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一部分 第二夜 半臉人(2)  
   
第一部分 第二夜 半臉人(2)

死人了事情可就不一樣了。我感覺到我已經無法應付了。我讓村長報警。

“警察?我們這里沒有。”村長的頭搖的像撥浪鼓。

“那平時出點什麼事你們怎麼解決?”

“我們靠村子里的人共同裁定啊。”村長理所應當的說。還真是個奇妙的村子,居然好保留著這樣如同周文王一樣的法規。

我只好叫村長去把大家著集過來,先不要告訴小六的父母。我不忍看他們傷心,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如果哭鬧勢必會讓事情更麻煩。我一個人呆在小六死亡的房間里看著他的尸體,因為我相信他應該死的很不甘心的。

我不是法醫,但我好歹還是個醫學院畢業的。我依稀還記得解剖課上教授教授的東西。我開始細心的看著小六的尸體。

表面沒有任何創傷,起碼肉眼看上去是的。我剛和村長出去大概一個多小時,村子雖然不大,但小六家與村長家住得正好是兩個極端,所以步行去還是花了些時間。尸體還是很熱乎的,不過已經開始出現尸斑了,雖然還不是和顯著。但最令我感興趣的是他的左臉。

他的左臉已經完全和右邊不對稱了。幾乎可以說是兩張不同的臉被裁減下一半拼湊到一起。而且我發現左邊的臉的尸斑有些差異。

尸斑最早在人死後30分鍾出現,一般在死亡1——2小時開始出現。尸斑的形成、發展可分為幾個階段。

尸斑形成的最初階段,稱為墜積期。此期在死後5——6小時內達到明顯可見。可持續6——12小時。墜積期尸斑被按壓尸斑退色或消失,出去按壓則尸斑又重現。在此前階段如果變動尸體位置。尸斑也隨之改變,在新的低下部位重新出現。

尸斑發展的第二階段為擴散期。從死亡後發展到擴散期約需8小時,延續至26——32小時。此期被血紅蛋白染紅的血漿浸透到周圍組織,此時按壓尸斑已經不能完全消失,只是稍許退色,停止按壓後尸斑恢複原色也慢。變動尸體位置,部分尸斑可能移位,部分尸斑則保留在原來形成的部位。

尸斑發展的第三階段為浸潤到組織中的時間較久,此期用手指壓迫尸斑不再改變顏色,也不再消失,變動尸體位置則尸斑不再轉移。

小六尸體其他部位的尸斑屬于第一階段,這也很正常,但費解的是他左邊臉的尸斑居然在拇指積壓下也不變色,也不消失。明顯是尸體放置一段時間才會產生的尸斑。

而且,左臉的尸斑呈現一種紅色,凍死的人才會出現紅色尸斑。

凍死的?

現在是夏天啊!

我皺著眉頭離開了這里,雖然我接觸了很多尸體,但已經很久沒見了,還是有點不舒服。我來到了樓下。

村長已經把幾個重要人物找來了,他們都在村里擔任一些職務的人。他們都相信村長首先肯定不會去加害小六。然後他們商議是否就這樣把小六埋了。我站在一邊等他們都散去才過去和村長詢問。

“這附近有什麼地方是很冷的麼?冷到可以凍死人?”我問道。

“冷?”村長奇怪地看著我,這也難怪,不過他想了一下,居然告訴我:“有的,這里夏天有時候太熱了,我們就在後山開了一個冰窖,儲存了一些冰塊,怎麼了?”

“馬上帶我去,快。”我用毋庸質疑的口氣說到。村長只好帶著我過去,雖然他顯的很詫異。

我們很快來到了那個後山的冰窖。說是冰窖,其實不過是個地下室罷了。估計以前是用來存菜的。不過光靠近就覺得有點冷了。

村長在我的央求下打開了冰窖。我和他走了進去。果然,我靠著直覺找到了我要找的東西,不,因該說是人,或許准確的說因該是尸體。

這具尸體不住柱子的,而且很奇怪,這個的穿著不像是村子里的人,到很像是城市來的,他穿著還蠻考究的,看樣子應該是凍死的,因為他還保持著蜷縮的狀態。而且,這具尸體沒有臉。

