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杏黃色跑車“嘎吱”一聲停在了香港文華大酒店的門口,鄭少春跳下車來,早有知客門童迎上前來,這位香港演藝圈的大明星是這家酒店的常客,人人都認得的。

吳老爺子坐在車里低著腦袋四處張望著,如此金碧輝煌的大廈令他目不暇接,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吳家榜,下車了。”鄭少春招呼他道。

“喳。”吳老爺子騰空而起,穩穩的落在了門廳前,那身奇特的裝束立刻引起了人們的矚目,他頭戴黃軍帽,足登白球鞋,而身上卻是一襲花花綠綠的無領大襟束腰的行袍,四面開著衩,兩塊一品五官麒麟方補綴于胸前,足有八成新。這件朝服是老爺子在道具車上找了半天才發現的,當時一見便驚喜過望,與他一品水師提督的身份正好匹配,于是樂呵呵的套在了身上。

進入前廳,大理石的地面亮如鏡面,客人們衣著光鮮,熙熙攘攘,更有幾位金發紅毛美女半露酥胸,懷著驚奇的目光擦肩而過,扭動著碩大的屁股姍姍而去,香氣鑽鼻而入,老爺子不由得接連打了幾個噴嚏,好大的“笑臉”啊……他尋思著。

中餐廳的門楣上橫著一紅色橫幅標語,上書:熱烈歡迎抗戰英雄回到祖國的懷抱,落款是,新華社香港分社。

吳老爺子老遠便望見了餐廳中央的一個巨大圓形餐桌上,坐著盧太官和那五個茹毛飲血的野人,寒生抱著嬰兒也在座,另一側落座的是幾位男士女賓,大都是西裝革履風度翩翩,其中有一位穿著紅色蘇格蘭裙褲、腰配長劍的年輕英軍軍官,身旁那個身材魁梧的金發高鼻子洋人老頭,正在舉杯敬酒。

鄭少春認出那老頭是港督麥理浩爵士,身旁的軍官是駐港英軍指揮官丹尼斯少校,還有輔政司、律政司以及警務處長等港府高官。

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梁威林他也是認識的,座位緊挨著麥理浩爵士和太平紳士盧太官。

吳老爺子那身奇怪的裝束一進來立刻引起了中餐廳不小的轟動,輕輕的笑聲在四周矜持的響起。

盧太官一眼望見了老爺子,頓時大吃一驚,壞了,這老祖宗怎麼偷偷跑出來了?于是趕緊站起身來,匆匆朝他走過去。

“老爺子,你怎麼出來了?還這身花哨的打扮。”盧太官皺著眉頭說道。

“太官,你見了當今皇上怎麼還不跪?”吳老爺子慍怒道。

盧太官一愣,演藝界大腕鄭少春他是很認識的,其以飾演清朝皇帝而聞名香江,他遂念頭一轉,似乎明白了,老爺子肯定是誤認鄭少春為清廷的哪位皇帝了。

“盧先生,你們認得?”鄭少春感到有點意外。

“太官是我重孫兒。”吳老爺子搶先回話道。

“這……”鄭少春越發迷惑了。

“老爺子是我祖宗。”盧太官無奈的承認道。

港督麥理浩爵士端著酒杯笑盈盈的走上前來,鄭少春拍攝的清宮靈異劇是他最鍾意的影片,從中可以學到許多鮮為人知的中國民間文化知識。

“鄭先生,這位老先生是哪部影片里的角色?是清朝僵尸麼?”麥理浩爵士會說一些粵語,一面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老爺子灰白色的瞳孔。

“哦,是的,這位吳先生是邵氏影業新拍攝清宮僵尸劇中的綠毛老怪,作為今夏票房的主打影片,”鄭少春隨即笑著對老爺子介紹說道,“吳提督,這位就是香港總督麥理浩爵士。”

“香港總督!”吳老爺子驚訝的嘟囔道,緊忙低下腦袋,通過黃軍帽上的兩只窟窿眼兒偷偷觀察著,發現此人鷹鼻凹眼,滿面紅光,看來許是內家高手。… 6K.CN

“哈哈,原來是綠~~毛~~僵尸,我這杯里盛的是西印度群島著名的辟邪朗姆酒(rumhullion),據說僵尸喝了就會現出原形呢。”麥理浩爵士伸手示意老爺子不必多禮,一面樂呵呵的半開玩笑說。

