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月下的天門客棧,秋風習習,寒生禁不住打了個冷戰。

為首的那個年輕人飛身下馬,此人正是震四,北方風水巫師中排行第四位。

“老板,有客房麼?”震四走近前來再次問道。

寒生躊躇著,自己也是住店的客人,如何回答是好呢?看著這些人個個勁裝打扮,似身懷武功般。

“寒生!是你呀……”後面走上一人,月光下瞅的分明,竟然是朱彪。

“咦,朱彪,怎麼會是你?”寒生喜出望外,這可是他鄉遇故知了。

朱彪也是興奮的很,見到了寒生,應該有菜花和才華的消息了。

“寒生,知道菜花和沈才華的消息麼?”朱彪忙不迭的問道。

寒生點點頭。

乾老大下馬上前,仔細地打量了寒生一番,他是北方風水巫師中的老大,相人自有一套。

大凡觀人之相貌,先觀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長短,察面部之盈虧,觀眉目之清秀,看神氣之榮枯,取手足之厚薄,觀須發之疏濁,量身材之長短,五官之有成,取五岳之歸朝,觀陰陽之盛衰,辨形容之敦厚。

乾老大點點頭,此人面容敦厚,神氣清靈,明明潔潔,久看不昏,乃是一個心地純樸、氣節高尚的青年,相比之下,那朱彪純粹是一猥瑣小人。

“這位老先生,寒生也是住店之客,店掌櫃出門需數日可歸,東屋有空,請進來看看吧。”寒生見乾老大面目和藹可親,頓生好感。

乾老大微微一笑,邁步走進東屋,鼻子輕輕翕動了一下,心中暗道,好大的血腥氣啊。

寒生說道:“你們可以先住下,掌櫃的回來後再結帳,不知你們要住幾日?”

“只得數日而已。”乾老大是老江湖了,講起話來可進可退。

東屋里的油燈都已經集中去了西屋,借著西屋散射過來的光亮,一清揉了揉眼睛從大通鋪上抬起身來,迷迷糊糊的問道:“王掌櫃回來了麼?”

寒生說道:“一清師傅,到西屋去睡吧,這屋來客人了。”

一清看了看這幾位彪形的北方大漢,極不情願的爬下了床。

乾老大眉頭一皺,尋思道,此人生得如此丑陋,印堂一股青氣,甚是不祥。

“吳先生和師太也都在這里啊!”西屋里傳來了朱彪的驚呼聲。

寒生聽見喊聲對乾老大說道:“你們先安歇吧,不打擾了。”說罷走回了西屋。

震四雙目探詢著望著乾老大,乾老大點了點頭,震四走出房門,邁步進了西屋,眼前的狀況令他大吃了一驚……

西屋的大通鋪上,躺著殘兒、吳道明、師太,一看便知都是重傷在身,桌子上血跡斑斑,還有手術器械和染血的棉球等。

“這是……”震四問道。

寒生回答道:“剛剛做了個手術。”

震四說道:“我是來找油燈的。”

寒生抱歉的笑了笑,拿過盞油燈遞給了他,震四道謝後返回了東屋。

乾老大聽震四說了西屋的情況,沉吟半晌,說道:“目前情況未明,切不可輕舉妄動,此屋血腥氣太濃,這里像是發生過一場屠殺。”

震四說道:“他們在那屋動過手術,會不會是那兒的血腥氣飄過來的。”

乾老大搖了搖頭,說道:“絕對不是,我還感覺到了一種尸體的腐氣,還有那個叫做一清的丑八怪,似乎有鬼魂附體,一臉的穢氣。”

“大哥,老七老八與那白發老尼倆人交過手,他們若是醒過來一定會認出來的,要不要我先下手將其除去?”震四霍霍欲試道。

乾老大擺擺手,說道:“不必,巽五,你照顧好他倆,我與老四到外面看看。”

