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密支那,日本國領事館。

衣衫襤褸的日本駐中國總領事館的副總領事黑澤先生的突然到訪,令小小的密支那領事館措手不及,川島領事誠恐誠慌的連連問候不已。

黑澤即刻給日本外務省掛了個加密電話,電話那頭要求川島的密支那領事館全力遵照黑澤先生的指示工作,而且不得疑問和打聽任何事情。

“黑澤君,請指示。”川島領事畢恭畢敬的請示道。

“我們先要洗澡,給我們找兩套深色西裝來。”黑澤吩咐道。

“一切照辦,黑澤君請。”川島引他倆來到了領事館的浴室間,那里有幾個碩大的木桶,很快的熱水就燒好了。

黑澤和黃建國脫去渾身已滿是白鹵汗漬臭哄哄的衣褲,赤裸的站在浴室的地面上。

“嗯,建國君,你的身材很好,難怪明月那個女人會看上你。”望著膚白肌肉健美的黃建國,黑澤不由的連連誇獎道。

黃建國低頭看了看自己干癟的陰囊,歎息道:“最寶貴的東西沒有了,光是身材好又有什麼用?”

“建國君,放心,到東京換上黑鬼大大的睾丸,你將能像中國古代帝王一樣駕馭好多的女人。”黑澤安慰他道。

“我將來不會生出些小黑鬼吧?”黃建國想起了孟紅兵裝上了豬蛋蛋以後導致性情大變的情形,不免有些擔心的說道。

泡在熱水桶里真是舒服極了,一解連日來的勞累與疲憊,令人產生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黑澤君,新西裝以及襯衣送來了。”川島領事手捧著疊的整整齊齊的衣物走進來說道。

“嗯,辛苦啦,川島君,最近密支那有什麼反常的事情發生沒有?”黑澤坐在木桶中問道。

“您是指哪些方面呢?”川島領事小心翼翼的說道。

“譬如說,中國領事館方面。”黑澤道。

川島領事聞言立刻回答說道:“是的,我們的人發現,就在兩天前,中國領事館秘密接待了一位來自國內的大人物,現仍還在領事館內。”

“哦,是什麼人呢?來密支那做什麼?”黑澤警惕了起來。

“這位神秘的大人物沒有同緬甸密支那的克欽邦地方政府接觸,而且足不出館,實在不知道來此地有何公干。”川島領事回答道。

黑澤沉吟著說道:“此人相貌是什麼樣子的?”

“據說身材高大魁偉,國字臉,相貌堂堂,尤其是一雙眼睛犀利有神,肯定是位高權重之人。”川島領事繪聲繪色的描述道。

黑澤嘿嘿笑了,對黃建國說道:“建國君,你的岳父到了。”

日本人遵照黑澤的指示,開始了對中國駐密支那領事館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的監視。

黃昏時分,天色陰暗,蒙蒙細雨之中,在位于中國領事館的大門外,泥濘的道路上走來了一個風塵仆仆的途人,破舊的衣服已經濕透,身材瘦高清癯,足蹬黃膠鞋,挽著褲腳。

這人止住腳步,警惕的四下里掃視著,最後目光落在了領事館側牆上,白色的牆壁上面,有人用炭筆畫著一個不起眼的圓圈。他慢慢的踱了過去,靠在了牆壁上休息,犀利的目光盯著幾個匆匆趕路的行人,觀察了一會兒,確認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于是慢慢的從口袋里摸出一小截黑不溜秋的木炭,悄悄的在牆上的那個圓圈內畫了一朵五瓣蓮花,然後扔下木炭,步履疲憊的慢慢離開了。

這一切,都被隱藏在馬路對面一家民房里的兩個人注意到了,其中一人手持尼康相機,上面裝著一只500mm的長焦鏡頭。這是一間日本人長期包租下來,專門用于監視中國領事館的秘密據點。

