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六章 准備反擊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六章 准備反擊


整盤錄像帶可以用極度枯燥來形容,除去那詭異的氣氛,其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吸引人注意力的地方,到了最後唯一讓我感覺關鍵的地方,卻突然沒了,這真是把我氣的半死。

從最後的那兩句對話來看,顯然這些人遇到了什麼變故,而這個變故肯定是相當的危險,所以的人都不出聲了,那句:那些東西又來了中的又,似乎是說明,他們之前遇到過這種危險。

最令我在意的是混在雨聲中的那種異樣的聲音,但是是在太快了,人的反應根本無法在這麼快的速度中聽出那是什麼來。

而我之所以感覺到吃驚,還因為剛才把帶子放進錄像機的時候,我感覺那盤帶子十分的重,按照我的經驗,帶子的長度應該超過四個小時,但是我沒有想到,這麼長的帶子長度,里面只錄了這麼一點的內容。我于是將帶子快進,倒到後面去,看是不是跳了一段,然而一直倒完,都沒有畫面出現,應該確實是放完了。

從目前的內容來看,這一盤帶子的內容可以大體這麼概括。

霍玲,陳文錦和其他一干人,在某個時間,行進在黑暗的大雨中,期間一直有一個人在堅持拍攝或者說是錄音,這些人在行進的時候完全沒有打照明器械,應該是在摸黑前進,最後他們進入到了一座古老的遺跡內,在遺跡內休息的時候,似乎有一種東西或者人的聲音出現,而這種東西或人有危險性,于是他們都隱蔽了起來。

將近五十分鍾的內容,也只有這麼一點信息,是在是可憐。

我郁悶了很長時間,當時三叔示意我,我只好將第二盤放了進去,期待著後面的內容會在這第二盤上。

這顯然是妄想,因為絕沒有這種一盤沒有錄制完就換帶子的道理,但是當時唯一的期望也只有這第二盤帶子了。

但是第二盤帶子很奇怪,放進去之後,轉不動,機器里發出很難聽的呻吟聲,一聽就是有故障,我將帶子拿了出來,拿到窗口一看,才發現了問題,這帶子里根本就沒有磁帶,是空的。

我意識到這可能和我的那盤一樣,立即動手拆卸它,我拆的很熟練,一下子就打開了盒子,還沒去摸,就從里面掉出來一坨金屬的東西,“呯”一下子掉在地上。

三叔也湊了過來,我撿起來一看,發現那竟然是一串老舊的黃銅鑰匙。

那是八十年代最流行的是四八零鎖的那種鑰匙,這一串大概有六七把,每把鑰匙都有編號。鑰匙的後面,有一塊名牌,上面寫著一串子數字,306。

我熟悉這種樣式的東西,那應該是八十年代的房門鑰匙,後面有個名牌,也許是哪里的招待所或者旅館的鑰匙,也可能是單位中的儲物櫃,也可能是游泳池的更衣室,總之當時這樣的鑰匙很常見。

三叔看著這個鑰匙,一開始也顯得很疑惑,但是隨即他的臉色就興奮起來,他用力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從我手里把鑰匙拿了過來,用力握了握。

我心說難道他認識這鑰匙,剛想問他怎麼說,他突然就看向我,問我道:“明天我去一趟青海,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愣了一下,給他突如其來的一句弄的不知所措,但是看著三叔的表情,並不是開玩笑,他說的誠懇,我當時就條件反射的想點頭說好,隨即又一想突然感覺不對,馬上搖頭回答:“我不去!”