哼,想要試探于我,在大清皇上和吳家後輩兒面前切不可丟失顏面……說時遲,那時快,吳老爺子裂開嘴巴,露出參差不齊的一口大黃牙,嘴唇一嘬,“吱”的聲響,竟然將總督杯子里面的酒液凌空全部吸進了口中,“咕嚕“一聲咽下……

麥理浩爵士愕然不已,眼睛直勾勾的瞅著手中的空杯發愣。

“好功夫!”鄭少春驚贊道。

“老爺子,別鬧了,快回家去。”盧太官擔心這老祖宗會惹出漏子來,急忙揮手招呼自己的保鏢過來。

麥理浩爵士緩過神兒來,簡直是又驚訝又敬佩,轉身對著圓桌旁的諸人大聲的說道:“中國民間的奇形技巧如同魔術一般,簡直令人大開眼界啊,竟能夠凌空吸酒,這太神奇了。”

寒生是作為戴秉guo少尉等五名遠征軍士兵的私人醫生而就座于總督一桌上的,此刻聞言微微一笑,心道,這“旱魃”老爺子的功夫可遠遠不止這點呢。

“爵士,您被蒙蔽了,人類的嘴巴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吸力,這是違反物理學原理的。”丹尼斯少校嗤之以鼻的說道,普通話講的有些生硬。

吳老爺子見那佩劍的紅毛洋人貶損于他,登時惱怒不已,掉過頭來,張大嘴巴“呼”的一吸,竟然隔著一丈多遠,硬是把丹尼斯少校面前酒杯里的酒液凌空一條線般的也吸入了口中,就在眾人驚愕之中,聽得老爺子喉頭“咕嚕”一響,嘴唇嘬起“吱”的射出一股水線,將酒液又原封不動的吐回在了丹尼斯少校的杯中,可以明顯的看出酒杯里的酒已經混濁不清了,表面漂浮著一層黃色的牙垢……

丹尼斯少校大怒,霍的站起身來,面色脹的通紅,右手習慣性的按在了佩劍的護手內。

丹尼斯少校是蟬聯兩屆的英軍重劍冠軍,在英倫三島被人們稱作“蘇格蘭第一劍客”,他所配的重劍90厘米長,770克重,精鋼鑄成,出手速度與頻率極快,可在一分鍾內連刺140下,平均每秒鍾出劍近2.4下,無人可擋。

吳老爺子低著頭,滿不在乎的揶揄道:“紅毛將軍聽好了,吾乃大清長江水師提督,官居當朝一品,怎可能在當今皇上面前蒙騙與人呢?看你腰掛配劍,長手大腳的,可敢與本提督比試比試?”

麥理浩爵士聞言甚感有趣,于是拍手笑道:“好哇,丹尼斯少校香港島大戰中國僵尸。”

在座的港府高官都知道這位香港第25任總督喜愛中國靈異文化癡迷,所以也都危襟正坐的瞧熱鬧,並無人加以勸阻。

“唰”的一聲,丹尼斯抽出了佩劍,握在手中顫了顫,鋼質柔軟,寒光刺眼。

盧太官見狀大急,忙拽住老爺子的衣袖,急切道:“老祖宗,你還是安穩點吧,萬萬不可傷人啊……”

“盧先生,請你放心,我不會傷其身體的,無論他使用何種武器,都會在第一時間被擊落在地,在亞洲,丹尼斯絕無敵手。”丹尼斯少校傲慢的說道。

“不是的,我是怕他傷到你呀。”盧太官趕緊解釋道。

“哈哈哈,笑話,一個瞎眼睛的中國老頭會傷到我?”丹尼斯少校將手一攤,聳了聳肩,不屑一顧的說道。

“皇上,請准本提督與其一戰,驅除紅毛,震我大清國威。”吳老爺子躬身請示道。

“你們這是台詞麼?”麥理浩爵士笑著問鄭少春道。…

“嗯,”鄭少春也進入了角色,口中朗聲道,“吳提督,朕准了,你去好好殺殺洋人的氣焰,讓其見識一下我大清武功的厲害。”

“喳。”老爺子得令,轉身面向了丹尼斯少校。

“僵尸一般用什麼武器?”麥理浩爵士笑嘻嘻的問道。

吳老爺子頭一低,朝圓桌之上瞄了一眼,上前伸手掰下了那盤清蒸大花蟹的兩只大前螯,也學著張太極般伸展雙臂,單腿提起擺了個pose……

“喀嚓……”已有候在一旁的媒體記者撳動了相機快門,拍下了這一有趣的鏡頭。

頭戴黃軍帽、身穿清代朝服、足登白球鞋的中國盲眼老頭姿勢瀟灑至極,以至于引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與笑聲。

