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四十章 胎記  
   
正文 第四十章 胎記


寒生背著吳楚山人出了草屋後,向臥龍谷峭壁走去,找到了那個熟悉的洞口,毫不猶豫地鑽了進去,他撳亮了手電,跟著記憶中的甬道前行。

穿過大大小小的溶洞,前面終于看見了那些熟悉的紅眼睛。陰蝠們見有入侵者,“呼啦”一下子撲了過來,預備拔毛,?們感知到了熟悉的超聲回波,認出來是寒生,興奮得圍著他“吱吱”直叫。

陰蝠首領躍到了寒生的面前,眨動著血紅色的大眼睛。

寒生摸了摸?的右翼,燈光下看到已經基本痊愈了,寒生心情略微得到了些慰籍。寒生拍拍首領,示意著向側面的洞口而去,首領明白了,躍起帶路。

甬道太窄的時候,寒生只有放下山人,然後匍匐拖拉著他前行,就這樣艱難的行進著,幾乎大半個時辰後,他們終于到達了天蠶洞。

《青囊經》療傷篇中,記載著天蠶治療內傷具有奇效,無論內傷有多麼嚴重,只要一息尚存,將傷者放入天蠶內,七日定可痊愈。

經過了這許許多多的事情,寒生現在對《青囊經》已經確信不疑,所以他在草屋里才有把握說自己來治療,關鍵是搶時間,現在終于在山人氣絕之前趕到了天蠶洞。

事不宜遲,寒生奮力托起吳楚山人,從天蠶的裂縫中將其硬塞了進去,“噗嗵”一聲砸在了渾身白毛的劉伯溫的身上。他把手電光照進去,發現山人下意識的抱住了劉伯溫。

好啦,寒生松了一口氣,整個人像虛脫了般,躺在了地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寒生悠悠醒轉來,睜開了眼睛,黑暗中看到了那些熟悉的紅眼睛,身旁散發著一股清香的氣味兒。

摸過手電筒一照,身邊是一大堆的新鮮水果,有山梨、枇杷果,還有一些碧綠的大山棗,原來是紅眼陰蝠們送來的。

寒生感激之極,也學著?們那樣“吱吱”叫了幾聲,陰蝠們大喜,一起“吱吱”的叫個不停。

有了這些水果,就餓不著了,自己也可以在天蠶洞里守候山人了,他關閉了電筒,摸黑抓起一個水果就啃起來,盡管味道有點澀,畢竟可以果腹了。

沈天虎夫婦抱著孩子跟著朱彪來到了老槐樹下。朱彪指著水塘旁的三間草屋告訴說這就是他的家。

嬰兒此刻突然不安起來,鼻子不停的輕輕翕動著,仿佛嗅到了什麼,黑黑的瞳孔不停的在移動。

一行人走到了朱漆大門前,嬰兒的眼睛瞧到了那幅領袖戎裝像,天安門城樓上,領袖身穿草綠色軍裝戴紅袖章,神采奕奕。

這是一張放大了的照片,還是朱彪榮膺縣模范民兵排長出席表彰大會時發的,他感到是莫大的榮譽,遂貼在了屋簷下,盡管幾年來的風吹日曬,領袖的神態依舊那麼慈祥。

大凡拍照,如被攝人物的氣場有足夠強,均會在相片上得到反映,但只是一般人不易覺察而已,世上有些人則非常敏感,如嬰兒、練氣功有成的人及被髒東西上身的某些靈媒,這些人就會感知照片上的罡氣或者陰氣。古代的帝王、今時的黨魁領袖、軍事統帥,甚至高僧老道、屠夫劊子手均有很強的氣場,面前的這幅領袖戎裝像,罡氣尤甚。

嬰兒沈才華此刻已經感到了來自照片的煞氣,“哇”的一聲哭了起來,腦袋躲進了母親的懷里,嚇得不停的發抖。

房間里坐下喝茶,沈天虎夫婦看到了滿牆的獎狀和榮譽證書,不由得充滿了敬意。

“朱隊長,你真是了不起呀,在這南山鎮可算是個名人啦。”沈天虎贊歎道。

朱彪含蓄道:“這些榮譽都是黨的培養和努力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結果。”

