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坎六一面悄悄地摸索著前行,以免緊張的傾聽著四周的動靜,同時手按了按短褲後面的小口袋,那里面藏著數枚金錢鏢,那是他慣用的暗器。大約蜿蜒攀升了十余分鍾,前有終于出現了光亮,那不是純粹的自然光線,而是油燈發出來的橙黃色光。

他平息靜氣的悄悄接近,前面是一道半敞著的石門,透過門的間隙,可以清楚地看見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正在和梅小影說話,令坎六萬分驚訝的是那老先生竟然是一絲不掛!但見他銀發垂腰,白色的胡須直到前胸,甚至胯下生有一蓬濃密的長長的白色陰毛,軟綿綿的一直披散到了膝蓋上。

“小影,你還是那麼豐滿,讓人想入非非。”老者以極其溫柔的聲音說道。

梅小影似乎臉紅了,不過坎六現在的位置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老叟,痛快地告訴我聽,這壇酒你到底給還是不給?”梅小影不耐煩的說道。

哦,原來這白須老頭就是大名鼎鼎的湘西老叟啊,坎六心中暗暗吃驚。

那湘西老叟笑嘻嘻的說道:“當初那兩壇酒是我專門為咱倆預備的,只喝了一壇,余下的一壇你已經拿給了那個爛酒鬼,我也沒再說什麼,你得告訴我,為什麼今天進洞又來要酒?”

小影道:“一壇酒而已,何必如此的小氣。”

老叟笑聲嘎然而止,嚴肅的說道:“小影,你這婦道人家可就不懂了,這不是普通的酒,而是當年野拂前輩為大順皇帝李自成珍藏的禦酒啊,至今已經三百多年了,你那個爛酒鬼怎配飲這種酒?簡直是暴殄天物。”

小影囁嚅道:“也不是老祖要喝,她是想和關東來的客人換酒,人家以一百壇道光25年的凌川酒來換一壇明代酒,咱們是占便宜的。”

湘西老叟聞言大吃一驚:“啊!竟有此事?”

小影有些得意的說道:“怎麼啦,你也眼紅了?”

湘西老叟冷笑道:“想不到,竟然迂回到你們身上來打野拂的主意,果然精明之極,你說說,總共來了幾個人,都是什麼模樣的人?”

小影有些不解,但還是說出了乾老大三人的相貌等情況。

湘西老叟沉吟道:“看來你已經被跟蹤了。”

小影更加莫名其妙了,說道:“你說他們不是前來換酒的麼?”

“當然不是,他們是想打聽到這酒的出處,找到鬼谷洞里來。”老叟說道。

小影笑了,說道:“他們在哪兒?”

湘西老叟嘿嘿冷笑了兩聲,對著坎六藏身的石門朗聲叫道:“朋友,出來吧。”

坎六見到自已已經被湘西老叟發現,只得硬著頭皮走了進去,右手心里暗藏著三枚金錢鏢。

“關東六郎參見湘西老叟。”坎六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禮說道,他知道自己在這位白須老人面前絕然討不了好去,今番定是九死一生,索性彬彬有禮起來。

梅小影見到坎六大吃一驚,說道:“你是跟蹤我到這里來的?原來你們不是關東來換酒的!”

坎六對著梅小影也是拱拱手,說道:“對不起,我們大哥受人之托前來天門山換酒,具體情況六郎也不十分清楚,我從吊腳樓里出來准備去集市找電話,告訴關東家可以發貨了,不料卻迷路了,稀里糊塗走到這湖邊來,見到婆婆您正在脫去外衣和外褲,目睹了您那豐腴性感的身材,一時受到誘惑,把持不住,竟心性一亂,跟在了您的後面也下水了。”

小影從未聽到過有人如此的稱贊自己,不覺得臉色一紅。

坎六知道,要想活命必須要搞定這個毫無社會經驗的老太婆,于是進一步說道:“婆婆,對不起,請您不要責怪我的魯莽,只能怪您自己的身材太好了,我實在不敢有非份之想,一心想要追上您,問清楚您是怎麼保養的,把方子記下來,帶回關東給我的媽媽,並把您的苗條和美麗說給她聽,所以,所以您不會怪我吧?說心里話,我都忍不住叫您一聲大姐了。”

小影聽得心中暖洋洋的,湘西老叟從來不會說這種話的,只會像牲口一般的撲到自己做那事兒,而祖英又是女人,此外她再也沒有接觸過男人了,剛才坎六的一番話,聽著的確十分入耳,要是老叟也這麼嘴甜,自己也就不會離他而去了。她的目光禁不住地嗔瞥了老叟一眼。

“你說什麼呢?唉,我都一把年紀啦。”小影笑盈盈的說了句。

坎六心中卻道,這點忽悠算啥呀,在俺們關東老家鞍山大忽悠多了去了。

“嘿嘿,”湘西老叟突然冷笑了幾聲,說道,“早就聽說東北人嘴巴能說會道,果然不虛,你這番話去哄一個不?世事的山里老太婆可以,可是卻騙不了我湘西老叟,說,你們對野拂寶藏究竟知道多少?”

