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三部分 第五十七夜 點穴  
   
第三部分 第五十七夜 點穴

記得小時候看小說瞧電影,對點穴尤其著迷,經常兩人或三人一組排練劇情,手指在身上胡亂戳兩下,被戳者立即保持姿勢不動,知道被“解穴”當時玩的很瘋,結果有次某男生學電視里擺酷背對著准備點穴,結果沒注意後面來了女生,這厮轉頭看都不看就是蘭花指亂戳兩下,兩根指頭直接插在人家女孩前胸上,嚇的人家哇哇亂叫,直接就是左手如來神掌,右手大慈大悲掌下去,當即把該男生打的找不著牙齒找不著北,然後哭著叫老師去了。結果該男生被勒令當著全班的面道歉,班主任還說他從小就耍流氓,有了文化還得了。還記得他悔過書里說了句“我向全體同學,敬愛的班主任及校領導保證,以後再也不拿指頭亂插胡戳,以後一定要有紀律有組織有規范。”至于後來就不記得了。只知道長大後覺得那些東西很可笑,雖然知道中醫里有穴位一說,但對于一下點到別人幾個小時不能動,或者一個穴位點下去人就死了之類的覺得是無稽之談罷了。

不過世事並無絕對,有些事我們覺得荒唐,是因為我們不了解,無知者敢于懷疑任何事情。黎正的腿傷似乎還未痊愈,還得依靠拐杖才能勉強行走。在落蕾的介紹下,我和紀顏帶著黎正去了遠離城市的鄉下,據說落蕾的外祖父精通醫術。而令我和紀顏感興趣的確是在落蕾家鄉,傳說有一族人自幼就有一種神奇的關于點穴的本領。

這里的村莊很大,不過確是地廣人稀,幾乎走上十幾分鍾才能看到一戶人家。青磚白牆,不時的有幾只土狗搖晃著尾巴走來走去,偶爾過去一輛公車,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里很荒涼,還好村民都很熱情,每到問路討水都沒障礙,而且還領著我們來到了那位老人家中,只是還未到,就用手指指了下前面,然後就不願在過去了。

這是所老紅磚平房,磚紅已經脫落不少,房子木制的正門兩邊大開,我們剛想進去,卻發現大門前的院子兩邊居然各養了三只狼狗,最小的也有半人多高,一看見生人,吼個不停,直接直起身子趴在圍欄上,第一次近距離看這些家伙,的確有些膽怯,一只只紅口白牙,留著老長的哈喇子。

大門里走出一個老者,半彎著背,一只手拿著香煙,姿勢比較怪,是指拇指中指三個指頭捏住的,步伐穩健的走出來,上身穿著長袖藍色棉布大褂,下身是一條黑色長褲,衣服看上去很舊,泛著白,似乎漿洗很多次了,不過非常乾淨,腳上踩著雙黃木拖鞋,對著那群狗叫了句,聽不太清楚,似乎類似與訓斥的感覺,幾條狗立馬回到里面,安靜的趴著不動了。

走進一看,經由落蕾介紹,原來這位老人就是他外祖父。房子里面非常陰涼,猶如置身冰窖般,不過溫度卻很事宜,後院似乎還養著狗,還有一大片菜地,看來在田間飼養些動物種些新鮮蔬菜自給自足倒是十分悠閑愜意。而且不時的傳來一陣陣月季花的香味,倒是讓人有幾分醉意。

走近看老人留著一大把雪白的胡子,只是沒有梳理有些凌亂。牆壁上掛著一個鏡框,里面擺放著一位老者的遺像,看上去非常俊朗,氣宇軒昂,很有長者之風,只是左邊額角上有一道拇指大小的傷疤。

“這是我師父的像,除了藥理,幾乎所有的本事都是他教的。自從十幾年他去世我就開始留胡子了,從來沒剪過。”老人摸了摸胡子,深吸了口煙。

闡明來意後,老者看了看黎正的傷勢笑言並無大礙,于是去了內廳,原來里面擺放著藥櫥,抓了幾副,吩咐好忌口和用藥。只是吃起來非常奇怪,居然是用沒有任何肥膩的瘦肉泡在中藥里一起煎熬,然後吃肉喝藥,倒是非常奇特,據老人說,肉乃藥引,看來古代記載人肉做藥引倒也未必為虛了。

