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六卷 賀歲篇 秘密  
   
第六卷 賀歲篇 秘密


三叔臉色微變,二叔就揉了揉太陽穴,道:“曹二刀子為什麼要得到這個一點破用沒有的族長的位置?棺材里的螺螄為何百年不死?還有,為什麼那個百歲老人能這麼順利的回憶起60年前聽的一個故事?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沒有想清楚。”

我聽著二叔語氣有變,有點納悶,就見他斜眼看著三叔:“有些人總是以為自己的腦子比別人靈,殊不知道,第二胎總是要比第三胎先天好那麼一點,你說是不是,老三?”

我立即看到三叔冷汗就下來了。臉色發黑不說話。二叔身上竟然有一股極其奇怪的壓迫力透了過來。

沉默了很長時間,二叔才道:“我這里有一個猜想,不知道對不對。你們姑且聽一下。”

頓了頓,他就道:“在祖墳開墳的時候,有一個貪心的後人發現祖墳里多了一具棺材,生性敏感的他,立即就意識到這棺材里可能是老祖宗藏的冥器,但是四周全是自己人,他總不能明搶,而且他知道一旦開棺材,這些東西必然是要分給別人,這個後人平日里生性梟雄,從不讓人,在那短短的十幾分鍾里,他就想了一個辦法,他讓隨來的兩個最親信的伙計從祖宗祠堂後面的柴房里,抬出了那只無主的老棺材,在墳地與村子之間那一個多小時沒有任何路燈的山路上,把從祖墳里啟出的棺材和這只老棺材互調了。”

為了讓抬棺的人不發現棺材重量的變化,他的伙計從溪里挖了大量的濕泥倒入棺材內,但是忙中出錯,水倒的太多,還把在泥中冬眠的螺螄一起倒了進去。螺螄受到驚擾,紛紛從冬眠中醒來,而因為當時啟出棺材的時候天色發暗,對所有的棺材大家都沒看清楚,所以到了祠堂沒有人發現這棺材並不是從祖墳里提出來的。

他本來以為此時天衣無縫,沒有想到隨後便開始發生奇怪的事情,接著他聽到我們要去問徐阿琴以前的事情,他知道其實從祖墳里啟出的棺材就是藏著冥器的,如果徐阿琴知道這個事情,必然會告訴我們,這樣棺材被掉包的事情就被發現了。所以他連夜趕到徐阿琴家里,用錢買通了老人,讓老人按照他實現編好的稿子念,我想以那個老人的記性,要記住這麼多東西恐怕不容易,所以他最後沒了辦法,只好讓他的一個伙計拌成了徐阿琴,可惜那妝化的太老了,看著實在不舒服。

不過,就算如此這事情也算是瞞過去了,他並不知道,在後人里還有一個同樣的人,曹二刀子,和他的脾性很像,曹二刀子認准了棺材里肯定有寶貝,可是吳邪和我們老大還有那三個老頭去開棺,最後卻說是一棺材螺螄,他如何能信?曹二刀子認為這肯定是表老頭和我們老大合謀,于是心生怨恨,一方面他要找到棺材,一方面他要殺人報複。于是就生了這麼多的事端出來。正好將這彌天大案隱藏了起來。

加上我被族譜上面的記載迷惑,所以做出了錯誤的判斷,結果事情果然就這麼被忽略了。

然而,這個精美無比的後人,卻在最後范了一個大錯誤,使得我一下就意識到這事情里還有詐!”

說完,二叔就歎了口氣,問道:“老三,我說的應該大部分都是對的吧?”

三叔不說話,又沉默了很久,才歎氣道:“老子還以為這次真把你瞞過去了,破綻在哪里?”

“還是速度,你的兩個伙計,出現的速度太快了,除非他們有翅膀,否則他們絕對不可能在我設完局之後半天就到了。這說明,這兩個人肯定一直就在附近。”二叔道。

三叔裂裂嘴巴,我就怒視三叔,質問道:“你真的干了這麼缺德的事情?那棺材里有什麼東西?”

三叔苦笑:“哎,要是真有東西,我也不會這麼郁悶了,你三叔我也是白忙一場,整一棺材都是爛刨花,為了這些破爛我還得連夜熬夜東奔西跑去設局,報應了,你們就不用罵我了。”

“真的?”

“真的,老子都承認了,騙你干嘛?”三叔罵道。

我就奇怪,問二叔:“這也不對啊,為什麼要埋個空棺材在祖墳里?”

二叔收了一個短信,道:“當然不會是空的,那棺材這麼重,我猜這棺材肯定有夾板,清朝時候,動亂的時候,我想里面應該是金條吧。”說著二叔把短信給我看,我看到是我老爹發來的彩信,他在村里過完表叔的頭七才回來。

彩信里是祠堂後面的茅草屋,里面的老棺材已經給人砸開了,棺材板子之間果然有空隙,里面一塊一快的狗頭金散了一地。三叔猛搶過來,之後眼睛都直了,一下跳起來,對我大叫:“快開回去!”

二叔拿回手機,歎了口起,自言自語道:“總算,春節是能好好過了。”

上篇:第六卷 賀歲篇 真相     下篇:第六卷 賀歲篇 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