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三十章 香港第一風水師  
   
正文 第三十章 香港第一風水師


吳楚山人帶著一行人向臥龍谷深處走去。

此刻夕陽半掩,紅霞滿天,谷中紫氣靄靄,靜謐而肅穆。

轉過了高大的樟樹林,前面竟別有一番小天地。但見一個方圓數十米的圓圓的小山包,兩側分別汨汨流淌著兩條清澈的溪水,在山包前結成兩個小潭,潭水碧綠碧綠的,水波不興。

“就是這里了。”吳楚山人手指著那個小山包說道。

劉今墨站立住,身形紋絲不動,低下頭去……須臾,猛地抬起頭,眯起眼睛不經意的一瞥……

這不經意的一瞥,乃是堪與觀氣之法的精髓所在。大凡吉穴,其氣必紫,黃氣次之,紅氣則有血光之災,白氣成為死氣,墓主家中必然喪事不斷,黑氣多詭異之事。

諸氣正眼視之是絕然看不到的,包括老風水師也是一樣,所以堪與不傳之法就是這麼隨意一瞥,能看到什麼,視個人功力而無定論。即使是普通人,以眼角的余光隨意一瞥,也能夠看到一些平時正眼所看不見的東西,包括一些髒東西。

劉今墨竟然滿眼都是紫氣,點了點頭,感歎道:“萬年吉穴啊,《葬書》曰‘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臥龍谷紫氣重重,兩水對峙,陰陽呼吸,藏風聚氣。可惜啊……”

吳楚山人負手而立,微微笑道:“可惜什麼?”

劉今墨嘿嘿一笑:“穴前雙池,豈不是一個‘哭’字?”

山人心下一驚,此人確實是高深莫測,自己有意帶其來此假穴,竟然還是被其瞧出紕漏,看來要小心了。

“哈哈,”山人笑道,“此黃山一脈天池水,兩池夾龍,劉先生應當聽聞宋開封辜托長老有言,‘天池之水少人知,色澤碧綠最為奇,能盛天水蔭龍脈,真龍脈旺早凝成,兩池夾龍四時注,盈竭猶能驗盛衰。”

劉今墨聽罷沉默不語,過了一會兒,緩緩說道:“好吧,來人,先挖開穴口,驗太極卵。”

兩個勁裝大漢應聲答是,自滑竿下抽出兩把鋒利的短柄軍用戰鍬,躍上山包。

“不必驗了,太極卵已經沒有了。”吳楚山人淡淡說道。

“你說什麼!”劉今墨極陰冷的目光。

“臥龍谷守陵人,每隔一甲子六十年,便會取出一枚太極土卵,打碎後將其中的五行蠶放生,最後一枚白色的太極金卵,已于三年前放生。這是600年前,劉伯溫定下的守陵人必須執行的一條秘密,外人一概不知。”吳楚山人冷冷說道,這種推托說詞是山人多年前就已編造好的,用以應付像今天劉今墨的這種人。

“為什麼?”劉今墨不容易一下子上當。

吳楚山人道:“劉伯溫當年說道,最後一枚太極卵放生一個甲子之後,閉谷走人,青田之約已無必要。”

劉今墨倒吸一口涼氣,說道:“青田我劉家祖訓怎麼沒提這事?”

“那是因為劉伯溫隱居臥龍谷後再也沒有回去青田之故。”山人正色道,心中暗自發笑。

“罷了,點穴開挖。”劉今墨厲聲吼道,音如荒郊牛鳴。

天色已黑,月色如水,山人仰望星空,心中歎道,今天總算了結了600年青田之約,這個劉今墨是劉基後人,滑竿中被遺棄的可憐老者不知是何人,不孝子見利而忘義,怎可將真的太極暈讓與他,如此冷血之人掌權之後豈不荼毒百姓?不過,那人竟能驅使劉今墨這等江湖異士,肯定也不是等閑之輩,單瞧那幾個勁裝大漢,身上便已看得出來有著軍人的作派,那劉今墨口中所言“無產階級革命家”云云,搞不好那老者還是個人物呢。

劉今墨縱身一躍,腳尖點地,只聽得“嗖嗖嗖”衣襟風聲,已然站立在土包之上了,此人功力在我之上,山人想。

“就在這里開穴。”劉今墨手指著山包頂向前三分之一左右的地方說道。

“是。”那兩名漢子二話不說,即刻下鏟。

“慢,那《尸衣經》是假的!”不遠處的一株老樟樹上有人喝道,聲音清越如磬。

眾人急視之,月光下,只聽得“哧哧哧”,一人迅速的從樟樹干上溜下來,然後整理了一下衣衫,緩步走了過來。

“吳先生!”蔣老二驚呼道。

“嘿嘿,正是吳某,山人別來無恙?”吳道明滿面笑容的說道。

劉今墨的目光掃過吳道明,最後停留在吳楚山人的臉上,疑惑之色溢于言表。

“劉先生,此非我谷中之人,據其自稱為嶺南吳道明,昨日曾擅闖臥龍谷。”吳楚山人對劉今墨解釋道。

“莫非是香港九龍彌敦道號稱‘香江第一’的風水師吳道明?”劉今墨驚訝道。

“正是吳某人。”吳道明微微一笑。

這吳道明隱匿谷中,自己竟絲毫未有覺察,此事有些蹊蹺,不知道寒生怎樣了。想到這兒,山人問道:“寒生如今在哪兒?”

