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六卷 賀歲篇 乾坤  
   
第六卷 賀歲篇 乾坤


我現在還記得表公說完那句話之後,祠堂里的氣氛,頭頂的燈瓦數不夠,烤火的爐光又是暗暗的,光線非常的晦澀,外面是風聲,所有人都是一種很僵硬的表情。我說不出那是一種什麼味道,但是我意識到這氣氛不太對的。

按照道理來說,這時候肯定有人會跳出來說:“不行,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云云。”電視劇里都是這麼演,這時候卻沒有一點反對的聲音,隔了半響才有人道:“誰開?”

這話一出又是騷動,三叔就冷笑了一聲道:“我大哥是當家,當然是我們開。”

此話一出,我一下就知道這氣氛是怎麼回事情了,不由也覺得僵硬起來。

這吳家的祖業一路分家分下來,其實已經基本上名存實亡了,我老爹的當家也當的有名無實,最多算是個名譽為主帶個投票權的族長身份,即使是這樣,前面也說了也有不少閑言閑語,如今三叔一說這是棺材可能是祖宗藏了什麼東西,一下子大概這里所有人第一想到的就是:

難不成是前幾代的老爺子,把一些當時不能脫手的明器埋到自己的祖墳里去了?

那個盜墓猖獗的年代和現在不同,那時候技術實力有限,渠道也沒有這麼通暢,所以很多好東西都是那個時候啟出來的,當時都不敢出手的東西,必然是價值連成。這批人竟然是起了貪念了。

然而是自己的祖墳,也不能放肆,這情形才會顯得如此奇怪。不過,三叔的那句話,足以將矛頭挑起來了。看來這事情已經超出我老爹能控制的范疇了。

果然,三叔說完還沒收了尾音,就有人跳了起來:“憑什麼?祖墳我們就沒份啦!”

三叔看了那人一眼:“**曹二刀子,你他娘的都跟你娘改姓了,什麼時候你又改回來啦?輪得到你在這里放屁?”話音沒落另一個又叫起來:“這事情兒是吳家的事情,姓吳的都有份。”

三叔呸了一口,看也不看:“那姓吳的海了去了,我和你說三表,這開棺的就得我們兄弟三個,這事情你沒處講理去,要怨就怨你太爺爺投胎的時候跑的太慢。”

“嬲你媽媽別!!老子抽死你!”那人一下就罵開了,喝茶的碗一摔站起來就想上來,三叔是狠角色,“呯”一下把桌子幾乎拍裂了,站起來就對他大吼道:“你***試試!”

三叔聲色俱厲,加上他在這里的名聲,跟他混的那一批人一下全部站了起來,另一邊則更多人,跟著罵人的人也站了起來,一時罵聲四起,剛才還在互相敬酒的兩幫人馬上對立起來,只要稍微有人一動手就可能打起來。

我老爹臉色木訥,完全處理不了眼前的情況,一看這事情,不由拍腦門歎氣,就在要大打出手之際,忽然表公就站了起來,走前幾步一腳就把取暖的爐子踢翻了,火紅的炭灰一下子噴了開來,朝人群里撲去,把所有人都逼退了幾步,接著拿他的竹拐杖往桌子上狠一鞭,“賊麻匹,反了你們了?”

“表公!吳三省這匹兒——”有一個就叫起來,還沒說完表公又是一鞭,那聲音極響,抽的所有人都縮了一下脖子,接著他對我們道:“這是吳家的祖棺,就算開出什麼東西,也得給我原封不動的葬回去,誰也別想打注意,老規矩長子長孫開棺撿骨,其他人都退出去!”說著掄起來就打人。

這是老輩,誰也不能得罪,給打的也只有自認倒黴,一幫人全給趕到了祠堂門口,三叔還想耍賴,也給幾棍子打了出去,祠堂里一下只剩下我爹和幾個老頭子。

表公氣的夠嗆,趕完人後就坐下來喘氣,我老爹趕緊給他順氣,一邊的我們叫矮子太公的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親戚就勸他:“犯得著嘛,犯得著嘛?一把年紀了,你想把自己氣死啊?”

“是啊,犯不著!”我老爹也說,“您緩緩,緩緩。”

表公喘著喘著平複了起來,站起來看了看外面,再折回來,就正色對我爸輕聲道:“阿窮,這事我給你擺平了,咱說在前面,這棺材里要是有好東西,你得勻我們一半!”

上篇:第六卷 賀歲篇 開棺     下篇:第六卷 賀歲篇 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