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明月焦急的在招待所的小院落里踱著步,建國說現在正由京城來的人問寒生話,事關重大國家機密,她是不可以進去的。

房間內,寒生已經處于中度催眠狀態之中,他的意識里仿佛回到了南山村兒時的舊茅草屋內,鼻子里聞得到娘在煮飯時飄來的米香氣和燒茅草味……

“他已經進入了意識扭曲狀態,黃同志,你現在可以問話了。”馬教授點點頭說道。

黃建國俯身下來輕聲說道:“寒生,我是丹巴喇嘛,你還記得我麼?”

寒生的腦海里隨著傳入耳鼓的提示音,眼前仿佛出現了身穿紅衣的丹巴老喇嘛,正在笑咪咪的望著他。

“大師,你不是已經死了麼?”寒生嘴里發出輕輕的疑問。

“沒有,我又被救活了,你看我現在的身體已完全沒有問題了,關于我交待與你的後事,還是由我自己來處理吧。”耳邊的聲音很清晰。

“好吧。”寒生嘀咕道。

黃建國心中“砰砰”直跳,他緊接著說道:“寒生,你還記得我交待你的那件事麼?”

“當然記得。”寒生肯定道。

“是什麼?”黃建國哆嗦著聲音問道。

“是……幾組數字。”寒生回答道。

“念給我聽聽。”黃建國顫抖著手拿出紙和筆來。

寒生沉默不語……

“快念給我聽!”黃建國叫道。

“噓。”馬教授伸出手指到口邊,示意他切不可操之過急。

“8341……”寒生嘴里吐出了這幾個數字。

“快,後面的呢?”黃建國緊張的催促道。

“後面的數字我沒看。”寒生答道,這時候,腦海里突然間對耳邊丹巴喇嘛的說話產生了一絲的懷疑,他驀地記起丹巴曾鄭重叮囑過,不讓他看羊皮上數字的呀?

“嘿嘿……”黃建國臉色鐵青的冷笑了起來。

寒生耳鼓邊發出“嘿嘿……嘿嘿……”的回音,一聲比一聲響,他儲存在記憶中的那句密咒被釋放了出來,“嘿嘿、咯咯、哇哇,嗷……”寒生扯開了嗓子歇斯底里的喊叫了起來。

那久已失傳的白教密咒驚起了寒生腦中被神經阻斷藥物麻痹了的幽魂,寒生醒了。

此時他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危險處境,黃建國這批人在使用藥物來麻醉自己,想迫使他在喪失意識的時候說出丹巴的秘密,情況萬分危急,自己必須得想個法子。

柔和的桔色燈光下,寒生面色安詳的慢慢停止了呼吸……

“他死了……”馬教授放下了手中的聽診器驚恐的說道,冷汗順著她的臉頰流淌了下來。

“什麼!死了!”黃建國一把搶過聽診器按在了寒生赤裸的胸膛上,沒有絲毫的心跳音,一聲也沒有,他臉色煞白,緩緩的放下了聽筒。

“砰”的一聲,門被猛地推開了,明月一頭撞了進來。

黃建國尷尬的站了起來,小聲道:“明月,對不起,寒生他……死了。”

“誰干的?”明月望見渾身赤裸只穿一條短褲的寒生,冷冰冰的說道,眼睛盯住了馬教授。

若是調查詢問,又怎會扒光了衣褲?他們一定是有意謀害了寒生。

馬教授滿頭冷汗,哆哆嗦嗦的說道:“可能是藥物過敏……”

“趕快想辦法呀,趕快搶救呀!”黃建國怒氣沖沖的朝著馬教授夫婦大聲嚷道。

“快,我直接往心腔內注射腎上腺素!”馬教授慌慌張張的抽出50毫克的腎上腺素,摸准肋骨間隙,猛地將針頭刺進了寒生的心髒。

急救心髒停搏最有效的手段是電擊除顫複蘇,其次是直接將腎上腺素注入心腔內,由于這里沒有准備心髒複蘇設備,所以只有注射腎上腺素這唯一的路了。用藥標准是每公斤體重0.1~0.2毫克,寒生約六七十公斤的體重,正常的用量是不超過14毫克,馬教授情急之下竟然加大了三倍的劑量。

寒生的“老牛憋氣”,乃是意念控制三魂之一的地魂即守尸魂,導致迅速的進入龜息狀態,心髒可以十數分鍾才輕微的搏動一下,極不易為人所覺察,所以連多年從事臨床醫學工作的馬教授都被唬過去了。

可是這一針打壞了,超大劑量的腎上腺素進入了寒生的心腔內,將會刺激冠狀動脈血管舒張、骨骼肌和心髒中血流量加大,引起血壓上升和心跳加快,脾髒中的紅細胞大量進入血液循環系統,代謝率驟然提高,間接導致瞳孔放大和毛發直立。

寒生腦袋頂上的頭發慢慢的直立了起來,就連胸口那一小撮稀疏的茸毛都微微的抖動著抬起。

“他活了?”黃建國見到那些直立起來的毛發,驚喜的說道。

馬教授抹去額頭上的汗珠,搖搖頭道:“還沒有,這還只是藥物刺激的機體正常反應。”

“寒生要是活不過來,她就死定了。”明月站在馬教授的身後,慘白的臉上目露著凶光說道。

“她……是誰?她想要干什麼?”馬教授恐懼的眼神望向了黃建國。

“她說的沒錯。”黃建國淡淡的回答道。

腎上腺素是一種應急激素,尤其是人在極度緊張的時候,當年武松拳打那只吊睛白額大老虎,就是由于分泌了大量的腎上腺素,所以膽氣和力量憑空增加了數倍,終成就了一段武林千年佳話。

馬教授注射進寒生體內的腎上腺素又何止人體自然分泌的數百倍!以至于守尸魂亢奮得發顛,帶動了尸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氣魄也俱狂躁起來,這些“身中之濁鬼”在寒生體內上突下竄,伏矢魄驟然間貫通了眉心顱骨內的神經束,而吞賊魄則將其心中意念與手腳神經肌肉相協調連通,無形的冥冥之中,寒生竟然闖過了“癔症神功”的第四關——回光返照。

寒生的心髒“砰砰”的劇烈跳動了起來,一種從未有過的充盈愜意感布滿了全身,他終于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與此同時,他自己還沒有意識到,他的眉心處發出了一道肉眼看不見的靈光,一閃又回到了他顱骨內的伏矢魄身上,而屋內所有的情況則早已盡收到了眼底……

他總算是活過來了,黃建國松了一口氣,乜起眼睛喵向了明月,心中不由得尋思道,剛才她竟然會為了寒生而要殺人,完全不征求我的意見,也全然不顧我的感受,看來這個女人可不似從前那般單純了……遲早,明月也許會成為我的一個累贅,而且她又身懷祝由絕世神功,萬一有一天不聽我的了,豈非是我黃建國所控制得了的?

明月也同樣的松了一口氣,師父啊,您老人家要我保護寒生,剛才差點出了紕漏,萬一寒生死了,便在我與建國之間投下了一道陰影,以後一定會影響他對我的感情的。好在是寒生又活過來了,這樣,我和建國之間的愛便沒了隔閡,又回到了從前。

明月紅著臉看了建國一眼,含情脈脈的目光中滿是嬌羞。

黃建國也在默默地注視著明月,眼神兒卻是格外的異樣。

“你先出去吧。”黃建國平靜的對明月說道。

明月嫣然一笑,順從的走了出去,並輕輕的帶上了房門。

“我們繼續。”黃建國吩咐道。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