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他們的,山洞的進入。”鬼塚悄悄說道。

“隱蔽,鬼塚,你去打探一下情況,千萬不要驚動他們。”黑澤命令道。

“是。”鬼塚身影飄然而起,越過了小溪上面的枯木橋,很快便消失在了霧氣中。

黑澤擺擺手,黃建國和老鬼閃身躲在了一株望天樹的後面。

“黑……澤先生……”黃建國驚恐的指著不遠處的草叢結結巴巴的說道。

黑澤望過去,墨綠色的草叢兩邊分開,一條巨蟒從中探出碩大的腦袋,然後迅速的竄出,爬過了那株橫跨小溪的枯樹,向石洞方向去了。

“一條蟒蛇而已,不必大驚小怪。”黑澤皺了皺眉頭說道,目光依舊盯在了石洞的方向上。

鬼塚來到了洞口,悄悄探頭望進去,發現洞里面並非漆黑一片,而是有著足夠的光線,略一思忖,身體沿著石壁悄無聲息的飄了上去,找到了那條山體岩石的裂隙。他扒在了裂隙上朝下望去,正好視線落在那個石台之上,此刻,瞧見了吳中校還有一只大猴子摸樣的山猿以及站在一旁的明月姑娘。

盧太官聽罷台下戴秉國少尉的慷慨陳詞,不由得長歎一聲,面色沉重的說道:“當年我就是為了躲避鎮壓反革命才連夜逃離了家鄉,否則可能早已被槍斃了,你們回去,定是凶多吉少啊。”

“長官,我們認了。”戴秉國悲壯的挺直了胸膛。

“這樣吧,我有個主意,你們先跟我回到香港去,召開記者會,各國媒體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到你們五個人的身上,之後你們可以向全世界述說,中國遠征軍第200師戴秉國少尉奉師長戴安瀾將軍于1942年臨終前下達的命令,在緬甸的叢林里堅守了34年,最後只剩下了你們五個人。如此一來,國民黨方面肯定會要求你們返回台灣,中國政府也會爭取你們回大陸,這時你們再提出希望回到家鄉與親人團聚,就再也不會有人敢于加害你們了,到時候,我會讓你們西裝革履衣錦還鄉,每人再給你們二十萬美金,下半生就無憂了。”

“長官,請讓我們商量一下。”戴秉國少尉說道。

“好吧。”盧太官揮了揮手道。

“誰也不准動禿頭婆婆。”猿木站在禿頭老婦的面前,揮舞著兩只有力的臂膀,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說什麼?木頭。”盧太官疑惑的問道。

“誰也不准碰禿頭婆婆!”猿木大聲的咆哮道。

盧太官嚴厲的對猿木說道:“禿頭婆婆是我的嬸娘,她的遺願就是要回到鄱陽湖谷去,葬在她的師父身邊,所以,我必須要帶走她。”

猿木頸後的鬃毛直立了,雙眼血紅,狂吼道:“我要殺了你們!”說罷口中一聲淒厲的唿哨,霎時間石廳內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唧唧……”聲,整個空氣都被攪動了。

盧太官驚恐的看到,石廳地上那些三寸多長,面目凶狠的黑褐色昆蟲,全部都仰起了咀嚼器,露出一對暗紅色的大板牙,舉起油亮亮的前翅,左右擊打著發音鏡,十余萬只一起在摩擦著,那聲音如同驚濤拍岸,耳膜都快要震破了。

明月急忙對著猿木打手勢,要牠停下來。

猿木又一聲尖利的嘯音,鬼蛐蛐們的呐喊聲戛然而止,石廳內一片寂靜,眾人耳鼓內的“嗡嗡”聲過了許久,才漸漸平息了下來。

“木頭,你為什麼要留下禿頭婆婆呢?”明月和顏悅色的問山猿道。

“禿頭婆婆沒有死。”猿木辯解道。

“讓我來看看。”寒生走到了石台上。

猿木剛要阻止,明月柔聲說道:“木頭,寒生是醫生,就讓他替婆婆檢查一下吧。”

猿木眼睛望著明月,委屈的說道:“那好吧,誰叫你是我的女人呢。”

明月臉一紅,沒有再說什麼。

寒生三根手指搭上了禿頭老婦的手腕三關上,用力的切下……

“奇怪之極,”寒生默默地自言自語道,“‘窈窈冥冥,昏昏默默,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無視無聽’,婆婆皮肉涼如冰、堅如石,無脈動,但卻魂魄俱在,寒生心靈感應得到。”

“那她到底是活的還是死的呢?”盧太官不解的問。

寒生站起身來,沉吟道:“世間都認為人死心髒停止搏動,血液不流,經絡閉塞,亦無脈動,但卻不知其氣仍在,這並非肺部呼吸之氣,而是指生物磁場,此時稱作為‘中陰之身’,然而中陰身卻不能長久存在于世上,七七四十九天後散失,在此期間如遇奇緣,便可發生尸變了。”

