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異聞錄——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一部分 第12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5)  
   
第一部分 第12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5)

我們之所以注意他,其實完全是因為顧老師對他的態度。不知道各位是否見識過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總之顧老師一看見凌水源當真是雙眼通紅,牙根緊咬,甚至嘴角都在抽搐。但當凌水源走來和他說話的時候,顧老師又恢複常態,冷靜下來,這一點,我和紀顏都注意到了。

而第二個人,也就是一開始喉嚨受傷的女生的母親。顧老師只稱呼她叫遙遙的母親。我們也姑且這樣喊吧。

這位母親出乎我們意料的平靜,只是來詢問一下女兒,不,或者似乎應該說是來確認一下女兒的傷勢。

“遙遙是不是在彩排前就喉嚨出問題了?”她問得過于急切,自己也發現不對,連忙掩飾說,“她沒什麼大毛病吧?”顧老師安慰了她幾句,她也就安心了,把衣服撫平了一下,擦了擦額頭的汗。我跟紀顏一說,發現我們有相同的想法,那就是這位遙遙的母親一定知道些什麼。

當她要離開的時候,我和紀顏攔住了她。由于開始有人跟她說過,是紀顏救了遙遙,這位母親還是表示了感激,不過總感覺有點敷衍的味道。

“不用謝,其實您女兒不用我急救,過幾天那毒血自己也會排出對吧,我不過一時心急而已。相信您女兒現在已經沒大礙了。”

遙遙的母親愣了一下,冷著臉說:“我家里還燉著湯呢,如果沒別的事我先回去了。”說完便想走。

“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想和您談談。”紀顏依舊笑著說,“我相信您也不想看到這幾個和您女兒一般年紀的女孩子慘死吧,我希望您把知道的都告訴我們。”遙遙的母親依舊不說話,只是站在樓梯口,盯著那具被白布蓋著的尸體久久不語。

“我們找個地方談吧。”她終于說。三人轉過了人群,在不遠處的走廊聊了起來。

“我真的無能為力,我只想保住我們家遙遙,其實我想你們猜到了,老實說吧,我在遙遙中午的飲水里放了特殊的藥,在短時間可以讓人無法發聲,只要她今天別去參加什麼合唱表演,她就不會有事了。”

“你不覺得太自私了麼?那兩個慘死的女孩也是無辜的。”我忍不住責問她。誰知道遙遙的母親冷笑了一聲,那笑聲差點讓我發寒。

“無辜?可能她們是無辜的,但她們的上一輩就難說了。告訴你,我在二十年前,也是這個學校的合唱團成員,我親眼目睹了那出慘劇,那場本來根本不應該發生的慘劇,也是十個人,但只有我活了下來。”她的話讓我們大吃一驚。

“第一個死的就是風鈴,她雖然姓田,但我們都愛叫她風鈴,因為她是合唱團里聲音最好聽的,宛如風鈴一樣,清脆悅耳,閉著眼睛聽她唱歌,整個人都會放松下來,加上她長得非常漂亮,成績優秀,她幾乎是一個非常完美的女孩子,追她的人不勝其數,那時候她還經常帶著她弟弟來學校。

“在合唱團里的人都知道,風鈴的意中人是誰,就是我們當年的樂團老師,也就是對面站著的那個男人。”遙遙的母親朝著前面指去。我們順她的手指望過去,居然就是凌水源。難怪他給女兒取名叫凌鳳。

“但好景不長,本來那個男人和風鈴的戀情只有我們一起的姐妹極少數人了解,可不知道被誰捅了出去。你要知道,那個時候的學校對這種事可是無法容忍的,尤其凌水源還是老師。事情立即就風言風語地傳了起來,最先散播的是誰已經不重要了。

“當時的系主任我已經記不清楚了,只知道是一個經常暴怒的中年婦女。”說到這里,遙遙的母親忽然不好意思地笑笑,“這本是我女兒現在經常用來形容我的詞彙。”

“說遠了。系主任逼著風鈴寫檢查,甚至還想讓全校都知道,說要以她為典型,來整頓學校風紀。合唱團也被暫時停止。而且凌水源居然還在那時候和風鈴說分手,雖然說是迫于壓力,但實際上已經給風鈴最重的打擊了。自殺的那天,她始終對我說,她的聲音害了她。我們還安慰她,結果第二天早上,我們就發現她用魚線和魚鉤把自己釣死在樓頂。這事被校方草草結束,因為風鈴的家人都在外地,當時送葬的時候她弟弟哭得很厲害,而且非常仇恨地看著我們。

上篇:第一部分 第11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4)     下篇:第一部分 第13節:第二十七夜 合唱團(6)