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黎明前的暗夜,陽公老僧帶著乾老大、兌二、離三、震四和巽五五個徒弟來到了濃霧籠罩下的月湖邊。

望著湖面蒸騰的白氣和峭壁之上那黑黝黝、神秘莫測的鬼谷洞,陽公老僧悵然道:“野拂啊,300年前你布下了這個局,妄想著東山再起,為了它,天門山有多少清廷高手和江湖好漢死在了你的手下?可是你卻不知道,我們八旗子弟入關以後,中原才有了康乾盛世,豈不比你那李闖王強似百倍麼?今天,我帶著八旗的後裔,特來向你討回那本不屬于你的東西。”

乾老大與師弟們慢慢褪去衣衫,露出健壯的肌肉,最後只剩下了短褲,短褲的顏色代表了各自祖先的部落:

乾老大,純白色褲衩,正白旗子弟。

兌二,鑲邊角的白褲衩,鑲白旗子弟。

離三,大紅色褲衩,正紅旗子弟。

震四,深藍色褲衩,正藍旗子弟。

巽五,鑲邊角的紅褲衩,鑲紅旗子弟。

徒弟們站成了一排,神情肅穆,本應當還有坎六、艮七和坤八,但是他們已經都不在了,他們分屬于鑲藍、鑲黃和正黃三旗。

陽公老僧也默默地脫去了僧衣,只剩下了短褲,那是一條拼了八樣旗色的大褲衩子,而他本人祖先乃是隸屬內務府,地位高于八旗。

“十年了,今天是我們八旗子弟為我們的先人爭口氣的時候了,野拂寶藏就在鬼谷洞中的某個地方。目前,我們知道,鬼谷洞內只有一個看守寶藏的湘西老叟,須得大家合力擒住他,逼他說出寶藏的機關,這樣可以避免我等人員的損失,明白麼?”陽公老僧說道。

“是,師父。”眾人異口同聲應道。

“好,現在帶好各自的家伙,出發。”陽公老僧命令道。

乾老大左手持野薩滿的黃皮子抓鼓,右手持野狼皮擰成的鼓鞭,那是薩滿巫師的神器;兌二的武器是兩根尺余長的獸骨,白森森的透著詭異;離三手里握著一把棗紅色木質的彈弓,弓弦用的是梅花鹿的腳筋,赤裸的上身斜背著一個小鹿皮袋,里面是獨門秘制的毒泥丸;震四手持青黑色的袖珍弩弓,左臂戴著臂套,里面插有數十根淬有劇毒的青幽幽的小木箭;巽五持一把泛青光帶紅色血線的尺余長的彎刀,據說是當年多爾袞的佩刀,夜間以血喂養之,曾斬殺漢人無數。

陽公老僧則無須兵刃了,他口中的飛痰乃是天下無敵的暗器。

大家在乾老大的帶領下,逐一潛入冰涼沁骨的月湖里,最後陽公老僧四下里望了望,也一頭鑽進了水中。

乾老大的腦袋悄悄地從溶洞內平靜的水面上伸出頭來,發出一聲輕微的“嘩啦”聲,他仔細的觀察著洞內的動靜。一絲微弱的光線從崖壁的縫隙中透進來,看到了盤旋而上沿著岩壁鑿就的石階。

乾老大輕手輕腳的爬了上來,從褲衩里掏出抓鼓和鼓鞭,以鼓鞭輕擊水面,發出登陸的信號。

緊接著幾位師弟接二連三的爬上來,最後是陽公老僧。

乾老大指了指岩壁上的石階,陽公老僧點了點頭,一揮手,震四一馬當先,踏上了石階,右手取出一支青幽幽的小箭,裝在了弩弓之上,然後躡手躡腳的向上攀去,其他人隨後跟上。

登上幾十個石階後,忽見一只白色的碩鼠蹲在了石階上,擋住了震四前進的道路。

這是一只白毛巨鼠,紅紅的眼睛在暗淡的光線下一眨不眨的盯著震四胸前的肌肉,嘴巴里滲出了口涎,關東家里可從來都沒見過這麼大的老鼠。

震四揮了揮手,意圖趕走?,但那白毛老鼠根本巋然不動,仍舊是垂涎欲滴的望著他。

震四大怒,辨清白鼠的腦袋飛起就是一腳,帶著虎虎風聲踹向了老鼠,不料那東西在黑暗中甚是靈活,順勢就是一口,咬向了震四的前腳掌。

解放牌黃膠鞋瞬間被咬穿,差一點傷到腳趾,可那一腳的踹力也將白毛巨鼠彈飛,“吱”的一聲慘叫,筋骨盡折的跌落石階,摔到了溶洞底下。

震四松了一口氣,抬腿繼續攀登石台階。

前面不遠的石階拐角處,也有五六只同樣大的白毛老鼠蹲坐成了一排,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震四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鬼地方怎麼會有如此多的惡鼠,千萬不可再大意了。想到此,手指按動扳機,“嗖”的發出一支毒箭,正中左邊的那只巨鼠,那鼠一聲沒吭的倒了下去,四肢抽搐了兩下就不動了。

