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二部分 第三十九夜 乖龍(2)  
   
第二部分 第三十九夜 乖龍(2)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我驚訝地問落蕾,落蕾得意地說自己的祖父母留下很多這方面的書,自己也從小就看,自然記得牢。

我思考了下,難道就是那只牛角把乖龍帶來的?我看了看在半空中游來游去的乖龍,一臉悠閑自得。

“那它不是凡物了,我們怎麼把它送回去啊。”我走過去,不過很快乖龍又對著我瓷牙咧嘴了。落蕾趕緊過來,把乖龍抱了起來。

“為什麼要送走呢,你沒看出來它很喜歡我麼,我也喜歡它啊。”落蕾逗著乖龍,它居然還會撒嬌。

我說不過她,但總覺得收養神獸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快,我遇到了第一個難題。

乖龍的飯量。

我很驚訝它個頭不大,但食量極大。四人份的火鍋食物幾乎被它一人,啊不,是一龍吃光了,落蕾忙著喂它,女孩子喜歡減肥,少吃一頓家常便飯,可憐我只吃到了幾片菜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吃得直打飽嗝。

東西吃完了,是該商量下乖龍的去留問題了。我說服落蕾把它放了,可是乖龍堅持不離開落蕾。

“它很喜歡女性麼?”落蕾奇怪地問我。我看了下正往落蕾懷里鑽的乖龍,一把將它提了出來。

“我來證明下。”我提這它的脖子,這樣它也咬不到我。正好,街上過來個女孩子,只是長得不算太好。我把乖龍轉了兩圈,朝那女孩扔了過去。當接近女孩的時候乖龍飛快地逃了回來,心有余悸地趴在落蕾肩膀上。

“它不是喜歡女性,嚴格地說是喜歡美女。”我斜了乖龍一眼,它裝做看不見轉個頭努著嘴,又繼續拿頭蹭落蕾的脖子,落蕾被逗得哈哈大笑。

“歐陽,我把乖龍帶回去養幾天好麼?”還沒等我說話,那小家伙已經在雞啄米似的點頭了,這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只好如此了。但我沒注意,本來還是晴朗的天空已經開始慢慢烏云密布了。

送走落蕾後才感到非常餓了,剛接到紀顏的電話,正像埋怨他怎麼還不回來,是不是被美女包圍樂不思蜀了,紀顏罵了句。

“你以為我是你啊,你看好落蕾就不錯了。”他還說,這邊的事比較麻煩,可能要等過年後才能回來了。我覺得非常無趣,本來還希望和他過年好好吃頓飯,看來是不可能了。我無意把乖龍的事告訴了紀顏,他也很詫異,並再三叮囑我,最好還是趕快把乖龍放了。

“哦?為什麼?”

“乖龍是屬于行雨龍,傳說中,一旦乖龍失蹤,雷神會來捕捉它的,到時候一個雷打下來,乖龍是沒事,旁邊的人和東西就難說了。”

我一聽大驚,忽然想起了那個牛角。上面的斷裂的黑色燒焦痕跡。

現在還是上午,但是窗戶外面就日食一樣,全黑了。

我掛了電話,直奔落蕾家。

我幾乎靠著微弱的光線來到她家,房門緊閉著,這時候頭頂厚厚的黑色云層仿佛隨時會掉下來。

我叫了幾聲,但是卻沒有任何反應,打電話也沒人接。

一個悶雷直接劈了下來,砸在了落蕾家,房子立刻開始燃燒起來,很快第二個也下來了。房門也被掀開了。

由于冬日干燥,風助火勢,落蕾家又是老木建築,很快開始燃燒起來,當我沖進去的時候,刺鼻的濃煙和火已經把房子包圍了。

我在落蕾的房間里找到了她,不過落蕾已經暈過去了。但是這麼大的火我們怎麼出去啊。

乖龍不知所措地在落蕾的頭邊飛來飛去,不時的拿頭撞又伸出舌頭舔落蕾的臉,我沒好氣地把它一巴掌打開。

“如果不是你堅持留下來,也不會搞成這樣。”我對它喊了句,似乎語氣有點過重,但事實就是如此,乖龍早點回去的話,也不至于讓雷神責難到我們頭上。但現在多說無用,關鍵是我們如何逃出去。整個房子隨時都有坍塌的危險我抱著落蕾,雖然不重,但一個人都很難出去,何況還抱著一個。

