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

馮生指揮著嘎斯51卡車沿著崎嶇的山路向鄱陽縣城駛去,金道長同耶老兩人站在車廂上,焦急的雙眼眺望著遠處的公路和原野,希望能夠發現一點寒生的蹤影。

公路上走著一個身著西裝,渾身疲憊的徒步旅行者,金道長背過臉去,他已經認出來那人正是犬伏師,在中國穿西裝的人簡直是鳳毛麟角,尤其又是在這偏僻的鄉間。自己目前提不起真氣,還不能與犬伏師殊死一戰,大敵當前,救出寒生,保住丹巴喇嘛預言的秘密才是更為緊要的。

犬伏師抬頭望了一眼,目光掃過車上的那個光頭和干癟老人,一點也沒有引起他的注意,緊接著車輪卷起一團塵土籠罩住了犬伏師矮小的身影。

鄱陽縣城只有一條十字街,路面上很難見到汽車,此地還是屬于相對貧窮落後的地區。卡車慢慢的街上行駛著,駕駛室內的馮生與車廂上的金道長仔細的觀察著,前面不遠處看見了鄱陽縣政府招待所的牌子。

車廂上,耶老則津津有味的瀏覽著街道兩側的的房子和走路的人們,尤其是在一個花壇邊上,坐著好幾個胖老太太,耶老干癟的臉上綻現出了燦爛的笑容。

不知怎地,耶老最近好像慢慢的在恢複著人的七情六欲,不但對飲食開始關心了起來,更是對異性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自從離開了遼塔黑暗的地宮之後,南下的一路上不知不覺的吸收了一些游蕩的散魄,尤其是在趙家大車店,那關東漢子為明月所殺,魂飛破散,耶老就像是一塊海綿吸水一般,吸進了那人一些殘留的散魄,不過大家都覺察不到,包括耶老他自己。

卡車停了下來,馮生跳下車對金道長說道:“我想,綁架寒生的那些人若是政府方面的,而且在此地停留時間又不會太長的話,按常規來說,一般去政府招待所之類的地方會方便許多,道長可否先同我一起入內打探一下。”

金道長點點頭,跳下了車,與馮生繞過花壇向縣政府招待所走去。

耶老見他倆走遠,迅速的由車廂上爬下來,整理一下衣衫,然後笑容可掬的來到了那幾個胖老太婆的中間。

“看,這個老頭好瘦啊。”胖老太婆發出了嘖嘖驚歎聲。

耶老瞄准了一位最肥碩的白胖老太,緊挨著她硬擠著坐了下來,然後笑咪咪的贊美道:“此位小妹妹的身材真是窈窕之極啊。”

“神經病!”胖老太“啐“了一口,罵道。

耶老恍若不聞,眼神兒仍舊不停地上下打量著她,口中嘖嘖道:“老衲就一直想要豐腴些而不得,俺們關東女人可是都喜歡肥胖的,俗話關東四大肥就是‘禿子頭,老板油,綿羊尾巴,大腸頭’……”

胖老太婆們蜂擁而上,連掐帶擰的毆打起耶老來了。

犬伏師終于走到了鄱陽湖谷口。

他嘴里嘀咕了聲,彎下腰觀察著草地上凌亂的車轍印,疑惑的望了望谷內,然後直起身子,沿著林間小路朝里面警惕的緩緩行去,不多時,他便瞧見了那三間茅草房。

隨著大黃狗笨笨的吼叫聲,老祖轉出門來,依舊是衣襟松開,袒胸露乳。

這女人好粗俗,犬伏師皺了皺眉頭,走上前鞠了一躬,有禮貌的說道:“大嫂,請問這里可是鄱陽湖谷?”

老祖乜起眼睛瞟了犬伏師一眼,心道,看這個小矮子穿西裝紮領帶,莫不是那個日本人來了?于是鼻子朝天一翹,大咧咧的說道:“這里就是鄱陽湖谷,怎麼啦?”

犬伏師點點頭又道:“大嫂,請問您是一家人住在這兒的麼?”

“你是誰?管我家的事兒干嘛?”老祖鄙夷的說道。

犬伏師打量著老祖,心中頗為疑惑,此村婦中氣十足,雖是滿臉紫色痘痘,長相粗鄙,但是兩個太陽穴卻是高高隆起,看來應是身懷內家功夫之人,可是一個偏僻山溝里的農婦,怎麼會識得武功呢?話說回來,黑澤領事得到的消息明確是在鄱陽湖谷,也許金道長就隱藏在這茅草房子里也說不定呢,不管怎麼說,還是謹慎為妙。

犬伏師恭恭敬敬的目視著老祖,想從其面目表情的變化上看出些端倪來。

老祖見犬伏師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身子,不由得勃然大怒,好小子,果然是想吃我的豆腐哇……

“我很美麼?”老祖眉毛一揚,以沙啞的聲音問道,同時蓄氣于掌。

犬伏師聞言一愣,只能敷衍道:“這位大嫂,您帶有一種天然山野中的粗獷美。”

老祖一聽,心道,唉,若是劉今墨也是這樣看待我就好了,口中禁不住的幽幽歎息了一聲。

“大嫂,我向您打聽一個人。”犬伏師語氣十分的謙恭。

“誰?”老祖立時又警惕了起來。

“請問谷中是否來了個老年道士?”犬伏師問道。

“是禿頭的麼?”老祖反問道。

“大嫂真會開玩笑,道士哪有禿頭的?”犬伏師回答道。

“那就沒有了。”老祖心中暗自發笑。

犬伏師心下尋思著,莫非金道長還未到達這里?他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這麼說,谷中曾經來過禿頭的道士?”

