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人性的面具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人性的面具


荊太極沒想到這個山洞竟然如此之深邃,無奈自己只有在黑暗中摸索著前行,一面注意聆聽捕捉寒生發出的動靜,待心靜下來時,終于聽到了寒生跌跌撞撞的聲音,就在自己前面不遠處。

“寒生,別跑了,何苦呢?你又能逃到哪里去呢?”荊太極喊道,山洞里發出一連串的回音。

“荊太極,善惡終有報,你的報應就要快到了。”黑暗中傳來寒生的回答,似乎就在前面。

荊太極提起了真氣,想要加快腳步,但是不行,黑暗里的石壁凹凸不齊,一不留神兒就會撞得頭破血流。兩人其實相隔也就是十余丈而已,荊太極卻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洞內甬道越來越窄,荊太極僅憑寒生“呼哧”的喘息聲辨明追蹤的方向。那寒生不會武功,上氣不接下氣,聽著大口喘著粗氣的聲音已經越來越接近了,而荊太極身負上乘內功,調息輕松,不累也不喘。

“荊太極,王婆婆為人正直慈祥,為什麼收的這三個徒弟卻如此心術不正?”前面傳來寒生的說話聲,間雜著大口大口的喘息,好像腳步已經停了下來。

荊太極知道寒生已經跑不動了,于是一面回答敷衍著,一面悄悄地向前移動著,盡量不發出聲響。

“世上根本不存在什麼善惡之分,什麼心術正不正之說,那全是人們杜撰的,”他一面前進著,一面相應將聲音放輕點,仿佛距離並未改變,“所謂心善之人,往往都是那些胸無大志,安于現狀不求上進的人,人類社會若是要前進,豈能靠心善的人去推動?所謂心惡之人,卻是那些發揮人類能量極限,刻苦奮斗、奮勇拼搏並脫穎而出的小部分人,自然會受到那些安于現狀的蠢人說成是心術不正了。對任何人的評價,總有不同的說法,曆史上這類情況比比皆是。你還在聽麼?”他止住話語,豎起耳朵靜聽。

“我在聽著呢。”黑暗中傳來寒生的回答。

荊太極感覺與寒生的距離又拉近了數丈,于是他進一步壓低了聲音,說道:“就拿偉大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來說,革命群眾頌揚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是大善人,而階級敵人卻對他恨之入骨,罵他老人家是白虎星下凡,渾身沒毛,殺人如麻。寒生,你說我師父王婆婆是正直慈祥之人,可是你知道麼?她年輕時也曾經是江洋大盜,濫殺過不少無辜。”

“你在胡說,婆婆絕不是那樣的人,你能說出具體她濫殺了那些無辜的人。”寒生反駁道。

“湘西鳳凰古城的梅員外夫婦就是被我師父所殺……”荊太極說著。

“梅員外夫婦!”寒生大吃了一驚,那不是梅小影的父母嗎?湘西鳳凰古城,大戶人家梅員外,不錯,正是小影婆婆和劉今墨師父梅一影的家,天門山野拂寶藏的看守人之一……

“你在胡說……”寒生嘶啞的說道。

“我沒有胡說,”荊太極反駁道,“那梅員外夫婦獨門武功了得,深不可測,我師父自忖未必能贏,所以在他家的佛堂里動了手腳,結果梅員外夫婦中了祝由迷香,被師父輕易的用沾水棉紙封住了口鼻,窒息而死,這是我年輕時,師父親口告訴我的。”

寒生聽罷心中一片茫然,荊太極說的沒錯,關東黑巫一直覬覦著野拂寶藏,陽公老陰婆的師父正是人稱“客家聖母”的王婆婆。梅員外夫婦慘死後,家中那個紫檀木匣便不翼而飛了,原來是王婆婆交給了徒弟陽公。那陽公隱匿天門山寺十年,按圖索驥尋找野拂寶藏,最後在鬼谷洞與最後一個看守人湘西老叟惡戰,幾乎全軍覆沒。

王婆婆……難道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人可以將自己隱藏的如此之深麼?寒生迷茫了,這個世界上究竟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想著想著,寒生不寒而栗。

“你怎麼不說話了?”荊太極問道。

黑暗中聽不到寒生的回答,但荊太極感覺到了寒生紊亂的喘息聲,近在咫尺。

寒生突然之間有了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他不想跑了,人世間又有多少人在面具的後面生活?自己不過是無意中得到了一本《青囊經》,數月之中,原來他與父親兩人平靜的生活就完全被打破了,看到了人世間竟然是那樣的齷齪,那樣的血腥,他累了,他多想再回到以前的那種平凡生活之中去啊……

蘭兒,他此刻突然想到了蘭兒,他回憶起當日在集市上初次見到她的情形,那張丑陋的臉和蘭兒賣身救母的義舉,嗯,蘭兒是真實的,她絕沒有帶著面具生活,寒生微笑了,世上終歸還有真情在,他的體內感覺到了有一股熱血在奔流。

這時,一只強硬的手掐住了他的胳膊,指甲深深的陷入了皮肉中……

“哈,寒生,終于抓到你了!”荊太極嘿嘿的大笑道。

寒生淡淡的說道:“抓到抓不到又怎樣?《青囊經》我反正是不會告訴你的。”

“真的麼?”荊太極陰笑了起來,然後又接著說道,“寒生啊,雖然我的祝由散沒有了,但我還有更加直接的辦法讓你說出來,讓我先將這個辦法的操作程序說給你聽,咱倆都是醫生,沒有必要拐彎抹角的。”

“你說吧,我聽著呢。”寒生平靜的說道。

“人體解剖學太深奧,我就不一一介紹了,首先,我會劃開你的腦皮,輕輕的揭開天靈蓋,讓你的大腦暴露出來,然後用一根金屬探針,連接你的大腦記憶與語言部分,這樣你就源源不斷地說出《青囊經》的秘密了,甚至包括你的手淫史和與蘭兒在床上的隱私,當然,這需要一個區域一個區域的試,反正我們時間有的是,總歸會找到你大腦中貯存《青囊經》的那部分記憶溝回的。怎麼樣?簡單之極吧?”荊太極哈哈笑將起來,冷酷的令人毛骨悚然。

“卑鄙!簡直禽獸不如!”寒生大叫起來。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禽獸不如,我再最後問你一次,你說還是不說?”荊太極手上加了些力道,寒生手臂一陣麻木。

“我寒生不過是一個鄉下土郎中,賤命一條,死不足惜,可惜了當年華佗舍命遺留下來的《青囊經》,竟然落入到你這種惡人之手,可悲啊。”寒生喃喃道。

荊太極聞言暗喜,有門,遂進一步循循善誘道:“寒生,你告訴了我,然後我倆可以共同使用《青囊經》上面的醫術治病救人,懸壺濟世于天下,豈不快哉?只要能醫好病人,病人又何必在乎醫生的善惡呢?話說回來,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醫生的人品難道就真的是那麼好麼?”

“?們怎麼還不來呢?”寒生嘴里叨咕著。

“誰?誰還沒來?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你就別指望有人來了。”荊太極說道,他懷疑寒生腦子可別出了什麼問題。

黑暗中,由遠而近出現了一群紅色的眼睛,為首的那對鮮紅如血的眼睛碩大如銅鈴,寒生知道,那是陰蝠首領……

上篇: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劫持     下篇: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惡有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