聊著聊著,自然說到了點穴,老人爽朗的笑了起來,聲音在房間里回蕩,中氣十足,雖然已經七十有四,卻一點蒼老之態也看不出來,視力和聽力都很好。

“點穴其實的確是有的,嚴格的來說並非用手指點,他們出手非常普通,常人不注意根本無法識的,而且這伙人非常注意隱瞞自己身份,過著和常人無異的生活,安貧樂道。

那年我還比較年輕,二十出頭的樣子,那時候全國剛解放,村子里亂的一塌糊塗,那時候大家一般燒水都用的錫壺,這玩意用的多了就容易破,燒水的壺破了還了得,所以經常有些手工藝人在村子里溜達,專門幫人點壺。所謂點壺也就是那燒化的錫水補下壺的破洞,賺的都是辛苦錢,有些類似磨剪刀或者到處游走的剃頭師傅。

這個點壺的師傅那年大概三十多歲,人卻顯的很蒼老,手指粗糙的如同石頭一養,指節粗而寬大,臉上猶如風干的橘子皮,黑的泛著暗紅,由于手藝好,收費又相對便宜,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只是不知道姓名,我也只是隨著大家一起喊他劉師傅。

劉師傅來村子里走動的比較多,基本上所有錫壺和其他什麼傘啊,鍋之類的修補活他一人包下來了,各家各戶誰要做了點好吃的也樂意給他些。

不過村子里有些年輕人沖的很,你要知道,我在你們這個年紀的時候算是比較老實的,從來不在外惹事,這也多虧我的父母管教的比較嚴厲,由于世代從醫,我的父親非常重視家風家規。

這幫小年輕整天吃飽了沒事就在村子里轉悠,有時候偷看那家的小媳婦喂奶,有時候偷幾個西瓜,雖然談不上大害,卻就像牛旁邊飛舞糾纏的牛蠅,很惹人煩,但誰也不願意出頭去說他們,畢竟他們自己的父母都不管,與別人何干?

有次劉師傅在路邊修壺,剛點好錫水准備補,結果那幫混混中身材最高大也最沖的一個沖過去就把他的家伙什一腳踢飛了。劉師傅愣了下,沒有說什麼,只是陪著笑臉低著頭把踢翻的東西拾回來。可是剛拿過來,又被一腳踢飛。這樣踢飛又拾回來好幾次,劉師傅終于知道對方是故意來找茬的了。

踢壺的小子叫木根,父母都死在打仗里了,家里被追認了雙烈士,由爺爺奶奶養大的,從小就寵壞了,大家都很討厭他,但礙于他家里人的臉面,都不敢得罪。不知道為什麼,他非常討厭外地人。

劉師傅緩緩的直立起身子,圍觀的人很高興,又有些緊張,大家很久沒看見過打架了,連抱著孩子的婦女都趕了過來,一邊塞著孩子的嘴,一邊輕聲向旁人詢問是怎麼回事。

大家都不曾看見劉師傅直起身子,平時他都是彎著腰或者坐著為人干活,或者逗逗孩子,忽然一下站了起來,卻發現他原來非常高大,木根有些慌亂,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可是想想這麼多人在,又接著往前走了半步。

“後生仔,做人莫要太猖狂。”劉師傅平靜的臉上沒有過多憤怒的表情,只是從銅紅色的厚實嘴唇里說出這樣一句,然後一直盯著木根。木根回頭看了看,發現自己的伙伴趕來了,這下他底氣足了。

“老子就是要揍你,今天心情不爽,你還在這里亂吆喝,還擋著老子的路,我不踢你踢誰?”木根一邊說,一邊拳頭已經揮了上去,直接招呼劉師傅的臉。

我們大家都以為要開打了,可是結局卻出人意料,仿佛像看電視慢鏡頭一樣,劉師傅忽然伸出自己蒲扇大的結實雙手,低下頭,攔腰抱起木根,雙手按在他的腰眼上。這小子少說也有一百幾十斤重,可是在劉師傅看來好像一個紙糊的人一般,輕飄飄地拿起來,轉了個身,又放回地面。

