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回到半山別墅,遠遠的望見一輛警車停在了911號門前。

吳道明和師太一進大鐵門,就看到了院子里草坪邊上,一個矮個子便裝男人站在了那兒吸煙,吳道明認出來他是何天豪探長。

“何探長,您怎麼來啦?”吳道明上前打著招呼。

何探長眼睛瞥了師太一眼,說道:“昨夜,山頂道889號一條愛爾蘭獵狼犬被咬死了,前夜,900號一只大猩猩也是同樣,吳先生的家就在他們的附近,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或是發現什麼可疑之處?”

吳道明示意師太先進屋里,然後轉過頭對探長說道:“沒有,沒有注意到,究竟是什麼凶惡的動物,能夠輕而易舉的咬死大猩猩和那只巨大的獵狗?那兩只動物我都見過得,難道真的像報紙上說的是外星人登陸香港了麼?”

何探長說道:“市民中有諸多猜測,到目前為止,警方還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說明是外星人或是某種可怕的動物,只是有一點,令人迷惑不解。”

“是什麼?”吳道明問道。

“大猩猩傑弗和獵狼犬巨人的頸部傷口處,都留下了人類的齒痕,而且很小,相當于嬰兒般,吳先生是這兒的老住戶了,想聽聽您的看法。”何探長說道。

吳道明心想,嗯,看來警方已經調查過自己的情況了。

“這個麼……我向來是一個動物保護者,這次發生的大猩猩和獵狗的慘案,我深表痛心。我認為,所謂外星人的傳聞不足信,如果真有外星人,它們來到香港的目的只是為了殺害大型寵物,這是難以理喻的。大猩猩傑弗並非是溫順的靈長類,巨人是一種凶猛的犬科動物,若是更加凶猛的就只有食肉類的貓科動物了,如師子老虎等,但是也不容易一下子就能輕易得手的,必然要經過一番厮殺,主人家不會聽不到動靜的。”吳道明分析說道。

“那能會是什麼呢?”何探長又抽出一只香煙點上。

“會不會是某種吸血蝙蝠之類的?”吳道明摸了摸自己曾經被紅眼陰蝠拔光的腦袋,推測道。

“蝙蝠會有人類般的牙齒麼?”何探長懷疑的問道。

“蝙蝠是世界上唯一會飛的哺乳類動物,長有很細小的牙齒,但和人類的完全不同。”吳道明說道。

何探長搖搖頭,道:“那就不對了,警方的痕檢專家認定了那是人類的齒痕。”

吳道明聳了聳肩,表示無能為力了。

“會不會是僵尸?我們知道,吳先生是香港最著名的風水師,您認為這世上真的有僵尸麼?就像電影里的那樣。”何探長問道。

吳道明沉吟道:“有,但不是像電影里那些關節不會打彎,直立跳著行走的那個樣子。”

“真的麼?吳先生可有親眼見過?”何探長懷疑的口吻說道。

吳道明微微一笑,說道:“在大陸那邊見到過。”

“哦,說來聽聽。”何探長饒有興致。

吳道明沉吟片刻,說道:“大陸幅員遼闊,山川形勢多變,風水地理複雜,曆史沉澱厚積,古來能人異士不勝數,而且大都土葬,某種機緣巧合之下,尸體產生尸變的事情在民間時有發生。不過,大陸官方推行無神論,所以很多東西不會見諸報道,只是民間私底下議論和小范圍流傳。”

“吳先生可否說的具體些?”何探長說道。

“譬如說湘西趕尸,俗話說,‘狐死正首丘’,中國人特別眷戀自己的鄉土,葉落須歸根,客死異地的游子,本人的意願一定要入葬祖塋,孝子賢孫必得搬喪回籍,親友相知也都有資助此事的義務,如一時還不能移柩,便只好權厝。

湘西的沅江上游一帶,地方貧瘠,古來窮人多赴川東或黔東地區,作小販、采藥或狩獵為生,那些地方多崇山峻嶺,山中瘴氣很重,生活環境極其惡劣,除當地的苗人以外,外人是很少去的。死在那些地方的漢人,沒一個是有錢人,而漢人在傳統上,運尸還鄉埋葬的觀念深,但是,在那上千里或數百里的崎嶇山路上,即使有錢,也難以用車輛或擔架扛抬,于是就誕生了‘趕尸’這一奇怪的也是最經濟的辦法運尸回鄉。你想,清涼的月光下,崇山峻嶺間,默默的走著一行尸體,穿省過州返回家鄉,這種只能在香港電影里看到的情景,其實在湘西鳳凰一帶已經流傳好幾百年了。”吳道明講述道。

“嗯,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是絕不可能有這種事情發生的,地方小,一趕就下海了,它們是僵尸麼?”何探長若有所悟的說道。

吳道明搖搖頭,說道:“不是,其實它們還只是中陰身,還需要特定的機緣,才會產生尸變,算下來有十八種之多。”

何探長點頭問道:“尸變厲害麼?”

吳道明實事求是地回答說:“有些有點厲害。”

何探長又問:“它們干掉傑弗和巨人有沒有問題?”

“輕而易舉。”吳道明肯定道。

鐵門外走來一位身著制服的警員,來到了何探長的面前說道:“探長,警犬有線索發現。”

何探長聞言與吳道明打了個招呼,匆匆跟著那警員走出911號別墅。

吳道明目送著他的背影離去,然後關上了鐵門,回到了客廳里。

客廳內,師太已經讓其他人回避進了房間,此刻朱彪和殘兒又都從屋里跑出來了。

“白女士還活著。”吳道明告訴朱彪道。

朱彪一聽焦急的問道:“她在哪兒?找到了嗎?”

吳道明說道:“應該還在香港,我會接著尋找。”他向朱彪述說了自己和師太去到跑馬地香港墳場的情況。

“小才華還好麼?”吳道明說著跟同朱彪走進了房間。

沈才華正坐在地板上玩耍,小肚子脹的鼓鼓的,像個皮球,見到吳道明進來,黑黑的瞳孔收縮著,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眼神。

吳道明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你懷疑是才華干的麼?”師太憂心忡忡地問道。

“如果是,沈菜花肯定也幫了忙。”吳道明自言自語道。

山頂道889號院內,警員指著那排法國冬青樹籬下面,那兒有幾顆折斷的金盞菊,看得出有什麼東西曾從那兒爬過,嫩綠色的草坪上有一道輕微的壓痕。

“這里發現了物證。”一名警方痕跡專家晃動著手中的塑料證物袋,里面有一塊白色的布條。

警員手指著歐式鑄鐵柵欄的尖頭,說道:“就是在那兒發現的,威爾遜處長家的菲傭證實,決不是989號別墅里的東西,我們懷疑就是凶手衣服刮在鐵棘上留下來的。”

“很好,盡快送回去化驗,得出結果後馬上通知我。”何探長說道。

“是,探長,另外警務處長威爾遜先生今天對周警司大發脾氣,催我們早點破案。”警員小聲說。

“哼,哪兒有那麼容易的?對了,你給我派上兩個人,給我晝夜監視911號,我感覺那個風水大師有點不簡單,他從大陸剛一回港,他家周邊就接連發生了兩起案子,而且此人還認識九龍城寨的那具無名男尸,我想這里面一定有什麼關聯。”何探長吩咐道。

“是,探長。”警員應允道。

說什麼尸變?想唬香港皇家警察麼?何探長心中嗤之以鼻。

上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下篇: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