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空中飄著朦朧細雨,昏暗的街巷里空無一人,哪里還有孩子的身影……

“奇怪,你們這里有拐賣孩子的事情麼?”金道長疑惑的問雷掌櫃道。

“沒有,我們這里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雷掌櫃肯定的回答道。

寒生走回到飯桌旁,仔細觀察了一番,吸子筒也不見了,桌子上的飯菜,小才華一口也沒動。

“寒生,是否有什麼人偷偷的抱走了沈才華?”金道長狐疑的問寒生道。

寒生搖了搖頭,這種可能性極小,也不看看鬼嬰沈才華是什麼人?鬼嬰發起飚來還不將拐走他的那個人給吸血了?對了,吸血,小家伙一定是餓了……

壞了,寒生想到這兒,額頭上滲出了冷汗,可別傷了什麼人。他冷靜的思索了一下,忽然問雷掌櫃道:“你家里有沒有養動物?”

“動物?”雷掌櫃迷惑不解。

“比如雞鴨鵝狗之類的。”寒生解釋道。

“後院里只有兩頭大肥豬。”雷掌櫃回答道。

“在哪兒?快去看看。”寒生催促道。

從櫃台後面的側門里走出去,大家來到了院子里,牆角處有一土坯壘成的豬圈,里面鋪著稻草。朦朧的夜色下,沈才華正扒在一頭黑毛大肥豬身上,兩只小手緊緊地揪住豬毛,小嘴則死死的咬在了豬脖子上,鮮血染紅了身上的衣褲,弄得像個血人似的。

豬圈的角落里,蠕動著一個巨大的綠色球狀物體,無數根長毛在簌簌抖動著,並發出“嗞嗞”的吮吸聲,那是吸子包裹住了另一頭肥豬,正在吸血進食。

“啊!這是……”雷掌櫃揉了揉眼睛,根本不敢相信面前看到的景象。

寒生松了一口氣,沒出大事兒就好,兩頭豬無非賠個幾百塊錢也就行了,反正盧太官分手時給他的美金還沒用完。

“才華,行了,吃太多會撐壞的。”寒生跳進豬圈里把小才華拉了下來,再瞧他的小肚子早已經滾瓜溜圓了。

吸子慢慢而舒適的展開了腹面,那只肥豬已經被吸光了體液,體型干癟又猥瑣,靜靜地躺在吸子的懷里。

“雷掌櫃,對不起,這兩頭豬我賠給你錢。”寒生萬分抱歉的說道。

“不,不,不要了……”雷掌櫃戰栗著說道,他已經幾乎嚇傻了。

“今天夜里子時,若是云開月出,我便可以替俄真醫治了。”寒生抬頭望了望陰沉沉的夜空說道。

雷掌櫃戰戰兢兢的重新熱了飯菜,給金道長又倒上了燒酒,並陪著他對飲,要等到夜半子時,還有近兩個時辰呢。

寒生脫下沈才華身上的血衣丟掉,燒了些熱水,將小才華放入盆中泡上,慢慢的搓洗他的身子。

雷掌櫃則不時的跑出門去,心急如焚的祈禱著云開霧散,他已經對道長和這個青年人崇敬之極,尤其是吸血的嬰兒和那個長著一身綠毛狀如席子一樣的怪物,他們可能就是老天爺專程派來拯救妻子俄真的。

亥時中,天上的烏云漸漸的向西方退去,須臾,一縷淡淡的月光飄撒下來,沉睡的古城沐浴在了一片清涼的冷輝之中。

“太好了,月亮終于出來了。”雷掌櫃像個孩子般興奮的叫喊起來。

子時到,寒生吩咐將俄真抬到門外的巷子道路中央,讓月光直接照射在她的身上。

寒生從貼身的尸衣口袋中掏出那枚王婆婆留下的祝由舍利,托在手掌心兒中,默默地祈禱道:“婆婆,寒生沒有舍得把它吃下去,原本是想用它來帶回葬身在野人山的那數萬遠征軍魂魄,沒料到卻要先收進6000日軍的亡靈。婆婆,請你原諒寒生,戰爭是不義的,但那些來自東瀛的士兵都已經死了,他們也有父母、妻子和兒女,他們想回家,這願望同遠征軍將士一樣,都是出自人的本性,寒生又怎能夠拒絕呢?婆婆,請你保佑寒生吧。”