沈天虎滿意的望著四周的牆壁,說道:“朱隊長,你上次說要認才華干兒子的事兒,我同意,由你這樣出色的干爹是咱們才華的福份啊。”沈家婆娘也一個勁兒的點頭稱是。

“菜花……”朱彪一愣,隨即喜極,口中喃喃自語。

沈天虎夫婦見朱彪如此喜愛才華,心中也是十分寬慰。

“才華,快來見見干爹。”沈天虎開口說道,並示意婆娘。

嬰兒被遞到朱彪的手里,竟然立馬張開小嘴兒,破涕為笑了,小小的舌頭舔了一下那兩排白森森的小牙……

朱彪一邊抱著孩子,一邊拉開櫃門,打開一個小包裹,取出來一對玉鐲,那是當初想送沈菜花而又未及送出的,因為得到了菜花的死訊。

那些日子里,他經常深夜前往荒墳崗,月下憑吊,發出長長的歎息,後來准備將這對玉鐲埋入墳前,當從吳道明口中得知自已有了孩子之後,就決定留下了。

“來,我的兒子,這是爹爹給你的見面禮。”朱彪將玉鐲塞入嬰兒的小手,那孩子竟自緊緊地抓住了玉鐲。

“第一次到家,一起吃個飯吧,我去李老二家搞點葷菜。”朱彪說著放下孩子,不料那沈才華竟然抓住朱彪不放手。

“不必客氣了,有什麼吃什麼,我們自己動手。”沈家婆娘說著來到廚房拾掇起來,沈天虎也起身幫忙。

“好吧,我帶兒子到院子里轉轉。”朱彪抱著沈才華來到了院子里,慢慢踱到了房山西側,那里是沈菜花的墓地。

嬰兒沈才華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安靜之極。

“孩子,這下面就是躺著你的娘沈菜花,”朱彪又低下頭來對著平平的新塚說道,“菜花,我把我們的兒子帶來了,你瞧,他長得多壯實啊,以後我會經常帶他來看你的,你高興麼?”淚水模糊了朱彪的雙眼。

他抬頭看看嬰兒,竟然發現沈才華也掉下了兩滴眼淚。

吃飯的時候,兩杯燒酒落肚,沈天虎話多了起來。

“他干爹,你又不是外人,你知道嗎?才華剛出生的時候是個女孩兒……”,沈天虎放下酒杯,眼睛已經喝紅了。

“什麼!女孩兒?”朱彪吃了一驚。

“沒有小雞雞。”沈天虎追加了一句。

朱彪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沈天虎笑了笑,又道:“開始我們都以為是個丫頭,連朱醫生也是這樣說的。沒想到第二天就長出一個小肉球,一天比一天大,後來看出來了,那是一個小雞雞。”

“啊。”朱彪終于換過神兒來。

“是啊,這事兒真的是太奇怪了,我從來沒有當別人說起過,朱隊長,你是才華的干爹,這才告訴你的。原想私底下來問問朱醫生的,可他又不在家。”沈天虎說道。

“我看看。”朱彪迫不及待的要拉開沈才華的褲子。

沈家婆娘褪下沈才華的小褲子,朱彪湊過頭去定睛細瞧……

這是一個發育還沒有完全的小雞雞,陰囊還只是在皮膚上出現的一些褶皺,咦,這是什麼?才華的光潔的小屁股蛋上長著一個紅顏色的胎記,酷似一朵梅花。

朱彪如同遭受到了一記重錘般,腦中一陣眩暈,那胎記,沈菜花的屁股上面也有一個!

“朱隊長,你怎麼啦?”沈天虎一臉茫然的望著癡癡的朱彪。

“是男孩兒,沒錯。”朱彪痛苦的說道。

“朱彪,我回來啦。”門外傳來了不太標准的普通話。

朱彪應聲一看,原來是嶺南吳道明笑呵呵的走進門來。

朱彪連忙起身介紹這是廣東來體驗生活的大作家。吳道明眼光一掃,最後落在了嬰兒沈才華的身上。

“哦,還沒變過來。”他的一句話嚇了屋內人一跳。

幾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吳道明的臉上。

自從首長大病初愈,下達了追捕劉今墨的命令,所有的人都忙開了。黃乾穗忙著給縣公安局打電話,部署各交通要道的盤查堵截,鎮革委會在孟祝祺的帶領下也召集起基干民兵組織,隨時配合行動。吳道明則返回南山村,繼續做他自己的事,他可不願意再見到那個劉今墨,那家伙武功實在是神鬼莫測,弄不好自己的小命不保。

“您說什麼還沒有變過來?”沈天虎驚愕的問道。

吳道明淡淡一笑,道:“這孩子出生時是女仔,滿月時是男仔,天地造化啊。”他瞥見了朱彪在那兒給他使眼色,心中已明了,便不再說下去了。

沈天虎越發驚愕了,連忙畢恭畢敬的問道:“吳老師,孩子真的會變嗎?”

