三叔先打起一個火折子,丟了進去。火光一路打滾,直掉進暗道深處,最後停了下來,變成一個小小的光源,照出了一個大概。

接著他摸了摸腰里的砍刀,說了一聲祖宗保佑,深吸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縮起身子,緩緩鑽入了暗道之內。

暗道中彌漫著一股難以言語的惡臭,三叔甸甸趴下,不得不屏住了呼吸,往里面挪動,等身體全部進入之後,腳一帶上面的暗門,暗門又自翻下。

四周一下子安靜得異樣,只剩下前方的火折子燃燒的噼啪聲。三叔有點莫名的緊張,身上已經全是白毛汗,他勉強鎮定了一下,摸出手電,打亮向前面照去。

手電的光線比起火折子要強上好多,一下子就照得很遠,他看到密道是由一塊塊的黑色石板壘成的,大概三米一截,一截連著一截,一直貫通到深處。整個密道非常清爽,四周的黑色石板也修整得十分平滑,沒有任何的裝飾,一眼看去,就好像老式中央空調的通風管道。

前面火折子火苗的大小、顏色都很正常,密道里的空氣應該和外面是連通的,呼吸應該沒有問題。

三叔定子定神,咬著手電,開始向密道的深處爬去。

我也有過在狹窄密道中爬行的經驗,知道絕不輕松,三叔雖然體質比我好得多,但是只爬了幾步,也感覺到呼吸急促,加上他還要不時提防四周,爬得就更加辛苦。

爬了有十分鍾左右,前面有了一個轉彎,三叔轉了過去,他以為後面還是同樣的密道,可是等他一轉,卻發現他的面前,出現了一面雕刻著浮雕的黑色石牆。

三叔先是一愣,呆了好久才意識到,原來密道已經到頭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暈了,原本以為密道的盡頭應該會有一個出口,然後里面會有一間密室,而所有的秘密,應該都是在這間密室之中。

然而現在什麼都沒有,密道只不過延伸了一點點,就有一塊黑色的石牆擋住了去路。

難道叔伯當年進來的時候觸動了什麼機關,把密道封閉住了?

三叔敲了敲石牆,發現石牆的後面好像是實心的,又查看了一下四周的結合處,發現這面石牆是封死在這里的,也就是說,不是什麼機關,這里就應該已經是密道的盡頭了,當年叔伯進來,應該也是爬到了這里。

那就奇怪了,如果這里就是密道的盡頭,那這里肯定就是當年叔伯盜出帛書的地方,但是這里什麼都沒有啊,當年戰國云深帛書放在什麼地方?難道就丟在地上?

三叔轉了個圈,看了看密道盡頭的四周,又打量了一下攔住去路的石牆。

這個時候,石牆上的浮雕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個人面鳥身的神靈,鳥身猶如夜梟,而人臉十分古怪,雕刻得十分誇張,臉盤有洗腳盆子大,張著嘴巴,流云行鬢,面無表情,不知道是男是女。

(我聽到這里,“啊”了一聲。)

三叔注意浮雕的嘴巴處有一點凹陷,比畫了一下,發現當時的帛書可能是卷成一卷,放在丁浮雕的嘴巴里。

不過,浮雕的嘴巴是實心的,也就是說,在拿出帛書之後,沒有什麼機關會被觸發。

他又抬頭看了看浮雕臉的其他部位,鼻子、耳朵、眼睛,最後,他的目光和浮雕的雙眼對上了眼。

浮雕人臉鳥身,有四只眼睛,還雕刻了圓形的瞳孔,但奇怪的是,上邊兩只眼睛的瞳孔是向外突出的,而下面兩只眼睛的瞳孔是向里凹陷的。也就說,分別用了浮雕雕刻方法里的陰刻和陽刻。

這是三叔從來沒有碰到過的,不要說是他,就算是我,也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所有的浮雕,要不都是陰刻,要不都是陽刻,不可能混在一起亂來。

三叔湊近過去自己去看,不由“啊”了一聲。他發現,原來浮雕瞳孔部位的石頭,和浮雕並不是一個整體,而是有一塊黑色的丑陋卵石鑲嵌其中,奇怪的是,上面兩只眼睛的卵石還鑲嵌在里面,而下邊眼睛內的兩顆卻被人挖走了,只留下兩個球形的凹坑。

三叔看著那兩只眼睛,心里逐漸明朗了起來,一個大膽的推測出現在了他的心里面。

上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六章 無法接受的真相1     下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七章 四目九天娘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