雷掌櫃和金道長都默默地望著寒生,誰也沒有說話,洗完澡光著小屁股的沈才華依偎在寒生的身旁,他知道又要該輪到自己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6000名日軍亡靈,但願收得進來,”寒生望著雷掌櫃,接著說道,“雷掌櫃,家中若是有鏡子的話,不妨找兩面來。”

雷掌櫃連聲說“有”,迅速回店內取來兩面梳妝用的小鏡子。

寒生又吩咐金道長:“請道長用日語問一下俄真,務必請他們配合出竅,前往祝由舍利之中,切記不要擁擠和吵鬧喧嘩。”

金道長悵然若失的仰天長歎道:“白云觀修道數十年,卻不知世間竟有這等降魔除妖之法,貧道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說罷俯身對著俄真用日語嘰里咕嚕的說了一大套。

雷掌櫃等人的舉動驚醒了左鄰右舍,街坊鄰居們有不少人披衣出門,圍觀近前來看熱鬧。

俄真的語速很快,寒生還是一句也聽不懂。

“老雷老婆又在說胡話了。”人群中有人說道。

“這幾個外鄉人是雷掌櫃請來驅魔的巫師。”也有人言之鑿鑿的斷定。

金道長轉過臉來對寒生轉述說道:“他們說出來可以,但是要求保證送其回到日本國。”

寒生點點頭,說道:“請道長轉告,寒生答應他們便是。”

“怛伽阿阇嗔醯咄叱訶闥孕……”沈才華不等寒生吩咐,口里面已經叨咕起祝由巫咒來了,寒生知道,這是第二式“移花接木”,前不久,老祖的亡魂便是由此而收入祝由舍利之中,想到這里,他望了金道長一眼。

寒生先將祝由舍利放在俄真的額前印堂之上,然後雙手各持一面鏡子,將反射的月光投射在了綠瑩瑩的祝由舍利上面。

金道長點點頭,心中暗想,晉葛洪在《抱樸子》中言道:萬物之老者,其精系,能記人之形惑人,唯不能易鏡中之真形。故道士入山,以明鏡徑九寸以上者背之,則邪魅不敢近,自見其形,必反卻走轉,鏡對之視,有踵者山神,無踵者老魅也。

“寒生,此乃民間的普通小梳妝鏡子,既非八卦陰陽鏡,也非道家符咒鏡,更不是九寸直徑的大明鏡,不知其能有什麼作用呢?”金道長疑問道。

寒生微微一笑,說道:“其實我也不能肯定其作用究竟有多大,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記載,鏡子具有吸收、反射、分解、倒影、投影和轉換的作用,我將月光中的陰氣分解出來,投影轉換到祝由舍利之中,加強舍利吸收月華之速度,6000人的亡魂可是不少,自然陰氣越盛越好,若慢了則子時將過,況且天上仍有浮云,萬一遮蔽了月光,豈非前功盡棄?但願所推測的無誤。”

沈才華的小嘴里像是蹦豆般一遍遍的念著祝由巫咒,那還是在石洞里無意之中偷聽到的,當時禿頭老婦傳授給明月共有八式巫咒,那咒語激發了鬼嬰體內的祝由神功,故此而無師自通,首次使用便成功的收了老祖的亡魂。

