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這是一座年代久遠的地宮石室,約有幾間屋子大小,完全以青條石砌成,盡管外面已經是隆冬臘月,可石室內卻是溫暖潮濕,石牆腳處甚至生有青苔。

石室中央有石桌石凳,盡頭靠牆鑲著一座佛龕,但里面空蕩蕩的並無佛像,遼代是中國古代北方契丹族建立的政權,舉國信奉佛教,大概這座古塔修建到一半便移至農安縣城西門去了,所以佛龕遂空置了下來。

整個石室內空蕩蕩,牆角的石地上堆著一些破陶土罐,陽公不在這里。

“這是什麼?”寒生問道。

劉今墨將手電光照過去,石桌上撂著一盞煤油燈,旁邊還有一盒長白山牌火柴。劉今墨擦燃火柴,點亮了煤油燈,橘黃色的光照亮了石室。

“陽公來過,這里看來是他的巢穴之一。”劉今墨說道。

寒生轉過頭來問小翠花道:“翠花姐姐,你回來農安,如何才能與陽公接頭呢?”

小翠花回答道:“上次陽公臨離開京城時約定,讓我回來後,就在縣城西門遼塔第十層東側飛簷的風鈴上系一布條,然後于第二天夜里子時塔下見面,不見不散。”

“看來,我們只有回縣城了。”寒生道。

“哈,果然是別有洞天啊。”門口傳來一個男人的說話聲音,一口的老呔兒味兒。

眾人回過頭去,只見馮生手握著一只手電筒走了進來。

馮生來到面前止住腳步,望著寒生同劉今墨說道:“我說那幾個黃皮子決不可能是凶手麼,看來這兒的秘密還有不少呢。”

“你到底是什麼人?”劉今墨冷冰冰的說道,聲音尖利刺耳。

馮生的目光在他們臉上掃過去,片刻,緩緩說道:“我是公安部刑偵局私下調查此案的特工。”

“哼,”劉今墨嗤之以鼻的說道,“別在這兒胡扯了,公安部會為一個小孩子的事兒勞其大駕麼?”

馮生不以為然的微微一笑,然後鄭重的說道:“1953年,國家文物局修繕農安縣遼塔,清晨,一個工頭陳尸塔下,死因十分的蹊蹺,引起了有關方面的注意。”

“死因蹊蹺?”寒生引起了興趣。

“是的,那人的大腦組織不見了。”馮生說道。

“與萬金塔死亡的這個男孩子一樣?”寒生驚異的問道。

“不錯,當時有關方面封鎖了消息,然而案子卻始終未破,後來作為一件懸案擱置了,萬金塔小男孩這一宗普通謀殺死亡案件,因為死因同樣的蹊蹺,重新勾起了有關方面的注意,于是將兩宗並案偵查。”馮生解釋道。

“為什麼告訴我們這些?”劉今墨警覺的問道。

“因為從你們一進入小飯店後不久,我就預感到你們與這件事情有牽連,不是麼?”馮生目光炯炯的盯著寒生等人。

寒生與劉今墨面面相覷,沒有吱聲。

“你們知道凶手是誰?對嗎?”馮生從對方的表情上,看出來自己的推斷是正確的。

寒生點點頭。

“是誰?”馮生追問道。

“陽公。”寒生回答。

“陽公是什麼人?”馮生問道。

“他是關東黑巫的首領,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殺人犯。”寒生回答道。

馮生皺了皺眉頭,說道:“請你說的詳細一些。”

這時,劉今墨邁步站到了寒生的前面,以多少帶有點官場的口吻,淡淡的說道:“馮同志,我想你也是公安戰線上的老同志了,江湖上的規矩想必多少也知道點吧?你明白我的意思麼?”

馮生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劉今墨接著說道:“我們也是尋找陽公的下落來的,”他指了指寒生,繼續說道,“陽公殺死了他的父親和岳母,我們依照江湖上的規矩追蹤擒拿陽公,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馮同志和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但是目前,我們還沒有關于陽公下落的准確消息,可能幫不上你多大的忙。”

馮生微微一笑,道:“青田劉今墨,果然江湖,好吧,我老呔兒今天不為難你們,但是職責所在,我又必須問清楚幾個問題,當然,你們肯定也是不希望到縣公安局里面去做筆錄的吧?”

劉今墨聞言心中有些慍怒,但是面目表情卻是如舊,嘴里只是冷冷的說道:“請問吧。”

馮生道:“你們是剛到此地吧?預計住在何處?”

劉今墨答道:“縣城。”

“這位小兄弟的名字和戶口所在地?”馮生轉向望著寒生說道。

“我叫朱寒生,家住江西婺源南山村。”寒生如實的回答道,劉今墨在一旁皺了皺眉頭。

“陽公為什麼要殺你的父親和岳母?你們有什麼深仇大恨?你們是怎麼認識的?你又如何斷定陽公就是凶手?請你把自己所知道的有關陽公所有情況都盡可能完整的告訴我。”馮生一口氣提出了一大堆的問題。

“這……”寒生真的不知從何說起,他把眼睛望向了劉今墨。

劉今墨嘿嘿幾聲冷笑,尖聲道:“馮同志,我們告訴了你凶手是誰,這已經是幫了你,其他的要靠你自己去調查,我們沒有必要回答你亂七八糟的問題。”

馮生也同樣冷笑了兩聲,不無威脅的說道:“公安機關在辦案,你們的責任只有配合,明白麼?”

