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藥方  
   
正文 第四十二章 藥方


寒生躺在黑暗之中,不知道時間幾何,感到寂寞難耐,他一骨碌爬起來,撳亮手電,從懷里掏出那本《尸衣經》來翻看。

這劉伯溫真不愧為一代易學大師,不但從陰陽五行萬物類相對人體闡述得如此透徹,細微之處更是妙不可言。例如在《男篇》中講到陰陽錐時,這樣解釋道,面上胡須乃男人象征是為陽,下體陰毛不見光為陰,此二者極俱辟邪之功效,童子尤甚。三十年童身之陰陽錐可破一甲子邪物修真之功力,四十年童錐破兩百年邪功,五十年童錐破五百年邪功,一甲子童錐則破千年邪功矣。

啊,此淫褻之物竟有如此功效,實乃耳目一新。

正看到妙極之處,“啪”輕微一聲響,手電筒的燈泡燒爆了,四下里重又陷入了一片黑暗。

唉,這下壞了,如何打發這漫漫數天的寂寞?

“吱吱”,寒生扭頭看去,黑暗中是陰蝠首領在召喚他,紅紅的眼睛眨呀眨的示意跟?走,反正無事可做,就去看看也好。

寒生跟隨著首領鑽過了幾個溶洞和一條長長的甬道,前方竟然現出了綠色的熒光,走近前發現熒光來自甬道盡頭的這個溶洞。寒生跟隨進了溶洞,竟然里面綠瑩瑩的光可照人,細看之下,原來石壁上散落鑲嵌著些發著綠光的石頭。寒生摸了摸,感覺涼涼的,看得出它們是天然生就的,很可能在遠古地殼運動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

寒生知道,這螢石經過打磨之後就是夜明珠,是非常值錢的東西,而且這麼大個是極為罕見的。不過這東西對于自己倒也沒什麼太大的用處,用其來閱讀卻是不錯。

流水聲來自石壁下,也是一道暗河,水流湍急,寒生跪在水邊掬起兩捧水至嘴邊嘗了嘗,甘冽清甜,潑到臉上,人也精神了許多。

他坐在地上,湊著熒光翻開《尸衣經》,字跡清晰可辨,寒生大喜,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

陰蝠首領知趣的悄悄退出,一會兒派來些小陰蝠送來了許多水果。

寒生一面如饑似渴的閱讀《尸衣經》,一面餓了吃水果,渴了喝山泉,困了就睡,睡醒了接著看。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多少天,終于將整本《尸衣經》融會貫通,牢牢地記在了心里。

寒生站起身來,腦袋里卻是一陣眩暈,隨即向前撲到在石地上,《尸衣經》脫手而出,掉落進湍急的暗河里……

幾天日以繼夜的不停閱讀,又只是充饑些青澀的水果,寒生的體力明顯不支,所以,剛一起身,便是一陣眩暈。

“經書……”他伸手幾抓沒夠著,經書隨著激流沖走了,從此,中國古代唯一的一本辟邪奇書《尸衣經》就這樣失傳了,天下間再也沒有第二個人看見過這本奇書了。

寒生清醒過來,嚇出了一身冷汗,此書墨跡經水浸泡必毀,可惜呀可惜,劉伯溫保存了600年的手跡毀在了自己的手里,他的心里實在是痛惜不已。

今天是第幾日了?他想起了天蠶,里面療傷的山人也不知怎樣了。

寒生低頭在地上找到了塊不大的鍾乳石,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後走到石壁前,往下連敲帶打著一塊綠色的螢石,別了兩下,只撬下來一小塊發著綠光的螢石,有鵝蛋大小。