“嗖”的又是一聲,身後的離三射出一彈弓,劇毒的黃泥丸竟然從一只巨鼠的眼睛里撞了進去,破碎的眼組織四處飛濺,那鼠即刻倒地身亡。其它的三四只老鼠愣了愣神,突然“吱吱”的咆哮了兩聲,呼的一起撲了過來。

“咚咚”,身後響起了輕微的鼓點聲,幾只老鼠猛然間站住了,猶豫了一下,隨即跟著鼓點一齊搖晃起身子來,碩大的鼠頭附和著節奏而擺動著……

這是乾老大打起了野薩滿巫師的手抓鼓。

關東以前黃皮子較多,中原叫做“黃鼠狼”,一個甲子,六十歲以上的黃皮子就很會迷人了,?的氣味能夠對許多身體較虛弱的婦女產生癔症。按目前西醫的解釋,就是黃鼠狼的氣味、糞便以及毛發等物含有某種揮發性酶類物質,可以導致某些神經衰弱或敏感的人產生幻覺。

乾老大的這只抓鼓,是用了一張百歲以上的老黃鼠狼的腹部皮縫制的,野狼皮鞭敲上去,鬼谷洞里這些從未見過世面的白毛岩鼠自然承受不住誘惑,紛紛起舞。

震四瞅准時機,“嘭嘭嘭”數腳,將這幾只精神恍惚的岩鼠悉數踢落石階下,摔死在溶洞底下的石地上。

鼓聲停了,他們繼續上行,一路之上再也沒有見到白色巨鼠的蹤影了。

最後他們終于走到了石階的盡頭,那里有一個石門洞開著,里面透出油燈光來。

震四猶豫的望了望乾老大,不知應該是否冒然進入石門之內。

就在此刻,石門內傳來低沉而渾厚的聲音:“關東陽公老僧既然來了,竟不敢進來麼?老叟已經等你多時了。”

陽公老僧聞言吃了一驚,身子一縱,飄到了前面,邁步走進了石門。

石門內竟是一個寬闊的石廳,十余盞油燈亮起,可以看到四周的石壁之上畫了許多幅岩畫,都是裸體人物圖形,做各式各樣的飛天狀,姿勢都極優美飄逸。

石廳的一側有一個青石台,石台之上盤腿坐著一個銀發白須老人,竟然一絲不掛,胯間生有尺許長的白色陰毛,披散在膝蓋上,渾身皮膚極白,連淺處青色的血管都曆曆在目。

老人的身後站著一位素衣少女,相貌極為美麗,只是面如冰霜。

令人吃驚的是,青石台的下面,竟然里三層外三層的蹲著一排排的白毛巨鼠,就像是軍隊一般,均以血紅色的眼睛望著他們幾個,紀律嚴明,鴉雀無聲。

見到這種陣勢,乾老大等人無不心驚膽戰,這種情形實在太詭異了。

陽公老僧淡淡一笑,朗聲說道:“想必老先生就是湘西老叟了吧?”

白須老人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就是湘西老叟,陽公和尚不遠千里從關東來到湘西,為了野拂寶藏而蝸居天門山寺十年,真是難為你了。”

陽公老僧毫不在意的陰笑道:“湘西老叟不也是為了看守野拂寶藏而隱身鬼谷洞數十年麼?這種毅力實在是令在下欽佩不已。哦,原來老叟洞里還藏著年輕的美女啊,怪不得從來都不出洞呢,甚至為圖方便連衣服都不穿了,哈哈。”

湘西老叟聞言臉色微微一紅,論江湖經驗,他遠遠不及陽公老僧,其實這話乃是陽公有意要激怒他的。

身後的妮卡卻受不了陽公老僧的譏諷了,頓時臉色緋紅,忍不住罵的道:“你這老淫僧,竟敢胡言亂語,我要你今天死無葬身之地!”

陽公老僧哈哈大笑:“姑娘,你看我這幾位徒兒,哪一個不是年輕力壯,性感十足,干嘛要跟一個老棺材瓤子鬼混呢?隨你閉著眼睛挑一個,都好過白毛老怪百倍不止。”

妮卡大怒,身子一縱,便要過去與陽公老僧交手。

湘西老叟伸手示意,阻止了妮卡,朗聲說道:“陽公老僧,你也是輩分不小的人了,何必與一個小姑娘過不去呢?我們之間還有些事情沒有說清楚,老叟不想讓你們死的不明不白,300年來,鬼谷洞謹遵野拂遺訓,凡入洞者,先問清楚來曆而後殺之,且不留尸骨,這是需要事先向你們說明的。”

陽公老僧聽罷點點頭,說道:“嗯,果然有中原仁義之風,至于陽公老和尚的來曆說給你聽也無妨,關東黃龍府,老叟可否聽聞?”

