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七章 偵探小說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七章 偵探小說


到達上海已經是三個小時之後,凌晨一點鍾,在半小時以後,有一班加開的紅眼航班到成都,然後可以從成都直接轉往格爾木。票是一個哥們幫我弄來的,在高速口上把票給我後,我們直接就開到機場,當時肚餓難耐,也不管價錢了,在機場的餐廳里叫了兩碗餛飩吃。

王盟是一個沒有什麼愛好的人,生活很有規律,用他的話說,我給他的工資也只夠他這麼生活,如今的時段,平時他早已經見周公,現在疲態盡顯,眼睛里都暴出來血絲,但是我這個老板在,所以不得不裝出精神抖擻的樣子,相當的痛苦。我本想讓他別這麼慌,但是當時心里想著都是其他的事情,最後就沒理他。

上了飛機之後,他才實在忍不住,問我:“老板,我們去格爾木?做什麼?”

一般日常的進貨,都是我在直接管,貨大部分都是從三叔的盤口上拿出來的,他只是負責接待客人,所以其實關于古董鋪子的一般運營他並不了解,但是在這一行呆著,又不可能什麼都不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這個事情。

如果對他說老板想到那里去查一點事情,想讓他做跑腿的,這樣的說法未免太怪,將心比心,如果我的老板和我這麼說,而他平時又是一個二世祖的嘴臉,我會感覺到這種說法有相當的不安全感,我甚至會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陰謀。而且這種工作顯然已經超出了一個跑堂的職責范圍了。

如果說我是去進貨?格爾木又不輸出明器,那邊是藏區,倒是聽說有昆侖玉比較出名。而且進貨的事情,一向我也不找他,如今突然叫上他,也要一個比較實在的理由。

我嗯了半天,才想到應付的辦法,告訴他說我這一次是去送貨,因為這一次的貨物很“燙手”,所以帶著他去,好照應一些。大概是因為說的太生硬了,他半信半疑,不過也沒有再說什麼。

話說休繁,早上六點半,我們在成都轉了飛往青海的飛機,當天十一點,我們終于到達了被譽為“高原客棧”的格爾木市。

這是一座傳奇的城市,格爾木在藏語意思是“河流密集的地方”,雖然一路飛過來,全是戈壁,但是也可以想象當時城市命名時候的樣貌,我在飛機上看的資料是說,這座城市是當年“青藏公路之父”慕生忠將軍把青藏公路修路兵的帳篷紮在了這里,紮出來的一個城市。城市只有五十多年的曆史,早年繁華無比,現在,地位逐漸給拉薩代替了,整個城市處在一個比較尷尬的位置上。

下了飛機之後,非常丟臉的我和王盟同時發作高山反應,我特別嚴重,在機場出口的地方就直接暈了兩三秒,那種感覺不像以前在秦嶺的時候,是那種力竭的昏迷,而是一種世界離你遠去的感覺,一下子所有的景色全部都從邊上變黑,接著我就趴下了,好在兩三秒後我馬上醒了過來,此時我已經躺在了地上。更丟臉的是,我在買藥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在青藏高原上了,格爾木竟然是在青藏高原上!搞的買藥的還以為我是坐錯飛機了。

在路邊的藏茶攤上喝5毛一碗的藏茶把藥吃了,我們在公交車站邊上就遭到家庭旅館推銷婦女的堵截,這正和我的心意,我們住到附近一家非常狹窄的民房里,一天30塊,彌漫著黴臭味,但是讓我很有安全的感覺,我在不知不覺中,似乎已經把自己定位成賊了,這想想還真是***悲哀。

王盟對于這樣的待遇相當不滿,委屈之情溢于言表,大約是感覺我這個老板竟然會摳門到這個地步。而我也不想多解釋了,當下休息了一個小時,又馬不停蹄的拉著他出發了。

這倒不是我心急,因為我知道,我只有一點點的時間,三叔必然會在上海坐今天晚上的飛機,在明天中午到達這里,他手里有著那串鑰匙,以及比我大的多的關系網和人力,他只要一到這里,我就會陷入到極其被動的情況下。所以,我一定要在明天中午之前搶得一點先機,至少,我要給三叔制造一點障礙。

在飛機上的時候,我已經把所有的線索整理了一遍,三個郵包從格爾木寄來的郵包,六盤錄影帶,寄給我的里面有1/2份藏有雨中鬼城輪廓的“帛書”,寄給三叔的那一份里,有一串老式的鑰匙,阿甯的那一份,有什麼不明,不過這三個東西肯定有聯系。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肯定是在房間里抽煙並絞盡腦汁思索這些東西的聯系,現在我的思路卻非常清晰,要弄清楚這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到寄東西的人,問他在搞什麼鬼。

而找到寄東西的人,同樣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到那家快遞公司。這三份東西,可以說相當的特殊,時間過去還不久,我認為快遞員收件的時候,肯定會留下深刻的印象。

事實也是如此,我到達那一區的中轉站,把面單拿出來,並且形容了快件的樣子,那個快遞員幾乎立即就想起了這三份快件,連取件的時間都馬上記了起來,他說那一次取件十分的特別,而且錄像帶這種東西其他人幾乎沒有寄過,所以他記的很牢。

連我自己都沒有想過會如此順利,大喜過望,忙接著問他取件地址是哪里,這時候,快遞員的回答卻讓我感覺很意外。

他說,當時的寄件人,是在這里的一座商店的外面,將東西交給他的。交接之後,他們就分開了,他根本不知道,這個寄件人住在哪里。這個寄件人不肯留下任何自己的聯系方式,而且一句話也沒有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會認為那次取件十分的特別。

我心里就罵了一聲,***,顯然這個人意識到了可能有人會反查過來,所以已經做了措施。

我又問他那那人是什麼樣子的,他一開始搖頭,我再三要求他回憶,他想了很久,才道:“我沒有仔細看,所以記不得細節,如果你一定要我說一點,我只能說,她是一個老太婆,一個很老很老的老太婆。”

上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六章 准備反擊     下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三十八章 帶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