寒生手里托著螢石,走出這個溶洞,綠瑩瑩的光芒映射下,可以勉強看得見四周的景物,起碼可以充當手電光照路了。

陰蝠首領這幾日一直陪著寒生,此刻在前面帶路而行,約摸一個時辰左右,回到了天蠶洞。

天蠶里面發出了響亮的鼾聲,寒生知道,山人的內傷已經好了。他拿著螢石,綠芒光射進天蠶里面,山人叔叔滿面紅暈的抱著長滿白毛的劉伯溫遺體睡得正香……

寒生笑了,他終于治好了山人叔叔,蘭兒的親爹,他們一家人要團聚了,《青囊經》又一次的發揮了奇效。

“山人叔叔。”寒生輕聲呼喚著。

吳楚山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迷茫的眼神尋找著綠芒的來源,仿佛對不准視距般。

“山人叔叔,你終于醒啦,我扶你出來。”寒生高興的伸出手來。

“啪”的一聲,吳楚山人的手猛地扣住寒生的手腕,如鋼鉗一般,痛得寒生“媽呀”的大叫起來。

“你是何人?是否皇上派你來毒害于我?”吳楚山人警惕的語氣道。

“山人叔叔,我是寒生啊,你睡糊塗啦?”寒生大聲叫道。

“寒生?你是都察院的人還是左丞相府的人?”吳楚山人喝問道。

“我,我是南山村的人啊。”寒生也被突然一問給搞糊塗了。

“南山村?是南田吧,青田縣南田村,你是我劉家的那一房?”吳楚山人松了口氣,同時也松開了手。

“山人叔叔,你,你是……”寒生幾乎哭腔著說道。

“老夫劉基是也……”山人答道。

寒生後退幾步,心想壞了,莫非這天蠶里不但可以療傷,而且還可以保存人的生物磁場?想這劉基劉伯溫已經死去600年,他的生物磁場竟然不散,而且在山人叔叔昏迷的時候侵入了體內,把他變了個人一樣。

《青囊經》上只是說,天蠶可以療傷,並未提到原先就有人在里面會如何,現在出了這種事情,他們一家人又怎麼可以團聚呢?

寒生這下可慌了神了,他反反複複回憶《青囊經》,經中從未提到過出現了這種情況的處理藥方。

“太極覆太極,青田未有期。天蠶重現日,尸衣伴君行。”吳楚山人口中吟著那首偈語,縱身躍出了天蠶,看那身形,確是山人的以往的武功姿勢,看樣子,山人叔叔除了腦袋以外,其他的仍是吳楚山人。

“很久沒回青田老家啦,應該回去看看啦。”吳楚山人自言自語道。

寒生靈機一動,自己有些不解的東西可以問問劉伯溫呀,這可是天賜良機。

“劉伯……請問軍師,自從您詐死瞞名離開青田到這里,就一直隱身臥龍谷嗎?”寒生問道。

“老夫知道皇上非要置我于死地,所以不便再露面,恐傷及青田劉氏一族。”吳楚山人嘿嘿笑道。

“有一天,朱元璋母親的貼身丫環入臥龍谷中與您談了一次話,都說了什麼,以後她再也沒有來過谷中了。”寒生又問。

“我們談及洪武皇帝雖有很多不是,但他畢竟重農工,體恤百姓,剝皮實草,嚴懲貪官汙吏,若是易主,未必做得更好,所以也就算啦,太極陰暈留待後世去了,大概就是這樣吧。”他解釋說。

“請問,《尸衣經》是您寫的吧?既然是信物,為何還留在天蠶內?”寒生疑問道。

“《尸衣經》乃老夫畢生心血,豈可妄留世間?萬一為歹人所得,必將危害蒼生,因此既然只是做為一件信物,就留給他們一本假的就是了。”山人笑道。

“我想再問問,天蠶是個什麼東西,您怎麼會藏在其中,而那天蠶殼卻是完整的呢?”寒生提出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山人哈哈大笑,說道:“此乃‘白陀須’所為,此物生于人體,在此溶洞中無晝夜、無寒暑,百年後成繭,表皮硬化如石,遇風則長,解毒聖藥啊。”

“我想……”寒生接著再問下去。

“你問了這麼多,究竟有何企圖?”山人變色道,在綠色螢光的照射下顯得面目有些猙獰。

“我最後只問一個問題,鬼上身以後如何盡快恢複從前的記憶?”寒生爭辯著喊出最後的問題。

“這個麼,很簡單,找到他以前最親的人的頭發,燒成灰喝下去,三次就行了。”山人回答道。

“您認識荷香麼?”寒生突然插話道。

“荷香?這個名字好像在哪兒聽到過呢?”山人陷入了沉思。

“咦,我的頭發和胡須呢?”山人驚詫道,其實是劉伯溫在自言自語。

他已經不記得是那些紅眼陰蝠干的了,寒生想。

“我要出去散散步了。”山人說道,隨即仿佛很熟的徑直向前走去,寒生托著螢石,借著綠色的熒光跟隨著,劉伯溫既然藏身于此,必然對道路十分的了解。

不到半個時辰,他倆就已經走出了溶洞,灰蒙蒙的天空中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這是清晨。

山人似乎有些發愣,聽得到他的口中叨咕著:“怎麼樹林都少了呢?那是誰蓋的草房?原來的木屋呢?”