湘西老叟搖了搖頭道:“不曾。”

陽公老僧繼續說道:“黃龍府就是現在的吉林省農安縣,清代薩滿教的發祥地,這里有一極秘密的黑巫派,當今的掌門就是我陽公和尚了。我派曆來除掌門以外,只有八個門人,來自八旗子弟。1644年前,我派當時的掌門率八個門徒跟隨多爾袞大軍入關南下,受多爾袞之命一路追尋李自成的侄子李過將軍的蹤跡,因為他掠走了大明國庫7000萬兩白銀,相當于崇禎朝十年的稅賦收入,這對于剛剛立國未穩的大清朝來說,是何等的急需。不料,他們竟全部鎩羽湘西的天門山,八門徒死于野拂之手,掌門重傷而歸,返回到了黃龍府,不久也傷重不治。掌門前輩臨終前,遺訓新任門人,待若干年野拂死後,再去天門山,踏平天門山寺,找出野拂寶藏,以慰亡靈。以後的康熙乾隆道光等朝,我派均有人前來湘西,但是所有人都是一去不返,從此沒了音訊,天門山寺倒是毀了,可是寶藏的蹤跡卻始終不得而知。”

湘西老叟道:“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淵源。”

“所以,十年前,我潛入了天門山寺,殺了寺中唯一的老僧,冒充守寺僧人,為了完成前輩遺願,苦尋十年,今天終于如願以償了,可慰先輩在天之靈了。”陽公老僧語氣蒼涼至極。

湘西老叟長歎道:“野拂寶藏300年來,不知有多少清廷鷹犬和江湖好漢命喪天門山,可是得了寶藏又如何呢?當今滿漢早已融為一體,難道說你們還要恢複大清不成?”

陽公老僧淡淡一笑:“如今滿人的戶口都已經漢姓,大清卻是一去不複了,誰還去搞那個,以卵擊石的事情只有傻瓜才會干。”

“那你們要寶藏做什麼?”湘西老叟不解的問道。

“我們不做什麼,而是有人想要。”陽公老僧說道。

“什麼人?”湘西老叟驚奇的問道。

陽公老僧嘿嘿一笑,說道:“此事就不必再說了,現在我的來曆已經說過了,該我問你了,野拂寶藏是否藏在鬼谷洞中?”

湘西老叟點頭道:“不錯,就在這里。”

陽公老僧“嗯”了一聲,說道:“湘西老叟,你今年已經年紀不小了,時日無多,野拂寶藏不如就由我們取走,你若是願意的話,也和我們一起回關東老家去,我們會把你供奉起來,多找一些東北大妮兒陪你,豈不勝似在這黑洞中苦捱?”

湘西老叟平靜的說道:“老叟還想問明一件事。”

“請說。”陽公老僧答道,一面似乎神經有些緊張的拚命搓著雙手。

“清末民國初年,奉祖先遺命看守野拂寶藏共有兩個人,一個便是老叟,隱居鬼谷洞中,還有一個姓梅,居于鳳凰古城,以作外應。某天的夜晚,梅員外夫婦慘遭不明來路的蒙面人殺害,丟失了一個紫檀木匣,尸體上未留下任何傷口,以梅員外夫婦的武功,竟無任何反抗的跡象實屬不可思議,況且,他們夫婦隱姓埋名,深入簡出為人低調,不可能在江湖上結仇。這事兒,是你們關東黑巫干的麼?”湘西老叟緩緩道來。

陽公老僧一面搓著手掌,哈哈一笑:“湘西老叟果然機敏過人,連七八十年前的事還記憶猶新,不錯,是關東黑巫干的,那是當年我師父親自做的,他知道梅員外獨門武功深不可測,強攻未必能贏,所以就在香堂里的檀香上作了手腳,那梅員外夫婦每天深夜都有上香堂祭拜野拂靈位的習慣,換上加進了薩滿‘腦尸粉’的檀香,待他們夫婦聞到至昏厥之時,再用吸水綿紙蓋住鼻孔,這樣就神鬼不知的殺死了梅員外夫婦,得到了紫檀木匣。”

“得到又如何?”湘西老叟鼻子“哼”了一聲。

陽公老僧道:“不錯,木匣里的藏寶圖的確是假的,但是最終線索還是引向了天門山鬼谷洞。”

湘西老叟不由得唏噓道:“小影啊,原來你的父母死于關東黑巫之手,並不是鳳凰城中的那個惡霸。老叟曾經答應過你,替你殺掉仇家,唉,想不到這麼多年以後,才終于得以兌現,之前,都是我錯怪了你,可是老祖是個女人的事情,你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呢?如今一切都遲了……”

“還不遲。”暗道石門口處轉出一人來,正是梅小影。

上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