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九章 錄影帶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九章 錄影帶


就在我和三叔聊天的半當中,突然就有人敲門,隨即就走進來一個快遞員,問哪個人是我?

我在這里的事情,外人並不知道,但是家里人和阿甯方面的一些人知道,所以我一開始以為是家里給我寄來的慰問品或者是國外發來的資料,但是等我簽了名字接過包裹看寄件的人時候,卻吃驚的發現,包裹上的署名竟然是:張起靈。

那一瞬間我呆了一下,腦海里閃他走入青銅大門時的情形,頓時渾身一涼。

在這里的這段時間里,我已經把在長白山里的事情逐漸的淡忘了,可以說除了恐懼之外,其他的記憶都基本上被瑣碎的事情覆蓋,但是這三個名字,突然一下子就把我心里遲鈍的那根弦有扯緊了。

“是什麼?”三叔看我表情大變,不知道我收到了什麼東西,好奇的湊過來看,我

也沒心思多想,沒有理會他,馬上撕開了包裹外面的保護盒。

包裹是四方形的,外面十分工整的用塑料膠帶打了幾個十字,十分難撕,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撕出一個口子,里面露出了兩個黑色的物體,用力一扯拔出來一看,我就傻了眼了,那竟然是兩盤黑色老式錄影帶。

你們也許不會明白這種感覺,事實上我當時心中非常混亂,心中也不知道是恐懼還是什麼感覺,在我的內心深處,老是浮現悶油瓶走入到地底青銅巨門中的情形,手中突然出現的包裹,自然而然也想像成,會不會是他從那里面帶出來的東西呢?

那會是什麼呢?人頭,明器?鬼玉璽?撕開前不知道有多少古怪的念頭從我的腦子里閃過,但是我唯獨沒有想到,里面會是兩盤錄象帶。

因為那個人,你可以很容易把他和什麼棺材扯上關系,卻實在很難把他和錄象帶這種過氣現代化設備之間建立什麼聯想。

把包裝丟到一旁,把兩盤錄象帶拿出來,我仔細翻轉一看,傻的就更厲害。

我對錄象帶並不陌生,10年前街頭還是滿布錄象帶租賃店的時候,看國外的故事片幾乎是我唯一的娛樂,那時候假期里一天5盤是肯定的,看的多了,對于各種錄象帶的毛病和特征也了解不少,所以一拿到這兩盤錄象帶在手,我就發現這兩盤錄象帶年代相當久遠。

它的背脊本來應該貼著標簽,現在給撕掉了,給撕掉的痕跡發黃,錄象帶兩邊遮著磁帶卷的部分是茶色的塑料,已經開裂,里面磁帶卷的直徑看不到,但是憑借手感,帶子的長度應該超過3個小時。兩盤加起來就超過6個小時。

三叔在一邊看我看的莫名其妙,問道:“怎麼會有這東西?是誰寄來的?”

我無意識的搖頭,把帶子遞給他看,撿起地上的包裝,看上面的面單。

寄件人的確是張起靈,日期竟然就在四天前,發出的地址沒有寫,不過這些都是電腦打上去的,只有在簽字欄里有一個潦草到了極點字,我根本認不出是什麼簽名。

我又去看發件人的發出地,因為這一欄肯定是快遞公司填寫的,不可能空白著,一看果然有,可是那快遞公司的工作人員也夠偷懶的,三個字幾乎寫成了一個字。

我拿起來東看西看,看了半天,憑借著以前做拓本的時候認草書的本領,終于認出了那幾個字,那是一個三個字的地名——格爾木。

格爾木?格爾木是什麼地方?是滿語還是什麼?

我的地理相當的差,雖然看著相當的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來格爾木到底是哪里,于是就問邊上的三叔。

三叔還在看那錄像帶,聽到我問他,突然頓了頓,“格爾木?這東西從那里寄來的?你生意都做到那地方去了?”

我搖頭表示不是,讓他自己看,三叔就接過我手里的面單,我指給他看那幾個字,他只看了幾眼,一下子就看到張起靈的名字,立馬就吸了口冷氣,馬上正坐起來,看著我道:“這兩盒東西是那小哥寄來的?”

我不知道三叔是不是清楚的知道他昏迷之後發生的事情以及悶油瓶的最後那詭異莫名的情景他,我也不知道怎麼對他說,此時不想解釋太多,就點了點頭。

三叔皺起了眉頭,臉色一下子變的有些陰晴不定,我問他:“似乎是四天前是從格爾木寄出的,這個格爾木,是附近的縣城嗎?”

三叔搖了搖頭:“格爾木不在這里,他娘的離譜了,要是沒同名,格爾木應該是青海的一個市啊,在昆侖山和柴達木之間,他怎麼會從那邊寄東西來?而且,是。。。。。。這種東西。。。。。。”

“什麼!青海?”我一愣,心說到底怎麼回事情,這家伙怎麼又流竄到那地方去了,他是屬波音747的嗎?

心里就更加疑惑:東西是四天前寄出的,而且是從格爾木,如果這兩盤錄像帶真是張起靈寄出來的,那他現在竟然是在格爾木。。。。。。但是青海離長白山幾乎橫跨了一大半個中國。。。。。。

難道青銅門之後,有通道可以通到格爾木?胡扯了,除非那青銅門後面是一個火車站,不然走到死他現在也沒到那個地方。

而且他進入的時候,沒有帶任何的食物,那肯定是在附近的什麼出口出來了。。。。。。。

一邊的三叔拿起那兩盤錄像帶,想了想,突然問我道:“大侄子,你是想先看看里面錄的是什麼東西,還是聽我把事情講完?”

我給他問的一愣,一下子卡了一下,才想起剛才三叔正說到關鍵的地方。

其實這問題沒意義,先搞定哪個都問題不大,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收到這錄像帶後,我一下子對三叔說的事情,好奇心消退了很多,或者說對于錄像帶就更加的好奇。但是,我心里又恐怕三叔如果這次不說完,以後又會出岔子。

想了想我就道:“還是你先說完,反正,搞只錄像機來,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三叔看著錄像帶,卻搖了搖頭,臉色相當的蒼白,道:“不,我大概可以猜到里面是什麼內容,我們還是先看看,也許看完了,我也不需要說什麼了。”

上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八章 西沙的前奏2     下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十章 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