你可以想象一下沒臉的尸體什麼樣子,雖然在冰窖里他的臉落滿了冰霜,但反倒顯的更加恐怖。不過從體態來看,我還是能看出他大概是一名三十左右的男性。

我們很快就帶了人來,不過我沒讓他們把尸體般出來,因為這樣很快會高度腐爛,如果我腦中的想法是對的話,他應該和小六的死以及柱子的失蹤有很大關系。

大家議論紛紛的站在後面,我突然發現村長的臉色很難看。在人群的小聲議論中,我好象聽到了柱子和是管理這個冰窖的,冰窖的鑰匙也只要柱子和村長有。這樣一來,柱子的嫌疑就象和尚頭上的虱子一樣明擺著了。

連續兩具尸體了,而且都是非正常死亡。我還是報了警,盡管村長反對,不過眾人還是認為報警為好,在人群中的一部分人的臉上我看到的不是一種責任,而是一種像是落井下石幸災樂禍的神態。他們似乎都有兩張臉,一張在義正嚴詞的要求報警替死者還以公道,另一張臉卻在偷笑。

警察要來還是要些時間的,我得看看我還能做些什麼。村長似乎很不高興,難怪,似乎我一來就給這個寂落安靜的山村扔出兩具死因蹊蹺的尸體,換做誰也不會高興的。

無臉的尸體,以及小六那離奇的左臉尸斑。我突然想到那冰窖死者的右臉呢?我忽然把所有的一切想了一下,得到一個答案,但我必須先向村長證實。

我猛的望向村長,他神色恍惚的四周回望。我把他拉到一邊。低沉著聲音問他:“說吧,你把柱子藏哪里了?”

村長大驚,:“你說什麼呢,我家柱子我自己都一個多月沒見了,你到問我。”

“小六不是自己願意呆那里的吧,或許是你把他關在那里的?”我劃找一跟火柴,點燃了煙。我沒望村長,因為眼神是對話的武器,用濫了就沒用了。

果然村長開始六汗了,眼睛象色盅里的色子一樣亂轉。但他還是一言不發。

“我剛來的時候幫小六母親看病的時候,她就提到過他兒子,說他兒子患有長年的咽喉病,說話聲音和嘶啞,和別人差距很大。你該不會在這一個月都沒聽過里面所謂的柱子開口說話麼?就算沒有。你說你每天都要送飯,但小六的皮膚很黑,而你們家柱子因該不黑吧?難道你從來沒懷疑過?好吧,我承認我都是假設,不過等警察來了,你再隱瞞下去也毫無用處。”

村長的額頭布滿了汗。“柱子是我藏起來了,但我不會把他交出去,因為他已經得到報應了,就算把他交給警察,也不過是造成混亂而已。”

“報應?”我疑惑地問。

“是的。”村長低著頭,開始敘說一個月前他看到的恐怖景象。

“那天我和柱子媽剛出過晚飯,柱子就氣喘籲籲的趕回家,翻箱倒櫃,還問我們要錢,說是要和六子出去一段時間。我開始覺得不妙,支開他媽後逼問他。這孩子沒什麼心計,我一逼就全招了。那時候我才知道,他和小六殺人了。”村長說到這里,老淚縱橫,幾乎哽咽的說不出話,我只好拍拍他肩膀,示意不要太激動。

“他說他和六騙了一個外地人來買冰。據說那人想開個冰吧,要的就是我們這里那種無汙染的水質做的冰,反正是賣給有錢人。柱子在小六的勸說下只好帶著那人來到了冰窖。但那人說要全部買走,並威脅說不賣也得賣,否則他會帶人來。冰窖里的冰是全村人的,村子沒冰箱之類的,消暑避夏都靠這個冰窖。所以柱子不想賣了,結果這樣三人其了爭執。推搡的時候,那人被小六猛推一下,臉砸在布滿棱角的冰塊上,砸的面目全非。他高喊著殺人了,殺人了。結果柱子就用冰在他腦後砸了一下,那人就倒下不說話了。兩人見出事了就趕緊互相逃回家想約一起去躲下風頭。”

“那冰窖的死尸那張臉怎麼沒了?”我問到,就算是砸的稀爛,但與臉被撥去是不一樣的啊。

“我也不知道,或許這就是他們的報應。”村長接著往下說。

“知道這事我肺都氣炸了。我拿著板凳就往他身上砸,但怎麼說他也是我兒子。冰窖的事一旦被村里人的知道,他是逃不掉干系的。我只好答應把他藏起來,而且打算過些日子就找個借口把冰窖封起來。但沒過了幾天後,柱子的臉發生變化了。”村長的口氣突然變的很恐怖。

上篇:第一部分 第二夜 半臉人(1)     下篇:第一部分 第二夜 半臉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