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二部分 第十六夜 影噬(上)  
   
第二部分 第十六夜 影噬(上)

自從得到鏡妖發現還是真是個不錯的東西,鏡妖不僅可以窺視到人內心的恐懼,甚至好象使我的視力也提高了,不過可惜我不能說話,它想告訴我什麼就直接把景象給我看。

落蕾好多了,其實只是受了點驚嚇,很快出院了,但還是對鏡子心有余悸,連光滑點的東西都害怕,如果她知道鏡妖就在她身邊肯定會發怒的。時間仍然在無聊的繼續,我一般就靠鏡妖隨意觀察街道的行人,看看他們內心的恐懼,其實也是很有趣的。紀顏又出去云游了,可我被工作纏住了,要不一定和他一起出去探險。

中午下班,我吃過飯又如往常一樣看著外面的行人。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相貌凶狠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個男人戴著副墨鏡,但臉上橫肉叢生,雙手一直插在口袋里面,穿著黑色的皮甲克似乎在等人,老是左顧右盼還不是的看看手表。我好奇的讓鏡妖過去,我到想看看他會害怕什麼。

很快鏡妖回來了,只要是能反光的物體,鏡妖都能在之間穿梭。回到我身邊,我閉上眼睛開始觀察。

起初非常的黑暗,並不是我們平時那種沒有光亮的黑暗,而是帶著強烈的壓迫感和窒息。始終是黑暗,難道這人只是害怕黑暗?

鏡妖給我的圖象很快就沒有了我忽然對這個男人很感興趣。反正下午的稿件校完了,老總去出差了,不如跟著他看看。注意打定,我馬上跟了過去,在他對面呆著。

很快,另外一個男的過來了,個子不高,有點胖,圓圓的腦袋上罩了一頂黑色的鴨舌帽子,也是兩手插在口袋里。他們好象交談了下,可惜聽不見,鏡妖只能看卻沒辦法把聲音傳過來。我只好先觀察。過了會,似乎兩人激烈的爭吵了下,但又迅速平息了,分手前兩人還擁抱了,不過我清晰的看見,先前戴墨鏡的男人似乎往地上扔了什麼東西。現在正好是太陽最高的時候,兩人的影子交織在一起,讓我覺得很不舒服,因為影子的形狀很怪異。

矮胖的男人走後,墨鏡男冷笑了下,隨即看了看四周也迅速離開了。這個時候我選擇了,決定還是跟著戴墨鏡的男人。

他雖然很高大,但異常的靈活,街道上行人很擁擠,但他行走速度卻很快,還好紀顏也是個走路很快的人,他經常催促我,慢慢的我的速度也快于常人了,但跟著他還是有點吃力。我怕跟丟了,就先讓鏡妖呆在他的墨鏡里,這樣也好尋找。

還好,我勉強跟隨著他,大概走了四站多路,他走進了一家寫字樓,這個樓我知道,本來荒廢了很久,最近不知道那里來的投資商居然把它重建了起來,但這里據說風水不好,以前死過人,以前在這里經營過的企業包括飯店專賣店商場無一不是幾個月就關門大吉。于是在全市最繁華的大街居然有一棟空空蕩蕩毫無生氣的廢樓,對比旁邊的喧鬧,行人都自覺的不走那邊。估計那投資商肯定沒花多少錢就買了下來,至于他能撐多久就天曉得了。寫字樓已經完工了將近百分之八十了。外面看已經很不錯,估計里面還在裝修吧。墨鏡男人很快就走了進去,我遲疑了下,還是跟了進去。

果然,里面幾乎沒幾個人,到處還殘留著未去掉的施工材料和油漆,在這麼空曠的地方跟著他太容易暴露了。我只好跟他盡量保持遠點。墨鏡男走到了電梯旁,四處張望了下,走了進去。看來電梯已經安裝好了。等電梯門關上,我才從旁邊出來,看了看,電梯停在11樓。雖說是兩部電梯,但好象旁的那部不能用,等這部下來在上去找他就難了。早知道讓鏡妖跟著他了。我正在懊惱,忽然旁邊過來一人,對著我喊

“你是什麼人?”我轉頭一看,一個戴著工地安全帽穿著工作服的男人,中等個頭,左手伸長了對我指點著。等走近一看,我馬上認出了他。他前幾天老在電視台露面,他叫金博名,據說很有錢,當然,這棟樓就是他出資而且修建的。但他怎麼會一個人在這里,這麼有錢的人居然和一個包工頭一樣。