小才華越念越快,到最後竟然光著腚手舞足蹈起來,姿勢十分的蒼勁古樸……

寒生疑惑的望著小家伙的樣子,驀地想起這動作與芹兒父親楊慕貧給他的那半部《青囊經》上的圖畫十分相像,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月光下,那枚核桃般的祝由舍利升騰起了一片白色的霧氣,並且發出輕微而有節奏的聲響,震撼著寒生的心房,仿佛是無數人的諧振腳步聲,他想,那一定是日軍亡魂在列隊進入祝由舍利之中……

那聲音慢慢的消失了,最終歸于沉寂。

“好了,一切都結束了。”寒生長舒了一口氣道。

那邊,小才華跳上了癮,仍然撅著小屁股圍繞著俄真做著各種各樣奇怪的動作。

“可以了,才華。”寒生上前揪住了他的小胳膊。

夜空中,又有浮云飄來,月光漸漸的暗淡了下去。

“岩帥,是你麼?”俄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雷掌櫃“哇”的一聲嚎啕痛哭了起來。

四周圍觀的老街坊鄰居們“噼噼啪啪”的鼓起掌來,俄真已經昏迷了十余年,今夜終于清醒了,幾位佤族老婆婆禁不住的以手背抹著眼淚。

俄真掙紮著起身,寒生急忙勸阻住,說道:“婆婆多年臥床,切不可貿然起身,以免傷及筋骨。”

雷掌櫃雙膝一軟,“噗通”一聲給寒生跪下了,痛哭流涕的說道:“神仙魔巴,我岩帥此生都不知如何報答您的大恩大德啊。”

寒生趕緊上前拽起雷掌櫃:“掌櫃的,不敢當,我不是什麼神仙魔巴,我只是一名鄉村醫生,快請起來吧,真正救了你老婆的是小才華……”說罷將才華推到了雷掌櫃的面前。

雷掌櫃望著這個能夠生吸大肥豬的嬰兒,再聯想到他剛才在月光下的奇異舞蹈,跳得比佤族的那幾位魔巴還要神秘莫測,尤其是小嘴里念誦的巫咒,那發音更是詭異無比,“感謝神仙小魔巴救命之恩……”說罷,雷掌櫃虔誠的給沈才華跪了下去,鄭重的叩了三個響頭。

此刻,金道長板著面孔孤自站在了一旁,目光冷若冰霜。

“鄉親們,今晚大家都別睡覺了,我岩帥殺了兩口大肥豬,請老街坊們一齊歡聚,來他個一醉方休如何?”雷掌櫃站起身來高聲喊道。

“好哇……”人們哄然響應,奔走相告,更有勤快者沖進廚房里便忙活了起來,不多時,燉肉的香氣便飄了出來。

佤族人熱情好客,人們紛紛前來向雷掌櫃道喜,其實主要還是想一睹中原來的“神仙魔巴”的豐采,當他們見到寒生邊上的這位光著屁股、白白胖胖的小魔巴,卻又都各個驚訝得合不攏嘴了。

金道長被幾位剽悍的佤族青年簇擁著一碗碗的連干著燒酒,縱使內力再強,慢慢的也頂不住了,不到一個時辰,便已醉倒在了桌子下面。

巷子中間有人燃起了篝火,男人們一面飲酒一面圍著火堆跳起了“拉木鼓”,佤語“克魯克羅”,動作古樸、粗獷,風格濃郁,表現出佤族人剽悍的氣質和團結的精神。女人們則有節奏的搖起了長發,跳著“甩發舞”,柔中帶剛,如波浪翻滾,婀娜多姿。

寒生望著熱鬧的場面,心想,是時候了,我該開始回客棧房間去自行解穴了。

正在此刻,雷掌櫃恭恭敬敬的閃開身,但見一個高大的中年人,四五十歲模樣,紅布包頭,身穿黑色無領長袖布褂,左衽銀扣,黑布褲則短而肥大,褲腰卷了起來,脖子上戴著一個銀項圈。

“哪一個是中原來的魔巴?”那人語氣頗有不屑的尖聲問道。

上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下篇: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