乾老大和震四出了房門,來到了院子里,震四先去照料好馬匹,乾老大獨自一人走出了院子,之後回過頭來再仔細觀看天門客棧,心中卻是暗暗吃驚。

此客棧三間草房的長方形狀竟然像是一具棺材,房後一座土形小靠山渾圓無樹,像極了墳丘,上面蓬蒿萋萋,好似荒塚一般,而周圍的山形又是箭拔弩張的金形山,秋風刮過,隱約鬼哭之聲。天門客棧四個大字寫在了一塊木匾上,豎著立在門上,如同一塊靈牌,大門又是開在東北方艮位,那是鬼門。

這一定是一間湘西傳統的趕尸用的“死尸客棧”了,此客棧若是活人入住則是大凶,會有血光之災。但是按此房的布局,即使是用于接待尸體的“死尸客棧”,也是相當之凶險的,搞不好會危及屋主人的性命。

震四安頓好馬匹,走過來說道:“大哥,你們都去歇息吧,我來值夜。”

乾老大點點頭,說道:“好吧,我再過西屋瞧瞧。”

進到了西屋,果然血腥刺鼻,大通鋪上睡著幾個人,那位白發老尼與一老者並排躺在床上,竟然還手拉著手,看來關系的確曖昧。

“您老先生還沒休息啊。”寒生見到乾老大說道。

乾老大笑笑,說道:“老夫聞著一股血腥氣,所以過來看看,小兄弟是位郎中?”

寒生道:“跟父親學了點祖傳醫術,不值一提。”

乾老大干咳兩聲,笑道:“那兩位是情侶麼?”

寒生回頭望望手拉手的吳道明和師太,說道:“是的,他倆現在中了毒,還在昏迷之中。”

“他們中的是什麼毒?”乾老大關心的問道。

“鶴頂紅。”寒生回答。

乾老大頗為吃驚,看著寒生說道:“看你的樣子年紀輕輕,竟然能醫鶴頂紅之毒,祖上定是國醫聖手了。”

寒生謙虛的說道:“家鄉贛北山里出產紅信石,因此多少懂一點解毒之法,老先生貴姓?”

乾老大說道:“老夫姓乾,叫我乾大哥好了。”

“我叫寒生,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寒生指著床上的一溜兒人說道。

“你們自江西來到湘西是做生意麼?”乾老大故意問道。

“不,是找人來的。”寒生回答道。

“找人?”乾老大仿佛很驚訝。

寒生感到這老人挺善良的,便告訴他是來天門山找湘西老叟的。

乾老大搖了搖頭,說道:“聽這名字好奇怪啊,找到了麼?”

“找到了。”寒生回答道。

“請原諒老夫的好奇,老夫是關東吉林農安黃龍府的一名郎中,此次南下湘西尋醫訪藥,原本亦想結識中原同行,如有唐突之處,還請諒解。”乾老大說道。

寒生一聽老者也是醫生,憑空增添了幾分親切,說道:“原來乾先生也是郎中,失敬了。”

乾老大微笑道:“關東苦寒之地,氣候惡劣,植物種類不及中原繁多,尤其湘西深山老林之中,可能有老夫要找的鬼尸覃。”

“鬼尸覃?”寒生還從來沒有聽說過。

乾老大看到勾起了寒生的興趣,于是便進一步解釋說道:“鬼尸覃生長于古木之陰,不見陽光,找到後迅速連根拔起收入瓦壇之中,封好後埋于陰土中,十年之後再來取出,若是爛掉了,則廢棄不可用,若是化為清水,就成功了。一般來說,十壇能夠有一壇可用,就算是不錯了。”

寒生一聽,這種東西連《青囊經》上都未曾記載,看了世上真的是無奇不有,于是連忙催問道:“鬼尸覃有什麼藥用價值呢?”

乾老大說道:“鬼尸覃化成的水,稱之為‘還魂露’,專門施用于中陰身,幾滴便可以還魂醒來。”

“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草藥,炮制方法又是如此獨特,中草藥里真的是博大精深啊。”寒生贊歎道。

乾老大微笑不語。

寒生再接著問道:“鬼尸覃是什麼樣子的?”

