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六卷 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一章第三夜:入口  
   
第六卷 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一章第三夜:入口

給三叔打的眼冒金星,倒也沒什麼脾氣,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也實在不敢說什麼,只得乖乖給人架著往深處退,在狹窄的井道中被拖曳繞過幾個彎,就到了一處分叉口,我被扯了出去,發現下面也是和剛才同樣的干涸井道,但是更加的寬,看來經曆過坍塌,有巨石橫亙在井道底部,上面有大量枯萎的樹根,我抬頭看了看上面,心說上面應該就是地面上的廢墟,巨石上,我看到還有幾個人在等著我們。

我走上去,一下就看到被裹的嚴嚴實實的胖子混在里面,還是昏迷不醒,有人正在給他打針,一下心頭一放,暗歎一聲上帝保佑,看來在那白色的人救我的時候,另外有人救走了胖子,這王八蛋也算是命大了。

同時也看到那個渾身白色的人坐在朽木上,也帶上了防毒面具,縮在樹根之間。那一身白色的皮膚在水里看著雪白,上面來看卻十分的奇怪,好似發黃的一般,我仔細一看,就發現那是一套看上去非常舊的潛水服。

再一看其它人,幾乎也都穿著潛水服,不過都是新的,顯然三叔的准備相當充分,在這里有潛水服會舒服很多。

那人沒注意我,我想到剛才幾乎沒看到他的樣貌,心說這真是大恩人,要好好謝謝他,被人架著到他面前的時候,我就想道謝,結果那人頭轉過來,我就從防毒面具的鏡片里,看到一副十分熟悉的黑眼鏡。

我一下目瞪口呆,心說竟然是他不由哎了一聲。

他抬頭看到我,好像是笑了,就向我點了點頭。

我點頭,剛想道謝,一邊的三叔就走了過來,我給拖到三叔的面前,他蹲到了我的面前,打量了一下我,就歎了口長氣:“你小子他娘的~怎麼這麼不聽話?”

我感覺有點尷尬,事情搞成這個樣子,實在是始料不及,也不知道怎麼說了,想叫他,又被他做了個手勢攔住了,他坐下來,也沒責備我,只是立即輕聲用長沙話問我道:“你別說話,我問你,潘子和那小哥呢?”

我立即就把剛才我們經曆的過的事情說了一遍,三叔聽了就“嘖”了一聲:“想不到這死胖子這麼機靈,這一次也中招了。”

“怎麼了?”我聽他這麼一說,心里也不舒服。

“這里的蛇太邪門了,會學人話,它的雞冠能模仿聽到的聲音,把你引過去,老子們差點給它們玩死。”一邊一個伙計道:“在這鬼地方,你聽到什麼聲音都不能信,”

我看了看胖子,就問三叔:“那家伙怎麼樣?沒事情吧?”

“已經給他打了血清,接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三叔看了看手表,對我道:“快把衣服脫了。”

“脫衣服?怎麼了?”我心說干嘛,他們已經自己動手了,一下我的上衣就給扯掉,我給按在井壁上,衣服一脫下,我立即就聽到一聲輕聲的“我靠,真有!”,不知道是誰發出的。

我一下懵了,冷汗就下來了,這是什麼意思?我背上有什麼東西?就想轉回去看背,卻一下給按住了。

“別!別動!”三叔輕聲道:“就這麼站著!”

我開始起雞皮疙瘩,就去感覺自己背上,但是仔細感覺,什麼也感覺不到,那味道似有非有,難受的要命。

“我的背上是什麼?”我問道,才說了一句聽到三叔又噓了一聲:“我的祖宗這時候你就別好奇了,你等會就知道了。”接著我就聽到了火折子的聲音。

“搞什麼?”我心叫起來。心說他難道想燒個精忠報國出來嗎?

想著我就感覺背後燙起來,還沒來的及做好准備,一下我忽然就感覺到背脊上有東西動了,接著我們都聽到一連串叫聲從我背後發了出來,讓我毛骨悚然的是,那聲音聽著竟然像是嬰兒的聲音。

沒等我細琢磨,三叔就下了狠手了,我一下就感覺一團巨燙的東西在我背脊上連戳了幾下,燙的我幾乎跳起來,同時那詭異的叫聲也尖銳起來,接著那在我背上動的東西就滑落下來,那感覺就好像一團泥鰍從你背上倒下來。

“下來了,快走開!”不知道是誰輕叫了一聲,我忙站起來,但是腳不知道為什麼軟了,竟然沒站成功,踉蹌了一下,回頭一看,就見好幾條鉛筆粗細的白色的東西猶如腸子一樣掛在我的腳踝上,我往後一縮腳將它們踢掉,然而一刹那那些東西都動了起來,我清晰的看到那小毒牙在它們嘴巴里張了開來,朝我的小腿就咬了過來。

就在那一刹那,邊上有人出手,只見黑光一閃,一塊石頭就砸了下來,把第一只砸死,接著亂石拍下,瞬間這些小蛇的腦袋全部被拍扁了,變成一團漿糊。

我縮起腳來一看,抹掉臉上的冷汗,就看到那是一條扭曲的好比腸子一樣的蛇,白花花的,就剩個身子,在不停的翻滾扭動。一下感覺到我背後的粘液順著脊背滴落下來,我坐倒在地上就干嘔了起來。