我向他表明了身份,不過看來他誤會了,開始以為我是小偷,現在以為我是來報道他的大樓的。細長的單眼皮眼掃了我一眼,兩邊的鼻翼吸了吸,非常不悅的從鼻子里哼了聲。

“你們報社也來找甜頭啊,我給了你們媒體不少錢了,不要在來煩我了。”果然錢和脾氣成正比。

“您誤會了,我只是,”我本想告訴他我是跟蹤一個可疑的男人進來,但似乎這理由太牽強,我只好說自己好奇,進來看看。

“出去吧,這樓很快就會建好,到時候會記得邀請你的,不過現在請出去!”他不耐煩的下了驅逐令,然後又背著手到處巡視。我只好離開了大樓,出門前回望了他一下,還真是個古怪的人。

既然找不到墨鏡男,加上快上班了,我只好返回。但墨鏡男始終在我腦海里打轉,我總有點不安的感覺,或許是我多心了。下班回家打開電視,第一條新聞就證實了我的預感。在報社不遠的大街上,中午的時候一個男人在眾目睽睽下突然暴斃,這個男人就是我中午看見的和墨鏡男談話的那個。死者叫羅星,是位名建築設計師。看時間他是在和墨鏡男分開不久就死了,報道說沒有明顯外傷,估計是心髒病發作,但我忽然想起了墨鏡男與他的爭吵和擁抱時向地上扔的東西。我有點後悔自己大意了,當時因該去地上多看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事絕對和金博名脫不了干系。說不定這里面還藏著什麼內幕,如果報道出來絕對震驚呢,要知道他在買樓和建樓的時候可是到處宣揚,樓還沒建好據說來租樓層的人就要排隊了。這個羅星是不是知道了什麼才被眼睛男滅口呢?

吃過晚飯我就打電話給同為記者並且采訪了這事的同學,同學告訴我,這個羅星正是當初為金博名設計大樓建築的幾個設計師之一。當時金博名同時高薪聘請了四個有名的設計師,也是通過媒體大肆炒作,看來高價請知名設計師也是金博名的計劃的一部分了。自然羅星就在其中。我還打聽到另外的一位于寺海還在當地。就住在大樓附近的理敦道的一所民房四樓。我決定現在就去拜訪他。

出門的時候外面已經大黑了。從家到理敦敦道只有十幾分鍾。不過我還是加快了腳步。趕到朋友所說的地址那里發現那樓的燈是亮的。我暗喜今天運氣實在不錯。樓下有電子門,我正盤算著要按401還是402的時候正好有人從里面出來,不過似乎樓燈沒亮,根本看不清楚來人的模樣,不過有人開門也好。門一打開,我正好進去,但里面的人似乎很匆忙,啪的撞在我身上,兩人撞到一起,這人很結實,差點把我撞翻,我定住身體,發現地上似乎有一卷圖紙,但看不清楚是什麼,來人很著急的把圖紙一卷就走了,根本把我當透明。我揉著被撞痛的胸口爬上四樓。

這層樓不知道是住的人少呢,還是都出去了,反正在下面的時候發現就四樓亮著燈,我到四樓一看,左邊的門居然還虛掩著。沉厚的防盜門完全失去了作用,我小心的打開門,問了句:“里面有人麼?”但依舊安靜,我不想落個擅闖民宅的罪名,只好站在門外按門鈴,但里面依舊沒人出來。我只好邊說著我進來了一邊走進去。

剛進來一陣風就把門帶上了,我心想這麼重的門說帶上還就帶上了。進門的客廳有組合沙發還有茶幾,牆壁上掛著徐悲鴻的萬馬圖,自然是假的,不過看上去很有氣勢。雖然亮著等,但大理石的地磚讓我感到很冷。左邊有個房間,門緊閉著,難道他在里面工作沒聽到我進來?現在進去會不會被他告啊。我正猶豫,忽然想到鏡妖,讓它進去看看。鏡妖歪了歪腦袋,支了一聲不見了。幾秒後,它又回到我肩上。我閉起眼睛。

一邊漆黑,而且和上次看到墨鏡男一樣,這是怎麼回事?我小心的走過去,門是旋轉把手,我把手握上去冰涼的,稍微用力,居然沒有鎖。嘎吱。門被慢慢打開了。里面果然是一片黑暗。但這黑暗又有點不同,似乎整個房間是被填充進了黑影一樣,巨大的壓迫感居然讓我沒辦法在往里走。甚至我發現客廳的光到了門這里就完全進不去了,不,應該說如同遭遇到黑洞一樣,徹底的吞噬了進去。我的手機光源也根本射不進去。我咽了口唾沫,心想房間里面應該有燈吧,我顫抖著用手伸進去想摸索門邊的牆壁上是否有開關,果然,我摸到了一個,按了下去。

