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日暮之後,黑澤已經在仰光北茵雅湖畔的聖丁固達拉山上大金塔內外布置好了人員,守株待兔的等著首長入甕,任務是設法奪取首長的那張舊羊皮,由于格達預言的重要性使然,首長不可能不帶在身上的。但是有條一原則,就是絕不可以傷害到他的性命,黑澤可不願意引起國際糾紛而導致外交上的麻煩,尤其是中日建交剛剛才三年多,中國政府又高姿態的免除了戰爭賠款,兩國正處于蜜月期間。

大金塔,緬甸人將它稱作“瑞大光塔”,“瑞”即“金”之意,“大光”是緬甸的古稱。據佛教傳說,釋迦牟尼成佛後,為報答緬甸人曾贈蜜糕為食而回贈了八根頭發。佛發被迎回緬甸,忽顯神力自空中降下金磚,于是眾人拾起金磚砌塔,至今已有千余年的曆史。塔高110米,表面塗有72噸的黃金,塔頂由近3000克拉的寶石鑲嵌而成,全塔上下通體貼金,4座中塔、64座小塔,在塔頂的金傘上,還掛有1065個金鈴、420個銀鈴,上端以純金箔貼面,頂端鑲有5448顆鑽石和2000顆寶石,簡直是價值連城。

大金塔與柬埔寨的吳哥窟、印度尼西亞的婆羅浮屠一起,被譽為“東南亞三大古跡”,再加上中國的萬里長城和印度的泰姬·馬哈爾陵,統稱為“東方五大奇觀”。

大金塔建于18世紀,主塔四周環牆,開南北東西四處入口。南門為主要入口,東南角有一株菩提樹,相傳是源自印度釋迦牟尼金剛寶座前的聖樹苗。

黃建國頭紮當地人喜愛的素色裹巾,也叫“崗包”,身穿白色對襟布褂,燈籠褲,扮成了本地人模樣,在菩提樹下轉悠,不時有途徑的緬甸姑娘向他報以微笑。

黃建國也朝著那位身著白色蟬翼紗上衣和紅色紗籠褲,赤著雙腳的漂亮姑娘笑笑,一個飽嗝忽地湧上來,口中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息,那是昨夜生食那兩葉肝髒和那段十二指腸的味道,而黑澤只吃掉了一顆心便飽了。

那姑娘趕緊捂住了鼻子,匆匆跑開了。

黃建國心中暗自發笑,哼,這姑娘的肝腸味道肯定會更鮮美一些的,以後有機會定要多多的品嘗。最近幾天來,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正在發生著某種變化,不但精力日益充沛,而且渾身血脈時刻賁張,仿佛有股力量在蠢蠢欲動,他猜測,那很可能就是禿頭老婦的祝由神功。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首長帶著馮生以及警衛們出現了。

大金塔四周***通明,夜晚涼爽宜人,前來參拜的游人絡繹不絕。首長興致勃勃的登上70余級大理石階梯,抵達大塔台基之上,他轉過身來,眺望著仰光城市夜景,清風拂面,顯得意氣風發。

“已經快二十年了,又來到了這‘和平之城’,真是歲月催人老啊。”首長感慨的歎息道。

周圍有很多人跪坐著,向大金塔朝拜,其中有僧人、尼姑和一些普通的老百姓,緬甸人拜佛不燒香,有雙手合什者,有手拿念珠禱告的,還有的在輕聲吟誦著佛經,旁邊有幾位赤腳的婦女爭先恐後地在為一尊漢白玉佛像灑水沐浴,夜空中回蕩著清脆的銅鍾聲。

馮生的目光審視著熙熙攘攘的人流,瞥見了方才立于台基下菩提樹旁的那個英俊的緬甸青年,雖然此人的裝束和大多數的本地人並無二致,但總是感覺到此人有些怪怪的,究竟是哪兒不協調呢?

