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青囊尸衣 正文 第四百章  
   
正文 第四百章


“蒙拉差翁.炳,你為什麼不說話?”寒生望著他狐疑的問道。

老降頭師蒙拉差翁.炳伸手除下白麻布袍,露出半邊黑色的紋身上體,然後高揚起雙手,口中喃喃誦道:“ไสยศาสตร์(曬亞灑)……”

“你說什麼?”寒生皺了皺眉頭。

“ถูกของถูกทำคุณไสย์ยาสั่งพรายพราย(吐匡,吐他昆曬,亞賞,拍,拍)……”蒙拉差翁.炳仰天念道。

寒生驚奇的看到蹲伏著的那只巨型大貓渾身打了個機靈,頓時雙眸綠芒暴射,如鬼魅一般,碩大的腦袋昂起,“喵……”的嘶鳴一聲,肥胖的腰部驟然弓起,裹挾著一股腥風朝寒生撲來。

寒生的蠅眼望過去,只見那大貓正緩慢的朝著自己撲來,口中還滴著口涎……

“寒生,危險!”西母寺門口傳來了驚叫聲,寒生回頭看了下,見是崇笛.虎大師,身旁站著馬丁少校和盧太官等人。

當寒生再回過頭來的時候,那大貓的兩只大利爪已經近在咫尺了,他趕緊側身閃過到了一旁。

“友!”崇笛.虎大師一拍孟加拉虎頭,那虎友聞言“嗷”的吟嘯了一聲,沖著暹羅大貓迎上。

“虎友”是一頭強壯的孟加拉虎(又稱印度虎),體色土黃,身上有一系列狹窄的黑色條紋,黑色耳背,從頭至尾身長約3米,體重約有500余斤。

暹羅巨型大貓則像是一頭大肥豬,體重也達三四百斤,雖然同屬于食肉性動物,但野性則遠不及“獸中之王”的孟加拉虎了。

古人云:一吼二撲三剪尾。這“虎友”也不例外,先是狂吼一聲,足以震懾心魄,而對面的暹羅大貓同屬貓科動物,竟也不甘示弱的吼了起來:“喵……”,氣勢則遜色了很多。

緊接著兩只龐然大物相對著同時一撲,暹羅大貓在下,孟加拉虎在上錯身而過,俱自豎起了尾巴,如鋼鞭一樣“乒乒乓乓”的交起手來。

“虎友”的尾巴明顯的又粗又硬,只得幾剪,便將暹羅大貓的尾巴骨打斷了,然後縱身後躍,倒騎在了它的後背上,“喀嚓”一口,咬去了暹羅大貓的連著尾巴的半拉屁股……

“喵喵…….嗚嗚……”這只變異的暹羅大貓終支持不住,轟然倒下了。

馬丁少校將烏齊沖鋒槍一舉,高聲喝道:“蒙拉差翁.炳,趕快交出女嬰!”

老降頭師恍若不聞,依舊不予理睬。

寒生實在氣急,上前一把揪住老降頭師,卻覺手上有異,自己竟然輕易的將其拎了起來,蒙拉差翁.炳的分量還不及鬼嬰沈才華重呢。

崇笛.虎大師也似乎看出來有些不對勁兒了,忙近前細瞧,最後瞠目結舌的驚訝道:“他不是蒙拉差翁.炳!”

西母寺內堂,吸子喘息著緩緩的將腹面伸展開來,那四只暹羅貓已經變成干癟癟的尸體,它們的體液被那百余只吸盤榨干了。

祭壇上,沈才華呆望著面無表情的女嬰,嗅著那熟悉的體味兒,不明白墨墨為什麼不理睬他,自己可是曆經千辛萬苦才找到這里的啊。

“墨墨,我們回家去……”沈才華噙著熱淚,張開雙臂緊緊地摟抱住了女嬰。

女嬰伏在才華的肩頭,不易察覺的悄悄張開了小嘴,露出來那兩排尖厲的小白牙,突然間“喀嚓”一口,咬住了沈才華的脖頸,鮮血順著她的齒間汨汨流出……

“墨墨……為什麼……”驚愕的沈才華依舊摟抱著女嬰,沒有推開她,也沒有松開自己的手,只是感到萬分的驚詫和委屈。

女嬰的牙齒繼續向內咬合著,並用力的在吮吸,溫熱的血液緩緩的流入她的口中……

大殿之上,寒生正疑惑的盯著拎在手中的老降頭師,他不是蒙拉差翁.炳?可是自己明明是認得他的啊……

“大師,您怎麼就能肯定他不是蒙拉差翁.炳的呢?”寒生狐疑的問道,乃頌差在一旁做著翻譯。

“他是陰相人。”崇笛.虎大師躊躇著說道。

“‘陰相人’?那是什麼?”寒生不解的問道。

崇笛.虎大師遂解釋道:“這是一種極高深的降頭術,據說在吞武里王朝時就已失傳,距今已有兩百多年了,沒想到老衲今日竟然親眼見到了,這所謂的‘陰相人’並不是真身,但可以替代真身進行修煉。”

