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相認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相認


“放了寒生。”黃建國說道。

黃乾穗眼睛緊盯著兒子,緩緩道:“你說什麼?”

“放了寒生,要他救活小兵。”黃建國鄭重的重複說道。

“唔,你知道麼?小兵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寒生給害的。”黃乾穗說道,然後向兒子講述了寒生如何偷偷將豬的睾丸移植到了孟紅兵的身上,導致其性情大變,竟然愛上了母豬,最後發展到了奸汙母豬,成了丟人現眼的啞奸犯,整個婺源縣的群眾都在笑話我們家。最後那寒生還偷渡香港,也不知道怎麼弄到一筆巨額資金,現已被政府罰沒收繳了,公安機關正在審查,按律定罪,從嚴從重處罰。

黃建國聽罷沉思片刻,冷靜的說道:“此人桀驁不遜,既不能為我所用,就必須堅決除掉,但目前尚有可利用之處,待其治好小兵再下手除去不遲。”

黃乾穗滿意的望著兒子,建國果然處事頭腦清晰,機謀過人,有著偉人般的心狠手辣和決斷力。

“好,我打個電話,你去找公安局分管政保的張局長,他會為你安排的。”黃乾穗微笑著說道。

黃建國告訴正在房間小憩的東東,他要出去辦點事。

“不是去會以前老相好的吧?”東東看著他的眼睛說道。

“我說過多少遍了,並向毛主席發過誓,你是我的初戀,我是去為堂弟的事情跑一趟,請你相信我。”黃建國解釋道。

“好,你可要早去早回啊。”東東撅著嘴說道。

黃建國應著走出來房間,出大門朝十字街方向而去,縣公安局就座落在這條街上。

張局長熱情的接待了黃建國,帶他來到了後院的看守所,一民警將朱寒生單獨放了出來。

“我們也要出去!”老祖在號子里喊道。

“朱寒生是要去看一個病人,你們暫時還必須留下。”張局長對老祖解釋道。

劉今墨沒有做聲,豎起了耳朵傾聽著院內寒生與那個年輕人的談話。

“寒生,你給小兵移植了豬蛋蛋,現在他馬上就要死了,我知道小兵做事魯莽,得罪了你們家,但你是一名醫生,怎麼能夠在治病的過程當中參雜個人恩怨在里面呢?如此的對病人不負責任,這可是有損醫德的呀。”黃建國語氣平和的說道。

寒生臉上微微一紅,未置可否。

“麻煩你跟我去一下縣人民醫院,看看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挽救他的生命,好麼?”黃建國問道。

“我跟你去。”寒生點頭道,然後走回到鐵柵前。

“劉先生,我跟黃建國去一下縣醫院,看完那個孟紅兵就回來。”寒生說道。

劉今墨沉吟道:“好,你要小心點,若是太陽落山還沒回來,我和老祖就要闖出去了。”

寒生點點頭,要他放心,然後跟著黃建國離開了看守所。

十字街上的一家小店門口,站著王婆婆和明月,她們正在觀察著縣公安局的地形位置,寒生等人就關在這座大院里面,望著進進出出的警察,王婆婆認為還是晚上下手比較方便些。

“我們先去找我那幾個逆徒,天黑以後再來劫獄。”王婆婆回頭對明月說道。

“師父。”明月突然緊緊的抓住了王婆婆的手臂。

公安局大門口走出來三個人,一名著制服的中年警察,其余兩人是寒生和黃建國,三人步行向南而去。

“走,我們跟在後面。”王婆婆說道,兩人悄悄地尾隨在了他們身後。

三個人直接走進了婺源縣人民醫院內。

病房內,荊太極正在等著他們,迎面看見了寒生,臉微微一紅,頗顯尷尬。

寒生沒有理睬他,徑直來到病床前,看了看昏迷之中的孟紅兵,然後掀開了被子,伸手捏了捏他的陰囊,詫異的說道:“咦,這不是原來的那對豬蛋蛋啊。”

荊太極在一旁解釋道:“不錯,那對豬睾丸已經被朱彪打爛了,這是我重新移植的人的睾丸。”他的眼神兒瞥了一眼身著警服的張局長,心道反正自己也得准備棄官擄走寒生了,也不必忌諱說什麼了。

張局長仿佛聽而不聞的望著窗外。

寒生繼續觀察著,口中問道:“這睾丸並沒有成活,你是怎麼移植的?”