大家看呆了,木根自己也沒反應過來,只是腳一粘地,身子就癱軟了下來,雙手捂著腰,直喊沒力氣,額頭上淌著黃豆大小的汗珠,他的朋友嚇的趕緊把他抬走了。

劉師傅眯起的雙眼中忽然流露出後悔的神情,接著長歎一口氣,蹲下來收拾東西,以為有熱鬧看得人都四散開來,只有我走過去幫他拿起踢的亂七八糟的工具。

“我闖禍了,沒想到這麼多年脾氣依舊改不掉,本就不該對這後生出手如此之重,這里我是呆不了了,你是個不錯的孩子,以後有機會再見吧。”劉師傅忽然伸出手拍了拍我肩膀,我覺得他的手很沉。

那以後村子里再也沒聽過劉師傅渾厚悠揚猶如唱歌般的吆喝聲了,據說他去了外地了。

而木根則慘了,回去後就喊腰酸背痛,開始以為是小毛病,結果接著就茶飯不下,本來還有些胖的他一下子削瘦的嚇人,每天都躺在床上哎哎呀呀的叫喚,直喊腰疼。眾人掀起他衣服一看,好家伙,兩個腰眼上各留下五個黑乎乎的手指印,深黑色的,碰一下就疼痛難忍。當時我父親也被請來看了看,結果一言未發,只說了句無能為力准備後事吧,接著就搖手不語了。我記得當時追問父親,他只是不言語,被我問的煩了,只好對我解釋道。

“他被人拍了。”父親沒頭腦的來了句,我聽了更加不解。父親見我不懂,索性告訴給我聽了。

“江西客家一帶有一氏族,對人體穴位頗有研究,倒不專指點穴,而是用五指按住穴道,很容易讓人血流不暢,輕則傷殘,重則致命。這個劉師傅想必也不是有意,可能氣在頭上,力道重了,可惜木根身子不行,我也解不了。他兩邊的腰子已經壞死了,就算遇見名醫,治好了也是廢人,鐵定的病秧子。”後來父親還說,這些學習點穴的人有一個專門的稱號,叫“五百錢”。至于為什麼這麼叫,就不得而知了。

雖然對劉師傅充滿好奇,但後在村子里就再也沒看見過他了,至于木根,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劉師傅真的留了些情面,好歹保住了姓名,在上海做了手術,從腰里取出兩塊黑色的血塊,不過如父親所言,他以後就成了個廢人,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整天要靠喝藥來維持姓名,人瘦的像柴火一樣,每次看見他都覺得很可憐。

十幾年後,我的父親過世了,文革也到來了,由于家里世代行醫,卻也沒干什麼出格的事,加上各個村子之間借著武裝斗爭的名義實際上卻是抱私怨,于是武斗頻繁,也就需要我這樣人的來為他們治傷,于是我被鄉里叫去,在各個村子里看病,只是每次看見一些年輕人流著血,身上那個地方開著口子或者斷胳膊斷腿抬到我面前我都很不舒服,而我也經常想起木根的遭遇。

有一次,我治理一個骨折的小子,他的胳膊給打折了,可是接好後他又說肩膀痛,拉開一看,肩胛骨連著脖子的地方居然也有五個手指印,與木根的一樣,只是顏色並沒有那麼黑,而且指印似乎小一號。想這個人詢問一番才知道,前幾天大家批斗一個老人,好像說他是宣揚封建迷信,這個小伙子沖上去扇了一耳光,老人旁邊閃出來一個孩子,面帶怒色,在他肩膀拍了一下,當時他沒覺得有什麼,結果後來肩膀越來越痛,所以在打斗的時候他沒抬起收來,結果被別人打斷了胳膊。

問明事情原委,我也知道那個老人正是姓劉。雖然那段時間我極力尋找他的下落,原來他轉悠一圈居然又回來了。我詢問了很多人,終于找到了他的住處。

房子很破舊,當我進去的時候房子里只有劉師傅一個人。

他蒼老的很快,幾乎都不認識了,身上有很多淤痕,在額頭上還有個深深的黑色的大拇指印,只有眼睛依然有神,雖然半躺在床上,但是一眼就認出我了。

劉師傅說他一點都不驚訝再次見到我,因為他一直覺得恨我冥冥之中存在著很微妙的聯系。

這幾年他吃了很多苦。從他的身體上我可以看出來,不過有些苦是超越肉體的。

“我被自己人出賣了。”劉師傅坦然說著。從他口中我知道有人向文革組告發了他,說他以武傷,宣揚穴位之說,不尊重科學之類的。不過按理以他的身體是不會怕那些普通的傷害,問題是他到了牛棚才知道原來毒打他的人居然也混雜著會使用點穴的同門。結果被打到重傷吐血。