想到三叔聽到我回答時候的驚異樣子,我就暗自得益,他媽媽的,總算也讓你意外了一回,我雖然不知道三叔突然要去青海干什麼,但是我知道只要我跟著去,我必定會在這團迷霧中走的更深,因為既然三叔有意要瞞我,他沒有理由到現在才和我說真話。

要得到事情的真像,只有靠自己,而不是期待別人的提示。這是我自己相同的道理,現在就要看如何實施了。

之後我也拆卸了第一盤帶子,大概是因為里面的磁帶太多了,已經沒有空間可以放東西,所以第一盤帶子的里面,並沒有夾帶這什麼東西。

我和胖子從三叔家里出來,胖子對我說這事情兒他搞不清楚,他也奇怪為什麼我不答應和三叔去青海。

我和他說我自己也不知道,這是直覺,我直覺我應該拒絕他。

胖子嘟囔了一聲,問我那現在我准備怎麼辦,如果我不繼續跟著三叔,難道是准備放棄件事情,認命了?他說他倒也不是反對我認命,但是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到現在才認命,這買賣做的有點虧。

我道不是認命,我離認命還遠的很。

在來的時候,我其實已經想的非常明白了,這件事情,從三叔也收到錄像帶開始,已經顯現出相當清晰的脈絡。

我認為,這幾盤錄像帶,應該和悶油瓶陳文錦一點關系都沒有,使用他們的名字,只不過是要保證帶子可以100%的到達收件人的手里,這應該說只是使得收到帶子的人極度的重視這些帶子的手段。

就好比我一定會重視悶油瓶寄給我的東西一樣,三叔和阿甯也是同樣的道理,事實上也是事實,我們確實都被這帶子里的內容和里面的東西,搞的焦頭爛額。

我猜測這些帶子的寄出人肯定是同一個人,從同樣的包裝,郵寄方式和差不多的寄出時間就可以確定。這一個人不知道是誰,但是顯然他做的這些事情,有著明確的目的,他似乎想通過這種方式傳達給三叔,我和阿甯什麼信息,這個信息和西沙失蹤的人有關,和雨中看到的鬼城有關,而最重要的,和我有關。

我不管這個人,或者一幫人,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我現在只知道,他們一定知道事情的一部分真像,而我也不想順著他們給我的線索再去浪費時間,我現在的思維無比的清晰,我告訴自己,我自己會對這一切負責,現在,老子不陪你們玩了。

不管你們給我什麼信息,希望我怎麼去做,我都不會盲目的給你們牽引,如果我一直是一只棋子的話,我現在要跳出棋盤之外來玩這個游戲。

我越想就越興奮,心情越來越好,感覺到一股從來沒有過的刺激由心底冒上來。

我把胖子送回賓館之後,又仔細的盤算了一下,感覺這件事情,做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我平日里太過依賴三叔,潘子,還有幾個好朋友,都是三叔的人,如果找他們幫哪怕任何一點忙,都有可能給三叔發覺,我一個人顯然也無法應付那麼多的事情,我一定要找一個值得信賴的幫手。

這個人肯定不是胖子,胖子是一個你無法控制的人,你根本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對這件事情失去興趣,然而他一旦失去興趣,他不會來理我是什麼,鐵定會拍拍屁股走人,因為對于他來說,他只會來救命,不會來幫你疏導內心的困惑。

不是胖子的話,其他的人都和三叔有關系,再往外找,自己的朋友一個都上不了台面,一起打屁還可以,讓他陪你干這種國家寶藏的活動,估計都不行。

想來想去,我心里就有了一個自己也不確定靠譜不靠譜的主意,這個人,我自己感覺應該是可以勉強當成幫手,至少可以做一個跑腿的。

傍晚的時候,我就給王盟打了電話,告訴他我要去青海的格爾木出差,他說他知道了,他會看好鋪子的,我這時候自己都感覺很別扭的用了一種很和藹的預期,告訴他這一次不用看鋪子了,讓他收拾東西,我們明天一起走,晚上就去上海,哪里有早班機。

王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我這里干了三年,從來沒出過差,現在一出就要到青海,這實在落差太大,我說了兩遍他才意識我沒打錯電話,聲音都發抖了,也不知道是興奮可以去外地,還是害怕我要把他騙出去殺了他。

半夜十點多,我們打著的士從杭州直插上海浦東的時候,我看著遠去杭州的繁華夜景,沉沉的睡著了,那一刻,我心里無比的放松,感覺自己終于重新控制了自己的想法,這種感覺真的是無比的暢快。而邊上的王盟則有點恐慌的看著外面,讓我感覺似乎他是要被我拐賣到外地的女工一樣忐忑不安。

上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五章 雨中的聲音     下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七章 偵探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