那青年正沿著階梯緩緩的走上來,紮著素色裹巾,白色的對襟褂子,燈籠褲,黑亮亮的皮鞋……對了,是皮鞋。當地人不論男女平時很少穿鞋襪,不是光腳,就是穿拖鞋或有孔的涼鞋,據說政府官員也只是在接待外賓時才穿鞋的,再看附近的其他青年男子,除了光腳就是拖鞋……

馮生默默地注視著那個青年,從事公安工作多年來養成的習慣,令他對任何不協調的現象都能引起足夠的警覺。

“馮生,我們要赤腳了。”首長說著脫掉了腳上的皮鞋,交給了身後的警衛,然後踩著光潔的大理石板朝著佛堂的一側繞去。

馮生最後望了一眼那個青年,也匆忙脫下了鞋扔給了子警衛,然後緊隨了上去。

大金塔的東南角上,有一座中國式的小廟宇,匾額上寫著“福壽宮”三個大字。

首長站在了廟門口,吩咐馮生說道:“這是清光緒年間由華僑捐款建造的寺廟,你守在門口,我進里面去會一位老朋友。”

“是。”馮生回答道,站在了廟門一側,警惕的盯著來來往往的游人香客。

首長走進了大殿,紅色的燭光映照著釋迦牟尼莊嚴寶像,有一對上了年紀的華僑夫婦正跪在蒲團上叩拜,口中默默地禱告著,佛像旁邊一位中年和尚正在“梆梆”的敲著木魚。

首長從懷里掏出錢包,夾出兩張紙幣塞入了功德箱中。

“師父,請問安息長老可在?”首長輕聲問道。

和尚打了個稽首,說道:“安息長老正在僧房,請問施主尊姓,來自何處?”

首長微微一笑道:“請轉告安息長老,故人紅孩兒前來拜訪。”

“施主請稍後,待小僧前去稟告長老。”那中年和尚雙手合什,轉身入了內堂。

首長轉過身來,仔細的掃視了一下大殿,自言自語道:“這麼多年過去了,佛還是那座佛,香還是那柱香,可是人世間早已是天翻地覆、滄海桑田了。”

“物是人非,全在施主一念之間……”身後傳來了蒼老的說話聲。

首長轉過身來,見一年邁的老僧站在大柱子旁正笑咪咪的望著他,那個中年和尚則在一旁攙扶著他。

“安息長老,別來無恙……”首長走上前去緊緊地握住了老僧的雙手。

“紅孩兒,二十年了,還記得來看望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僧?”那老和尚說道,話語之中明顯的中氣不足。

首長攙扶著老僧入內坐定,中年和尚奉上香茗後躬身退出。

“紅孩兒,聽聞你在中原做了大官,怎麼得閑來到緬甸老僧這座小寺廟里?”安息長老問道。

“什麼大官,還不是一樣的為人民服務麼,上次與長老分手一別二十年了,今番故地重游,只是想見一見老朋友。”首長品了口香茗說道。

安息長老微微一笑,道:“說吧,找老僧有什麼事兒?”

首長點點頭,說道:“長老依舊是法眼如炬,不瞞你說,此番前來是特意讓您老看一樣東西的。”

“什麼東西值得特意千里迢迢的從中原遠道而來找老僧呢?”安息長老不解的問道。

首長從懷里掏出那塊舊羊皮,恭敬地遞到安息長老的手中。

“這是什麼?”安息長老疑惑的問道。

“請您老法眼瞧上一瞧,這上面的數字都代表了什麼意思?”首長誠心請教道。

安息長老翻來調去的看了看舊羊皮,狐疑的問道:“此羊皮從何而來?”

“這塊羊皮是四十多年前香巴拉的一位噶瑪噶舉派活佛記載下來的,據說里面的數字隱含著中國未來百年之內中原興衰的預言。”首長鄭重的說道。

安息長老嘿嘿的笑了起來,說道:“紅孩兒,你上當了。”

“您說什麼?”首長不解的問道。

“此羊皮血腥氣十足,宰殺絕對未出月余,怎可能是四十多年前的東西呢?”安息長老嚴肅的說道。

首長呆愣住了,渾身冰涼,許久,才干著嗓子緩緩說道:“長老,您肯定?”

“當然,你難道聞不出來那股新鮮的血腥殺氣麼?”安息長老淡淡的說道。

首長默然道:“這麼說,這是一塊被人特意做舊了的新羊皮。”

“正是如此,所以,你說的那個四十多年前的活佛預言,是不可能記載在這塊羊皮上面的,那時候,這只羊還沒有出生呢。”安息長老說道。

“賈尸冥!”首長咬牙切齒的恨恨說道。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下篇: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