乾老大心想,要像取得寒生的信任,必先要投其所好,從他感興趣的醫藥方面著手。

“鬼尸覃實際上是一種菌類,長相獨特,一根獨莖破土而出,高約七寸,頂上狀如男人的龜頭,龜頭上有人面圖案,十分逼真,有胡須的男面為陽覃,女人面的是陰覃,兩種覃要分別裝入瓦壇之中,不能混裝,否則藥性盡失,與普通清水無異。使用時,男症用陰覃水,女症用陽覃水,陰陽相吸引,方可醒轉,若是搞反了,便一命嗚乎了。”乾老大用心的解釋道。

“天地之間竟然生成此類絕品,白晝與暗夜,男人與女人,電磁的兩極,看來世上萬物都是離不開陰陽的啊。”寒生深有感觸地說道。

“鬼尸覃的生長環境要求也是怪異至極。”乾老大接著說道。

“如何怪異?”寒生徹底為這種奇特的植物所折服。

“凡是有鬼尸覃生長的地方,其地下必埋著有尸體,而且是裸尸,就是沒有棺墓和石灰的,正常墳墓對棺材和尸體均進行過石灰等防腐處理,是生長不出來鬼尸覃的。裸尸在地下腐爛分解,寄生男尸身上長出來的菌株是陽覃,女尸身上是陰覃,還有一種最奇特的覃,不過老夫從來也不曾見過。”乾老大神秘的說道。

“什麼更奇特的覃?”寒生的興趣越發濃厚了,也對這位關東來的郎中分外欽佩起來。

乾老大悄聲道:“閹人覃,是長在太監尸體上的鬼尸覃,你想想,曆朝曆代的太監至死都是生活在禁宮之中,埋葬在深山野林之中的簡直是鳳毛麟角,而且又要符合古木之陰,不見陽光,並得一定是裸葬,所以世上難得一見。”

“閹人覃的藥用也同樣奇特麼?”寒生饒有興趣的問道。

乾老大搖了搖頭,說道:“這個連老夫也不知了。”

寒生的腦海里浮現出鬼尸覃的模樣來,真的可以與天蠶里面的白陀須媲美呢。

“寒生小兄弟,又沒有興趣一同隨老夫在這天門山的背陰老林中尋找鬼尸覃?”乾老大提議道。

“不行,我得先將他們治好。”寒生為難的說道,他從心底里是非常想見識一下這種神奇的植物的。

“湘西老叟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呢,聽你一說這個名字,倒也勾起老夫的興趣來了。”乾老大說道,欲取先與,他看出寒生不是有心計的人,所以自己先講了一段鬼尸覃,寒生反過來也會回答他的提問的。

果然,寒生中計了。

“湘西老叟是一個很老的人了,已經有130多歲了,住在鬼谷洞里,從不出來,也不見外人,不過倒是挺和藹的,也通情達理,就是不穿衣服,赤身露體的。”寒生笑著說。

“他會武功麼?”乾老大問道,這點非常重要。

寒生想了想說道:“應該是極高的,他會鬼谷子的‘天門三十六量天尺’。”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武功?”乾老大趁熱打鐵的追問道。

寒生笑了笑,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了。”

乾老大感覺不能再繼續追問下去了,于是說道:“時候不早了,老夫也有些困頓,先去休息了。”

寒生送乾老大出了房門,乾老大拱手告辭。

天門山下,妮卡一頭潛入月湖中,鑽入了水下的秘道,沿著台階攀上,來到了鬼谷洞內。

“師父,我來了。”妮卡朝著湘西老叟拱手施禮道。

湘西老叟點點頭,說道:“最近只有寒生他們一批人來到天門山附近麼?還有沒有發現其他可疑的人?”

妮卡回答道:“師父,沒有發現其他的。”

“好,你給我繼續盯緊寒生他們,看看他們究竟還有什麼企圖。”湘西老叟吩咐道。

“是,師父。”妮卡應聲道。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