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中年男人帶領著王婆婆和明月出了真武殿,繞過南極殿,穿過垂花門,前面已然是白云觀側門了。

王婆婆回頭望了望,夜色中,那兩個黃色的身影若即若離的一閃,轉瞬又不見了。

暮色中,垂花門外停著一輛黑色的上海牌轎車,一青年司機敏捷的跳下車來,拉開了車門。

中年男人淡淡一笑,說道:“金道長現在雍和宮,請二位上車。”他的目光又一次的掠過明月的臉上,已經柔和了許多。

王婆婆乃是見過世面的人,雖然久居鄱陽湖谷,但依舊落落坦然,一彎腰坐進了汽車里。那明月卻是頭一次坐小汽車,心中惶惶然不知所措。

中年男子望著明月,眼中含有一絲笑意,手掌輕輕的扶住了車門上框,示意明月坐進去。

明月臉色微微一紅,鑽進車內,坐在了師父的身旁。

那男人坐進了前排座,輕輕做了個手勢,司機啟動了馬達,小轎車慢慢駛上了大街。

明月望著車窗外飛馳而過的萬家***和那些一股股的自行車流,心下尋思著,京城如此之大,這個時候,建國又在哪里呢?想到這兒,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反光鏡中,中年男子不動聲色的看在了眼里。

最後,小轎車在一堵巨大的影壁牆前停了下來。

“到了。”中年男子說了聲,看起來此人話語不多。

王婆婆眼光向後瞄了一眼,留意到了尾隨在後面的一輛黑色轎車,車內有兩個穿軍裝的男子,她明白了,真武殿內的那兩個黃色的身影,是這個中年男子的保鏢。

下車後,穿過了兩側的牌樓,走進了雍和宮的正門,踏上了輦道,過鍾鼓樓、天王殿,迎面就是雍和宮大殿。他們繞過文碑亭,徑直來到了永佑殿。

踏上石階,跨入門檻,殿內燭火通明,飄來一陣天竺檀香的氣味。

偏房內,一張碩大的雕花木床,床上躺著一個紅衣喇嘛,床邊的椅子上坐著幾個人。靠門邊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齊腮的流行短發,蒼白的面孔,鷹鼻素口,柳眉杏眼,頜下一粒烏黑凸起的美人痣。另一個老者,清癯白皙,一只袖子空蕩蕩的,是個獨臂人。還有一個身材瘦小,面皮黝黑,顴骨凸起,尖嘴猴腮的中年人,身上帶有一種異國情調。

坐在床頭邊的是一個瘦瘦的道人,灰白色的眼仁,神情呆滯而麻木,王婆婆知道,此人應該就是金道長了。

那幾個人見到中年男人走進屋內,頓時顯得有些緊張,但是誰也都沒有說話。

“金道長,有人找你。”中年男人淡淡的說道。

金道長茫然的抬起頭來,另外三人目光詫異的投向了站在門口的王婆婆和明月。

王婆婆緩緩走向金道長,那中年男人在一旁冷眼旁觀著。

“金道長,打擾了。”王婆婆說道。

“恕貧道有眼無珠,女施主是誰?”金道長有氣無力的問道。

王婆婆微微一笑,說道:“老嫗白素貞,今日前來特為打聽一件事兒。”

金道長灰白色的眼珠轉了轉,似乎想不起來白素貞這個名字,末了,緩緩說道:“請問施主打聽什麼事兒?”

王婆婆開門見山道:“這幾天,有沒有一老一少兩個外鄉人來找過你?”

金道長斑白細長的眉毛尖兒不易察覺的微微抖動了一下,一般人看不到,可是卻逃不脫王婆婆的眼睛,她心下明了,劉今墨和寒生已經造訪過了。

“貧道是白云觀住持,每日里來找我的施主多不勝數,唉,貧道雙目失明,記不住啦。”金道長歎息道。

“道長,請你再好好想想,我們自鄱陽湖遠道而來,一路輾轉實屬不易。”王婆婆又追問了一句。

金道長搖搖頭,斬釘截鐵的說道:“對不起,貧道年老昏聵,適逢老友丹巴喇嘛過世,心煩意亂,實在是想不起來了,施主請回吧。”

