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第六卷 賀歲篇 安氏  
   
第六卷 賀歲篇 安氏


二叔往藤椅上靠著,一邊翻著族譜,一邊緩緩對我們繼續道:“徐阿琴說,咱們的祖墳,就是當時挖出古井的地方,最後善成公並沒有換地方,還是葬在了原地。而且最後這件事情,有一個比較厲害的風水先生參與了,這就有個講不通的地方。既然那地方風水很一般,又從地里挖出了死人,那是陰刹之地,為什麼善成公還要堅持把祖墳修在那里?”

“村民的什麼寶井的謠傳顯然是空穴來風,冒沙井一般是說那地方旱,咱們這老村子是除了名的旱村,鬧饑荒都是這一帶最嚴重,按照他們的說法,咱們祖墳修在這種地方不旱死才怪。所以埋在那地方肯定是沒好處的,善成公既然不是因為有好處堅持,那就是事情的反面,他是被迫的。”

“被迫?”

“對,把祖墳修在那個位置,是不得以而為之的事情,這就必然和獨眼沈的那張紙條有關系了,而我想不得以的問題所在,就是在古井里挖出的那具古尸出了問題。”

表公聽著,吸了一口水煙,道:“這麼說來——”說了欲言又止。

“我對這些基本能確定,所以我就開始考慮,這些因素下,當時最有可能的是一個什麼情況,想來想去,我就意識到,那具被螺螄包住的女尸,是一具窨尸,而之前挖出的時候,井口壓著刻著字的大石頭,顯然是用來封死井口,那麼這具窨尸可能是出了什麼問題,給人撲在里面。而這里幾代前就盜墓之風繁盛——”

聽到這里,我忽然明白了,“你是說,那獨眼沈認為,這具古尸不是給人害死的,而是——”

“渾身赤裸,沒有任何的首飾配玉,顯然是盜墓之後被人掠去身上所有的東西,然後丟入井中,加上外面還有另外的骨骸,這古井可能之前是土夫子毀尸的地方,而且,他們可能還是盜鮮貨的,就是盜的是新下葬的死人。”

我立即點頭同意“精辟啊。”

“這具女尸渾身發著腐綠,死而不僵,有起尸的嫌疑,恐怕再埋一段時間就要出來害人了。”二叔道:“當時的土夫子可能也這麼想,所以急急拋入了井中,用巨石壓井並做了警告的幾號,這井中拋著多具腐尸,食腐的泥螺大量繁殖,數量極多,于是爭搶新尸,結果被尸毒毒死,覆蓋在尸體表面,形成了密閉的棺材,使得這具女尸保存了下來——當然,這也只是推測。”二叔話風轉了一下,“考古只能無限接近真相,但是永遠不能劃等號。”

“你繼續說。”表公點頭道。

“然後問題就來了,善成公開鑿了古井,挖出了古尸放置在祠堂之內,如果是普通死人,大約就是燒了算了,墳地不吉利,再換一塊便是,為何他們在那個時候請了風水先生,我想必然是那具古尸出了什麼匪夷所思的變化,引起了善成公的恐慌。想到這里,我便發現這些事情似乎可以連起來了。”二叔揉了揉太陽穴:“當時的風水先生大部分都是神棍,必然會趁此機會所要錢財,定然編了什麼詭異的謊話。”

“徐阿琴說那個風水先生沒要錢啊。”

“那個時候的習俗,請風水先生不是給錢,而是贈物,現在很多算命的也是這樣,說不要錢,你要是誠信謝我,我就要你身上一樣東西,你‘送’給我。你老爹上次就是給人騙去一塊表,所以風水先生不會吃虧,必然是得了比錢更大好處。”二叔道:“于是我就考慮,那風水先生出的是什麼餿主意,我把那些神棍慣用的伎倆過了一遍,就有了一個相當駭人聽聞的想法。”

“是什麼?老二你直接說行不行?你他娘的都快趕上你茶館里說書的那個蔡老二了。”三叔道。

“是陰婚。”

“陰婚?”

“對,娶鬼妻,那風水先生肯定說的這樣的內容:善成公驚擾了鬼尸,這具女尸出現異狀,必然要成厲鬼,要保家宅平安,只有娶了這具女尸,讓她登籍入墳,否著整個村子都可能遭殃,所以在族長的壓力下,善成公才不得以把祖墳修在了原來的地方。”

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感覺有點惡心,幾個人都不說話,隔了一會兒三叔道:“需要洞房嗎?”

“我們不需要知道這種細節。”二叔悠然道:“這些全是我的猜測,所以我就在想看看族譜,能不能找到能證明我想法的線索,現在看來,這想法還是有一定可能的。這位安氏,估計就是那具井下的古尸。也就是無名棺中的尸首,而何氏雖然名為偏房,卻是實際的正室,所以兩具棺材必須都入祖墳,這事情太過于晦澀,所以——”

“要是我我肯定也不想別人知道。”三叔道。

“那麼,這麼說來,那螺螄聚成的鬼影子,啟不是應了那風水先生的說法,是那具古尸的厲鬼?”我忽然背脊一涼。

“非也~”二叔放下族譜:“所謂厲鬼凶妖,都是空穴來風,清朝時候的事情了,他們那時候的人信,我們怎麼可以信。”

上篇:第六卷 賀歲篇 族譜     下篇:第六卷 賀歲篇 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