荊太極咽了口吐沫,說道:“用的是你剩下來的那半瓶鼻涕蟲液。”

此刻,黃建國腦子打了個機靈兒,他疑惑的對荊太極說道:“荊院長,你移植所用的供體,不會就是早先鬧事的那幫人所說的死人睾丸吧?”

荊太極面紅耳赤,囁嚅著說道:“活睾丸到哪兒去找?”

“可那人死于睾丸癌不是麼?”黃建國嚴厲的責問道。

荊太極無言可答,尷尬之極。

就在這時,有一護士走進來替他解了圍,“荊院長,外面有人找,客人在院長室里等候著。”那護士說道。

荊太極如釋重負,忙低頭走了出去,心中甚是窩火,蹬蹬蹬,直接上樓推開了院長室的門,卻馬上呆立在了那兒……

師父王婆婆正端坐在沙發上,目光嚴厲的盯著他。

“師父……”荊太極輕輕叫了聲,心中一陣慌亂。

王婆婆冷峻的臉色如冰霜一般,冷笑道:“你還認我這個師父麼?竟敢在寒生茶中下祝由散,騙取《青囊經》,還公然劫持寒生,犯我門規,枉我收了你這個逆徒,真是看走了眼。”

“師父,請恕徒兒一時糊塗,今後太極再也不敢了。”荊太極裝作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道。

王婆婆冷笑道:“你還想著有下次麼?今天我就先廢了你,免得你日後為禍。”說罷緩緩抬起手臂來。

“師父,太極知錯,甘願受罰,但是請求師父准我將一台手術做完,半小時後自會前來領命。”荊太極誠懇的央求道,竟然落下兩滴眼淚來。

王婆婆猶豫了片刻,放下了手臂,對身後的明月說道:“明月,你跟他去把寒生叫來這里來。”

“是,師父。”明月應聲道,隨即跟隨著荊太極下樓來到了住院部。

走廊里,聽到腳步聲,正在踱著步的黃建國緩緩轉過身來。

“明月是你……”黃建國心中頓時湧上一股暖流,忙上前兩步便欲拉明月的手。

明月腦中一陣迷亂,後退兩步,喃喃說道:“你不是不認得我了麼?”

黃建國熱淚滴落,激動的說道:“你是我朝思暮想的人,我又怎會不認得呢?今天在路上,那只不過是給東東作作樣子的,自從你失蹤了以後,我茶飯不思,到處打聽尋找你的下落,你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頭吧。”

明月長久以來的思念與感情的煎熬,像決堤的潮水般湧上來,淚水噴薄而出,身子晃了晃,向一邊倒了下去。

黃建國搶上前扶住。

荊太極推開了旁邊一間空著的病房,讓黃建國攙扶著明月進去,說道:“建國,你們先在這兒聊會兒。”然後退出並悄悄地帶上了房門。

他迅速的返回到了孟紅兵的病房,寒生見其回來,便說道:“那就准備開始動手術吧。”

“不必了。”荊太極陰笑道,出手一指,點在了寒生的膻中穴上,寒生自覺胸前一麻,即刻喪失了知覺。

“荊院長,你這是……”站在窗口處的張局長轉過身來,驚訝的問道。

荊太極更不答話,伸手拽出鋼筆,祝由指一彈,那筆疾射如電,正中其耳後高骨,張局長張開了嘴吧,未等叫喊出聲來,便眼一黑撲倒在了床上,差點咬在了孟紅兵的下體處。

荊太極扶住了寒生,摟住他的腰,用力提起離地,仿佛攙扶著一般,開了門朝走廊另一側而去,然後出後門來到了車庫。他將寒生撂在那輛破舊的救護車里躺倒,然後跳上駕駛座位,打著引擎,將車駛出了醫院,朝東南方向落荒而去。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陌路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癡心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