咦,他為什麼不願透露呢?王婆婆心中尋思道,莫非此處說話不方便麼?她眼中的余光瞥了下那個中年男子。

王婆婆想了想,然後慢慢的走到了雕花木床前,目光望向了躺在床上過世了的老喇嘛。

但見老喇嘛雙眼緊閉、面目安詳,只是臉上呈現出兩種截然相反的古怪顏色,以鼻准為界,一邊面龐細嫩粉紅,而另一邊卻是烏黑锃亮。

“奇怪,京城里竟然還看得到這‘陰陽草降’。”王婆婆詫異的說道。

王婆婆的話令屋內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驚。

“你知道‘陰陽草’降頭?”椅子上那五十多歲的妖豔女人一躍而起。

明月驚訝的望著她,京城里上了歲數的女人打扮竟還是如此妖豔。

王婆婆冷冷道:“暹羅第一絕降,難怪死人了。”

獨臂人發話道:“丹巴喇嘛看守雍和宮數十年,向來與世無爭,什麼人竟然下此毒手,非要治他于死地呢?”

王婆婆冷笑一聲,緩緩道:“陰陽草降頭雖說是死降,但是卻有七七四十九日的期限,下降之人並非是要讓他速死,而是……”

“而是什麼?”金道長突然間顫抖著聲音問道。

“而是想要他在臨死之前,有充足的時間來安排自己的後事。”王婆婆沉吟道。

王婆婆的一席話如同一聲悶雷般,霎時間空氣仿佛凝滯住了,眾人聽得到各自的心跳。

“為什麼?”那妖豔女人面色惶惶的說道。

沒有人回答。

此刻,中年男人微笑著走上前來,打破了僵滯的氣氛:“這位大嬸遠道而來,所說的似乎有些聳人聽聞,想必您不是一般普通百姓,定有非凡之來曆,可否見告一二呢?”

眾人目光集中在了王婆婆身上。

王婆婆淡然一笑,道:“老嫗不過是鄱陽湖邊一普通農婦,帶著孫女來京城尋找失散了的親人,方才見這位過世的老喇嘛面相怪異,回想起年輕的時候,曾經在南疆見過同樣死法的人,所以有此疑問,出言唐突之處,還望見諒。”

王婆婆說的一番話猶在情理之中,但是此間房內的人都非等閑之輩,心下俱自明白這位老婆婆大有來曆。

“丹巴喇嘛還有救麼?”獨臂人明知已無希望,但還是小心翼翼的問王婆婆道。

王婆婆搖搖頭,回答道:“喇嘛已死數個時辰,血液凝固,髒器已腐,況且體內已經長滿了陰陽草,趕緊火化了吧。”

金道長睜著灰白的瞳仁望著王婆婆,緩緩道:“這位施主,千里尋親著實不易,若是能夠耽擱半晌,細說你家親人語音特征,容貧道慢慢回憶,或許能有斬獲也說不定。”

王婆婆心中暗想,這牛鼻子老道是不見真佛不燒香啊。

“好吧,我就與孫女耽擱上些時候吧。”王婆婆應允道。

那邊,中年男人心中暗自冷笑,臉上現出粲然的微笑,對眾人說道:“你們慢慢聊吧,務必幫助她倆找到親人的下落,我還有事,先走了。”

他的目光在明月的臉上和身上停留了一下,未等任何人回答,便揚長而去。

“施主請坐。”金道長聽聞腳步聲已遠去,遂對王婆婆說道。

獨臂人讓開了座位,王婆婆當仁不讓的坐在了椅子上。

“施主,丹巴老喇嘛與我等親如兄弟,今突遭人暗算,含恨而去,貧道悲痛欲絕,頭腦紊亂,記憶消褪,所以前幾日的事情都想不起來了。若是施主能夠釋貧道之惑,則貧道頭腦輕松解脫,必可重拾記憶,不知可好?”金道長誠懇的解釋道。

王婆婆端坐在椅子上,微微一笑,說道:“還未請教這幾位是……”

金道長趕緊介紹道:“獨臂的這位名字叫柳一叟,北京大學的曆史系教授,那位是筱豔芳,京城名旦,余下的那位來自泰國領事館,名字叫坤威差,是丹巴喇嘛請來治病的,他本人曾經是個高深的降頭師。”

王婆婆留意的看了看這個瘦小的泰國人,坤威差微笑著點點頭。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