里面房頂的燈亮了,但只是一瞬,或者更短,光幾乎還未散開就消失了。我的肉眼幾乎來不及看到任何東西。我只好再次伸進手去摸開關。但這次,當我的手一進去,就馬上感覺被一只手握住了。

我一驚,握我的手的人力氣很大,仿佛要把我拖進去,我的半個身體已經進了房間了。我只好用手抓住了門外的牆死命掙紮就在這樣的拉鋸中,忽然聽到了動物喉嚨中那種咕嚕咕嚕的聲音,握我的手松開了,接著一個人慢慢從黑暗中浮現出來。

一張完全被扭曲的臉,頭發全白了,凌亂的蓋在一個較常人大的頭顱上,眼睛睜的大大的,灰黑色的眼球根本都不轉動了,嘴巴緊閉,一只手還抓在我手腕上,他的身體仿佛如同被房間慢慢吐出來一樣,一點一點的出來。從穿著來看,他穿著便褲和休閑衣,腳上還穿著拖鞋。難道他就是于寺海?我小心的扶著他的身體,把他平放在地上。

不過是不是不重要了,我探了探他的氣息,已經死了。但如果他是死人的話又如何抓住我的手?我費了很大力氣才拿下他的手,整個手腕留下了四條青紫的淤痕。一定是剛才下樓的男人殺了他,還有圖紙,難道是為了搶他的建築圖紙?要這個有什麼用?那大樓幾乎快完工了啊。現在四個設計師死了倆了。剩下來的兩個呢。

二十分鍾後警察很快趕到了。奇怪的是這個時候那個房間卻可以進光了。我這才看到里面是一個工作室,有燈和畫圖版,以及一台電腦,電腦居然一直通著電源。不過顯示器是黑的。燈的開關也是好的,里面設施很簡單,看來這就是他平時工作的地方。

警察少不了對我的盤問,他們帶著懷疑的目光看著我,因為我出現在這里的確太不尋常了,我沒告訴他們房間奇怪的事。只是說本來來采訪于設計師但發現門沒鎖叫了很久沒人答應,結果進來就看見他扶著牆很痛苦,于是幫他躺下來,然後他就死了。警察也拿不出什麼證據,畢竟于寺海的尸體暫時檢查不出任何外傷。不過我雖然被放了回去,但必須隨傳隨到。

回去的時候都快十點了,我總在想當于的尸體從房間出來的時候我雖然緊張,但好象還是感覺到了他的尸體很奇異的地方,但我已經忘記是什麼了。有時候就是這樣,越想記起來就越容易忘記,仿佛那東西就近在手邊,但就是夠不著。

我索性不想,回家就把自己泡在浴缸的熱水里,消除下疲勞和緊張。洗澡的時候我習慣把毛巾蓋在眼睛上,然後泡十幾分鍾,今天也不例外。剛剛把眼睛蓋上,鏡妖突然叫了起來,它平常是很少叫的,但今天似乎叫聲很急切。我拿下毛巾它站在我肩膀上,什麼也沒發生,但鏡妖依然叫個不停。我只好站起來裹了條浴巾。浴室黃色的燈光把我的影子拉的好長,直接投在了水里。

影子!對了,我想起來了,當于寺海的尸體從黑暗的房間出來的時候客廳亮著燈,但他的尸體卻沒有影子!一點也沒有!所以我才感覺到刹那間的不適應,雖然警察來了以後他的影子恢複了,但那時他的影子確實看不到。我正高興自己終于想到眉目了,正要出去,鏡妖又叫了起來,而且聲音更加劇烈和刺耳。我只好強行命令鏡妖回到我眼睛里。轉頭的一下,我發現我的影子居然還呆在浴缸里面,而且拉的極長,浴室的燈沒理由會這樣。

我呆立在那里,看著自己的影子,浴缸接觸到影子的那部分水開始沸騰,而旁邊卻沒事,劇烈的沸騰後開始變黑,先是浴缸的水,然後是浴缸,影子像爬山虎一樣迅速爬滿了整個浴室的牆,地,所有東西。而且在向我靠攏。在過幾秒,我就會在完全的黑暗中了,什麼也看不見,這讓我想起了于寺海,難道他也是這樣?或是我會步他的後塵?