“那蒙拉差翁.炳的真身在哪兒?”寒生急切的問道。

“一般要在恰好500公里之外的某個地方,太近受干擾,太遠又無法進行控制。”崇笛.虎大師說道。

“真是世風日下啊,小小的嬰孩竟然如此的放蕩不羈!”就在這時,內堂里突然傳出飛僵吳老爺子的怒斥之聲。

原來這老爺子見老虎和大貓打架,感覺索然無趣,于是自己信步繞到了大殿後面的內堂,一眼便瞥見了在高高的祭壇上,光屁股的沈才華竟然摟住了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嬰正在非禮,于是義憤填膺的大聲吼了起來。

大殿上的寒生聞言一愣,遂一個箭步沖進了內堂,眼前的景象卻令他大吃一驚……

祭壇之上,雪白的蓮花瓣上斑斑血跡,鬼嬰沈才華無力的斜倚在墨墨的身上,而女嬰卻眼冒綠光,凶殘的噬咬著小才華的脖子,不住的在瘋狂吮吸著,那女嬰墨墨的齒縫和嘴角,鮮紅的血液正在滴滴答答流淌下來……

“嗖”的一聲,寒生縱身躍起,搶到了祭壇上,一把抱起已近昏迷的沈才華落回到了地上,力圖將兩個嬰兒分開,不料,那女嬰咬在沈才華脖頸上的嘴巴死死不松口,小身子也跟隨著輕輕的飄了起來……

“又是一個‘陰相人’!”緊跟著沖進內堂的崇笛.虎大師高聲叫道。

“你說什麼?這個不是墨墨的真身?”寒生愕然道。

“不是,你看她同那個假蒙拉差翁.炳一樣,身體極輕,沒有質量,因此決不是真身。”崇笛.虎大師認真的說道。

寒生將手指插進女嬰的口中,硬生生的撐開兩排利齒,分開了兩個嬰兒。

一股鮮血迸射而出,原來女嬰的利齒已經切斷了沈才華的右側頸動脈,心髒的壓力將血液不停地泵出。寒生大驚失色,趕緊用手指壓住頸動脈下部,抵在頸骨上暫時止血。

西醫對頸動脈斷裂的急救方法只有兩種,一是縫合,而是移植血管,可是現在都不可能,怎麼辦?寒生的手指一直壓著鬼嬰的右頸動脈,汗珠自額頭上滾滾落下。

就在這時,寒生突覺手指鑽心似的一疼,低頭一看,那個墨墨“陰相人”正在噬咬他的另一只手,指頭已經被利齒咬破了,女嬰正吮吸的“滋滋”作響。

崇笛.虎大師上前一步,手指尖捏著一粒尸油丸,遞到了女嬰的面前,“陰相人”墨墨一愣,鼻子嗅嗅,然後松開了嘴巴,朝著尸油丸撲去,解了寒生的圍。

寒生甩了甩手指,眼下什麼也顧不上了,腦海中迅速的將《青囊經》和《尸衣經》上的療法招式過了一遍,沒有發現對症之法。此刻的才華已經失血過多,處于半昏迷狀態,烏黑的雙眸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澤,聽得他的口中仍在喃喃的低聲呼喚著墨墨的名字。

“小才華,你可不能有事啊……”寒生將鬼嬰緊緊地抱在懷里。

突然,胸前的內衣口袋里有什麼東西硌了他一下……對了,是那瓶“汗青”!

寒生緊忙騰出一只手摸進懷里,掏出那個青花小瓷瓶,用牙咬去瓶塞,小心翼翼的在沈才華頸部斷裂的血管上倒了些許,然後將血管拼接上……

那青色的液體遇見鮮血發出了輕微的“咝咝”聲響,冒出淡淡的青霧,鑽進鼻子里的是一股汗的酸臭氣味兒。奇跡終于出現了,那“汗青”竟然像強力膠水一般,將斷裂開來的血管黏合在了一起……

許久,寒生才敢輕輕的松開了手指。

上篇: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下篇: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