三叔對著蛇又補了幾刀,把它們砍成兩截,才松了口氣,他順手把衣服遞給我:“擦擦乾淨穿上,把領口和褲管都紮緊了。”。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摸著後背道,發現那都是一條條很小的雞冠蛇,但是這蛇不是紅的,而是白色的,體型也非常小。

“這是剛孵出來的小蛇,皮都還沒硬呢,你剛才在死人潭里呆過,那里泥下面其實全是這種小蛇,有東西經過肯定會被附上,我們之前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一人道:“這蛇用牙齒咬住你的皮,你只會感覺痛一下,接著你的背就麻了,被皮鞭抽你都沒感覺,然後他就慢慢往你皮里面鑽,吸你的血,等它長大了,毒性大到把你毒死了,才從你皮里出來,這時候渾身都吸飽了血,皮就成紅的了。”

我看著那蛇,心有余悸,心說剛才是怎麼到我背上去的,我怎麼一點感覺也沒有。

這麼惡心的東西,鑽入我的衣服怎麼說也應該覺到有點異樣,不可能不知道。

一想,我剛才在水里總覺得腳踝在被什麼東西咬,難道就是那個時候,這些蛇在偷偷爬上來?想著摸了摸自己的後背,全是黏液,惡心的要命。

我用衣服搽了搽,又有一批人從井道口退了回來,看到三叔就搖頭,輕聲說:“三爺,那邊也根本不通,沒法出去,怎麼辦。”

三叔站了起來,想了想就歎了口氣,點了點頭,對他道:“沒辦法了,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我們得回去,只有明天再出來。”說著又罵了我一聲:“讓兄弟們出發。”

那人點頭應聲,就對四周的人打了個呼哨,那些人全部站了起來,立即背好了裝備。

我也被人扶了起來,三叔看我似乎有話要說,就對我說:“有什麼話回到我們落腳的再說,這里太危險了,在井道里里別說話,知道嗎?”

我明白他的顧慮,點頭表示知道了,他們立即就出發,往井道深處退去。

一路跋涉,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朝什麼地方走,只知道四周的能見度極低,不時能聽到四周的岔道深處忽然就傳來一聲“咯咯咯咯咯”的聲音,非常近,非常的高亢。顯然,這里是它們的地方,到處都有蛇在我們的周圍。

我有點緊張,然而這里到底是人多,有蛇一叫,立即就有人警戒那一個方向,這多少讓我安心,看來人果然是需要安全感。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時間,期間路過了兩條有水的井道,我估計最少也有一個小時,我開始聽到寂靜的井道里出現了一種聲音,很熟悉,而且是一點一點逐漸出現的,我想問,但是其它人一路都不說話,連咳嗽聲都沒有,也就不好意思發出聲音。

隨著深入井道,溫度逐漸降低,又走了一段距離之後,我們開始經過一些破壞嚴重的地方,上面還能看到干涸的青苔和藤蔓的痕跡,有些上面還有活的樹根,這是上面的樹根盤繞在石頭的縫隙里長到了下面,我們肯定這一段路是靠近地面,也許隨便那塊石頭一捅就能看到陽光了。

我們從吸附在井壁上的龐雜樹根中爬過,依稀可見其中有一些已經腐爛的發黑的蛇蛻,我知道這里應該是蛇活動的活躍區域,想想也可怕,這如此複雜的下水系統,估計都可以和古羅馬比上一比,沒想到竟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蛇巢。

這種生物防禦的技術,在西域算是高科技了,不知道當時這個國家為什麼沒有繼續稱霸下去,我感覺有可能是終于有一個國家發現了對付這些毒蛇的方法。

貓腰走了好久,一直到我有點頭暈,我們才到達了目的地,我老遠就看到了隱約的火光,逐漸走進,發現那是一個巨大台階似蓄水池,有六到七個梯田一樣的相連的水池組成,四周能看到石柱,石梁,這好像是當時羅馬浴場一樣的地下建築,爬了下去後,又發現了四周的整片岩牆上,有大量的石窟,石窟很深很大,好像一個個石頭方洞,而且似乎都有通道和石頭台階相連,在石窟與石窟之間形成了一道一道的走廊。

于是又感覺也許是一座用以宗教的神廟場所,不管怎麼說,這里就應該不是單純的蓄水池,因為這里有人類活動的跡象。

火光就是來自石窟之中,我們過去,走上一條台階,穿過幾個石窟之間的通道,進入到了一個比較寬敞的石窟內,足有六七十方大。

我們進去就看到了帳篷、睡袋和大量的裝備,凌亂的堆放在里面,里面有兩個人坐在篝火邊上,應該是看火的,背對著我們似乎沒有注意到我們回來。

一行人全部走的筋疲力盡,腳上簡直沒有一點力氣了。

我給人放下來,單腳就跳了幾下,托著我那人累的夠嗆,揉著肩膀就去踢了看火的那兩人一腳,道:“還不起來給小三爺讓坐,木頭似的杵著像什麼話。”

我剛想說不用這麼客氣,那兩人忽然就倒了下來,翻倒在地,我們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兩人臉色發黑,雙面圓睜,顯然已經死了。

上篇:第六卷 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章第三夜:獲救     下篇:第六卷 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二章第三夜:避難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