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二部分 第三十八夜 靈車(1)  
   
第二部分 第三十八夜 靈車(1)

傳說中的神很喜歡坐車,像上古黃帝與蚩尤作戰時候乘坐的戰車,太陽神阿波羅的火鳥車。自1885年德國工程師卡爾。本茨在曼海姆制成了的一輛汽車,一輛采用一台兩沖程單缸0。9馬力的汽油機,具備現代汽車的基本特點,如火花點火、水冷循環、鋼管車架、鋼板彈簧懸架、後輪驅動、前輪轉向等的汽車雛形。不過當他得意地把這個鐵皮怪物開向街頭,大家都躲避不及,可是現在,車子已經成為了身份的象征了,成為了你和普通人區別的最好辦法,如此多的地方官員,堅守著再窮不能再干部,再苦不能苦領導的宗旨,但凡帶著長的都要有車,哪怕沒有公路,在院子開開過過干癮也好嘛。

紀顏父親的筆記中就記載過一個關于車的故事,當然,這個車可不是隨意可以買到的,或者說,即便是送給你,你恐怕都不敢要。

“我一直在追尋靈車,一種神話里的東西,雖然說是神話,但世界各地都有它的傳說,有人說看見靈車的人會在第二天平靜的死去,也有人說靈車會帶走作惡人的靈魂,上了靈車的人就很難再下來了。但是,沒人見過,甚至連靈車的樣子,都無法描述起來。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倒黴,我居然成為了見過靈車的人,而且還不止一次。我以筆把它記錄下來,也算是對這方面空白的一個彌補吧。

那時候,火車還是非常緊張的,而飛機對普通人來說無異于UFO,所以,乘坐小型的客車,成為了主流的運輸方法,特別是改革開放初期,大量的民工年節返鄉的時候,都選擇坐車,既便宜,又舒適。

可能由于太晚了,又是中途站,在夜晚將近12點的時候,偌大的車站只有兩個人。我,和一個中年漢子。

他很高大,幾乎比我要高了一個頭,整個人如同門板一樣,腦袋上帶著一個軍棉帽,裹著灰綠色的棉襖,帽子下露出幾縷像秋天枯黃野草樣的頭發,絲絲挺立著,感覺碰一下就要碎掉一樣。四四方方的國字臉上的皮膚干涸的利害,看來經常在戶外工作吧,不過眼睛很大,也很靈活,但又不失樸實,與這種眼睛對視,連自己也會無法撒謊了,高而挺拔的鼻子頭部凍得通紅帶著透明,一陣陣的白霧隨著他寬厚紅黑色的嘴唇的張合中吐出。肩膀上背著一個寬大的旅行袋,手上還提著一個粗布袋。我坐在冰冷的長椅上,他卻似乎很急,一雙巨大的解放鞋在我眼晃悠來晃悠去,弄得我都快眼花了。

他幾次想過來和我攀談,不過又停止了,倒是最後我主動問他是哪里人,中年漢子很高興,畢竟等待的時刻能聊天的話就不會顯得太漫長難熬了。

“我是江西人。”他的普通話說得很不錯,然後笑了笑,露出排整齊的牙齒。他看起來非常健壯,看年紀好好象還比我大。他說他是來這里打工的,他的朋友老鄉早幾天就走了。由于想在這幾天多干一下,這樣加班費多點,賺得自然多點。不過又耽誤了車程,如果這趟車趕不上的話,回去過年就有點危險了。

“這車怎麼還不來啊。”他轉動著滾圓的腦袋。我也看著車子來的方向,我們倆已經等了塊一個小時了。

“袋子里是什麼啊?”我好奇地望著袋子,那袋子還在蠕動,中年漢子靦腆地笑笑。

“是兩只雞,老鄉臨走時候送我的,又賣不掉,干脆帶回去。怕它吵鬧,所以用膠布把嘴封了起來。”他又告訴我,包里還有很多吃的,並拿出塊綠豆糕,撇了一半,堅持要給我吃,我推辭不過,只好收下了,還好,非常甜。見我吃得開心,他也高興,把剩下的綠豆糕拿在手上,說等下上車再吃。

就當我快睡著的時候,中年漢子推醒了我,說車子來了。我睜開惺忪的睡眼,看見一輛大巴悄然開了進來。我不知道是當時的直覺模糊還是這車根本就是突然出現在這里一樣,總之在寂靜的車站我一點聲音也聽不到,望望四周,黑夜深邃的嚇人,仿佛隨時會吞沒掉我們。

“上車吧,兄弟。”他費力的拿起行李,催促我道。我遲疑了下。那是輛再普通不過的客運汽車,雖然燈光不是太明顯,也能依稀分辨。非常的破舊,外面紅色的橫行油漆幾乎掉光了。我拿著行李,跟著那個漢子,不過當我一只腳剛踏上樓梯,耳邊忽然聽到一句,“下去。”我疑惑地望望四周,一個人都沒有,在看正前面,原來司機正看著我。

一個留著一字胡須的男人,非常瘦,兩邊的顴骨高高聳立著,巨大的鷹嘴鼻下的嘴唇鮮紅如塗抹了口紅,誇張地向兩邊翹起,那種笑容看上去非常令人厭惡。深邃的眼睛在黑夜居然發著光,他動了動嘴唇,吐出兩個字。

“下去。”我恐懼了,身體不受控制的走了下去,車里面沒有一點聲音,很快,車子啟動開進了濃密的黑夜里,一下就消失了,好像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一直等到將近天亮,我才等到了第二班車。上去的時候大家都很驚訝。司機更是說,本來昨天夜里要到的,因為前面天氣不好,所以改成早上了,原來以為不會有人等的。

“這是末班車了。”司機笑了笑。我忽然開始擔心那個和我一起等車的朋友了,但難以抑制的睡衣讓我沒空再想。

這件事過去一年多後,我沒想到自己再次遇見那輛奇怪的汽車,其實從外面看去那車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可是我一眼卻能把它認出來。

那是個夏天的夜晚,非常的悶熱。由于需要著急著去見位朋友,我只好在深夜獨自一人站在車站等車,車站的後面就一大片一人高的草地,蛐蛐的叫聲非常吵耳朵,而車子卻一直不來。車子雖然沒來,卻來了兩個混混。

上篇:第二部分 第三十七夜 肉符(2)     下篇:第二部分 第三十八夜 靈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