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五十五章 狂蟒之災(上)  
   
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五十五章 狂蟒之災(上)


說是頭頂上的樹冠,其實離我們的距離很近,近到你不可能安生的坐在那里看這蛇爬過來,幾乎也就是兩三米,這是條樹蟒,最粗的地方有水桶粗細,樹冠茂密,大部分身體隱在里面也不知道有多長,讓我感覺到驚異的是蛇的鱗片在礦燈的光線下反射著褐金色的色澤,使得我感覺這條蛇好像被鎏過金一樣。

剛才爬上來的時候,四周肯定沒有蟒蛇,這蛇應該是在我們休息的時候順著這些糾結在一起的樹冠爬過來的,蟒蛇在捕食之外的動作都很慢,外面還有少許的風,幾個人都迷糊了,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守夜的潘子也沒發現它的靠近。

不過這里出現這種蛇倒也不奇怪,古怪的事情看多了,區區一條大蛇似乎還不能繃緊我們的神經。

幾個人都出奇的冷靜,誰也沒有移動或者說話,這種蛇的攻擊距離很長,現在不知道它對我們有沒有興趣,如果貿然移動,把蛇驚了,一瞬間就會發動攻擊,我們在樹上總是吃虧。

我們這邊僵持著,樹蟒則緩緩的盤下來,巨大的蛇頭掛到樹枝的下面,看了看我們,黃色怨毒的蛇眼在黑夜里讓人極端的不舒服。

潘子已經舉起了槍,一邊還在推胖子,這王八蛋也真是能睡,怎麼推也推不醒,悶油瓶的黑金刀也橫在了腰後面,另一只手上匕首反握著。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往後面縮去。

我在最後,心里暗想要攻擊也不會先攻擊我,就看了看樹下,琢磨著如果跳著下去行不行,這蛇太大了,硬拼恐怕會吃虧。

大雨之後,兩邊崖壁上的瀑布在峽谷的底部彙聚成了大量的小溪,現在這些小溪已經彙合了起來,樹下的爛泥地已經成了一片黑澤,下面應該是樹根和爛泥,不曉得跑不跑的快。

想著又轉頭去看前面的雨林,這時候四周又傳來了樹冠抖動的聲音,悉悉索索,這一次好像是從我的身後傳了過來。

回頭一看,我的冷汗就像瀑布一樣下來了,就在我的脖子後面又掛下來一條小了一點的樹蟒,也是褐金色的,這一條大概只有大腿粗細,離我的臉只有一臂遠,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

我嚇的又往後縮去,前面的人縮後退,我縮前去,幾個人就擠在了一起,再無退路。

這下子真的一動也不敢動了,所有人都僵在那里。人瞪蛇,蛇瞪著人,連呼吸都是小聲的。

此時我心里就感覺奇怪,蟒蛇是獨居動物,有很強的領地觀念,很少會協同狩獵,除非是交配期間,一想現在是夏天,雨季確實是他們的交配期。這兩條蟒蛇一前一後,似乎是有意識的要夾攻我們,很可能是一對公婆,想起蛇骨里面的人尸,我就覺得一陣惡心,心說他娘的我可不想成為你們happy完的點心。

兩相僵持了很久,誰也沒動,蟒蛇可能很少見人,一時間也搞不清楚狀況,所以不敢發動攻擊,而且悶油瓶和潘子的氣勢很凌厲,兩個人猶如石雕一樣,一動不動,蟒蛇似乎能感覺到潛在的危險,僵持了十幾分鍾後,竟然慢慢的縮回到了樹冠里,似乎想要放棄。

看著兩邊的蛇都卷了上去,我不由緩緩的松下一口氣,一時間就感覺人軟了,潘子緊繃的身子也緩緩的松下來,槍頭也慢慢的放了下來,就在我想輕聲歎口氣壓壓神的時候,要命的事情發生了,一邊的胖子突然翻了個身,又開始打呼嚕,而且還拉了一長鼻音。

所有人一下都翻了,阿甯忙去按他的嘴巴,一邊看蛇的反應,可已經來不及,整棵樹就猛的一抖,一邊腥風一卷,前面的樹蟒一下又把頭探了下來,一下就張開了血盆大口。

潘子立即舉槍還是慢了一步,蟒頭猶如閃電一般咬了過來,刹那間,潘子勉強躲了一下,蛇頭從他頭側咬了過去,一下就咬住了他身後悶油瓶的肩膀,肌肉發達的蟒身卷進來,把我們全部都撞了出去,胖子和阿甯直接就給擠下了樹,我給極大的力道撞了胸口,幾乎飛了出去抓住一條樹枝掛在半空才穩住,抬頭一看,就看到悶油瓶給蟒蛇卷了起來扯到了半空,黑金古刀不知道給撞到什麼地方去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整個過程一秒鍾也沒有,我看著蟒蛇將悶油瓶越盤越緊,急火攻心就大叫潘子。就在這個時候,我就看到半空中的悶油瓶突然一聳肩膀,整個人突然縮了起來,一下就從蟒身的纏繞中蛻下來

上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五十四章 沼澤魔域(下)     下篇:第五卷 蛇沼鬼城 第五十五章 狂蟒之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