劉今墨蓄氣于臂,默默的抬起了手指,按照他以往的行事作風,對方早已經倒下了。

馮生亦是毫不示弱的盯著劉今墨,右手緩緩的從腰間摸出一只手槍來。

劉今墨和馮生兩人都沒有說話,空氣仿佛凝滯著,大戰一觸即發……

須臾,馮生嚴肅的面孔慢慢的舒展開來,目光漸漸變得柔和,舌頭輕輕的探出,優雅的舔了舔嘴唇,然後張開了口,竟然嗲聲嗲氣的唱了起來:“哎……鼓靠著鼓鑼靠著鑼,新上門的女婿靠公婆,月亮緊靠桫欏樹,牛郎織女靠天河,八郎探母南北和,這般言語不用說,先把餅兒上一摞,填飽肚皮好唱歌,有絲餅有糖餅,筋餅油餅包餡餅,還有光頭餅月牙餅,滿洲餑餑十樣餅,八月十五有月餅,二三月里吃春餅,姓劉的女婿聽我言,你會烙我會顛,一塊吃著上西天,王母娘娘咬一口,一口咬掉多半邊,二郎楊戩沒趕上,帶上神狗攆八圈,你說這事怨不怨,哎咳哎咳喲啊……”

寒生知道,那是老翠花上身了。

老翠花頭大如斗,扒在瘦弱的馮生背上,正裂開了嘴巴,豁牙露齒的沖著劉今墨傻笑呢。

劉今墨也是忍俊不止。

小翠花拉住劉今墨的手,抬臉說道:“今墨,我們可以走啦。”

“那他呢?”寒生指著公安部的特工馮生說道。

小翠花含蓄的一笑,道:“俺娘知道怎麼做。”

劉今墨對寒生點點頭,說道:“走吧,回縣城。”

“哎……芝麻開花節節高,谷子開花壓彎了腰,茄子開花頭朝下,苞米開花一嘴毛,小翠花你不壓茬,青田女婿不著家,啥時候才能抱個胖娃娃啊,哎咳哎咳喲啊……”

在馮生優美的歌聲旋律中,眾人一起走出了半截塔地宮。

劉今墨轉身將大青巨石推轉複原,然後攜小翠花同寒生向縣城方向而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風雪之中。

老翠花見他們已經走遠,輕聲道:“俺們也走吧。”遂縮身進入了馮生的體內。

馮生長噓一口氣,揣好了手槍,大踏步的向村里光亮處走去。

三間土房里的堂口已經撤下,擺起了幾張八仙桌,每桌之上都是一大搪瓷臉盆的土豆寬粉燉豬肉,香氣濃郁,然而並無其它綠色蔬菜,蓋因臘月地凍天寒之故。有人拎著鐵壺,將燒熱的高粱酒斟滿了一只只的二大碗,鄉親們個個興高采烈大碗酒大塊肉的干著,大姑娘小媳婦則在一旁嘰嘰咕咕嘮嗑,不時“吧嗒吧嗒”的抽著報紙卷的旱煙,屋里暖烘烘的,空氣中混雜著肉味兒、煙味兒、酒精味兒和臭汗味兒。

“來啦,老呔兒,快快坐下喝酒。”倉子發現了馮生自外面進來,高聲叫道。

馮生大咧咧的坐下,端起面前的一碗酒,“咕嘟嘟”的一口喝干。

“好呀!”幾個漢子叫起好來,旁邊有人迅速的重新斟滿了酒。

馮生又是一口喝干,醉眼朦朧的說著:“你們知道我是誰麼?告訴你們吧,我是……”身子突地一顫,然後高聲叫道,“我是唐山老呔兒!”

人們哄堂大笑,快意融融,你一碗我一碗的拼起酒來,不多時,馮生已經酩酊大醉,撲倒在桌子上。

有人過來將其扶到火炕上,拉過條油膩的被子蓋在身上,任由他睡去。

老翠花嘿嘿冷笑著一閃又撲到了何仙姑的身上。

小男孩的父親同村里幾個年老的長輩正陪著老仙兒喝酒,虔誠的感激她為民除害,救了孩子。

何仙姑站起身來,說道:“黃皮子妖孽既除,本仙姑這就打道回府。”

老仙兒發話,豈有不從之理?鄉親們紛紛站起身來,恭送仙姑。門口,何仙姑的大叫驢屁股上,已經馱上了一條豬大腿和一副豬下水,這是按照習俗回報給老仙兒的禮。

倉子輕輕的攙扶著何仙姑跨上了驢背,風雪中,何仙姑一溜煙兒的直奔縣城而去。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