乖龍望了望我,忽然周身放出耀眼的白光。和開始見到它一樣,整個身體都被白光包圍了,不,應該說是整個房間,火焰和毒煙被光從我們身邊隔離開了。接著,乖龍沖破了已經在燃燒的屋頂。

下雨了。

就如同高壓水龍頭的迸射一樣,不過很奇怪,雨水是熱的,並不冷,火焰很快被澆滅了。這時候警察和消防隊也來了,四周的人都了起來,乖龍的光芒開始減弱,最後回到了原來的樣子,摔倒我肩膀上。乖龍很虛弱,一點精神都沒了。

我和落蕾渾身都濕透了,把她交給趕來的醫生後,我自己也裹了條毯子回家了。回頭看了看,落蕾的家幾乎夷為平地了。

肩膀上的乖龍依舊沒醒過來,但天上的烏云還是沒散開,雷聲仍然能隱約聽得到。

“你還是回去吧,在這樣下去,會連累無辜的人的。”我把乖龍捧了起來,它閉著眼睛點了點頭,吃力地飛了起來,慢慢消失了。

很快,烏云便散去了,天空馬上恢複了開始的晴空萬里,連人們都詫異怎麼快過年的天氣卻變化的如此之快。

回家換了套衣服,下午去看落蕾的時候她已經醒了,醫生說只是被煙嗆了,沒什麼大礙,當天就可以出院的。落蕾知道了乖龍走了,低頭不再說話。

“它還會回來麼?”落蕾抬起眼睛望著我。我不忍看她難過,但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乖龍不屬于我們的世界啊,你要是喜歡小動物我明天幫你去買只小貓吧。”落蕾搖搖頭,背過身躺了下去。

當我接落蕾出院的時候,新的問題又出現了,落蕾睡哪里?

她和紀顏一樣,其余的親人都在老家梵村,這個城市又沒別人,同事大都回家過年了。還好她經常把資料很重要的東西放在辦公室,所以只損失了些日常用品和那棟老房子。

“干脆住你家吧。”落蕾對我笑了笑。當時我就臉紅心跳呼吸在加速,信不信由你,我一種超速回家吃齋還佛的沖動。不過當我聽完她下面一句的時候,整個人又從赤道打回北極了。

“紀顏不是不在麼,正好我住你家,你住紀顏家。”落蕾再次笑了下,我有種被忽悠的感覺,既然她堅持,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不明白為什麼她不直接住紀顏家。

“因為我總覺得他家好陰森。”落蕾小聲說,原來如此。

“乖龍應該回去了吧,或許我們以後都不會再看見它了,其實它還是很可愛的。”我抬頭看了看天空,忽然感覺一下離開了乖龍似乎有點冷清,落蕾更加是不說話。

忽然我好像看見什麼東西從高處掉了下來,我眯起了眼睛仔細看了看。那物體下落的很快,最後我看清楚了,居然是乖龍。

它又回來了。

不過這次是直接砸在我臉上,速度太快我沒來得及躲避,當時整個人差點被砸暈了,它到好,根本不看我,直接撲到落蕾懷里去了。我捂著臉站了起來,落蕾高興地把乖龍抱起來親了又親,那小家伙看上去很得意。

“你這死泥鰍,告訴你我小時候就滑轱轆鞋,經常扒拉在車子後面,輪子都冒火花了,跟風火輪一樣,直到旁邊的人叫我什麼麼?哪咤!你看我今天不抽你的龍筋!”我沖了過去,可它繞到了落蕾身後,還沖我噴了一臉口水。

落蕾笑得彎下了腰,把我用手撐開。

“好了,別鬧了,你和它計較什麼。”

“可是你要知道,如果留它在這里,雷神還會來找我們麻煩的。”玩笑開完,我正色告誡落蕾。落蕾也收起了笑容遲疑地望著乖龍。

街道上很安靜,頭頂的天空里忽然響起了沉悶的笑聲,仿佛一個中年大叔用手捂著嘴巴一樣,乖龍得意的飛到我頭頂,扒在我頭發上望著天空。

“或許雷神已經允許了它吧,太好了,我可以天天照顧乖龍了。”落蕾開心的拍起了手。

我有預感,這段時間我的日子是不會好過了。(乖龍完)

上篇:第二部分 第三十九夜 乖龍(1)     下篇:第二部分 第四十夜 訃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