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陽公深知老翠花是關東赫赫有名的女鬼,在民間的影響力甚至超過了狐黃二仙,想必是功力非凡,不到萬不得已,自己還是不要與之為敵的好。

“哈哈,老翠花,你的閨女我怎麼敢得罪呢?不信,你問問小翠花,我陽公碰過她一個手指頭了麼?”陽公臉上堆起了笑容。

“哼,你傷害了我的女婿,就等于是在欺負我閨女。”老翠花在小翠花的體內說道。

“你女婿?”陽公不解的問道。

“劉今墨就是我女婿,已經准備好臘月里節前完婚的。”小翠花口中發出話來。

陽公大吃了一驚,這青田劉今墨什麼時候成了老翠花的姑爺子了?

“我不信?老翠花也會打馬虎眼啊。”陽公搖著腦袋道。

“不信?好,你問問他倆吧。”老翠花說。

陽公走到劉今墨身旁,嘿嘿一笑,道:“青田劉今墨,你可是江湖上響當當的人物了,該是一言九鼎,我問你,你是老翠花的姑爺子麼?”

劉今墨雖說是一個生死不懼的硬漢子,但自己既已經答應了兩個翠花,則必定守信,于是坦然的點點頭,說道:“不錯,劉某已經應允了這門婚事。”

“怎麼樣?還不快解開他的穴道?”老翠花催促道。

“對呀,‘甯拆一座廟,不破一門親’,陽公徒孫,這個青田劉今墨與這個小侏儒相配,老衲看倒是神仙放屁??不同凡響呢。”耶老拍起手來叫道,皮尸果真十分的頑皮。

陽公躊躇著猶豫不決,他深知劉今墨十指鋼甲的厲害,雖不及自己的痰功,但仍不可大意,唯一吃不准的則是老翠花,這女鬼的底,自己絲毫不知其深淺。

“哼,陽公,你是上茅房不帶紙??想不揩(開)麼?”老翠花冷笑道。

陽公沉吟片刻,主意已定,于是將手掌心悄悄移至口邊,運內力自胸腔內偷偷吸出一塊極粘稠的毒痰,然後搓了搓雙手,呼的一掌擊在了劉今墨的後腰兩腎之間的命門穴上。

命門乃是人體督脈要穴,一擊之下,頓時激起命門之陽火,瞬間沖開了督脈氣滯點,貫通了閉滯住的膀胱經,但是掌中夾帶著的痰毒,也不知不覺的通過命門輸送進了督脈內。

此刻,劉今墨感到真氣已經貫通,遂活動了一下四肢,已無大礙,于是沖小翠花點了點頭。

“陽公,現在你須得交出藥引子了。”劉今墨站起身來,忿忿的盯著陽公說道,聲音尖利刺耳。

“哼,就憑你麼?”陽公發出不懷好意的奸笑,不屑一顧的說道。

寒生心中怒火中燒,跨上前一步,瞳孔里似乎迸出火花來,咬牙切齒的說道:“陽公,我父親只不過是一個鄉村醫生,一個完全不識武功的人,你竟然殘忍的將他殺害,還有,蘭兒的娘,更是一個柔弱的鄉下婦女,你卻也下得了手,我寒生若是不能夠為父報仇,也不願苟活世上!”

陽公滿不在乎的“哼”了一聲,一雙眼睛卻瞟向了小翠花,這里唯一忌憚的便是那附身在她身上的女鬼老翠花了。

“哦,陽公徒孫,你真的做了這些壞事麼?”耶老在太師椅上探起了身,皺皺眉頭說道。

寒生恨恨道:“陽公做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簡直是罄竹難書。”

陽公回頭對耶老嘿嘿一笑,裝作一副委屈的樣子說道:“耶老祖師爺,咱們黑巫做事有些時候也處于迫不得已的嘛。”

“胡說!盜亦有道,媽的,老衲雖然一千年來困于這塔中,不理外面的事兒,但自從清兵入關以後,黑巫的徒孫們都變得惟利是圖了,一代不如一代,掌門人個個都在對老衲撒謊,編的自以為很圓滑,在老衲眼里,簡直就是‘五十個老娘們蹲茅房??漏洞百出。’”耶老怨氣十足的說道。

“耶老,說的好極了,盜亦有道,老娘我也是‘鬼亦有道’,你的這個‘撅著屁股看天??有眼兒無珠’的師門敗類陽公,今天老娘我就替你鏟除了吧?”老翠花大聲說道。

耶老拍手道:“那就有勞了。”

“祖師爺,他們是‘女人生孩子??血口噴人’。”陽公一著急,也哨出了一句歇後語。

“陽公,摞命來!”劉今墨大喝一聲,真氣爆發,雙掌伸出,十根鋼指甲“嗖”的射出……

“啊!”劉今墨身子突地一顫,面色慘白,真氣早泄,那十枚鋼甲飛出丈許後竟然無力下垂,劃出一個弧度,“叮叮咚咚”的紛紛落在了地上。

陽公哈哈大笑,說道:“青田劉今墨,你以為我真的會給你解穴麼?告訴你吧,你也中了我的痰毒,馬上就會去與吳楚山人作伴啦。”