“小尾君,拍下來了麼?”矢村叼著煙卷斜倚在窗戶旁,望著街道對面的中國領事館漫不經心的問道。

“當然,只是光線有點暗,不過人像應該可以識別,那人還在牆上畫了朵花呢,看起來像是一種聯絡暗號。”小尾太郎放下了相機說道。

“看,領事館里有人出來了。”矢村熄滅了煙頭,望著窗外說道。

一個青年漢子慢慢的踱出鐵門,來到了牆邊,四周巡視了一圈,看了一下牆壁上的圖畫,然後匆匆的走回了領事館。

小尾太郎卸下了膠卷,遞過給了矢村,說道:“可以送回去交給川島領事了。”

矢村點點頭,將膠卷揣進衣袋,然後走出了房間,騎上了一輛自行車,一路趕回了日本領事館。

晚飯時,川島領事將沖洗出來的幾張照片擺到了桌子上,“這是今天黃昏時候拍下的。”他說。

黑澤放下酒杯,拿起照片一看,咧開嘴巴笑了:“原來是金道長。”

相片上的賈尸冥也是一身的襤褸,顯得疲憊不堪,從熱帶雨林里出來,無一不是精疲力竭的。

“他倒是頗有雅興嘛,都這般模樣了還有心情作畫。”黃建國笑著說道。

“不,這是一種無人交接點的聯絡方式,最早是由蘇聯KGB發明出來的,不過離領館也太近了點,可能是密支那太小了,找不到合適的地點吧。”黑澤解釋道。

“如此看來,難道金道長竟然是我岳父的人?”黃建國狐疑道。

“嗯,他倆聯絡上了,肯定會盡快的接頭,通常來說,一定就在今天晚上,川島君,立刻加派人手,嚴密監視,一有情況,馬上通知我。”黑澤吩咐道。

“遵命,黑澤先生。”川島領事立即下去布置。

“東東爸爸真是一只老狐狸。”黃建國恨恨的說道。

中國領事館王領事的辦公室內。

首長負手立于窗前,望著夜幕下漸漸朦朧的院落,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

賈尸冥是自己放在丹巴喇嘛身邊的臥底,無人知道他的底細,包括黃建國和筱豔芳,“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嘛,多手准備,雙管齊下,實在是因為格達預言太重要了,誰掌握了它,將來便能捷足先登,控制天下。

那個劉今墨竟然會為了個小神醫而背叛我,太極陰暈一事搞得一塌糊塗,自己甘冒天下之大不違,活葬患了“漸凍人”絕症的父親,不料非但差點葬入了假暈,反而竟讓那個鄉下郎中陰錯陽差的醫好了老頭子的不治之症,幸好自己預先得到密報,動了手腳下藥讓老頭子癡呆了,否則老東西擺出老革命家資格來個大義滅親,自己就玩完了。哼,現在劉今墨中毒墜崖已死,也算是咎由自取了,省得髒自己的手。

前數日,接到金道長在云南高黎貢山區某小鎮打來的長途電話,說他一路追蹤著寒生和日本人黑澤奔緬甸雨林中而來,寒生目前已經非常信任于他,相信很快便會探聽出格達預言來。自己則告訴金道長,將會前往緬甸密支那的中國領事館內等候他,並約定了得手後的聯系暗號,牆上的黑色圓圈,他則回以全真教的徽記——五瓣蓮花。

媽的,小日本黑澤竟然也插上了一腳,自己可不能掉以輕心,那家伙狡猾得很。自己掛了個電話到曼谷,誘騙坤威差的師父蒙拉差翁。炳前來攪局,以便金道長更加方便得手。

雖然一直未有蒙拉差翁。炳的消息,但現在金道長已經來到了密支那,並發出了五瓣蓮花信號,按照約定,見到信號後的當天子夜,他將同我私下見面,地點為密支那領事館的後牆外,賈尸冥的身份目前仍然還是不暴露的好。

他得手了麼?應該是的,否則他不會前來聯絡。不知道他有沒有在得手後除掉寒生滅口?留下這個鄉下郎中畢竟是個禍害,何況還有那些日本人覬覦在側呢。

首長正在思索之中,外面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進來吧。”他轉過身來,平靜的說道。

門開了,馮生匆匆走了進來……

上篇: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