坎六忙道:“這位大哥……老前輩,六郎只知道前來換酒,什麼野拂,是明代酒的品牌麼?”坎六裝起了糊塗。

湘西老叟惱怒了起來,說道:“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會說實話了。”

“六郎的確不知。”坎六一口咬定。

湘西老叟口中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口哨,刹那間,山洞深處傳來了呼嘯而來的破空風聲,無數血紅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飛至跟前,原來是數百只黑褐色的大型蝙蝠。

坎六清楚的看到,為首的那只巨型大蝙蝠,脖子上還系著一條布帶……

湘西老叟一擺手,紅眼陰蝠群停了下來,全部都惡狠狠的盯住了坎六,只等主人一聲令下。

“老叟再問你最後一句,你們對野拂寶藏知道多少?”湘西老叟看著坎六說道。

坎六把脖子一挺,一言不發,關東人的犟勁上來了。

老叟一擺手,陰蝠們蜂擁而上,撲在了坎六的身上,一根根拔去頭發胡子,還有眉毛及鼻毛,他赤裸著上身,咬牙挺住不動,真是一名關東硬漢。

有幾只陰蝠發現了坎六腋下也有毛,便一股腦兒的統統拔了去。

陰蝠首領呼嘯著沖了上來,探出雙爪,扯碎了坎六的紅色棉布短褲,那時關東人本命年辟邪褲衩,陰蝠們又是爭先恐後的一陣亂拔,陰毛甚至腹股溝內粗點的汗毛也都一掃而光。

疼痛加上酸楚,坎六眼淚鼻涕已經流了一大把,陰蝠們撤下去了,坎六渾身上下赤條條、干乾淨淨,根毛皆無。

“怎麼樣?如果還不說的話,下面還有更厲害的在等著你呢。”湘西老叟冷酷的說道。

坎六把目光投向了梅小影,顯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小影望著他一陣歎息,盡管這個年輕的男人軀體健壯而結實,尤其是那隆起的臀部,圓滑而性感,但是渾身上下沒有了毛以後,就像是一只白白的雞光子,讓人覺得十分惡心,況且老叟說的沒錯,他們欺騙了自己和老祖,別有用心的跟蹤了她,小影扭過了頭去。

坎六一見小影的態度,就知道自己完了,隨即猛地轉身揚手,三枚金錢鏢“嗖”的一聲向湘西老叟射出,兩枚奔老叟的左右眼,一枚直沖著老叟的嘴巴而去。

他希望在幽暗的光線下,出其不意的偷襲成功,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湘西老叟的武功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那白須老人端坐著紋絲不動,三枚金錢鏢全部都擊中了老叟的面門上。

再仔細定睛一看,坎六頓時驚得心膽俱寒,湘西老叟的左右眼皮各夾著一枚金錢鏢,口中咬著另一枚……

他明白,自己的武功相差的太多,已絕無逃命的可能了,于是長歎一聲:“看來六郎的尸骨是難以還鄉了。”

“啪啦”聲響,湘西老叟抖掉了金錢鏢,冷冷說道:“你已經不會再有尸骨了。”說罷,又是一聲唿哨。

石洞黑暗的甬道里傳來了萬馬奔騰般的聲音,不多時,眼見無數只白色巨型老鼠蜂擁而來……

飛奔而來的白色岩鼠個個都是瞪著血紅色的眼睛,嘴里滴著口涎,可怕之極。

坎六嚇得魂飛魄散,臉色都青了。

最前面的岩鼠繞著坎六圍成了一圈,爬伏在地上,第二排蹲在了後面,第三排站立起,後面還有……只等著湘西老叟一聲令下,便會瞬間將其撕得粉碎。

“老叟最後再問你一句,到底說還是不說?”湘西老叟陰沉沉的冷笑著,慢慢舉起了手。

坎六長歎道:“我若是屈服了,將會被師父處決,落得七弟八弟同樣的下場,既然為同門所蠶食,反倒不如喂了這幫畜牲的好。”

說罷暴喝一聲,縱身躍起三米多高,空中一個鷂子翻身,頭下腳上倒栽蔥的直接撞在了堅硬的石頭地面上……

“噗”的一聲,坎六的腦袋裂開了,湘西老叟一揮手,那些早已按捺不住的岩鼠們一股腦兒的擁上,只聽得連續的噬咬撕扯和骨頭破碎的聲音。當聲音完全停止了的時候,岩鼠們散去了,方才的地面上什麼也都沒有留下,只剩下一灘血漬。

小影不敢目睹這場血腥的場面,待岩鼠們停止了吞噬,這才睜開了眼睛,那個年輕結實會說話的男人消失了。

突然,梅小影的心中對湘西老叟產生了十分的憎恨,她默默地、一言不發的轉身向石門走去。

“小影,你別回去啦,會有危險的,關東客少了一個人肯定不會罷休的。”湘西老叟急著說道。

梅小影恍若不聞,穿過了石門,沿著台階走下去了。

湘西老叟“唉”的長歎一聲,站起身來,走到一幅飛天岩畫前,按動岩壁上的機關,“嘎嘎嘎”聲響過後,岩畫翻轉了約有30度,里面的石龕內,盤腿坐著一個少女。

“妮卡,‘三十六量天尺’第二尺打通了麼?”湘西老叟問道。

“師父,正在緊要關頭,還需十二個時辰方可打通。”妮卡回答道。

“出來吧,現在有了新的情況,鬼谷洞遇到了強敵。”老叟說道。

“是,師父。”妮卡收功站起縱身躍出石龕。

湘西老叟將方才的事情對妮卡講述了一遍。

“師父,請吩咐。”妮卡恭敬的說道。

“看來,寒生他們不清楚野拂寶藏之事,而這幫關東客可是有備而來的,你現在去暗中保護小影,同時留意關東客的動向,不到危急關頭,不要露面,明白麼?”湘西老叟吩咐道。

“是,師父。”妮卡回答道。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