我恐懼了,但想到封印鏡妖的眼睛是可以不受光源的限制的,我索性閉起眼睛,果然我看見了,雖然四周都是黑色,但我還是看到我在浴缸的影子里爬出一個人形的物體,先是頭,接著寬闊的肩膀,身形很高大,正緩慢的走出浴缸朝我走來。我努力平靜下來,這家伙應該不知道我能看見他吧。

機會只有一下,我不知道是否他是實體呢還是靈體,反正不反抗我也會像于寺海一樣毫無傷痕的死去。

越來越近了,那東西離我只有幾步了,我的手心感覺在出汗了。人形的物體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住了,舉起了手向我撲來,我猛的一閃,握住了他的手,就像握住一團泥土一樣,只一下,他整個軀體便消失了。我睜開眼,浴室又恢複了,燈光依舊亮著,還站在原地的我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但卻是滿頭的大汗,還是冷汗。

抓住那家伙的手現在還有點麻,我看了看手掌,什麼也沒有。那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絕對來著不善,如果沒有鏡妖恐怕我已經死了。不知道他是否會在來,我幾乎一夜沒睡,不過看來他對我沒什麼興趣了。我苦守到天亮,終于睡過去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家里的電話吵醒了。

我眯著雙眼看了看,是老總的,一接聽就聽到他如雷的吼聲。

“你是怎麼做報紙的?昨天設計師死家里你非但沒拿到資料還被卷進去成了嫌疑人,都快被同行笑死了!趕快回來!”啪,電話掛了。我被他這樣一震清醒了點。看看時間果然都快十點了,難怪他生氣了。昨晚的事讓我心有余悸,手腕上的痕跡還在,非常醒目。另外兩個設計師不知道怎樣了,不明白為什麼要殺了他們並搶他們的設計圖紙。

第十六夜影噬(2)

回到報社老總就教訓我一頓,並告訴我警方已經說了這幾天必須和他們保持聯系。我想的卻是另外兩個設計師的下落。走出報社趕快叫朋友查了下,但很快就知道其余兩個設計師卻還在外地工作現在聯系不上。看來想調查還是要去那棟大樓,可是昨天的事是否代表他們已經發現我了麼?想滅口?

或許去看看那所大樓能得到點新的發現。既然我被牽扯其中,老總自然叫我去了,正好得到個機會,這次可以名正言順的去看看。

上次只顧著跟蹤墨鏡男,這次我到是好好看了看,果然很雄偉,而且很奇特,最讓我好奇的是大樓的四個角落都立了石碑,不過具體是什麼看不明白。據說這個金老板是很注重風水的,他曾經說這里風水是不好,但他有信心把這里建成福地,旺地。

只顧看著大樓的建築,不料忽然身體被人推了一把,我和一個人同時摔到了一邊,回頭一看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孩。我正覺得奇怪,發現剛才我站的地方正卸下一堆雜物。司機趕緊下來看我,一個勁道歉,說沒注意旁邊有人,我說沒事了,他才如釋重負的離開。

到是那個女孩我要好好感激了。女孩留著一頭齊耳短發,面容清秀,雙目流盼,鼻子小巧而高挺,尖尖的下巴,最令我好奇的是她的左邊耳朵上居然留著11個耳洞,每個都帶著不同顏色的小耳環。女孩穿著米黃色的上衣和休閑褲笑咪咪地看著我。

“你沒事吧。趕快謝謝我,要不是我你就死了。”說著拍拍我肩膀,我看了看肩膀上的手,有點驚訝,不過我喜歡別人隨便說死啊死啊的,皺了皺眉頭,說了句:“謝謝了。”

她似乎很生氣,撅著嘴巴對站在那里。我也覺得畢竟人家救我一命,于是友好的伸手。

“正式感謝你救了我,我叫歐陽軒轅,是報社記者。”說著拿了張名片給她,她翻看了下,扔掉了,我又驚又怒,心想你就算不屑也等我轉過身在扔啊。

“不用這東西,我剛才看了,都記住了。”說完笑著用手指了指腦袋。看我不相信,又馬上把我工作的單位電話和我的移動電話都報了出來。不過強記也沒什麼。

“我叫李多,你可以叫我多多,我是南大建築系大四學生,喜歡專門研究民俗民風。”說著把學生證給我看,南大是錯不錯的重點大學,我看了看學生證又看了看她,看來是沒錯。

問明來意我才知道李多也是想來調查一下,據她說,這樓的風水很成問題。

“你還知道風水?”我有點想笑,沒想到還有女孩對這個感興趣,特別是看上去好象如此時尚而漂亮的。

上篇:第二部分 第十五夜 鏡妖     下篇:第二部分 第十六夜 影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