吳道明擺擺手,說道:“醫學上講是可以變的,具體的我也說不清楚了。”

沈天虎怏怏的坐下喝著悶酒,也不再說話了。

誰也沒有注意到,那嬰兒沈才華極怨毒的眼光看著吳道明。

“沈大哥,朱醫生回來啦。”院子外面傳來蘭兒的喊聲。

沈天虎聞言忙起身,婆娘抱好孩子,夫婦倆打了招呼便急匆匆地離去了。

朱彪詢問的目光望著吳道明。

吳道明坐下來,微微一笑,問道:“這就是那個孩子吧?”

朱彪點點頭。

吳道明緩緩說道:“沈菜花被謀殺時已有八九個月身孕,此時男孩兒的性別已定,尋找過胎的宿主時,孕婦宿主可能懷男也可能是懷女,如果懷的男胎就不存在問題,若是女胎,則必須經過一個變胎的過程。”

“那如何能變呢?”朱彪急切的問道。

“你的孩子屬于鬼胎,凡是鬼胎必是怨氣十足,他侵入宿主腹內會吞噬原來的胎兒,改變那胎兒的內部神經系統、遺傳基因和性別,長小雞雞只是身體外觀的改變。”吳道明解釋道。

“他殺了原來的那個胎兒?”朱彪戰戰兢兢的說。

“是謀殺。”吳道明糾正道。

朱醫生被吉普車接到縣城的那所老宅子里,有人出面客客氣氣的接待,與上回被挾持而來所遭受的對待截然不同,可是也無人對此予以解釋,他也沒有見到黃乾穗主任。

近午時,有人請他重新坐上了吉普車,稀里糊塗的被送回了南山村,下車回到了家。

蘭兒告訴他,早上寒生回來過,然後就去了縣城。

“他這幾天去了哪里?”朱醫生問道,心中忐忑不安。

蘭兒搖搖頭,說道:“他沒講,只是告訴我和娘,他找到了我的父親,他要去把他帶回來。”

“你的父親?”朱醫生吃了一驚。

“嗯,說是叫做‘吳楚山人’。”蘭兒說。

吳楚山人?朱醫生想起了寒生提起過的大鄣山中救過寒生的那個人,似乎很神秘的,等見了面,應該要好好的聊一聊。

朱醫生回屋歇息,蘭兒去叫沈天虎夫婦。

沈天虎夫婦懷抱嬰兒走進院子,笨笨剛一露頭就又縮回去了,大氣兒也沒敢出。

朱醫生看見孩子長得白白胖胖,心下自是歡喜。

“朱醫生,您上次接生的時候,大家都看到了是個女孩兒,但是現在卻變成了男孩,您說是不是有些奇怪?”

“不會吧,明明是個女孩呀。”朱醫生說道。

沈家婆娘脫下沈才華的小褲子,指給朱醫生看,那里果然長出了小雞雞,原先女孩子的特征則不見了。

咦,那個鬼胎我已經下藥驅除了呀,難道說沒有除掉?朱醫生心中犯了嘀咕,那白虎銜尸之地,黃土新墳,莫非那沈菜花怨氣太甚,竟藥力有所不及?如果是這樣,鬼胎降生卻是有些凶險呢。

“這孩子有什麼與常人不同之處麼?”朱醫生看著那嬰兒問道。

沈天虎道:“沒有什麼不同的,只是喜歡咬破他娘親的乳頭吸血。”

“什麼?他現在就已經長牙了?”朱醫生大驚。

就在這時,沈才華裂開了小嘴兒,露出兩排白森森的尖利的小牙,沖著朱醫生一笑……

壞了,朱醫生心中一涼。

上篇:正文 第三十九章 PK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一章 水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