他不知道現在已經是600年之後了。

走進了草屋,地上躺著一個人,下半身被鮮血浸透,地上血汙一片,寒生認出來,此人是劉今墨。

寒生非常奇怪,自己當時手下留情,並沒有傷到他呀,還有蔣老二呢,方才也沒有看見他在外面。

“喂,劉今墨,你怎麼啦?”寒生推搡著他。

劉今墨艱難的睜開了眼睛:“哦,是寒生啊,還有吳楚山人,我在臥龍洞中了毒,有恰巧遇上每月一次的血崩,好難受啊。”

“蔣老二呢?”寒生問道。

“死了,在臥龍洞里中毒身亡。”劉今墨說道。

“啊,不是你害的吧?”寒生吃了一驚。

“不是,他帶我去臥龍洞找你們,想與我一同吸入毒氣同歸于盡,他的功力不夠,死了。我毒中得不深,沖出來後又迷路了,轉悠了兩天才出得來,又到了大出血的日子,所以,躺在了這里。”劉今墨似乎十分虛弱,臉上也因失血過多而顯得蒼白。

“我扶你上床。”寒生攙起劉今墨,讓他躺在了床上。

“此乃何許人也,來我臥龍谷做甚?”山人疑惑的問道。

劉今墨勉強擠出笑容,道:“山人老兄,連我也不認識了。”

“山人,誰是山人?”吳楚山人皺起了眉頭。

“你不是山人又是誰呢?”劉今墨有點討好的說。

“老夫劉基。”山人大聲說道。

劉今墨認為吳楚山人生自己的氣,于是笑了笑也就不吭聲了。

“你說每月一次血崩,是怎麼一回事兒?”寒生饒有興趣地問道,凡是疑難雜症,從醫之人都很留心。

劉今墨頓了頓,說道:“說來話長,我派武功陰柔至極,練到後來必須去勢,方可登峰造極。若不自宮,則每月一次大出血,肛門與小便處同時出血不止,血量一次甚過一次,最後終因血枯而亡。京城里的專家也看過,病理都搞不清楚,遑論治療了。”

寒生沉吟不語。

劉今墨知道寒生醫術奇高,單憑治愈首長的“漸凍人”絕症便見一斑,若是肯替自己醫治的話,說不定還有希望呢。但是自己的所作所為,恐怕他不會為自己醫治的。

“可以治的。”寒生的眉頭舒展開來,說道。

“真的!”劉今墨心中一熱。

山人拉扯寒生的衣襟,小聲說道:“此人雖清癯但氣濁神短必孤,不孤則夭,額門殺重,觀其眼火輪四白,神光太露,鼠耳輪飛廓反,流年不利損六親,切不可與之為伍。”

寒生聞言憋不住一笑,說道:“軍師大人,這個人才是你青田劉家的後人呢,你就這麼埋汰你的子孫?”

兩人的對話,劉今墨聽在耳中,越發迷糊起來,他疑惑的開口問寒生:“山人這是怎麼啦?什麼軍師?”

“你是浙東青田劉家人?”山人詫異的問道。

劉今墨照實說道:“我是浙江青田縣南田村劉伯溫的後人。”

“胡說,我就是劉伯溫,我怎麼不認得你?”山人慍道。

劉今墨乞求的眼神望著寒生。

寒生搖了搖頭,看來自己沒辦法說得清楚。

“我很抱歉,寒生,是我傷了吳楚山人和嶺南吳道明,你和山人肯定記恨我,但是我還是懇求你發發慈悲,幫幫我,劉今墨今生今世感恩不盡,若有驅使,肝腦塗地在所不辭。”劉今墨發誓一般的說道。

寒生自幼秉承父親醫德熏陶,心地善良,不會見死不救的,但是面前此人是個壞人,他不但重傷吳楚山人,甚至還冷血般的要活埋那個無助的老人,到底給不給治呢?父親總說,醫生面前的只有病人,還有,曹操也是個壞人,華佗也還是給他醫治了,唉,難得遇上這麼好的一個病例。

《青囊經》上有治療練功走火入魔的方子,還是試上一試吧。

上篇:正文 第四十一章 水潭     下篇:正文 第四十三章 人中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