丹尼斯少校惱羞成怒,這簡直是對英國皇家軍人的極端羞辱,禁不住口中罵了句:“pig!”一劍如閃電般刺出,在座的眾人發出了驚呼。

“咔嚓”一聲輕響,吳老爺子手中的一只花蟹前螯死死的咬住了鋼質劍尖。

丹尼斯少校用力回撤重劍,但卻是紋絲不動,而此刻,老爺子的金雞獨立英姿依舊未變,張開另一只手握著的花蟹大螯,也“咔嚓”一聲咬在了劍身上,竟然齊刷刷的切斷了精鋼劍身……

鎂光燈閃爍個不停,港府高官瞠目之下露出會意的微笑,惟有丹尼斯少校呆若木雞般的怔在了那兒。

麥理浩爵士帶頭鼓起掌來,嘖嘖贊道:“中國僵尸,厲害啊,快請二位入席,坐在我的身邊。”

吳老爺子將花蟹大螯連同半截劍身扔在了地上,對鄭少春行禮道:“下官幸不辱命,教訓了紅毛洋人。”

“免禮,吳提督果然好身手,來,陪朕一同入席吧。”鄭少春逗著老爺子說道。

丹尼斯少校面紅耳赤,低著頭回到了座位上,獨自喝起了悶酒。

吳老爺子一入席,桌上的氣氛立刻活躍了起來,眾人紛紛向所謂的“僵尸”敬酒,警務處長偷偷的問鄭少春,從哪兒弄來了這麼個活寶。

老爺子從來沒有喝過洋酒,感覺味道不錯,于是頻頻舉杯,一時性起,索性解開了左衽,敞開了朝服,露出胸前性感的綠色長毛。這使得坐在對面的港府衛生司司長葉劉淑芬女士大跌眼睛,禁不住的贊歎道:“好漂亮的綠毛背心啊。”遂起身走至老爺子的身邊。

“這是駝毛的麼?”摯愛時裝的葉司長輕輕的摩挲著那毛茸茸的綠毛,愛不釋手。

已有記者按下了快門,搶下了這一幕極富溫情的鏡頭。

盧太官急忙攔阻道:“抱歉,老爺子有點喝多了,當眾袒胸實有不雅。”一面趕緊替老祖宗系上朝服的左衽衣帶。

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梁威林皺了皺眉頭,站起身來說道:“尊敬的麥理浩爵士,今天我們在這里,是為在緬甸叢林里堅持了三十四年,英勇抗戰的五位志士凱旋歸來接風。中國漢代有一個蘇武牧羊的典故,中郎將蘇武出使匈奴,在塞外北海(今貝加爾湖)被流放了一十九年,渴飲雪饑吞氈,頭發胡須皆白,可民族氣節永存。戴秉guo先生等五位志士正是秉承了中華民族這種不屈不撓的革命精神,是值得全中國人民敬佩的。

當年蘇武出使時四十歲,正值壯年,回到長安已經是年逾六十的垂暮老人了,整個長安城萬人空巷,看著他手中仍持著當年出使時用的,而今已是光禿禿的旌杆,無不為其高尚的民族氣節所感動落淚。蘇武的事跡不知道激勵了曆代多少中華熱血男兒啊……戴秉guo等五位抗日志士,入緬作戰時還是二十左右歲的青年,可今天也都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了,他們在叢林里整整堅持斗爭了三十四年啊,他們最寶貴的人生都奉獻給了中國人民的抗日斗爭,他們的民族氣節堪比蘇武!歡迎你們回來,回到祖國和人民的懷抱,回到養育了你們的家鄉。”

盧太官率先鼓起掌來,人們眼噙著熱淚,極其崇敬的望著戴秉guo少尉等人。

鄭少春手拿筷子緩慢的敲著酒杯,口中輕聲的哼唱了起來,其音甚是蒼涼:

“蘇武留胡節不辱,

雪地與冰天,窮困十九年,

渴飲雪,饑吞氈,牧羊北海邊,

心存漢社稷,旄落猶未還,

曆盡難中難,心比鐵石堅,

時聽塞上,笳聲入耳痛心酸。

轉眼北風吹,群雁漢關飛,

白發娘盼兒歸,紅妝守空幃,

三更同入夢,兩地誰夢誰?

甯海枯石爛,大節定不虧,

欲使匈奴,驚心碎膽,常服漢德威……”

蓬頭垢面、發須及肩的五位中國遠征軍士兵心中悲苦,竟自低聲抽泣了起來……

上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下篇: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