“當然。”老祖脫口而出。

“是白云觀的金道長。”犬伏師嘿嘿笑道。

老祖臉一紅,支支吾吾的承認道:“他不在,坐車出去了。”

犬伏師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公路上遇見的那輛蘇式卡車,對了,車廂上有個背過臉去的禿頭人,身形正是金道長!

“大嫂,金道長去哪兒了,什麼時候回來?”犬伏師一臉誠懇的表情問道。

老祖方才說走了嘴,正在懊悔不已,聞言便沒好氣兒的回答道:“你找他干什麼?”

犬伏師依舊謙卑的說道:“我想向金道長要回我的三尸蟲。”

“三尸蟲?那是什麼東西?”老祖一聽感起了興趣。

“三尸蟲是我肚子里的三條大蟲,它們在我的腸道里生活了幾十年,情同父子,可是被金道長拿了去,骨肉分離,其情何堪?大嫂,請您體諒一下,若是有人奪走了你的兒女,你能不踏遍天涯來尋找麼?”犬伏師認為女人最容易為情感所動,因此說的是悲悲切切。

老祖越發感到好奇了,說道:“三條蟲子是你的兒女?哈哈,它們又不是人。”

“老大青姑聰明睿智,老二白姑憨厚純樸,老三血姑風流倜儻,它們各有其特點,實在是難得的三兄弟啊。”犬伏師噙淚解釋道。

“它們是在金道長那兒麼?我怎麼沒有看見?”老祖回憶道。

犬伏師回答說:“大嫂當然看不見,因為它們都在金道長的肚子里面。”

“金道長吃了那三條蟲子?”老祖驚訝的問道。

“不,它們是從金道長的肛門爬進去的。”犬伏師回答道。

老祖眨了眨眼睛,嘿嘿的笑將了起來:“胡說八道,想唬老娘?”

犬伏師臉色一變,心想看來只有制服這個丑婆娘,以武力逼迫她開口了

“媽媽。”皺皮女嬰睡醒了,揉著眼睛步履蹣跚的走出屋來。

犬伏師腦袋一轉,立刻有了主意,手臂突然朝水潭方向一指,口中叫了一聲:“那是誰?”趁著老祖回頭觀看之際,身形猛然間縱起,如鷹隼一般撲至女嬰面前將其一把攫住。

待老祖回身援救已經來不及了,犬伏師如鋼鉗般的手指已經掐住了皺皮女嬰纖細的脖子……

“你要干什麼!”老祖驚呼道,欲上前又恐皺皮女嬰受到傷害,急得直跺腳。

犬伏師微微一笑,道:“大嫂,你現在肯告訴我金道長去哪兒了吧?”

“鄱陽縣城。”老祖忙不迭的說道。

“干什麼去了?”犬伏師接著問道。

“去救一個人。”老祖回答。

“救人?救什麼人?”犬伏師疑惑道。

“寒生,他是個鄉村醫生。”老祖緊張的眼神盯著犬伏師掐住女嬰的那只手。

“金道長什麼時候回來?”犬伏師又問。

“他們有卡車,救了人就馬上返回來,應該很快的。”女兒性命攸關,老祖是有問必答,絲毫不敢隱瞞。

犬伏師點點頭,說道:“那好,我就在這兒等他回來。”

老祖焦急的說道:“你要知道的,我已經說了,現在可以把女兒還給我了吧?”

犬伏師陰聲陰氣的笑道:“不,現在不行,要等金道長回來,先讓他揭下身上的護身符,我再交還你的女兒。”

就在這時,又有一個光著小屁股的男嬰從屋里面打著哈欠走出來,一眼瞧見皺皮女嬰被一陌生人捏住了脖子,不由得勃然大怒。

“嗚嗚……”沈才華的喉嚨里發出低沉的咆哮聲,黑黑的瞳孔不停地調著焦距,呲出了兩排白森森的小牙。

犬伏師詫異的望著這個大一點的男嬰,聽聞著嬰兒發出如野獸般的恐嚇聲,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沈才華貓著腰,扭動著小屁股,雙手成虎爪形,圍著犬伏師轉起***來,伺機撲上。

犬伏師感覺到十分的好笑,這麼小的嬰兒竟然擺出一副格斗的架勢,甚是荒唐。

“啪”,皺皮女嬰抬臉朝犬伏師冷不丁兒的啐出一口粘痰。

犬伏師正望著新出現的這個怪異的男嬰,未及防備,那口淡綠色的小痰射中了他的鼻梁,緩緩流下來,掛在了鼻尖上,聞著帶有點微微的腥臭味兒。

犬伏師腦袋微微有一點眩暈,頓時感到無比的驚訝,這女嬰的痰中竟然還帶有毒!

犬伏師身為日本國東京大岳山摩道教的首領,絕對不是浪得虛名,身懷有極高深的忍術,乃是伊賀陰忍派的高手。

忍術,又名隱術,起源于中國漢代的五行術,後來由中原和百濟(古高麗)移民傳到了日本,江戶時代忍者迅速的發展起來。忍術根據孫子兵法加上修煉道和伏擊戰技巧發展而來,口誦“風、林、火、山”四字真言,通曉躍、爬和無聲快速運動,擅長使用暗器和火藥,而且還懂得繪畫、插花、茶藝和樂器,堪稱多才多藝。

犬伏師不想與地上轉圈的男嬰糾纏,遂自懷中摸出一把鋼針,手一抖,悄無聲息的朝男嬰赤裸的身子射去……

上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下篇: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