“這都是自找的,當年我師傅交代過我,不要隨意使用這個,因為學習五百錢的人互相之間並不相識,在外人面前使用是大忌。但我年輕氣盛,也曾經傷了很多人性命,雖然中年之後靠修補錫壺鍋碗生活,卻還是無法克制自己的脾氣,結果還是出了手,在你們村子里傷了那個年輕人我一直都很自責後悔,雖然當時很氣憤,但的確下的手太重了,所以現在有這種下場我不覺得難過,其實倒也是應該的。”劉師傅咳嗽了幾下,從我這里得知木根並沒有死,稍許安心了些。

屋子里後來進來個年輕人,雖然面帶怒氣,但眉宇之間的確很劉師傅有幾分相似,這個孩子就是劉師傅的獨子。

對于我來給他父親瞧病顯的不以為然,可能在他認為任何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

兒子走後,劉師傅對我坦言兒子好勝心太重,雖然教導過幾次,但始終不聽,他很為兒子擔心,深怕會走自己的路。

“五百錢並非只是傷人之用,其實也可以治病救人,只是在于使用者的心罷了,好比刀,殺人者用到殺人,救人者則用刀救人,我希望把這個傳授給你,希望你能多救些人,也好償還些我心中的債。本來以前最早的時候武術醫學都是結合在一起的,可惜後來慢慢分開了,能兩者皆會的人越來越少了。”劉師傅顫抖著望著我,其實這也是我一直希望的,也是多年來之所以尋找他的原因。

後來我向鄉里辭去了醫生的職務,專心留在劉師傅這里照顧他,並學習點穴之術,說老實話非常難,熟記眾多穴位就花了三年。而且果然不出劉師傅所料,他的兒子在一次聚眾斗毆中沒有再回來,尸體抬回來的時候劉師傅一言不發,臉上也沒有過多的憂傷之色,只是掙紮著爬下床,用那依舊寬厚的手掌撫摸了下兒子的臉,看了看他身上五指的傷痕,搖了搖頭。

劉師傅在我的照顧下逐漸好了起來,他一再叮囑我不要在別人面前使用五百錢的點穴術,所以我也一直恪守自己的諾言,除非對病者我是在無能為力才會使用點穴救他們的命,然後再靠湯藥醫治。

不過很可惜,劉師傅額頭的傷還是在十幾年前發作了,去的時候很安詳,那張照片是他去世前自己要求拍攝的,他說感覺到自己大限到了,我也只好答應他的請求。而且自從他去世後,我也開始蓄須紀念他。”落蕾的外祖父終于說完了,老人眼睛里有些發亮,手中掐著的香煙也多出了好長一段煙灰,外面風一吹,將煙灰吹落,如同雪花一樣,我看著遺像上老人的照片,覺得真的非常安詳。

在我們的要求下,落蕾的祖父調制了些膏藥,敷在黎正的傷腳,然後五指縮在一起,食指中指拇指按在腳踝兩側,手離開後,腳踝留下了三個指印,但不是黑色而是微紅。

“回去注意忌口,多鍛煉下,你只要是脫筋,很容易好的。”老人和藹地笑了笑。

我追問他,到底劉師傅和他兒子究竟是被什麼人所害,難道不想為他們報仇麼。老人晃了晃大手。

“師傅自己都想通了,我何必還去煩惱,我只要多救一些人,都緩解些別人的傷痛,就是為他積福了,至于五百錢,不會消亡的,只不過有些東西總是沉在水底而岸上的人看不見罷了。我把這個也教給我了我的兒子,希望他能傳承下去,治病救人。”老人笑笑,不再說了。

離開他家的時候,黎正居然已經可以走路了,雖然還有些不靈巧,但是卻可以拋開拐杖了。紀顏忍不住贊道果然神奇。(點穴完)

上篇:第三部分 第五十六夜 拾     下篇:第三部分 第五十八夜 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