寒生聞言大驚,匆忙上前扶住劉今墨,發現冷汗正在他的額頭上一粒粒的冒出。

“先別動真氣!”寒生急忙警告道。

“卑鄙!”老翠花怒不可竭。

“卑鄙。”耶老重複道。

“媽的,陽公徒孫子,竟然‘潘金蓮熬藥??背地里下毒’,簡直丟盡了黑巫門的臉!”耶老氣憤的瞪著小圓眼睛想站起身來,晃了兩下,突地身子一顫,終于站了起來,緩緩的走下了祭台。

“你……”陽公吃驚的望著耶老。

耶老是一具干尸,但是天地人三魂千年未散,曆代黑巫掌門都小心翼翼的供奉其肉身,秘而不宣,列為黑巫門內最高機密,只有掌門人才能進出密道地宮。陽公從上代掌門人的遺訓中得知,耶老武功已失,只會直來直去機械的揮動手臂,另外,他千年來盤腿大坐,絕對是站立不起來的,可是今天竟然反常的走下了祭台。

陽公望著耶老祖師爺的臉,那平日里枯槁的面孔竟然充滿了詭異的煞氣……

“老翠花……”陽公明白了,原來是老翠花附上了耶老的身。

“不錯,翠花我今日要下山,頭前走的胡黃將,後面跟著眾將官,秦瓊手持書同锏,敬德手使打將鞭,二郎哪吒在兩邊,打的你,筋斷骨折把腰彎,四肢也不全,下也下不來炕,走路還得人來攙啊,得兒呀……”耶老扯起尖嗓子唱了起來。

“啪”的破空聲響起,陽公不待老翠花唱完,便是一口亮晶晶、水漬漬,顏色墨綠的大塊粘痰啐出,直奔耶老張開的嘴巴而去……

老翠花平時不唱完是不會停嘴的,因此那一口極稠惡臭的粘痰徑直射進了耶老的口中。

“……呀呼嘿。”老翠花唱完尾調,“咯嘍”一聲,咽下了黏糊糊的痰。

耶老七魄早已散去多年,內髒干涸,血脈閉塞,那毒痰根本對其不起任何作用。

“嗖”的身影一閃,耶老掄起胳膊,“啪”的一聲掃上了陽公的脖頸,饒是陽公躲得快,不然可真的要筋斷骨折了,盡管如此,他的脖子已是火辣辣的痛了。

陽公大驚失色,緊忙雙腳游走八卦躲避,不料耶老如影隨行,兩只胳膊密不透風的朝自己掄砸過來。

陽公慌亂之中接連啐出幾口粘痰,擊中在了耶老的臉頰上,哪知耶老全然不顧,任憑臉上沾掛著痰液,仍然毫無章法的掄起胳膊砸來,一不小心,禿頭頂皮和後背又挨了兩下,痛徹心扉。

這樣下去可不是個辦法,陽公腦筋一轉,一把朝小翠花抓去……

老翠花突然離身,小翠花猛然間的一怔,然後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劉今墨身上,只聽得她輕輕的呼喚著:“今墨……”,神情呆滯的緩緩朝他走去,根本無暇顧及耶老與陽公之間的惡斗。

“嗤”的一聲,陽公快如閃電的一把抓在了毫無防范的小翠花肩頭上,隨即拇指按住其大椎穴上,口中高聲叫道:“老翠花,你可看清了,你閨女現已在我手上。”

耶老站住了,慢慢垂下了手臂,小翠花被制,老翠花投鼠忌器,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劉今墨此刻痰毒自督脈命門穴上行,已經越過了懸樞到達脊中,他只能反手連連點住中樞、筋縮、至陽和靈台四穴,閉住痰毒沿督脈上行的通道,以解燃眉之急。

“不要運行真氣,待我施針放毒,萬一毒氣進入大腦就麻煩了。”寒生嘴里輕輕的說道,心中卻是萬分的著急。

劉今墨眼角瞥見陽公驟然發難,制住了小翠花,頓時間,一股江湖俠義豪情奮然勃發,自己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猛然間暴喝一聲,震開了剛剛閉住的督脈四穴,猛提真氣至頭頂百會,用足了十成氣力,飛身而起撞向了陽公。

這一下完全出乎陽公意料,他滿以為劉今墨中毒已難自保,自己挾持了小翠花,那老翠花絕不敢輕舉妄動,至于寒生,丁點武功都不會,根本不足為懼,整個局面已經被自己完全控制住了。

因此當其突覺一股凌厲風至,卻已經來不及躲避了,驀地,胸前已經被劉今墨的腦袋重重的撞上了,霎時間,只聞胸前數根肋骨“噼剝”斷裂的聲音,然後嗓子一甜,張開大口嘔出一灘冒著熱氣豆綠色的粘痰,粘液里還混有血絲,惡臭無比……

陽公松開了小翠花,臉色煞白,“蹬蹬蹬”接連倒退了十余步,已至水潭邊。

“你……”陽公手指著劉今墨,他不明白其為何會如此的玩命,全然不顧自己的安危。

劉今墨面色發青,痰毒已經隨著真氣侵入了他的大腦,意識正在慢慢離去,他勉強對著小翠花微微一笑,隨即眼睛一閉,向後一仰,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上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