吳道明略一拱手,道:“我們走散了,估計還在地底下轉悠呢,”他轉過頭來對著劉今墨接著說道,“你們的談話吳某人都已聽到了,可笑堂堂劉伯溫的後代竟然手持一本假經書來蒙人。”

“你說什麼!”劉今墨慍怒道,身上殺氣已起,兩個勁裝大漢放下了戰鍬,伸手入懷,他們竟然身上藏有武器。

這吳道明其實也不知道劉今墨手里的《尸衣經》之真偽,由于形勢緊迫,自己出口相詐,看他們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詐對了。

自從昨夜凌晨,他與朱彪在地下誤撞沖出靈古洞口,他才對這條黃山余脈有了完整的印象,原來陰龍的龍口就是靈古洞。

大自然的造化啊,黃山余脈一陽一陰兩條龍,以前自己從來沒有進入過龍脈的山體內里,沒想到“萬物類相”,這龍腔內竟有石肋和龍血等奇異景象,真的是大開眼界。

想那600年前的劉伯溫,天機算盡,竟然布下了如此精妙的一招風水迷局,可歎那些年輕的青田子弟背井離鄉甘願隱身臥龍谷中,從此與家中親人陰陽相隔,永無相見。劉伯溫啊,你自己可能也絕無算計到這一守就是600年吧?洪武皇帝朱元璋早已經灰飛煙滅了,不用報複,努爾哈赤的鐵騎就已踏破山海關了。

這吳楚山人絕不簡單,瀟灑風雅,機敏過人,談笑之間自己竟然著了道,若不是那個怪招迭出的小神醫寒生,自己恐怕真的要昏迷三日,醒來後臥龍谷早已曲終人散了。

這守了600年的太極陰暈究竟在哪兒呢?什麼人手持信物要來履約呢?十余年後中原易主,誰將身穿龍袍?

太多的迷,吳道明心中癢癢的,禁不住地抓耳撓腮起來。

“吳老,我們先回家下點面條吧,順便……”朱彪打斷了吳道明的遐想。

“順便什麼?”吳道明表情嚴肅的看著朱彪。

朱彪被盯得心中有些發毛,膽怯的說道:“順便換條褲子,洗洗屁股。”

此刻吳道明才想起來自己還有一褲兜子屎。

吳道明跟著穿過那片毛竹林,回到了南山村。

朱彪燒火煮面,先盛了一碗端出去放在沈菜花的新墓穴前,口中叨咕個不停。

吳道明清洗乾淨下體,就這麼一直坐到了雞鳴三遍。天亮了,他推醒了朱彪:“記住,昨日之事不許當任何人說起。”

朱彪點頭應允,保證不把此事外傳。

吳道明離開了南山村,先到了縣城,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備,然後再次重返臥龍谷。

吳道明感覺到身體明顯的起了變化,不但真氣充盈,走起山路來有點身輕如燕的飄飄然,他知道,這是寒生怪異的手法打通了自己的經絡而導致的。

他登上了大鄣山,然後繞道沿峭壁裂隙處慢慢攀下,避過了谷口的報信烏鴉,隱身進了樟樹林。

當劉今墨一行人入谷時,他躲到了樹上,屏息靜氣,一字不漏的偷聽到了吳楚山人與青田劉今墨的談話。原來履約信物是一本叫做《尸衣經》的書,不料竟是一本無字經書。

那個佝僂在滑杆上的虛弱的老者原來得的是“冰人症”,雖說是世界五大絕症之一,可是在寒生手里卻是手到病除,當然還需要太極土卵入藥才行。說什麼效法朱元璋他媽活葬,高風亮節發揮余熱,那混蛋兒子大義滅親,***統統是屁話。

當他聽到“革命家”的字眼兒時,吳道明猜想此人會不會就是黃乾穗曾提到過的那個京城里的領導人呢,他笑了,黃主任想要拍京城的馬屁,與我何干?我的目標是要知道太極陰暈的所在。

吳楚山人帶他們前往谷深處,吳道明就在林中尾隨著,最後藏在了一株樟樹之上。

當吳楚山人告訴劉今墨最後一枚太極卵也不複存在的時候,吳道明心中暗笑,騙誰呢?寒生手里的那枚又是從何而來?

勁裝漢子手握鐵锨即將開挖時,吳道明按捺不住了,未待多想,大喝一聲,滑下樹來。

秋夜瑟瑟風涼,月光撲簌迷離,臥龍谷中,嶺南第一風水大師與青田劉伯溫的後人就這麼對峙著,劍拔弩張。

而吳楚山人則負手而立,默默地站在一旁靜觀。

上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六百年之約     下篇:正文 第三十一章 守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