“莫非嬸娘發生了尸變?”盧太官疑惑的說道。

“正是。”寒生肯定的答道。

“會不會也是一具血尸?”盧太官想著自己當年被嬸娘搭救的情況,于是猜測道。

“不是,她是一具石尸。”寒生回答說道。

“石尸?”盧太官驚訝的低頭仔細觀察著禿頭老婦僵硬的身軀。

“石尸,”寒生回憶著《尸衣經》中所述十八種尸變有關石尸的記載,說道,“石尸在所有尸變中是最奇特的,在世間極為罕見,不但史書之中鮮于記載,即使民間那多如牛毛的各類野史武功秘籍更未見提起,石尸有十年的石化期現象,而現在,禿頭婆婆正是處于石化期中。”

“石化期是怎麼回事?”盧太官問道,明月和猿木也都傾耳靜聽。

寒生解釋說道:“有些邪道高人臨死進入中陰身之前,服藥坐禪逐一有序的自閉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心髒不再搏動,血液亦停滯,但是腦部生物磁場依舊在活動,而且可以感應到外部事物,但不能作出反應,簡單說來,就是三魂暫不能指揮七魄,此為石化期。”

石廳頂部的裂隙上面,潛伏在那兒的鬼塚一字一句聽得真切,禁不住的抓耳撓腮起來,中原陰陽之學問真的是博大精深啊,他屏住呼吸繼續的傾聽著。

“石化期為十年,此期間石尸其實是為閉關坐禪,此禪端的厲害,名曰‘中陰禪’,十年石化期滿那日,雙目泣血,脫胎換骨,非但不死,而且功力大增,且壽命又加數十年。”寒生繼續說道。

盧太官和明月等人聽得目瞪口呆。

“只不過,十年的石化期內,身軀不能活動,無法抵禦任何人與動物的外力傷害,所以必須在杳無人跡的地方坐‘中陰禪’,自古以來此秘術罕有人知,也沒有聽說有誰練成,蓋因萬分艱難之故。”寒生最後說道。

“怪不得嬸娘跑到這等隱秘的地方來呢,此地有猿木和這麼多的怪異甲蟲保護,自然十分的安全了。寒生兄弟,難不成你知道修習‘中陰禪’的方法麼?”盧太官饒有興致的問道。

寒生搖搖頭,道:“不知。”

盧太官面現惋惜之色,隨後又接著問道:“嬸娘不知何時石化期滿,我們總不能在這兒一直等到她出關吧?”

寒生轉頭問猿木道:“禿頭婆婆變成這個樣子有多少年了?”

猿木憨憨的說道:“我記不得了,她當時告訴木頭說,她沒有死,讓我看好她的身子,不准任何東西碰她。”

寒生望著盧太官道:“看來沒有其他辦法,只有等待,如此,我和老祖要返回藍月亮谷了。”

明月聞言歎息道:“明月也得走了。”

“你要去哪兒?”盧太官急切的問道。

“塔巴林寺。”明月回答道。

霧靄中,鬼塚輕飄飄的落在了望天樹的後面。

“黑澤先生,他們的,統統的在里面,奇怪的有,中國遠征軍士兵的五個,叢林里堅持了三十四年的,太可怕了……”鬼塚敘述了他聽到的所有情況。

“還有五名中國遠征軍士兵活在叢林里?鬼塚,殺死他們!決不能讓他們活著跑去香港開什麼記者會,這樣會勾起二戰期間帝國占領地方民眾的抗日情緒,損害戰後日本已經樹立的和平形象,尤其是損壞中日之間的友好關系,你的明白?”黑澤聞言沉思片刻,然後嚴肅的說道。

“是,我的去殺死他們。”鬼塚答應道。

黃建國在一旁插嘴道:“黑澤先生真是高瞻遠矚啊,緬甸叢林里還存活著三十四年前中國遠征軍的五名士兵,這事要是讓中國的老百姓知道了,肯定爆發一場抗日浪潮,別的不說,最起碼也會要求日本給付戰爭賠款,我知道盡管中國政府已經不要了,但國際法上的戰爭賠款訴訟時效還未到期,一旦幾千萬中國戰爭遇難者家屬鬧起來,這對日本可是大大的不利啊。”

黑澤點點頭,伸手拍了拍黃建國的肩膀,贊賞道:“建國君,很好,能如此的為日本國著想,我們將來一定扶持你入主中原。”

“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嘛。”黃建國諂媚的哈了哈腰。

“鬼塚,要盡快讓建國君多掌握一些截尸教的高深法術,保證他的安全。”黑澤吩咐著。

“建國君的,進步快快的。”鬼塚說道。

“鬼塚教主,你方才說那個石尸破關出來後功力會很強大,我想,我們一定要在此之前消滅她。”黃建國堆起一臉笑容建議道。

“不錯,砸碎石尸,絕不能讓她成為我們的絆腳石。”黑澤點頭道。

“寒生的,老祖的,要離開他們的,藍月亮谷的去。”鬼塚想起了寒生最後與吳中校的對話,于是繼續報告說道。

“哦,很好,機會來啦,寒生和老祖如果離開,我們就可以下手了,至于那五個中國士兵,鬼塚盡快去把他們干掉。”黑澤吩咐說道。

“嘶嘶……”這時,遠處傳來了一陣嘈雜詭異的聲響。

黑澤等人一愣,忙隱蔽起觀察。

林中小路上,數十條五色斑斕的大蟒蛇浩浩蕩蕩的爬了過來,走在中間的是一個赤足纏頭的怪人,穿著髒兮兮的白色土布長袍,左右肩膀上各端坐著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

上篇:正文 第三百零七章     下篇:正文 第三零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